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平平无奇大师姐 > 第101章 番外·师妹与鹰(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两个月后。


        

四月春暖,莺歌燕语,花开无数。


        

春日,是鸟类繁衍的季节。


        

从天气暖和开始,花醉谷的鸟儿们就热闹了起来。秋药在照料花醉谷花草的时候,常看到一对对的小鸟绕着彼此在空中嬉戏追逐,还有成双的燕子在屋檐下筑了巢,不久就开始有嗷嗷待哺的雏鸟从燕子窝里伸出了脑袋。


        

飞天以往在花醉谷这片区域横行霸道,算是一方霸鸟,到了繁衍的季节,竟也有两三只羽毛光亮的鹰姑娘大发慈悲看上了它,都虎视眈眈地守在窗外,等着它什么时候出去,就要和它联络联络感情。


        

飞天平时是只闲不住的鸟,三天两头总爱往外飞,晚上才回来。结果到了万鸟骚动的繁衍季,它反而忽然老实起来,也不出去飞来飞去抛头露面了,就整天窝在屋里,在秋药写字的时候上去啄啄她的手,或者在她读剑谱时骚扰她的袖子。


        

偶尔它会与外头气势汹汹的鹰姑娘们对上视线,它就一声不吭地把脑袋缩回来,避开它们,也不知道它脑袋瓜里在想什么。


        

这日,秋药正在屋中捣药。


        

师姐和师兄离开谷中后,除了练剑,她将剩下的心思都放在医术上,房中多了许多草药,院里也种了些常用的灵草,门窗一开,屋内便有草药香。


        

飞天立在窗口。


        

三只鹰姑娘今日也守在外头不动,飞天往外面瞧了一眼,就默默回到屋内。


        

它锋锐的鹰眸看了看秋药,微微歪头,然后,它轻轻用喙碰了一下主人拿着药杵的手腕,像是在打扰她。


        

秋药百忙之中分出神来,顺了顺它的羽毛,但眼睛并未看它。


        

飞天似乎不太满意,又开始用头顶秋药的手。


        

“你怎么了?”


        

秋药被蹭得有些无奈,偏头看它。


        

飞天张嘴道:“咻——”


        

飞天不会说话,只是用一双凶巴巴的鹰眸看着她。


        

秋药:“?”


        

飞天是很有灵性的鸟,很会表达自己的要求和想法,所以以往,秋药总能猜到它的情绪,可最近,这件事却变得有些困难。


        

飞天似乎总是在试图引起她的关注,可它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秋药却搞不清楚。


        

秋药有些不解。


        

这时,只听外头有人敲了敲门。


        

秋药先前并未关门,因此一转头,她就看到小匕首站在门外。


        

小匕首在三个仙侍里年纪最小,脾气也最好,性格很和气,因此向来与秋药颇为投契。只见他笑着道:“秋药姑娘,你的那位病人又来了,你现在出去见吗?”


        

“啊、好。”


        

秋药回过神,放下手里的药。


        

她自言自语地嘀咕道:“他今日来得好早。”


        

说着,秋药顺便洗了手,披了件外衫,又招呼飞天道:“飞天,我们出去吧。”


        

“咻——”


        

不知为何,飞天听到有客人来,本来就十分凶悍的鹰脸,居然瞧着更不高兴了,有些嫌弃的样子。


        

不过,饶是如此,它还是拍拍翅膀,飞到了秋药的肩膀上,与她一起出谷。


        

不久,两人来到花醉谷外。


        

有个白衣书生,手里拿着折扇,正在结界外等。


        

秋药带着鹰一出结界,那书生闻声回过头来,面上一喜,行礼道:“秋药仙子!小生有礼了。”


        

秋药一笑,对他颔首。


        

——这个男子,正是先前试图买鹰的白衣书生。


        

他本名叫作萧问青,长川城主城人士,祖上做过官,家中的确颇有资财。他本人虽读书,但人是个闲云野鹤的性子,并未去考功名,反而因为妹妹的关系,修过几年仙。


        

不过,普通人想要拜到正经仙人门下,也不是容易的事。萧问青有钱,却没什么像样的门道,说是修仙,但其实只是勉强寻到了几个修为不上不下的修士愿意教他,而他跟着不伦不类地读了些道书,再者他头脑不算差,修仙天赋却谈不上上佳,最后也没什么建树。


        

好在,其中一个修士修为不行,在奇闻杂类的事上倒是真的有本事,指点了萧问青不少精怪异兽的知识,也是正因如此,萧问青才对这方面生了兴趣,也萌生了寻找冥渊鹰的心思。


        

自从两人见面过后,秋药也信守承诺,每月会与他见三四次,起先是在凡间城里见面,后来两人熟悉了,索性直接让他到花醉谷的结界外等。


        

两人之所以固定碰面,主要是为了让萧问青尝试有没有沟通他死去妹妹的方法,只是,两个多月下来,他们没有发现飞天在沟通冥界方面有什么特异天赋,两个人彼此之间的关系倒是熟了起来。


