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平平无奇大师姐 > 第103章 番外·师妹与鹰(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约莫一个时辰后。


        

黑衣男子躺在床上,缓缓醒了过来。


        

秋药、雾心还要相天远三人都守在旁边,秋药手里拿着药品,雾心在打哈欠,相天远似乎也只是过来陪同而已,在默默给雾心倒水。


        

秋药见黑衣男子醒了,立即将药碗递给他,道:“将这个喝了,你身上灵气波动很大,这个能够有安定作用。”


        

男子一睁眼,就默默盯着秋药。


        

他眼神还是给人一种很犀利的凶恶感,可听了秋药的话,他反应居然很乖,安静地将碗接过去,然后安静地一口闷完。


        

在他喝药的时候,秋药问他:“你是飞天吧?”


        

男子目光锋利,转过头来,看向秋药,然后点了点头。


        

秋药又问:“你变成人以后,可有哪里不适?是因为之前吃了某种果实吗?还有,你为什么要将脸变成柒思秋的样子?变化相貌的术法你是怎么学会的,就靠看那本《灵兽问道》,你就自己学会了吗?”


        

秋药问题很多,但语速很慢,也很有耐心。


        

可是,飞天化形不久,说话似乎还不流利,秋药问题一多,他反应速度就变慢了。


        

他听了半天,才试着张口道:“你……那个人……之前……对他……我以为……”


        

飞天的声音挺好听的,低沉的男子之声,如同冬日吹响的夜风。


        

只是说了半天,他的话还是不成整句。


        

秋药听了许久,还是没有完全搞懂他的意思。


        

雾心撑着头,在一旁道:“他是不是刚刚化人,还不太擅长说话?你刚长出来的时候,有一段时间也是这样的,不过你比较害羞,话说得不好就不大说,而且你化形的时候,外表年纪也很小。”


        

秋药听雾心提起她小时候,不由腼腆,道:“师姐现在就不要说我啦,我都不太记得刚化形的时候了。”


        

说完,她又看向飞天,显然对自己的鹰变成了这么大个男人这件事,还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一旦飞天变成过现在这个样子,就算要她再像过去那样与他相处,也没那么容易了。


        

秋药想了想,说:“师姐别担心,既然知道他是飞天,那么别的事都可以慢慢考虑。他既然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那我也会好好负起责任来教他的。就像师姐当初照顾我那样。”


        

*


        

飞天身体并无大碍,修养几日后,就迅速恢复了正常。


        

不过,如何安置他,则成了新的大问题。


        

人跟鸟毕竟不一样。


        

以前飞天是只鹰,收留也就收留了,反正谷中本来就有许多野生鸟类,无非是多了一只喜欢停在室内的罢了。可他如今成了人,便不能再如此轻率。


        

小师妹如今虽还在花醉谷中学习,但她修为见长,再过几年许是也要出师了。再者,她现在时不时就要外出义诊,在花醉谷中的时间本也不是太长,若是照旧将飞天丢在花醉谷中,似乎是给师父添了麻烦。


        

另外,几天观察下来,飞天对秋药的医术很感兴趣,他很乐意在旁边打下手,认识草药的速度也很快。不过,他本人对剑术好像没什么兴趣。


        

飞天化人之后,秋药也带他去和师父打了招呼。


        

师父似是早已感知到谷内又有精怪化了形,但他并不太在意,只说只要秋药自己能安排妥当,可以让飞天留下,不过,他们两人之间好像没有师徒之缘。


        

秋药对师父愿意给飞天一些时间的宽容,自然十分感激,只是对接下来要如何做,难免有些头疼。


        

万幸,师伯听说花醉谷中有只黑鹰化了形、这


        

鹰还一化形就学会了能变化相貌的术法之后,觉得十分有趣,立刻就赶了过来。


        

“变化相貌的术法,这可不是那么


        

好学的。”


        

师伯来了以后,饶有兴致地看着飞天变脸。


        

飞天说话结结巴巴,但用术法倒意外得很灵光。他眼神生得很凶狠,可小师妹一说话,他又意外得很听话,让做什么都老老实实地完成。


        

师伯捋着胡子,看着飞天把自己变了四五张脸,点评道:“我看你资质还可以,不过比起学剑,倒不如好好学术法吧。


        

“老夫不才,虽然是个剑修,但在术法方面也算有些造诣。我看你一个鸟精,待在我师弟这里也挺尴尬的,倒不如跟我回觅影山,你让我研究研究,我要是心情好的话,就在术法方面指点指点你。”


        

师伯的话,显然勾起了飞天的一些兴趣。


        

只不过,他又回头去,盯着秋药看。


        

