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平平无奇大师姐 > 第98章 番外·师姐师弟(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多年后,雾心与师弟正式出师,离开了花醉谷。


        

他们考察多地,最后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中,选定了未来的住处。


        

此地不太为人知,但许是因为附近几个村落的当地人都十分朴实勤劳,人杰地灵,这里有一条灵气充沛的灵脉,相当适合修炼。


        

另外,此地四季分明,气候宜人,也很适合包括桂花树在内的各种植物生长,将来想必能种植不少花草树木。


        

选定地址后,两人很快开始建造屋子。


        

因为只有两个人居住,新的住所用不着建多大。但反正也是人烟稀少的荒山,适当宽敞一些也无妨。


        

他们盖了三间小屋,留了一块宽敞的空地作为庭院。


        

雾心喜欢花醉谷那棵大梨花树,所以他们找来树苗,也同样在庭院里种下一棵。


        

两人都喜欢桂花,而普天之下,唯有清光门的桂花树最好。师弟还专门回家一趟,取来品质好的桂花树的树枝,带回来的扦插。


        

两人一同布置家园的时候,雾心偶然提起:“我本来以为,你离开花醉谷以后,可能会想回清光门的。”


        

师弟正色,回答道:“清光门确实需要我,但师姐似乎不太喜欢被长久约束在所谓的名门大派中,我不想离开师姐,也不希望因为我的缘故,对师姐造成约束。


        

“左右这里离清光门比以前在花醉谷近,而我如今修为也高了,来往很快。我可以白日去清光门,晚上再回来,如果有要紧事,就在那边住几日。


        

“师姐若是愿意的话,偶尔也可以和我一起过去,新弟子们都十分敬重师姐,想必会愿意听师姐的讲习,也渴望向师姐请教。”


        

雾心一听,倒也觉得不错。


        

在山间清修,是她喜欢的生活,但若是常年如此,恐怕也要无聊。偶尔去有人的地方逗逗年轻的新晋弟子,听上去也挺好玩的。


        

待新宅的树苗都种得差不多了,雾心当机立断,将小师妹这个绝好的帮手叫来助援。


        

小师妹早就期盼着有没有什么她能帮上忙的地方,一听师姐叫她,她马上迫不及待地过来大显身手。


        

师妹清点了一番院内的花草数量,听着风声找了找节奏,便在风中起舞。


        

须臾,只见树苗迅速生枝发芽,小小的桂枝顷刻间粗壮起来,主干长高,枝叶迅速繁密,叶片不断伸展。


        

清光门折来的桂花自是品质极好,眨眼间,金色银色的桂花如同成熟的稻穗一般一串串生长出来,沉沉地挂在树梢上,四处已是桂色飘香。


        

先前还略显萧条的院落,此刻已是盎然生机。


        

小师妹完成任务,兴致勃勃地跑去向师姐邀功:“师姐,我完成了!”


        

雾心遂揉她头,夸她:“不错不错,药儿真能干。”


        

无论过去多久,小师妹还是很喜欢被夸赞。她看起来很高兴,并且主动将脑袋凑得近了一些,好让师姐揉得更方便。


        

小师妹这里完工后,雾心看了看天色,主动说:“宅子院子都差不多了,我和天远打算以后就住在这里。今天天色已晚,你也留下来住一夜吧,今天我们正好可以一起吃晚饭,体验一下我们新建的厨房。”


        

雾心盛情邀请,说着说着甚至来了兴致,近一步道:“你要是喜欢这里,干脆和我们一起住一段时间吧!等下给师父写个信就好了。”


        

小师妹听到师姐想要留她小住,显然是开心的,不过,她还是慌忙摇了摇手,道:“算了,师姐和师兄才刚乔迁新居,这几天我还是先回花醉谷去吧。我还没出师,师父还要给我功课呢。再说……”


        

师妹往雾心脸上瞟了一眼,有些害羞地道:“我知道师姐和师兄相恋多年,感情深厚,只是以前碍于花醉谷中有我们和师父,平时不得不有所掩蔽,有许多不方便的地方。如今师姐和师兄好不容易搬出来了,我还是不多打扰为好……要不然的话,且不说我自己会觉得自己不解人意,恐怕师兄也会有些失望吧?”