        

而且,萧问青在服了秋药的几贴药后,身体也逐渐好转,他一开始还要坐马车由人护送,而最近,竟已经可以一个人骑着马过来。


        

这日,秋药一见萧问青,却见他有些期期艾艾。


        

他手里拿着扇子,不安地在掌心敲了几敲,半晌,他才从袖中摸出一支桃花来,双手递给秋药,生涩道:“好花赠淑女。这两个月来,我实在受仙子恩惠良多,不知何以为报,想来想去,觉得秋药仙子想必也不太喜爱凡世间的俗物,便踏足青山上,寻来这一支新开的桃花,还望能博仙子一笑。”


        

秋药一愣。


        

她过去并非从未有过与男子谈情说爱的经历,如今对男子赠女子花束之类的行为,多少有些领悟,更何况还是桃花。


        

只是,她并未想到萧问青会有这样的举动,且对方说的理由是向她道谢报恩,倒让她一瞬间想不到妥帖的说法拒绝,若是直接说破,似乎又太不留情面了。


        

正当秋药迟疑的功夫,停在她胳膊上的飞天却已经不耐起来。


        

“咻——”


        

不知为何,它看到萧问青拿出花来赠给秋药,飞天鹰脸上的表情竟变得十分焦躁。它本来就是只凶鹰,如今愈发。


        

只见它张开翅膀,挺起胸羽,竟对萧问青摆出了有些敌意的姿态。


        

然后,它极力摆动羽毛,看着秋药的神情无助而又带着拼搏。


        

它似乎十分焦虑,在拼命在表达某种意思、在争取某种竞争机会,可是秋药看不太懂。


        

“飞天?!”


        

她因为黑鹰的反常暗暗吃惊,担忧地问:“你怎么了?”


        

“咻——咻咻——”


        

黑鹰长长地叫了两声。


        

它对秋药拍打羽毛,又用嘴去啄萧问青手中的桃花,最后,它又展示自己的羽毛,再去啄秋药的手。


        

然而秋药一知半解,她试探地道:“你想要这个桃花……然后让我帮你插在羽毛上?”


        

“咻——”


        

飞天大为泄气。


        

然后,它狠狠瞪了萧问青一眼,一拍翅膀,径自飞上枝头,丢给他们一个漆黑的背影。


        

秋药:“?”


        

秋药不大明白。


        

不过,飞天的反应倒是正好给了秋药一个委婉的借口,她便对萧问青道:“虽说不太清楚原因,但飞天好像不太喜欢这桃花枝的样子,我还是不收了。麻烦你自己留下吧,抱歉。”


        

“无妨。”


        

萧问青笑笑。他语调虽有遗憾,但脾气却不错,只说:“好像从第一次见面,飞天就不太喜欢我。大约是我第一次见面就提出要买鹰,触怒了这位鹰爷,怪我。既然这桃花不行,下回我再寻有没有别的东西适合仙子……对了,仙子可喜欢茶叶?”


        

萧问青说着,似乎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两眼发亮。


        

秋药忙摆手婉拒:“不用了不用了,你用不着给我什么东西,我也不能收。”


        

她迅速转开话题,道:“还是说回正事吧。这几日,你可有想到什么新的方法去连通冥界,我可以配合?”


        

萧问青回神,忙说:“有,有!仙子等等,我带了本书,你看这里……”


        

两人迅速讨论起来。


        

一个时辰后,萧问青这回想到的办法也宣告失败了,飞天也不像是故意不配合,但它确实没展现出任何和“沟通冥界”有关系的能力。


        

不过,萧问青并未气馁,反而神采奕奕。


        

他摇了摇扇子,笑道:“无妨,下回再试便好。只是劳烦了仙子,总是要为我这么一个病人腾出时间。”


        

秋药忙摇了摇头,道:“没事,反正我师姐和师兄离开谷中以后,我平时也很闲。修仙本就应当助人,能帮上些什么的话,于我而言也是好事。”


        

“仙子实在是个善人。”


        

萧问青敬佩地说。


        

然后,他盯着秋药头上装饰般的蒲公英球,问道:“说起来……我记得仙子说过,仙子并非人族,而是蒲公英化成的精怪,对不对?”


        

萧问青本就是个对异兽精怪有兴趣的人,从他对飞天的执着就可见一斑。


        

其实,秋药隐约也觉察得到,萧问青对她的原形大概也很好奇,只是碍于她是个正儿八经的修仙人,又是他的恩人,这才不好意思直接问。


        

但秋药对这个其实很坦然,她点头道:“对。”


        

萧问青果然很感兴趣。


        

他面露新奇之色,但欲言又止,纠结半晌,他终是抵不住好奇心,还是开口道:“恕我冒昧,其实,我一直想问……根据我以前学到的知识,像仙子这样的精怪通常都会自行在山野间修炼,不太会在人族面前露面,更甚者有些会避免与同族交流。


        

“仙子这样的花草化灵,怎么会拜了人族的剑仙为师,还常常来为凡人治病呢?”


