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平平无奇大师姐 > 第90章 第九十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夜半, 相天远独自在厨房中练食雕。


        

他天资聪颖,而且这么多年的烹饪学下来,多少有些基础。


        

老实说, 对他来说,光是要将一朵荷花用萝卜雕出来, 不难。


        

但若要雕得精益求精、将一根萝卜雕得如同出自师姐之手一般栩栩如生, 那就没那么容易了。


        

然而做得不好的东西,他不想放到师姐面前。


        

相天远凝着神,一刀一刀地刻, 精雕细琢。


        

不知过了多久,他将一朵完成的荷花放到一旁,伸手再要去拿筐中的萝卜时,却摸了个空。


        

相天远一定, 转头去看, 才发现他买来练习的萝卜,不知不觉已经用完了。


        

望仙楼白天要做生意, 厨房几乎时时刻刻都有人,他不好进来练习, 所以只能趁着晚上。但既然材料用完, 也没有办法。


        

他只得作罢。


        

相天远擦好刀,将自己刻出来的荷花都收到不占位置的地方,将厨房整理干净, 这才离开。


        

谁知, 他一走出厨房,便愣住了。


        

只见雾心就在厨房外。


        

她背靠着墙, 仰首望着天空, 脸上微微带着笑, 神情宁静。


        

夜色中,师姐的肌肤皎如月华,裙摆轻盈,飘飘欲仙,仿佛随时会奔向遥远的明月。


        

她觉察到相天远出来,侧首,对他浅浅一笑。


        

相天远一呆,晃了神,却不知该如何反应。


        

……师姐,夜半还安静地留在这里,简直就像……是在刻意等他一般。


        

他在她面前,总是忍不住局促。


        

相天远整理思绪,才唤道:“师姐。”


        

自从雾心塑心成功以后,两人的关系变得很不公平。


        

可能是因为他的心力留在师姐心中,成了她的“心”,师姐本来就很强,有很敏锐的直觉,而现在,她对他的存在感知更容易了。


        

可相天远仍像是老样子,只要师姐有意不让他发现,他就发现不了。


        

师姐对他来说,便像可望而不可即的水中花、镜中月。


        

相天远定了定神。


        

他没有表现出异状,只问:“这么晚了,师姐怎么还在这里?”


        

雾心再度仰头,笑着回答:“星星好美。”


        

“……?”


        

在他看来,师姐本来就是个让人有点捉摸不透的人,而在她塑心成功以后,这种感觉非但没有减弱,反而加强了。


        

她有时会静静地看着什么让她觉得有趣的事物,一动不动地看很久,仿佛是第一次见一样。


        

不过,考虑到她原本是无心人,这样的新奇,或许也在情理之中。


        

这时,雾心又看向他,说:“我本来在照顾小狗,出来以后,正好看到你在做食雕,就停下来多看了一会儿,反应过来,就是现在了。”


        

“师姐看到了?”


        

相天远一愣。


        

他说:“我还雕得不好,本想等完全学会以后,再让师姐知道。”


        

雾心一伸手,道:“那你现在雕成什么样?让我看看。”


        

雾心说得很自然,可是她这么一说,师弟却突然窘迫起来,道:“现在是真的雕得不好,师姐别看了。等我完成满意的东西,会主动拿给师姐评价的。”


        

听他说做得还不好,雾心反而更好奇了。


        

她问:“为什么不好就不愿意给我看?”


        

“因为……”


        

师弟的声音轻了,说得艰难。


        

“我只想让师姐看到我比较出色的一面。”


        

“?”


        

雾心不解,她说:“可是我想看的就是你现在做的东西。”


        

“……不行。”


        

“真不行?”


        

“对。”


        

“噢。”


        

雾心没有强求,只是看上去有些失望,双眸不再像先前看星星时那样闪闪发光。


        

雾心没说什么,只是她现在已经有心,情绪也明显起来了。


        

然而她表情一变化,相天远反而绷不住,先改口了:“……算了,我拿一个给你看看,你等一下,我进去挑一挑。”


        

“……好?”


        

雾心不太明白师弟为什么会改口,她有点疑惑,但既然师弟变了主意,她便原地等着。


        

师弟回到厨房,在他收自己雕好的荷花的地方挑挑拣拣。


        

过了小半刻钟,他好像终于找到自己还算满意的一朵,拿出来给雾心看。


        

雾心接过,拿在手中端详。


        

不等雾心说什么,师弟已经自己开始贬低道:“……做得还是太粗糙了,远远不如师姐。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可以做得更好。”


        

雾心“唔”了一声,继续观看。


        

师弟雕的荷花,其实还挺好看的。


        

以雾心的标准来说,还有很多精益求精的余地,但是师弟对刻刀的控制十分精妙,已经瞧得出灵气。


        

“确实看得出是新手的作品。不过……”


        

雾心评价道。


        

她想了想,笑了一下,说:“很可爱,我还挺喜欢的。”


        

“——!”


