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平平无奇大师姐 > 第104章 番外·师妹与鹰(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秋药看着飞天拿给她的草药,不得不说,她内心漾起一丝感动。


        

秋药问:“你怎么会想到准备这些给我?”


        

飞天的回答意外得老实,他道:“师父说,你是雾心师姐带大的,有些想法和她一样。漂亮的礼物你也会喜欢……不过,相比之下,还是草药更实用。”


        

秋药微愣。


        

她心中一动,某种意义上,被触到了痒处。


        

她说:“……原来是这样,谢谢。”


        

飞天摇了摇头,示意她不必客气。


        

他注视着秋药。


        

秋药:“?”


        

秋药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半晌,对他浅浅笑了一下。


        

倏地,飞天的眼神一晃,表情更凶恶了,可肢体语言却表现出难为情的意思来。


        

他摸了摸脖子,背过身去,张开翅膀,就要往远处飞。


        

秋药吃惊,问他:“你要去哪里?”


        

“……这里的草药太少了。”


        

飞天意外得很耿直。


        

他说:“我再去找一些来给你。如果找不到的话,我再去酿酒,跟师父换。”


        

话完,还不等秋药回神,他已振翅飞走了。


        

秋药望着他的背影,手捧藤编盒子,呆了呆。


        

*


        

秋药来到觅影山后,飞天就总跟在她旁边。


        

飞天也不大说话,就是在秋药做事的时候在一旁看,偶尔有用得着他的地方,飞天会自己主动出来搭把手。


        

这日,秋药想着闲着也是闲着,便带上医包,到觅影山附近的城镇义诊。


        

飞天对觅影山附近显然已经比秋药熟悉,便给她带路,陪她一起过去。


        

在花醉谷一带,秋药时常会义诊,已经是熟面孔了。


        

但在觅影山这里,她还是个生人。


        

秋药刚摆出治病救人的摊子来,路过的人来来往往,时常会有人往她所在的方向看,可大抵会犹豫不决,不敢靠近。


        

尤其是飞天就站在她旁边,飞天眼神凶神恶煞,普通百姓只要一与他对视,都会一颤,愈发不敢过来。


        

约莫过了两刻钟,飞天也意识到,他的存在似乎干扰到秋药行医了。他想了想,默默转过身去,似要离开。


        

秋药见他转身,倒有些诧异,问:“飞天,你怎么了?”


        

飞天摸了摸脖子,道:“我在这里,会影响你……以前也会这样。”


        

秋药微怔。


        

她这就想起来,飞天还是单纯的黑鹰时,经常会有病患怕它。


        

这种时候,飞天往往会自己飞到树梢上,或者去哪里打发打发时间。


        

后来她义诊的时间长了,众人开始习惯她,也开始习惯她身边的黑鹰,也就渐渐好起来。


        

飞天本来就是比较我行我素的鹰,以前他自顾自飞走的时候,秋药隐约会觉得它的行为可能和人群有关,可飞天不会说话,她并不太确定。


        

如今,飞天化人,能开□□谈了。


        

此刻,听到他说的话,秋药才终于可以确认……飞天之所以会离开,除了不喜欢人群以外,也有怕影响她、怕影响病患的因素。


        

在凶煞的外表神情之下,他本人……可能比想象中还要笨拙温和。


        

秋药抿唇,浅浅一笑。


        

她一抬手,拉住他的袖子,道:“你等一下。”


        

飞天回头,眼睛却盯着秋药揪他袖子的葱白手指。


        

秋药未在意他的视线,反而抬起另一只手,闭上眼,集中灵气,将意识集中在掌心。


        

只见秋药的手腕上迅速生长出嫩绿的草芽,它们以一种慵懒的姿态盘着她的手腕,并缓缓向外延伸,很快在她掌心长出一大把。


        

这些都是秋药任由它们在身上长出来的蒲公英,这些草芽开花冒绒,一部分长成嫩黄色的小花,另一部分则长得更快,不久就成了毛绒绒的蒲公英球。


        

秋药睁开双眸,看到自己手上的成果,很是满意。


        

她一把将长好的花和蒲公英球折下来的,剩下的茎叶收回去,然后将一把花递给飞天,道:“给你。”


        

飞天锐利地盯着这束蒲公英花。


        

秋药笑着解释道:“你拿着这些,然后坐在我旁边……花草会平衡你的气质,我想,情况应该会有所改善的。”


        

飞天没有说话,迟疑片刻后,却接了秋药手中的花。


        

