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平平无奇大师姐 > 第106章 番外·师父师门(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1】


        

师父收进小师弟那年,霍无踪早已作为同辈弟子中的佼佼者,在修仙界展露了一些头角。


        

那日,师父远行归来,只见她身边,已跟了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少年。


        

那少年不苟言笑,天生沉静,眼底似有夜雪。


        

他身上的衣裳很朴素,像是乡野之民。


        

这样一个孩子,站在师父这般一身素白、气质华清的上仙天女身边,未免显得格格不入。但奇怪的是,他这么小的年纪,看上去以前也未见过什么世面,可初次踏入与凡尘不同的避世仙境,居然也未显得十分惊奇。


        

此刻,少年站在师父身边,仍然十分安静,倒显出几分与众不同的淡然。


        

霍无踪昨日趁师父不在门中,偷偷跑到后山喝了不少酒,这会儿仍是酒意微醺,细长的眸子朦朦胧胧的。


        

他略带调侃地道:“师父这莫不是一时兴起,捡了个孩子回来玩玩?”


        

师父颔首,轻轻道:“算是吧。”


        

她垂眸,轻描淡写地解释道:“昨日我归山时,路过蜀中一地,偶然看到这个孩子与十来个男孩发生了冲突。


        

“那一群凡间的孩童,大部分年纪都比他大,可他手上只拿着一根小木棍,居然丝毫不显弱势,一刻钟后,就将那些人都赶跑了。


        

“我看他比划木棍的姿态,手中非剑,可身上竟隐约有了不凡的剑气。那仪态着实令我惊奇,我便去那村中问了问。村中的人告诉我,这孩子向来沉默寡言,不善与人来往,但偏偏相貌十分端正,头脑也颇为聪慧,便引了其他孩子的嫉妒,时常有霸道的孩童要找他麻烦。


        

“起初大人还担心,可后来发现,这孩子居然从来没有输过,也就随便他们了。”


        

霍无踪漫不经心地道:“听上去,是个不得了的可塑之才啊。”


        

“我也这么想。”


        

师父说。


        

“所以,我就将他领回来了。他家中有六七个兄弟,本也家贫,他的父母见我愿意带他去修仙,都感恩戴德,没怎么劝说,便让他跟我走了。


        

“今后,他就是你的小师弟。你姑且带他去换一身衣裳,再让仙侍收拾一个空着的院落出来,明日起,我会正式教他习剑。”


        

霍无踪笑应道:“好。”


        

只是说到这里,师父又稍微停顿了一下,若有所思道:“不过,说起来,临行之前,这孩子的父母叮嘱我说,这孩子样样都好,唯有性子上稍有问题。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喜欢偷懒、做事没有恒心、特别不喜欢和别人相处之类的……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意思。”


        

霍无踪听到这里,酒意倒有些散了。


        

他稀奇地打量着这个孩子,那少年虽是布衣,却一派出尘清冷之相,怎么看都是他日金玉之材,倒想象不出会性情懒惰。


        

许是他父母怕仙人挑剔,先自谦自贬一番,免得神仙抱的期待太高,日后达不到吧。


        

*


        

须臾,那少年换了身衣裳,又重新被领到师父面前。


        

仙侍给他穿了身白色的弟子衣,修身体面,极衬他的气质。


        

换下原先那身粗衣后,蒙尘的美玉开始展现出他真正的美好来,少年白衣胜雪,仪态清雅,竟似月光照入泉水,天然合该如此。


        

师父见了,亦十分满意。


        

她微笑着道:“不错,很适合你。”


        

然后,她又道:“你姓花,原本的名字,我觉得有些俗气。既然如今你已入了我净月门,就算踏上仙道,我想也该与过去挥别。今后你会成为剑修,我便以‘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这首诗,来应你的名字。


        

“今日起,你便叫花千州吧。”


        

少年没什么意见,应道:“是。”


        

【2】


        

花千州的师父,名叫白拂明。


        

她的心剑名为破晓剑,一手静心剑术名震天下,在当年修仙界公开的剑修名簿上位列第一,乃是一代上仙。


        

