夜间
落秋中文 > 平平无奇大师姐 > 第79章 第七十九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师弟矜持的时候分矜持, 甚至点像个刺猬,多碰一碰就会炸『毛』。


        

不过, 他一旦定决心,就超乎寻常的动起来,且侵略意外得很强。


        

他双臂拥着她,在温泉水之中,云雾熏蒸,体温迅速变得灼热。


        

雾心齿间微启,他的气息迅速在她唇间开叶拂柳。


        

骤然间, 二灵息开始交融,灵气似被牵引, 水雾中暗香浮动, 渐如香花徐徐绽开!


        

雾心未料到师弟会般动。


        

师弟向来貌似意与她保持着礼貌的疏离, 许是因为他早已对她表『露』过好感,再刻意接近, 总别居心之感。


        

所以, 他一次反客为,令雾心意外。


        

不过……感觉不算坏。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的呼吸, 缠绕交错, 如同道藤蔓绕茎纠缠,菀菀花开, 又如清泉汇入池水,涟波轻『荡』, 化为一汪。


        

雾心本搭着他的肩膀, 师弟俯身吻她时,她便成了勾着他的脖颈。


        

他们彼此相拥,宛如难以分离的扶桑树。


        

师弟拥着她的动作分温柔, 温柔得不可思议。


        

令雾心觉得师弟是羽翼,她是云彩,羽翼小心拥着云彩,生怕她挥散。


        

为了保证顺利完成气息交融,皆将唇齿开放,让彼此的灵气心神彻底融合在一起。


        

当二唇齿相依,气息交融的媒介亦彻底形成。


        

伴随着灵泉水的灵力,他们彼此间的灵力与心神终于全方位向对方开放,达到了气息交融、神魂合一的境界!


        

*


        

交融完成之后,塑心便正式开始。


        

进入神魂合一的境界后,雾心的感受很陌生。


        

与另外一个的气息完全相融后,他们同时都会处在自己和对方的个境界中,自然无暇再顾及外部环境。


        

雾心觉得她像是飘在浩渺无垠的云层之上,周围很温暖,亦很踏。


        

神识是没体的。


        

所以,她看不见师弟。


        

不过,她又能感觉到师弟无处不在。


        

师弟的气息包围着她,如同在水中时一样,他仿佛拥抱着她。


        

时,她感受到师弟的一道气息,缓慢进入了她的心房。


        

雾心“唔”了一声。


        

心房无疑是一个的灵魂中最为隐匿、最为私密之处,若非达到神魂合一的境界,外是绝对无法进入的。


        

雾心亦是如此。


        

在过去,她从未让走入她心中样的深处。


        

即使她是无心,当感受到外来者的气息时,仍感到了一丝不自在。


        

不过,她居然也不排斥对方到来。


        

她知道,那是师弟。


        

如果是师弟的,不会伤害她的神魂。


        

然后,道气息在她心房中凝聚成形状。


        

“师姐缺失的‘心’,是承载心力的容器。不过,无论是心还是心力,都是很抽象的概念。所以,所谓的‘心’不会像平时向师姐比喻时那样,真的像一个瓶。”


        

“与说是瓶,它更像是一种能力。”


        

“真正给师姐塑心的时候,师姐就能理解我的意思了。”


        

雾心想到在进入灵池之前,师弟曾样向她说明过。


        

此刻,雾心逐渐明白了。


        

那道属于师弟的心力,与说是像塑陶器一般做一个容器,不如更像是在画符。


        

它轻盈在雾心的内心深处描摹。


        

是个漫长的过程,像是用羽『毛』在掌心上写字,并不难受,只是点痒痒的。


        

雾心能感受到,随着个“符”的完善,符本身的力量在越来越强,师弟的心力却在减弱。


        

不过,它并不是消失了,是从师弟的心力,转换成了她心中的力量。


        

了一重屏障,从此以后,她的心力就可以留在自己身体里,不会流散。


        

与之同时,师弟的一道气息,也会永远留在她心房中,成为她“心”的一部分。


        

*


        

塑心的过程,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神魂合一之后,雾心对时间的感知能力也变得很弱。


        

她觉得可能过了很久,可是细想的,也可能只过了一瞬。


        

良久,她感觉到塑心应该是完成了。


        

师弟的气息逐渐离开,中神魂合一的状态中分离。


        

雾心似乎逐渐到陆上,她略微调整状态,然后颤了颤眼睫,睁开双眸。


        

“师姐!你醒了!”