        

雾心一愣。


        

小师妹与雾心说过话后,不等天黑,便坐着问天剑走了。


        

她说问天剑飞得很快,现在回去的话,还能赶在天黑之前回谷。


        

师弟见小师妹走得这么匆忙,倒有些疑惑,问:“师妹怎么今日这么着急地要回去?你没有留她住几天吗?”


        

雾心说:“我留她了,不过她说这两天就不打扰了,下个月再过来看我们。”


        

“……?为什么?师妹最近有要紧事?”


        

“没,她只是说我们两个人刚搬到一起,可能更希望两个人单独在一起。她要是不识时务过来打扰的话,你可能会不太开心。”


        

“——!”


        

雾心说得直白,丝毫没有遮掩的意思,以至于师弟立即就领会了她话中的意思,迅速红了脸。


        

他解释般地说:“师妹倒也不必有这个顾虑,我们三人当了这么多年同门,她小住几天而已,我也不是不能等待。”


        

雾心微笑。


        

师弟这样说,就是不否认他确实有在期待什么事情了。


        

说实话,雾心也不是猜不到师弟的心思,但她这样直接地说出来,就是想看师弟无措的反应。


        

两个人互表心意、结为道侣也有很长时间了,可师弟总是想在她面前保持风度翩翩的样子。他从不否认对她的爱意,可是如果说到最直接的**……从以往两个人相处的情形看,他肯定不是没有想法,只是颇为克制。


        

这样想着,雾心又有些想笑。


        

两人在院中坐下。


        

以往在花醉谷,两人都很喜欢练剑的中庭,所以搬到新家,他们也依旧样布置。


        

小师妹来跳过舞后,先前还是小树苗的梨花树,已经长出两抱粗、数人高了,梨花蓬蓬如云,飘飘似雪。


        

雾心碰了碰他的手指。


        

师弟的手很有男子的样子,比她要大不少,且手指修长,像个会吹奏乐器的人。


        

雾心饶有兴致地问他:“你果然一直在等啊?从什么时候开始等的?等了很久?”


        

师弟没想到只是这么短的一句话,就又被师姐抓住了话头。


        

而且雾心寸寸逼近,令他难以直视对方坦然的视线。


        

相天远有种想要遮住她眼睛的冲动,辩解道:“师姐是我的心上人,师姐也对我说过喜欢我。以前在花醉谷的时候,有师父在,再怎么亲密,感觉都更像师姐师弟。但今后我们会一起生活,终于可以比较像夫妻了。我会有所期待,也很正常吧?”


        

雾心笑道:“既然觉得像夫妻,那你不要这么害羞了,直接一点嘛。”


        

“师姐。”


        

雾心原本只是一句调侃,就跟平时逗师弟性质差不多,可这一句话,好像戳中了什么错误的地方,将师弟真实的内心放了出来。


        

师弟的目光忽然严肃了许多,在夜幕初降的昏暗中灼灼如星。


        

他反扣住雾心的手,逼近三分,问她:“师姐真的希望我直接一些吗?”


        

“——!”


        

只听师弟道:“那我爱慕师姐,想要师姐,对师姐朝思暮想,做梦都盼着终于有这么一天,可以不再有旁人,只有我与师姐两个人长长久久地在一起。


        

“我一直这样期待着,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可以理所当然地将师姐抱在怀中,可以在这里任何一个地方正大光明地亲吻师姐,不用再担心会有人看见。


        

“我当然知道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有许多重要的人,师姐也是,但我还是希望有这么一个小地方,师姐的时间不会被其他人占据,师姐只属于我一个人,我也只属于师姐。


        

“我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今天这样的日子到来,包括现在,我都想亲吻师姐,想将师姐抱回房间里去,想听师姐在我耳边唤我的名字……


        

“我还没有说完。师姐愿意听的话,这种想法我还可以说出很多,师姐还要继续吗?”


        

雾心听得有些呆呆的。


        

师弟被她激了一下,似乎干脆破罐破摔,真的将真实想法全说了。他这么多念头一股脑儿倒出来,倒将雾心淹得有点懵。


        

半晌,她环住师弟的脖子,靠近他,唤道:“天远。”


        

“——!”