        

师弟呆了一下。


        

雾心注意到他的变化,瞥过去,问:“怎么了?”


        

师弟猛别开头,说:“师姐别对我这样笑。”


        

“……?”


        

师弟耳尖微红,话语像是嘀咕,又有几分无奈。他道:“师姐这样笑的时候,会让人分不清师姐……究竟有几分真意。”


        

雾心不太明白。


        

师弟自知失言。


        

他轻咳一声,转而道:“好了,我雕的花,师姐已经看过了。这么晚了,师姐回去歇息吧。”


        

然而,雾心却没有要回去的意思。


        

她将那朵萝卜荷花收了起来,没有还给师弟,反而道:“我还不想回去。刚才在外面等你雕花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今晚的星星很漂亮,想要到望仙楼楼上去看看。”


        

师弟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雾心回头看了他一眼,问:“你想一起来吗?”


        

“我……”


        

师弟微怔。


        

但雾心难得主动邀请他一起做什么事情,他一咬牙,道:“我想去。”


        

*


        

两人一同爬上望仙楼的最高一层。


        

望仙楼是一座三层高的酒楼,与数百层的绝仙塔相比,当然不值一提,但在凡人的建筑之中,也算上得了台面。


        

午夜没有客人,木桌木椅被月光笼上一重落寞。


        

雾心走到窗边,将头探出窗户,眺望星空。


        

夜晚的清风拂动她的发丝。


        

师弟走在雾心身后。


        

老实说,晚上与师姐单独相处,他有些紧张。


        

师弟努力找着话题。


        

他问:“……师姐小时候,也会到这里来看星星吗?”


        

“不会。”


        

雾心摇头。


        

“以前我只按部就班地干活而已,对除此之外的事情都不太在意。是你和师妹为我塑心之后,我才忽然发现天空原来这么漂亮。而且,无论是昼夜变换还是四季晴雨,都会给它带来变化,很有趣。”


        

雾心又望出去,她说:“我喜欢有心,很有意思。谢谢你。”


        

师弟一怔。


        

&nb sp;他又别扭起来,说:“不客气。我说过,师姐不必因为这些向我道谢。”


        

雾心笑了笑。


        

她道:“对了,我还知道你这两天为什么总不高兴了。”


        

“……啊?”


        

“你在吃醋。”


        

雾心笃定地说。


        

“是不是因为我以前说过,我喜欢和我有共同话题的人,希望未来的伴侣能够精通八大菜系的各种烹饪方式,然后徐师弟凑巧符合这方面的标准,他又正好也是大厨的徒弟,所以你有危机感了?”


        

“……”


        

“我说得不对吗?”


        

“……不是。”


        

师弟扭开头,试图用夜晚的阴影来遮挡脸上的温度。


        

他说:“这么显而易见又丢脸的事,我不想在师姐面前亲口说出来。师姐不能装作不知道吗?”


        

雾心一顿,忍俊不禁。


        

师弟懊恼道:“……别笑了。”


        

“噗。”


        

“……”


        

雾心脸上维持着淡淡的笑意,然后说:“其实,你没必要为徐师弟吃醋。我与徐师弟确实谈得来,但毕竟只是初识,不能与你和师妹那般相处十余年的感情相比。


        

“更何况,徐师弟同是大厨收养的孩子,对我来说,我与他更像是从未见过面的姐弟,我是将他当作弟弟来教导……和你不同。”


        

“……?”


        

不知为何,这句话落在相天远耳中,令他听出了些许别样的意味。


        

他疑心这是夜色朦胧下的错觉。


        

他说:“……我没法完全控制住自己的情感,就算知道未必会有什么事发生,可还是会紧张。这可能太幼稚了,让师姐笑话。”


        

“不会。”


        

雾心含笑摇头。


        

她望向他,说:“我知道你是因为喜欢我,所以才会有这种反应。而且,我其实喜欢看你表现出在意我的样子。还有,你为我去做萝卜雕花之类的事,我也觉得很开心。”


        

“……师姐?”