        

小师妹惊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雾心的反应还些钝,她适应了一的状况,才看清自己面前的环境。


        

她仍旧身在灵池之中,眼前是『迷』朦的水雾气。


        

不过,她身边已经没了。


        

师弟的气息还留在灵泉之中,雾心甚至觉得自己身上还他拥抱过自己的余温。不过,此刻的灵泉中却只剩她一个。


        

她没看到师弟,反是小师妹乖巧守在岸边,一见她醒来,立即惊喜迎上来。


        

师妹问:“师姐,你还好吗?没哪里不舒服?没不适应的方?要吃东吗?”


        

雾心处在浑沌之中。


        

“师妹?”


        

雾心些迟钝,好像还在整理目前的状况。


        

师妹大约是看出她眼底的『迷』茫,对她解释道:“师兄比师姐先清醒一刻钟。他留在里陪了师姐一会儿,不过,师姐灵气稳定后,他就先屋换衣服了。


        

“师兄说,师姐以后就心了,他怕……师姐醒来以后,再看到他会尴尬,所以才先走的。


        

“师兄让我进来守着师姐。样,也可以给你们个一点缓冲的时间。”


        

雾心恍然大悟。


        

师妹则紧张招呼道:“师姐,你先上岸来吧!在水里泡了么久,又消耗掉不少灵气,你肯定累坏了。


        

“我给师姐取了干净的衣裳,师姐可以先换上!”


        

雾心过神,也开始觉得纱衣被水浸得贴在身上点不舒服,便动身算上岸。


        

只是,她方一动,动作就凝住了。


        

师妹会儿对她万分上心,见状顿时担忧起来,问:“师姐,你怎么了?”


        

雾心眉头微蹙,答:“身体好沉。”


        

要说难受也不是,只是不知为何,胸口点闷,搞得手脚行动也变得笨拙了。


        

师妹一怔,继微道:“师姐别担心,大概就是情感的重量吧。按照之前的推测,种变化是正常的,稍微过几个时辰,师姐就会习惯了。”


        

雾心点了点头。


        

她稍微用力,支撑着身,爬上水岸,换上衣衫。


        

师妹无比紧张她,一会儿帮她换衣服,一会儿帮她擦头发。


        

离开温泉,先到了房中。


        

此刻似是午后,即使在魔界,暖阳仍旧和煦舒适。


        

雾心问:“距离我开始塑心,过去几日了?”


        

师妹答:“正好天。”


        

居然天了。


        

雾心恍惚,总觉得没过多少日。


        

一路走来,魔界的光景依旧,分安静。大抵魔修都还老老被关在牢里,魔宫也没被外来者进犯。


        

些日,师妹将情况把控得很好。


        

坐来,师妹又关心问:“师姐现在,可哪里不适?”


        

雾心摇摇头。


        

除了身体活动起来重了一点,余皆无大碍。


        

师妹松了口气。


        

然后,师妹向她解释道:“按照我与师兄之前的判断,塑心最初完成的几天,师姐虽然了心,但心力还没积累起来,情绪变化会比之前强一些,但可能还不会特别明显。


        

“不过,师姐很快就会感到显着差异。师姐的情感会越来越强烈,大概三天之内,就能达到正常水平。”


        

师妹一边说,一边又跑到书架那里,拿了几本书来,放到雾心面前。


        

她说:“师姐与师兄闭关的段日,我抽空去翻了魔宫的藏书库。魔宫里的书大多都是歪门邪道,唔……不看也罢。


        

“不过好在藏书够多,我还是找到几本可以用的心修书籍,可能是过去魔修与仙修起冲突的时候,从他修士那里得来的吧……我挑了几本内容比较浅的,师姐可以先看起来。心之后,师姐应该能明显感觉到在心修方面前后领悟能力的差异。


        

“要是师姐什么不懂的方,可随时问我和师兄……师姐?”


        

小师妹说着说着,便觉察到雾心的心不在焉,唤了她一声。


        

时,雾心正出神盯着窗外的花看。


        

她们的屋外便是庭院,窗棂边上,正好种了一棵香梅树。


        

在她与师弟塑心期间,魔界大抵是悄悄入了冬,空气一寒,树上的梅花便悄然开始长花苞。


        

眼,梅花树正偷偷『摸』『摸』开了第一朵。


        

那曲折的梅枝伸到窗边,在一簇长满花苞的枝头上,最前面的一朵香梅悄然绽放。


        

嫩粉『色』的花瓣,五片不多不少,凑成圆滚滚的花形,俏皮得惹怜爱。


        

“师姐?”