他接的动作很小心,生怕将花瓣弄掉了一般。然后,他安静地将花握在胸前。


        

*


        

秋药说得没错。


        

普通人会怕飞天,是因为他眼神凶恶,有种不好惹的气场,令人心生畏惧。


        

但是当他手上拿了一束小蒲公英花后,哪怕仍然是过去的表情,可有了反差,整体给人的印象就变了。


        

普通的患者没那么戒备了不说,连小孩子都开始有勇气悄悄靠过来。


        

秋药一边医治患者,闲暇之余,眼神也会往飞天的方向瞟,看他那里的情况。


        

小孩子这种生灵,胆子很小,但是也很好奇。


        

一旦先有有勇气的孩子跑去和飞天搭话,其他小孩子也会像被光吸引的萤火虫一般聚过去。


        

此刻,飞天身边已经围了六七个小孩子,他们眼巴巴地看着他手里的蒲公英球。


        

有个胆大的男孩道:“那个,哥哥,你手里的蒲公英哪里来的?”


        

飞天盯着他,没有答话。


        

男孩说:“这些蒲公英长得好大,而且好漂亮!比野外长得好看很多!”


        

飞天冷着脸,目如刀锋,还是没有说话。


        

男孩咬了咬手指,鼓起勇气道:“那个,哥哥,你有这么多蒲公英,能不能给我一束玩玩?”


        

这一回,飞天有了回应。不过,他摇了摇头,而且态度十分坚定。


        

周围的小孩都是想来讨蒲公英,见男子如此,都发出失落的声音。


        

秋药闻声,往那个方向一瞥,有些在意。


        

她倒是不介意小孩子拿她长出来的蒲公英去玩,反正蒲公英的绒球上长得都是种子,他们如果吹出去了,还更有利于传播。


        

可飞天倒是出乎意料地坚决,说不给就不给。


        

不过,他定了定神,暂时将蒲公英花束放到膝上,反而一翻手,在掌心露出三根黑色的羽毛来。


        

不等小孩子们反应过来他是在做什么,只见飞天施以术法——


        

忽然间,只见三根羽毛冒出火光,接着,只是眨眼的功夫,火光就化成了火鸟!


        

三只黑羽化成的火鸟腾霄而起,发出类似鹰鸣的鸟鸣声,“咻——”地绕着孩童们的头顶盘旋,忽高忽低,又“啪”地消失了。


        

孩子们瞬间就被吸引全部注意力,惊呼声此起彼伏。


        

这下再也没有人去讨飞天手里的蒲公英了,全都惊叫着看火鸟,等火鸟消失,他们还冲上来扯飞天的袖子,急道:“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很快,不只是小孩,连大人都有些惊奇地围过来。


        

秋药见到此情此景,先是意外,但接着,又欣慰地笑起来。


        

她原先还担心飞天会像在花醉谷时那样,和其他物种都相处得不好,更不要说和人。但现在看来,他真心想尝试的话,还是能够做到的,不仅如此,他还做得很不错。


        

秋药彻底安下心来,继续义诊。


        

*


        

傍晚时分,最后一个患者离去以后,秋药收拾东西,打算和飞天一起回师伯的宅子。


        

离开时,秋药笑着夸赞他道:“你先前那个羽毛化成鸟的术法,很有趣,是师伯教你的吗?”


        

飞天道:“师父教了我使用术法的规则和基础,这个术法是我自己想的……只是简单的障眼法,不难。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可以送同样的羽毛给你……”


        

说着,飞天作势要从自己身上拔羽毛。


        

秋药不太清楚他保持人身的时候,那些羽毛是从哪里拔/出来的,但想来也是会痛的,连忙制止他:“不用了不用了。”


        

然后,秋药笑道:“看来让你来师伯这里是对了,你确实更适合学术法。”


        

飞天注视着她,没有说话。


        

然后,见两人即将回去,他郑重地回身,拿上了先前的那一把蒲公英。


        

秋药惊讶于他还特别要带上这些东西,微微偏头,疑惑道:“这束花,你还要拿回去吗?”


        

飞天双手拿着花,一顿。


        

秋药友善地提醒他说:“这些花没什么用了,你放在路边吧。”


        

“……不。”


        

出乎意料的是,片刻后,飞天认真地拒绝了她。


        

他低下头,眼神犀利地看着花,说:“我想带回去,这是你给我的东西。”


        

言罢,他非但没有将花扔掉,反而拿得愈发小心。


        

秋药微愣。


        

她注视着飞天的神情,若有所思。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86zw.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