说实话,飞天的眼神长得挺吓人的。以前他是只鹰就算了,秋药对小动物很宽容,但变成男人以后,飞天一看她,常猝不及防地将她吓得一抖。


        

好在秋药知道他并没有恶意,总能很快恢复过来。


        

秋药见他这样的眼神,知道飞天是因为要和她分开感到不安。


        

精怪初次化形,想来都是这样的吧。秋药回想起来,她年幼的时候,对师姐也总是如此依恋。


        

于是,她对飞天安抚一笑,说:“没关系,若是你选择去师伯那里,我可以常去看你,反正问天剑飞起来很快。”


        

飞天似乎仍在犹豫。


        

他注视着秋药,眼中像是蕴含着什么情感。


        

秋药偏了偏头。


        

这时,师伯看到飞天注视秋药的视线,倒仿佛明白了什么。


        

他问秋药道:“小师侄女,你这只鹰,自己话虽然说得不太好,但别人说都能听懂的,是不是?”


        

秋药点点头。


        

师伯笑道:“那你介不介意,我与他单独说几句话?”


        

秋药不太明白,飞天如此依赖她,她尚且没太能说动飞天,师伯又能想到什么方法,让他改变主意呢?


        

不过,在秋药看来,觅影山对飞天来说绝对是个好去处,若是师伯这能说动他,那是好事一桩。


        

于是,她忙道:“好。”


        

师伯笑呵呵地勾上飞天的肩膀,说:“来,小伙子,我和你聊聊。”


        

秋药茫然地等在原地,看飞天被师伯拉走了。


        

只见两人弓着背,师伯嘀嘀咕咕地对飞天说了些什么。


        

飞天始终是一张凶脸,看不出太大情感变化,可是听了师伯说的话后,他好像认真地想了一会儿,最后,飞天点了点头。


        

秋药见飞天点了头,十分吃惊。


        

须臾,师伯带着飞天回来,笑道:“成了。药儿你可以放心了,飞天今后会跟我回觅影山修炼,你有空的时候过来看他便是。”


        

秋药固然高兴,可又有些不明白,问:“师伯,你对他说了什么?飞天怎么愿意跟你走了?”


        

师伯故弄玄虚,道:“也没什么,不过说中他的心事,又教给他一些小技巧罢了。将来,让他自己告诉你好了。”


        

秋药眨了眨眼。


        

她又看向飞天,眼中有些迷惑。


        

飞天站到她面前。


        

说实话,飞天化作人身以后,身份十分瘦长矫健,许是他原来是鹰的关系,既有大型禽鸟的匀称,又有野兽的健壮。


        

只是秋药个子小,一个高大的人站在她面前,会令她有些压抑。


        

飞天灼灼看她。


        

他话说得不太流利,但是,只听他郑重道:“我……今后会好好修炼。请你,等一等我。”


        

秋药迟疑一瞬,不过接着,她还是笑起来,应声道:“好。”


        

*


        

飞天前往觅影山后,秋药的生活没有太大变化,只是没有


        

飞天给师姐传信,书信往来的速度慢了不少,等待变得无聊。


        

过了数月。


        

有一日,秋药去雾心与相天远的居所看望他们回来,从师姐那里顺来不少精美的点心。


        

师姐最近正好在研究新菜,出手十分大方,便是整个花醉谷的人一起吃,一时半会儿也吃不完。


        

秋药想了想,想起飞天来。正好她好久没有飞天的消息,如今若是过去看看他的话,想必也不算打扰。


        

这样一考虑,秋药就转了方向,将一部分点心用作手信,前往师伯居住的觅影山。


        

觅影山位于西面,是重山中不太起眼的一座。


        

师伯的仙所建得像个道观,藏在山林里,规模不大,但一进去,先瞧见一个金鱼池,几条锦鲤在里面摆尾游动,悠闲自在。


        

秋药往里面走了几步,就听见师伯似乎在教导什么的声音——


        

“对对对,就是这个味道!继续,速度可以加快,诶,不对——好像有点过头了——”


        

据秋药所知,师伯如今就一个人清修,既没有弟子,也没有收留仙侍。他可以这样说话的对象,想来除了飞天,不作第二人之想。


        

于是,秋药又往里走了几步。


        

只见内院之中,师伯带着一个眼神凶煞的黑衣男子,两个人正在一本正经地搅合着一口大缸,而大缸里面不断散发出发酵的米香。


        

秋药:“?”


        

秋药看着这场面倍感疑惑,不由出声问道:“师伯,你们在干什么?”