此人嗜白,常以纯白纱衣与白头纱世人,仙气飘飘,正是云中天女。


        

她收下花千州为徒后,花千州也随她常着白衣。


        

白拂明教花千州剑术,花千州学得很快。


        

白拂明本人的剑术固然高明,但她其实并不是太擅长教弟子,在这一点上,没有人比已经跟随拂明上仙学剑数十年的霍无踪切身体会得更清楚。


        

白拂明人如天上月,可在教导弟子的言辞上,她却出乎意料得笨拙,而且她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只见白拂明领着花千州练剑,她脚尖白靴踏风,剑气扫过,凛然如清雪卷空而出,她身上白纱飞起,一身气质寒冷锋锐,玉质冰清。


        

她一边演示,一边口中教导:“舞剑时,想象眼前有一排饺子,饺子落入鱼池中,一只饺子,两只饺子,三只饺子……所有饺子都掉进去以后,飞空,起剑,剑随鱼池动,再将饺子从鱼池中快速挑起!千州,你听明白了吗?”


        

花千州:“……?”


        

少年木讷地站了一会儿,最后,他拿起木剑,照着师父先前比划的样子模仿了一遍,剑风扫过,掀起寒风一阵。他一身白衣随风而动,发丝飞扬。


        

少年不太确定地问:“……这样?”


        

白拂明欣慰而笑,道:“不错,你完全领悟了。”


        

霍无踪在旁边懒洋洋地叼着狗尾巴草,看得啧啧称奇。


        

师父那一套讲解说法,他至今都完全摸不着头脑。什么饺子什么粽子的,还动不动就鱼池……饺子和鱼池到底和剑到底有什么关系?


        

但师父自己好像一直觉得自己的例子十分平易近人、深入浅出,特别有利于弟子理解,要是说听不懂,她还会大受打击,表现出非常无措自责的样子……霍无踪实在不忍心看她那样的表情,所以后来都假装听懂了,后面再自己私下琢磨。


        

没想到这个小师弟,第一次听师父的课,居然就毫无障碍地听懂了,还学得这么快……这难道就是剑术天才之间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霍无踪正围观得兴致盎然,却见师父教完师弟,一双冷眸又看向他的方向。


        

师父道:“无踪,该你了,过来。”


        

霍无踪一慌,忙将口中的狗尾巴草吐掉,一把拿上剑,走过去。


        

只听师父一本正经地轻声对他言道:“无踪,今日教你的剑法,你要将它想象成一个有翅膀的大白馒头……”


        

*


        

等霍无踪从师父那令人迷惑的教学中解脱出来,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了。


        

霍无踪大汗淋漓。


        

师父回仙居去休息了,但师父刚才说的话,他还没太弄懂,所以他决定留在练功台这里再钻研一会儿。


        

然而,正当他长出一口气,打算继续练习的时候,却见那个淡漠的小师弟拿起木剑,便打算回去了。


        

霍无踪意外道:“你这就走了?不再练练?”


        

“嗯。”


        

小师弟清冷地应了一声,脸上没什么表情。


        

“我想回去睡觉。”


        

“你好像只跟师父练了两遍吧?”


        

“我会了,这样就可以了。”


        

言罢,花千州径自离开。


        

霍无踪望着师弟的背影,倒有些意外。


        

他以往见过的剑修,都对练剑万分痴迷,不要说有师父教,就算没有师父,他们也能日复一日地不断练习同样的剑术、精益求精,就连吃饭都抱着剑不放的也大有人在。这个师弟,倒是洒脱。


        

不过,师弟他天赋异禀,或许想法和常人不同也未必。


        

霍无踪看了他一眼,没有在意,便自行练习去了。


        

【3】


        

净月门是清修之地,地广人稀,远离俗世。


        

师父拂明仙子在仙门之中,有两件爱物。


        

第一件,是种在净月门高台上的万年樱花树,枝干粗壮,花叶繁茂,傲立在山巅上,花开如霞飞。


        

第二件,是练功场旁边莲花池中的五尾大锦鲤。它们据说是师父从鱼苗开始养的,至今条条都有人长,十分巨大。


        