        

秋药回答:“这说来话长……我化形之前,本体的蒲公英种子就飘落在了师姐的窗台上。师姐许是感到我与她有缘,亲自将我种了出来,亲自将我养大……我自幼与人族生活在一起,自然也习惯了如此,再让我按照正常精怪的方式来生活,我也回不去了。


        

“其实我化形以后,大部分时候都维持人形,生活方式和人族差别不大,不必多么介怀。”


        

萧问青恍然大悟,满脸学到东西的表情。


        

他抬扇一指树梢,又饶有兴致地问:“那飞天呢?我看这冥渊鹰灵智极高,完全能体悟人意了,饶是在书中读到过,也完全超出想象……飞天既是这样的灵兽,是不是如果好好修炼,也能用仙子一般,修成人身?”


        

“它……”


        

秋药一怔。


        

飞天化人?


        

秋药有些茫然。


        

因为她自己就是蒲公英化形,所以才知道灵植或者灵兽化形的难得,可谓百万中无一。


        

她其实不算是普通的蒲公英,她本体的种子,是无数蒲公英灵气汇聚出的精华化成的,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蒲公英中诞生的灵物,所以她才有引导植物之能。


        

而飞天……


        

它虽然是很聪明,但还不算开了灵智。


        

要说能不能化人,在秋药看来,可能性很低。


        

考虑半晌,最后,秋药回答:“未必不可能,不过他们禽鸟的修炼方式与我们植物大相庭径,我也不是很确定。即使它不能化形,作为灵兽,飞天的寿命也是很长的。在它有生之年,我会好好照料它。”


        

“其实……”


        

萧问青卖了个关子,才慢慢袖中拿出一本书来。


        

他道:“先前我好奇仙子的事,到处找书,结果找到这么一本东西,是关于灵兽修炼的。”


        

他献宝似的将书递给秋药,示意她翻翻看。


        

秋药有些不解,但她还是将书接过,一页页翻看。


        

萧问青在旁边解释道:“此书也不知是哪位仙人写的,大概因为写的是灵兽修炼,与人族没什么关系,许多内容与凡人的常识对不上,瞧着像胡说八道,所以被丢在二手书局里三十文一本甩卖。


        

“幸亏我这个人识货,拿起来一翻,就觉得不像是门外汉胡诌的,便买了回来。虽说对人无用,内容瞧着也有些杂乱,还缺张少页,但好歹也能参考一二。仙子不妨拿去瞧瞧,没准对飞天用得上呢?我对这个也好奇得紧,若是有了结果,还望仙子与我交流。”


        

萧问青说得兴致勃勃,满眼都是跃跃欲试的兴奋。


        

秋药一怔,倒是接了过来。


        

先前还想着不能收萧问青的礼物,免得让他会错意,可这本书倒真的有些意思。


        

秋药想了想,斟酌地道:“我给你银钱吧,不好白拿你这样的东西。”


        

“别别别!”


        

萧问青连声拒绝。


        

他说:“秋药仙子见外了,仙子明明知道,我最不缺钱。仙子也无需太有顾虑,这书……赠给仙子的含义,与先前的花不同。再说我也想知道,飞天这样的冥渊鹰,究竟能不能修成人身。”


        

萧问青一边说,一边热切地推荐道:“这书我自己看过了,有用没用不知道,但内容着实有趣得紧。里面都是些适合灵兽修炼的术法,除了中规中矩的修成人身以外,居然还有变化人身外貌的!你一定要看看,很好玩。”


        

秋药听他这般说,便没有再推辞,只是想来想去,又怕不能两清,最后绞尽脑汁又给他写了两贴补气益神的药,即使他自己不用,也可以提供给有烦恼的朋友亲戚。


        

萧问青见状,自是感恩戴德,心满意足地离去了。


        

飞天虽长久待在树上,但显然一直在听他们说话。


        

待它听到萧问青说,这本书有利于灵兽修炼时,它的目光就长久胶在书的封面上,一动不动。


        

回屋后,秋药看向她托在胳膊上的鹰,只见飞天今日一反常态,对别的都不感兴趣,只盯着她从萧问青那里拿来的书看。


        

秋药见它虽未开灵智,但真对这个有兴趣,不免惊讶。


        

她想了想,问:“你想修炼?”


        

飞天转头,灼灼看向她,用眼神表达自己的意思。


        

秋药道:“但你不识字……要不这样吧,我先看,待有空就读里面的章节给你听。或者我尝试着学一学,再教你。”


        

“咻——”


        

飞天长长地叫了一声,其眼中的神情愈发坚定。不过在秋药眼中,总觉得它还在表达什么别的意思,只是看不太真切。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86zw.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