        

师弟身体一僵,表情吃惊。


        

雾心其实还是喜欢叫他师弟,不过师弟喜欢她喊他的名字,那她偶尔改改口也未尝不可。


        

而且,实际上师弟的这些想法,她也未必完全没有,只是她没有师弟这么容易害羞,所以反而坦荡罢了。


        

她拉近他道:“还有什么来着?反正师妹回去了,这里也没有其他人,我们一件一件来吧。”


        

相天远的头脑,有一瞬间空了一下。


        

然后,他回过神来。


        

“师姐……”


        

他眸色暗下,嗓子低沉了三分。


        

然后,他就着两人相拥的姿态抱起雾心,将她放到石桌上,前倾吻下……


        

黎明。


        

相天远拥着雾心。


        

但他情绪太过兴奋,以至于全无困意。


        

师姐倒是安心地睡着了。她靠在他的肩膀上,睫毛垂落,嘴唇微张,发出浅浅的呼吸声。


        

他还想上去亲她,可又怕把她吵醒了,最后只好替她捻了捻被角,过了一会儿,又捻了捻。


        

不过,这点小动作好像还是让雾心有了动静。


        

她微微活动,然后打了一下师弟的胸口,道:“别乱动,我还没睡醒。”


        

“……噢。”多重要的人,师姐也是,但我还是希望有这么一个小地方,师姐的时间不会被其他人占据,师姐只属于我一个人,我也只属于师姐。


        

“我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今天这样的日子到来,包括现在,我都想亲吻师姐,想将师姐抱回房间里去,想听师姐在我耳边唤我的名字……


        

“我还没有说完。师姐愿意听的话,这种想法我还可以说出很多,师姐还要继续吗?”


        

雾心听得有些呆呆的。


        

师弟被她激了一下,似乎干脆破罐破摔,真的将真实想法全说了。他这么多念头一股脑儿倒出来,倒将雾心淹得有点懵。


        

半晌,她环住师弟的脖子,靠近他,唤道:“天远。”


        

“——!”


        

师弟身体一僵,表情吃惊。


        

雾心其实还是喜欢叫他师弟,不过师弟喜欢她喊他的名字,那她偶尔改改口也未尝不可。


        

而且,实际上师弟的这些想法,她也未必完全没有,只是她没有师弟这么容易害羞,所以反而坦荡罢了。


        

她拉近他道:“还有什么来着?反正师妹回去了,这里也没有其他人,我们一件一件来吧。”


        

相天远的头脑,有一瞬间空了一下。


        

然后,他回过神来。


        

“师姐……”


        

他眸色暗下,嗓子低沉了三分。


        

然后,他就着两人相拥的姿态抱起雾心,将她放到石桌上,前倾吻下……


        

黎明。


        

相天远拥着雾心。


        

但他情绪太过兴奋,以至于全无困意。


        

师姐倒是安心地睡着了。她靠在他的肩膀上,睫毛垂落,嘴唇微张,发出浅浅的呼吸声。


        

他还想上去亲她,可又怕把她吵醒了,最后只好替她捻了捻被角,过了一会儿,又捻了捻。


        

不过,这点小动作好像还是让雾心有了动静。


        

她微微活动,然后打了一下师弟的胸口,道:“别乱动,我还没睡醒。”


        

“……噢。”多重要的人,师姐也是,但我还是希望有这么一个小地方,师姐的时间不会被其他人占据,师姐只属于我一个人,我也只属于师姐。


        

“我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今天这样的日子到来,包括现在,我都想亲吻师姐,想将师姐抱回房间里去,想听师姐在我耳边唤我的名字……


        

“我还没有说完。师姐愿意听的话,这种想法我还可以说出很多,师姐还要继续吗?”


        

雾心听得有些呆呆的。


        

师弟被她激了一下,似乎干脆破罐破摔,真的将真实想法全说了。他这么多念头一股脑儿倒出来,倒将雾心淹得有点懵。


        

半晌,她环住师弟的脖子,靠近他,唤道:“天远。”


        

“——!”


        

师弟身体一僵,表情吃惊。


        

雾心其实还是喜欢叫他师弟,不过师弟喜欢她喊他的名字,那她偶尔改改口也未尝不可。


        

而且,实际上师弟的这些想法,她也未必完全没有,只是她没有师弟这么容易害羞,所以反而坦荡罢了。


        

她拉近他道:“还有什么来着?反正师妹回去了,这里也没有其他人,我们一件一件来吧。”


        

相天远的头脑,有一瞬间空了一下。


        

然后,他回过神来。


        

“师姐……”


        

他眸色暗下,嗓子低沉了三分。


        

然后,他就着两人相拥的姿态抱起雾心,将她放到石桌上,前倾吻下……


        