        

秋药的声音响起,师伯反应还不大,那黑衣男子却立即抬起头来,两人对上了视线。


        

秋药一怔。


        

她自然知道这是飞天,可是飞天化人之后,她对他也始终无法像过去那样相处自然。


        

秋药定了定神,才走过去。


        

她伸头一看,望见大缸里的东西,愣了愣,道:“……酒?”


        

她本来以为师伯多半是在教飞天学术法,没想到,居然是在酿酒。


        

师伯在玩耍的时候被秋药抓了包,也老大不好意思,他辩解道:“这个……那什么,飞天这孩子挺有天赋的,话说得不多,术法倒是学得极快,我还以为鸟类的语言天分会比较高呢。


        

“他最近刚学了一个新的术法,可以加快食物发酵的速度。正好我这个山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酒喝完了总出门买怪麻烦的,让他用这个术法给我酿一点,弄酒修炼两不误!”


        

“……加速食物发酵的术法?可是为什么要学这种仙术?”


        

秋药满脸茫然。


        

只是,她看着满缸的酒,又忍不住对师伯道:“师伯,就算成了仙,你也不该总喝那么多酒,小酌怡情,可喝太多,则是动了贪念,未免有碍修行了。”


        

师伯到底是长辈,秋药不好太过教训他,语气其实十分温和,只是她脸上的表情,却相当较真。


        

师伯缩了缩脑袋,自知偷偷教别人的鹰酿酒理亏,道:“知道知道,唉,小药儿提到健康有关的事情,总容易生气。”


        

他摸了摸袖子,不知怎么的,竟从里面摸出一把鱼食,说:“你们聊吧,我去外头喂鱼了。我这老头子本来也没什么别的兴趣……呜呼,酒醒清风莲叶开,唯


        

见游鱼池中来……”


        

师伯瞧着心情很好的样子,拿着鱼食晃晃悠悠地往外头的水池去了。


        

师伯走后,只剩下秋药与飞天两个人。


        

只见飞天熟练地收拾好酿酒的东西,给它盖上盖子,继续自然发酵,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了。


        

秋药凝神,尽可能将眼前的男子想象成原来的黑鹰,然后问他:“你在师伯这里,过得如何?师伯经常让你帮着酿酒吗?”


        

男子点了点头。


        

他稍微一顿


        

,又说:“只是师父喝,我最多尝一口。我记得你学医,不喜欢喝酒太多的人。”


        

秋药一怔。


        

从来到师伯这里之后,她还是第一次听到飞天正儿八经地开口说话。


        

直到此刻,她才忽然发现,飞天其实人话已经说得很好了,早已没了最初的生涩感。


        

她又问:“你到这里以后,还和其他鸟打架吗?”


        

“……”


        

飞天的眼神十分犀利,他原先在花醉谷是个鸟中刺头,这个问题某种意义上大概击中了他。


        

最后,他说:“不打了,师父说我成了人身,不该总跟普通鸟过不去。”


        

但他说完,又一摸后发,不太服气地补了一句:“不是因为我打不过。”


        

听到这里,秋药忍俊不禁,总算有了些眼前的男子,还是原来那只眼神凶巴巴的黑鹰的真实感。


        

不过,还不等秋药再接什么话,忽然,飞天转身往内走,走了几步,又回头来看她。


        

秋药一愣,意识到飞天似乎希望她跟着他走。


        

她眨了眨眼,跟上去。


        

飞天对师伯的觅影山已经轻车熟路,很快,见他往里一转,进了个小院。


        

这显然是飞天住的地方。


        

师伯的住处不大,比花醉谷要随便得多。秋药好奇地探头进去,只见飞天的屋子很小,和花醉谷里的仙侍住处差不多,但小而周到,里面东西倒没有缺什么,秋药随便一扫,就看到一些术法修炼的书籍,还有一些男子的衣物用品,摆放颇为随便。


        

飞天进屋后,等再出来,手里端了个藤编盒子。


        

他捧着盒子,双手递给秋药。


        

“给我的?”


        

秋药不由错愕。


        

飞天点了点头。


        

盒盖松松垮垮地掩着,秋药疑惑地打开,只见里面整齐地堆放了好些草药,有一些是觅影山这里的特产,别处不太好找。


        

秋药吃了一惊,说:“这些……你是特意帮我找了这些草药,然后等着我过来的时候,再给我?”


        

飞天又点了点头。


        

他说:“师父在觅影山居住多年,仓库里有不少好用的草药。我帮他酿酒之后,他会给我草药作为报酬,有时候也会教我术法或者给我其他情报,我可以自己出去找东西。”


        

飞天稍作停顿,又道:“这边山上没什么东西,只有这些草药,你可能会需要。”


        

,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86zw.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