        

皎月笼上清雾,星光遮上幕纱。


        

忽然,他指尖一动,觉察到有人碰到了他的手。


        

是师姐,她不知为何,轻轻勾住了他的小指。


        

在这静谧的夜中,雾心温和地对他展露出笑颜。


        

她眼底倒映着他的倒影,嘴角的微笑比月光更温柔。


        

许是月色太醉人,他感受到空气中一丝不寻常的流动,可又怕是自己会错了意。


        

相天远心跳如鼓。


        

他试探地,俯低身体,靠近雾心。


        

如果这世上真有气氛这种东西,那或许,就是此刻。


        

雾心并未躲开,反而压低眼睫,微微偏头。


        

她依稀向前了半寸,勾住他的每一根手指。


        

相天远只觉胸鼓阵阵,让他耳畔一片空茫,所有注意力都只集中在眼前,无暇顾及其他所有。


        

终于,他抵上她的嘴唇。


        

他闭上眼,一手扣住师姐的五指,一手尝试地去搂她的腰身。


        

互相触碰的温度是如此迷人。


        

他们彼此亲吻。


        

他感到雾心将手搭在他肩上。


        

身相依偎,气息交融。


        

这一次,似乎比先前在灵泉池中,更为缠绵温柔。


        

半晌,两人缓缓分开。


        

相天远这时反而显得无措,他问:“师姐……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雾心问:“你想的是什么意思?”


        

他踌躇道:“师姐是不是也……有一点点喜欢我了?”


        

&nb sp;雾心认真想了想。


        

然后,她回答道:“应该没有。”


        

师弟:“……”


        

但不等师弟的脸色瞬间变白,雾心已经笑了。


        

她眼眸弯弯,眼眸澄澈,可莫名有三分顽皮的狡黠。


        

她说:“大家都担心无心人会骗人,可是怎么没有人觉得,有心人其实更会骗人呢?师弟,你这样天真,我说什么你都信,以后要是被其他人骗了怎么办?”


        

师弟看上去还没错大起大落的情绪中回过神来。


        

雾心抬手,在他眼前晃晃,疑惑道:“怎么了,我骗人骗得不好吗?我自己觉得是比以前擅长多了。”


        

师弟:“……”


        

半晌,他反应过来了。


        

然后,师弟倏地身体前倾,一把抱住她!


        

“唔。”


        

师弟将脸埋在她的颈窝,发丝落到她的后颈上。


        

他闷声问:“师姐真的是……喜欢我的意思?”


        

“……嗯,应该吧。”


        

雾心环抱他的后背。


        

她思索着说:“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肯定对你有好感,这种好感也肯定和对师妹、师父他们不太一样,但它究竟深到何种程度,我也说不好,可能这种好感还只是一个树苗。我想我还需要一些时间,去摸索清楚。


        

“师妹之前说我应该坦然地将自己的想法跟你说,我的想法大概就是这样,你不介意吧?”


        

师弟道:“不介意,没关系。师姐按自己的节奏来就好,师姐现在这样……我已经非常满足了。”


        

雾心好心地提醒他道:“像我这样的人,可能反应会很慢的。即使有了心,我可能也比一般人要迟钝。你若是坚持要吊死在我这样的树上,会很吃力。”


        

师弟轻哼了一声,对这难度不屑一顾。


        

他很有自信地道:“师姐没有心的时候,我就敢将本命玉挂在师姐身上,如今师姐有了心,我难道还会怕吗?师姐敢尝试,我就敢应战。”


        

雾心失笑。


        

她踮起脚来,借着师弟抱她的姿势,轻轻在他唇上点了点。


        

师弟他嘴上嚣张,可一旦真的接吻,他背上的肌肉又骤然僵硬起来。


        

“师姐……”


        

“什么事?”


        

雾心偏过头望他。


        

她说:“你再靠近点。如果不多体会,我怎么分得清对你的情感和对其他人有什么不同了?还有,你头低点,不然我亲你好累。”


        

“……算了。”


        

他轻叹一声。


        

然后,他说:“你觉得累的话,我有别的方法。”


        

“什么?”


        

下一刻,不等雾心反应,师弟一低头,已将她抱了起来,然后顺手放在窗沿上。


        

有了高度的支撑,两人的距离一下子近多了。


        

“……这样可以吗?”


        

师弟问。


        

雾心勾住他的脖子,试了下距离,道:“不错。”


        

“而且坐着的话,师姐或许会舒服一些。”


        

他说。


        

他稍作停顿,问:“那我……?”


        

“过来。”


        

雾心抱住他的脖子,手指穿进他的发中。


        

从师弟的反应来看,他表面矜持,其实还挺迫不及待的。


        

他重新压下/身体,拥住她的后背,主动吻上来。


        

夜深。


        

月光穿透窗扉,洒下一地清光。


        

只见满地落霜,人影如天鸟比翼,漆连难分。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86zw.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