        

小师妹见雾心看得专注,又唤了她一声。


        

“嗯?”


        

一次,雾心应了。


        

师妹看看师姐,又看看窗外的梅花树,问:“师姐在想什么?”


        

“我在想……梅花开了。”


        

雾心盯着那朵花看。


        

她些恍惚问:“种花……以前么漂亮吗?”


        

若要说花开盛景,世上少什么方比得上花醉谷。


        

在花醉谷中,四季花开,天花卉尽入境中。


        

不过往日,雾心看那些景物,虽也觉得漂亮,但并不会太多想法,只习以为常。


        

可此刻,不过是窗外一朵急开的小梅花,她竟莫名觉出一点可爱来,胸中泛出生疏的喜悦之意,只觉得万物皆灵。


        

到里,雾心微微抿唇,浅了一。


        

一旁的秋『药』,注视着雾心般的侧颜,却忽愣了愣。


        

雾心好似觉出师妹的变化,望向她。


        

然后,她见师妹呆呆的样,问:“怎么了?”


        

“没、没事。”


        

师妹结巴起来。


        

然后,她竟些红了脸,道:“我只是觉得,师姐样的表情很好,日后,要是能多多看到就好了。”


        

“?”


        

雾心眨眼。


        

时,师妹望着雾心的神情,又瞥向梅花树,她想了一,道:“师姐,你在里我!”


        

说完,小师妹飞快跑出屋。


        

然后,她在窗边站定。


        

小师妹对雾心款款施礼,甜美一,然后,她脚尖点,提起裙摆,在梅树翩翩起舞。


        

她摆动手腕,宽袖婉然垂,然后旋身、眸,脚步踏过平,腰如弯月、裙摆如霞。


        

随着小师妹的动作,院中的植物都了变化。


        

一时间,冬日本该衰落的草木又重新繁荣起来,枯草吐绿,黄叶生新。


        

窗前那棵梅花树,尤迅速生长起来!


        

它的枝条顷刻便向四周生出几寸远,刚冒尖的花苞不停增大,转瞬之间,已是花开满树!


        

起舞开花。


        

小师妹身为草木精怪,可是她的拿手好戏。


        

以往,她在花醉谷中时,为了保证花中植物的繁荣,是每日都会跳的。不过,雾心前往清光门已几个月,且来到魔宫后,便一味关注塑心之事,倒阵没看到了。


        

如今再见,倒些久违的惊艳。


        

雾心目中倒映着花树,心中喜悦之情愈发强烈。


        

不过,比起花,她更喜爱小师妹。


        

她能感觉到,大抵是师妹的一番心意。她觉察到她对花能产生一些感情,所以才特意去跳舞,好帮她尽快增长心力。


        

且,不知是不是想法变化的原因,师妹以前的舞步,多是柔婉。但如今,她的舞姿里,又多了些带剑意的灵动凌冽,层次更为丰富。


        

待师妹跳完,雾心便用力给她鼓掌。


        

师妹活动过了,一张小脸红扑扑的,又跑屋内,指着梅花,问雾心道:“师姐,你觉得怎么样?好看吗?”


        

经她一舞,寥寥几支寒梅,已盛开如红云。


        

雾心轻『揉』她的头发,道:“好看。”


        

她顿了顿,又说:“谢谢你。”


        

师妹羞答答低头,道:“师姐照顾我长大,我却没什么能报答的方,平时能为师姐做的,也就只些了。”


        

于是,一同赏了会儿花。


        

小师妹说:“说起来,在花醉谷的时候,师父院里是樱花树,中庭的是梨花树,师兄院里是桂花树,我和师姐院里是灌木花草,因为我的关系还长了很多蒲公英……梅花是,但没特意种在庭院里呢。


        

“样看看,也挺好看的。且现在个季节正好,我看魔宫里面种了不少,我们大概还要在里住些日……,我们与师兄说一说,和他一起赏梅吧。”


        

听到师妹提到师弟,雾心微微停顿一。


        

然后,她应道:“好。”


        

不过,当师妹的注意力还在窗外的时候,雾心又不动声『色』抬起手。


        

接着,她轻轻,碰了碰自己的嘴唇。


        

接着,她轻轻,碰了碰自己的嘴唇。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86zw.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