平时,拂明仙子这两样心爱之物都有仙侍专门照料,不过,有时候仙侍忙不过来,也会由弟子代劳。


        

霍无踪就是出了名得好说话,而且他不仅愿意代劳,有时还会主动揽活。


        

这日,他主动帮师父喂了池中的锦鲤,从师父那里领了酬劳,就轻快地下山去买酒喝。


        

师父不喜门中弟子饮酒,买了酒若是明目张胆地喝,多半是要被骂的。所以,他灌满酒壶后,又四处逛了逛,在山上找了个僻静之处,躺在树上悠哉地喝起来。


        

谁知,喝到一半,却听到不远处传来打斗之声。


        

霍无踪眸子一眯,将酒壶挂在腰间,就飘过去看情况。


        

谁知,到了喧嚷之处,他看到与人冲突的不是别人,竟就是那刚入门的小师弟。


        

花千州手持没有攻击性的木剑,以之对阵十余个真刀真枪的匪徒。


        

他目含霜雪,十岁上下的少年个子不高,只会几招师父刚教的剑术,剩下的全凭本能,居然一招一式有板有眼,身处劣势,却丝毫未落下风,反倒显出几分仙意,让歹徒起了怯意。


        

霍无踪暗暗吃了一惊。


        

那十几个男子皆是山匪模样,蒙着面,年龄从十来岁到二三十岁不等。


        

如今凡间动荡,四处饥荒,百姓吃不饱,心中便有怨气,走投无路之下,难免就会有人铤而走险,上山走上邪路。


        

霍无踪一看这情景,就明白了。


        

小师弟刚拜入师门不久,身上灵气还不明显,不太看得出是修仙人,但师父已经给他换了衣裳,瞧着体面起来,乍一看会像个家境不错的富人公子。


        

这些人看他一个人在山上走,八成误以为他是个离家出走的顽劣少爷,想将他绑了索要赎金,倒没想到碰上个硬茬,如今僵持不下。


        

净月门一带有仙人庇护,大多数时候都很安全,但世道一乱,避不了就是会有人走投无路或是心怀侥幸,非要上山来碰碰运气。


        

小师弟这回,大抵就是运气不好,碰上了刚来此地的亡命人。


        

霍无踪吃惊归吃惊,但花千州毕竟是他的师弟,他必定不能放着不管。这少年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他指不定也要被师父骂。


        

这样一想,霍无踪当即亮出心剑,以术法祭出,道:“你们,放我师弟!”


        

那些山匪光听到山间响起一道人声,还未看到人影,只见一道长剑如流星般凭空而出,挡在那少年面前!


        

这剑无人驱使,却空舞灵活,招招庇护。


        

这必定是修仙人术法!


        

寻常山匪仗着武力,敢在平民百姓面前耀武扬威,可却不敢对修仙人如何,此剑一出,他们立即明白选错了对手,一哄而散,不再恋战。


        

霍无踪将心剑收回手中,这才从容现身。


        

他问少年:“好了,你没事吧?”


        

少年面对那么多人,居然没什么怕的样子,他听到霍无踪询问,就浅浅点了下头。


        

少年的神情其实很淡,但不知怎么的,他微微拧起眉头,表情瞧着有点不自在,更像是在说“我一个人也没问题,但现在这个师兄出来帮我,我恐怕得向他道谢,回去的路上说不定还要和他聊天,找话题好累,这件事好麻烦”。


        

小孩子藏不住心事,而且花千州瞧着根本没准备藏,霍无踪一眼就瞧了出来。


        

霍无踪挑了下眉,但也没说什么,只道:“山里又来了匪徒,回去得和师父说一声,到时候让仙侍去解决一下,押送官府就行了。”


        

花千州又点了下头,没太大反应。


        

霍无踪瞥他一眼,问:“倒是你,这个点怎么在外面?”


        

不等花千州回答,霍无踪已经瞧见旁边的树下放着渔具,大概是花千州先前打斗的时候顾不上,暂时放在旁边的。


        

霍无踪一愣,道:“你该不会是嘴馋了,本来打算自己出来钓鱼吃?”