黎明。


        

相天远拥着雾心。


        

但他情绪太过兴奋,以至于全无困意。


        

师姐倒是安心地睡着了。她靠在他的肩膀上,睫毛垂落,嘴唇微张,发出浅浅的呼吸声。


        

他还想上去亲她,可又怕把她吵醒了,最后只好替她捻了捻被角,过了一会儿,又捻了捻。


        

不过,这点小动作好像还是让雾心有了动静。


        

她微微活动,然后打了一下师弟的胸口,道:“别乱动,我还没睡醒。”


        

“……噢。”多重要的人,师姐也是,但我还是希望有这么一个小地方,师姐的时间不会被其他人占据,师姐只属于我一个人,我也只属于师姐。


        

“我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今天这样的日子到来,包括现在,我都想亲吻师姐,想将师姐抱回房间里去,想听师姐在我耳边唤我的名字……


        

“我还没有说完。师姐愿意听的话,这种想法我还可以说出很多,师姐还要继续吗?”


        

雾心听得有些呆呆的。


        

师弟被她激了一下,似乎干脆破罐破摔,真的将真实想法全说了。他这么多念头一股脑儿倒出来,倒将雾心淹得有点懵。


        

半晌,她环住师弟的脖子,靠近他,唤道:“天远。”


        

“——!”


        

师弟身体一僵,表情吃惊。


        

雾心其实还是喜欢叫他师弟,不过师弟喜欢她喊他的名字,那她偶尔改改口也未尝不可。


        

而且,实际上师弟的这些想法,她也未必完全没有,只是她没有师弟这么容易害羞,所以反而坦荡罢了。


        

她拉近他道:“还有什么来着?反正师妹回去了,这里也没有其他人,我们一件一件来吧。”


        

相天远的头脑,有一瞬间空了一下。


        

然后,他回过神来。


        

“师姐……”


        

他眸色暗下,嗓子低沉了三分。


        

然后,他就着两人相拥的姿态抱起雾心,将她放到石桌上,前倾吻下……


        

黎明。


        

相天远拥着雾心。


        

但他情绪太过兴奋,以至于全无困意。


        

师姐倒是安心地睡着了。她靠在他的肩膀上,睫毛垂落,嘴唇微张,发出浅浅的呼吸声。


        

他还想上去亲她,可又怕把她吵醒了,最后只好替她捻了捻被角,过了一会儿,又捻了捻。


        

不过,这点小动作好像还是让雾心有了动静。


        

她微微活动,然后打了一下师弟的胸口,道:“别乱动,我还没睡醒。”


        

“……噢。”多重要的人,师姐也是,但我还是希望有这么一个小地方,师姐的时间不会被其他人占据,师姐只属于我一个人,我也只属于师姐。


        

“我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今天这样的日子到来,包括现在,我都想亲吻师姐,想将师姐抱回房间里去,想听师姐在我耳边唤我的名字……


        

“我还没有说完。师姐愿意听的话,这种想法我还可以说出很多,师姐还要继续吗?”


        

雾心听得有些呆呆的。


        

师弟被她激了一下,似乎干脆破罐破摔,真的将真实想法全说了。他这么多念头一股脑儿倒出来,倒将雾心淹得有点懵。


        

半晌,她环住师弟的脖子,靠近他,唤道:“天远。”


        

“——!”


        

师弟身体一僵,表情吃惊。


        

雾心其实还是喜欢叫他师弟,不过师弟喜欢她喊他的名字,那她偶尔改改口也未尝不可。


        

而且,实际上师弟的这些想法,她也未必完全没有,只是她没有师弟这么容易害羞,所以反而坦荡罢了。


        

她拉近他道:“还有什么来着?反正师妹回去了,这里也没有其他人,我们一件一件来吧。”


        

相天远的头脑,有一瞬间空了一下。


        

然后,他回过神来。


        

“师姐……”


        

他眸色暗下,嗓子低沉了三分。


        

然后,他就着两人相拥的姿态抱起雾心,将她放到石桌上,前倾吻下……


        

黎明。


        

相天远拥着雾心。


        

但他情绪太过兴奋,以至于全无困意。


        

师姐倒是安心地睡着了。她靠在他的肩膀上,睫毛垂落,嘴唇微张,发出浅浅的呼吸声。


        

他还想上去亲她,可又怕把她吵醒了,最后只好替她捻了捻被角,过了一会儿,又捻了捻。


        

不过,这点小动作好像还是让雾心有了动静。


        

她微微活动,然后打了一下师弟的胸口,道:“别乱动,我还没睡醒。”


        

“……噢。”多重要的人,师姐也是,但我还是希望有这么一个小地方,师姐的时间不会被其他人占据,师姐只属于我一个人,我也只属于师姐。


        

“我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今天这样的日子到来,包括现在,我都想亲吻师姐,想将师姐抱回房间里去,想听师姐在我耳边唤我的名字……


        

“我还没有说完。师姐愿意听的话,这种想法我还可以说出很多,师姐还要继续吗?”