        

花千州:“……”


        

少年眉头拧得更深,看向别处,但没有否认。


        

霍无踪倒也能理解,这师弟刚进仙门,还没有辟谷,更何况半大的孩子,本来就是长身体的时候,会嘴馋也很正常。


        

他摸摸下巴,说:“那我们师兄弟两个,一个溜出来喝酒,一个溜出来钓鱼,也算巧了。走,干脆我带你下山一趟,给你弄点吃的,正好也带你认认路。”


        

听这闲散的师兄居然这般提议,花千州微微睁大了眼,似乎有点意外。


        

不过,他并未拒绝。


        

须臾,师兄弟二人已一道到了山下。


        

进了酒馆以后,这小师弟很不客气,点了三道都是鱼菜,吃得很快。


        

霍无踪又点了酒,在那里慢悠悠地喝。


        

他问花千州道:“师弟,你怎么会愿意拜入师门,跟师父习剑?你天赋是不错,不过我看你平时练剑的样子,好像也没那么喜欢学剑。”


        

花千州吃人嘴短,开了尊口,淡淡道:“没那么喜欢,但也没什么不好。跟师父走,家里负担会轻一些,现在我有自己的院落住,晚上自己一个人睡觉……挺好的。”


        

他顿了顿,补充了一句解释说:“我原先要与兄弟挤一张床睡,他们……很吵。”


        

霍无踪看了看他的样子,心说这孩子不仅话少,还很孤僻。


        

霍无踪问:“你和其他兄弟关系不好?”


        

花千州略作犹豫,点了下头。


        

然后,他又说:“在原本的地方,其他人大多不太喜欢我,兄弟也是。不过也好,其他人和我走得太近,容易被针对。”


        

霍无踪之前就听师父说过,这个师弟似乎因为太过出众,而时常遭人妒忌。


        

看他的模样也是,这样的孩子待在平凡的地方,想必时刻都鹤立鸡群,若是碰上心智不成熟的同龄人,难免会被排挤。


        

不过,一个孩童口中说出这样的话,难免令人觉得孤独。


        

霍无踪端详着花千州,却见这少年神情清冷,倒看不清其内心。


        

这时,只听花千州忽然主动开口,反问他:“那你呢?你为何会习剑?”


        

“我?”


        

霍无踪一诧。


        

然后,他轻笑一声,道:“我本来是个散修道士,自己学点五花八门的杂学,没什么体系。但后来一日,我有幸见识到了拂明上君的剑法……惊为天人。”


        

霍无踪说着,不自觉地停顿了一瞬,脸上流露出花千州看不懂的神情,似是怀念,似是其他。


        

霍无踪拿起葫芦,喝了口酒,说:“那时,我不由自主地想,我也想再加一把劲,成为她那样的人。”


        

霍无踪的语气中,多少有些神往之意。


        

花千州听了,却有些迷惑。


        

他问:“师兄,师父教剑法的时候,那些饺子、馒头之类的例子……是什么意思?”


        

霍无踪一怔,意外道:“原来你也没听懂吗?!”


        

花千州点头。


        

霍无踪:“我以为你看一遍就明白过来,还得到了师父的夸赞,是理解了她的意思!”


        

花千州说:“不……我只是单纯在模仿她的动作而已。”


        

霍无踪先是恍然大悟,接着,想了想,他又不禁失笑,喝了口酒。


        

他道:“既然如此,那你就保持现在这样吧,也不要和她说你没听懂了。你知道师父在外面被其他人称为‘月下真仙’吧?她一开始被这样叫的时候,其实惶恐极了。


        

“我听仙侍们说,她从小就被人称赞为冰清无瑕,被长辈寄予厚望,所以很怕让其他人失望,这种性子一直保持到现在。


        

“师父她表面上完美无缺,实际上也有很多不擅长的事……但因为怕令其他人失望,她无论做什么事都可努力了。


        

“别看她教导我们的时候都尽力板着脸,其实她每晚都备课到深夜,每个例子都是经过一番努力才想出来的……你既然能直接看懂她的意思,那那些例子也一起听听吧,不要让她心血白费了。”


        

花千州看着师兄的表情,心情复杂。


        

但他还是应道:“好。”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86zw.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