        

雾心听得有些呆呆的。


        

师弟被她激了一下,似乎干脆破罐破摔,真的将真实想法全说了。他这么多念头一股脑儿倒出来,倒将雾心淹得有点懵。


        

半晌,她环住师弟的脖子,靠近他,唤道:“天远。”


        

“——!”


        

师弟身体一僵,表情吃惊。


        

雾心其实还是喜欢叫他师弟,不过师弟喜欢她喊他的名字,那她偶尔改改口也未尝不可。


        

而且,实际上师弟的这些想法,她也未必完全没有,只是她没有师弟这么容易害羞,所以反而坦荡罢了。


        

她拉近他道:“还有什么来着?反正师妹回去了,这里也没有其他人,我们一件一件来吧。”


        

相天远的头脑,有一瞬间空了一下。


        

然后,他回过神来。


        

“师姐……”


        

他眸色暗下,嗓子低沉了三分。


        

然后,他就着两人相拥的姿态抱起雾心,将她放到石桌上,前倾吻下……


        

黎明。


        

相天远拥着雾心。


        

但他情绪太过兴奋,以至于全无困意。


        

师姐倒是安心地睡着了。她靠在他的肩膀上,睫毛垂落,嘴唇微张,发出浅浅的呼吸声。


        

他还想上去亲她,可又怕把她吵醒了,最后只好替她捻了捻被角,过了一会儿,又捻了捻。


        

不过,这点小动作好像还是让雾心有了动静。


        

她微微活动,然后打了一下师弟的胸口,道:“别乱动,我还没睡醒。”


        

“……噢。”多重要的人,师姐也是,但我还是希望有这么一个小地方,师姐的时间不会被其他人占据,师姐只属于我一个人,我也只属于师姐。


        

“我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今天这样的日子到来,包括现在,我都想亲吻师姐,想将师姐抱回房间里去,想听师姐在我耳边唤我的名字……


        

“我还没有说完。师姐愿意听的话,这种想法我还可以说出很多,师姐还要继续吗?”


        

雾心听得有些呆呆的。


        

师弟被她激了一下,似乎干脆破罐破摔,真的将真实想法全说了。他这么多念头一股脑儿倒出来,倒将雾心淹得有点懵。


        

半晌,她环住师弟的脖子,靠近他,唤道:“天远。”


        

“——!”


        

师弟身体一僵,表情吃惊。


        

雾心其实还是喜欢叫他师弟,不过师弟喜欢她喊他的名字,那她偶尔改改口也未尝不可。


        

而且,实际上师弟的这些想法,她也未必完全没有,只是她没有师弟这么容易害羞,所以反而坦荡罢了。


        

她拉近他道:“还有什么来着?反正师妹回去了,这里也没有其他人,我们一件一件来吧。”


        

相天远的头脑,有一瞬间空了一下。


        

然后,他回过神来。


        

“师姐……”


        

他眸色暗下,嗓子低沉了三分。


        

然后,他就着两人相拥的姿态抱起雾心,将她放到石桌上,前倾吻下……


        

黎明。


        

相天远拥着雾心。


        

但他情绪太过兴奋,以至于全无困意。


        

师姐倒是安心地睡着了。她靠在他的肩膀上,睫毛垂落,嘴唇微张,发出浅浅的呼吸声。


        

他还想上去亲她,可又怕把她吵醒了,最后只好替她捻了捻被角,过了一会儿,又捻了捻。


        

不过,这点小动作好像还是让雾心有了动静。


        

她微微活动,然后打了一下师弟的胸口,道:“别乱动,我还没睡醒。”


        

“……噢。”


        

她微微活动,然后打了一下师弟的胸口,道:“别乱动,我还没睡醒。”


        

“……噢。”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86zw.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