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咸鱼无视恋爱系统后爆红了 > 第59章 五十九条咸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宁愉薇闻言, 整个人都僵硬住了。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宁老爷子不知道她也是他的孙女?不。不可能的。


        

既然他们能查到宁斟和宁小渔,没道理他们会不知道她的存在。


        

那宁老爷子这是……拒绝认她?


        

这时候,一个路过的嘉宾闻言, 笑着说,“刚巧我也姓宁,这么说的话, 我和老爷子几百年前也是一家人呢。”


        

宁老爷子哈哈一笑, “对,大家几百年前都是一家。”


        

宁愉薇的身份, 一下子和无意间路过的路人一样了。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里的, 她只知道自己整个人都有些魂不守舍。


        

凭什么?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一到没人的角落,她立马拿出电话,微微颤抖着手, 拨通了张女士的号码。


        

话筒里, 嘟嘟嘟的声音像是被无限拉长。


        

这一声声的“嘟”, 像是重重地打击在她的心头一样,让她都快有些呼吸不上来了。


        

没一会儿, 张女士慢条斯理地接起了电话。


        

“喂?薇薇?”


        

宁愉薇略带着哭腔说,“妈妈, 你看综艺直播了吗?”


        

张女士的声音镇定又淡然, “没看,怎么了?宁小渔又欺负你了?”


        

宁愉薇无声地摇了摇头。宁小渔没有直接欺负她,但今天宁小渔大出风头, 万众瞩目,被人众星拱月, 而她只能在台下仰望。这种感觉, 比宁小渔直接欺负她还要来得让她难受。


        

她用带着鼻音的嗓音说, “妈妈,你知道吗,爸爸居然是ningface创始人的小儿子。”


        

宁愉薇话音刚落,电话那一头就传来一道不可置信的嗓音。


        

“什么?这不可能!”


        

她那个窝囊废老公,除了一张脸之外一无是处,怎么可能会是ningface创始人的儿子呢?


        

“薇薇,你可能是弄错了,你爸爸他不可能是……”


        

宁愉薇第一次重重地打断了张女士的话,她微微加大音量,哭腔越发明显,“没有不可能,刚才ningface的创始人亲口说的!他说爸爸和他闹了一点矛盾,所以这些年一直没在他身边。我现在就在宁思琅庄园,这个庄园就是用爷爷的名字命名的,他在这里,给宁小渔办了一场生日宴……”


        

接下去的话,张女士有一些听不清了。


        

她的耳朵好像在嗡鸣,轰隆隆的雷响彻在她的心头。


        

什么?


        

ningface创始人亲口承认宁斟是他的儿子?


        

宁斟,竟然是个富二代?


        

哈。


        

这怎么可能呢?


        

就他?


        

但是这时候,他们刚认识不久时的场景慢慢浮现在了张女士的心头。


        

那次,还是他们的第二次约会。宁斟穿着合体又帅气的白衬衫出现在她的面前,整个人看上去阳光又俊朗。


        

他那一身普普通通的白衬衫,牛仔裤,看着就像是普通的牌子货。不过再简单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也显得与众不同。


        

她在排队等奶茶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两个小女生在讨论宁斟身上衣服的牌子。


        

那些牌子她连听都没听过。至于价格,她就更不了解了。那个牌子似乎是一个国外的手工定制品牌,她当时听过就忘,早就已经记不清了。


        

等她向宁斟问起这件事的时候,宁斟随口用“A货”解释了过去。


        

那时候,她以为宁斟和她一样,也是一个喜欢将自己包装的光鲜亮丽的人。毕竟,她那时候也喜欢买A货。


        

她以为他们两人一拍即合,爱好相似,骨子里是一样的人。


        

如今想来,宁斟身上的衣服,大概不是A货,而是真货吧!如果他真的是宁家二少的话,他又怎么可能会穿假货呢?


        

所以,宁斟从一开始就在欺骗她?


        

哈,哈哈。


        

张女士下意识笑出了泪花。


        

察觉到她这边的动静,家中的保姆走过来,一脸担心地询问情况。


        

“太太,您这边有事吗?”


        

张女士抿了抿唇,马上收敛了表情,一脸面无表情道,“没事。”只不过她微微有些红的眼眶还是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


        

保姆点点头,“刚才先生的司机打电话过来,先生大概半小时之后到。”


        

张女士嗯了一声,“好,我知道了。”


        

保姆离开之后,张女士匆匆地跟宁愉薇说了两句话就挂了。


        

如果是之前,得知沈总半小时之后就会到家,她一定会回房间洗一个热水澡,再好好打扮自己一番,最后,再往身上喷一些淡淡的香水。


        

但是,她现在一点打扮自己的心情都没有。


        

她要立刻见到宁斟,跟他问个明白。


        

她想当面质问他,他到底是不是ningface创始人的小儿子,她更想问他,为什么她要在她面前装作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


        

是不是他从一开始就防着他?防着她贪图他的金钱?


        

她更想知道,在他们后来生活水平只有小康,买不起她想要的包包时,他有没有想过告诉她真相,有没有考虑过,为了她和家人重归于好?


        

这些答案,这个世界上,只有宁斟本人才能告诉她。


        

张女士随便在睡衣外面套了一件外套就往外面跑,将保姆的一叠声太太抛到了脑后。


        

“太太,太太你去哪里呀?”


        

张女士在车库里开了一辆大红色的敞篷跑车,接着,她一脚踩下油门,立马将跑车开了出去。


        

宁斟!宁斟!她一定要当面问个明白!


        

一阵风驰电掣之后,张女士的车终于在医院门口停了下来。


        

她立马下车,一路狂奔着往住院部跑去。


        

在这个过程中,身边有不少人一脸惊讶地看向她。


        

她知道自己此刻的样子一定很狼狈,她身上还穿着薄薄的睡衣,只在外面套了一件长款羽绒服。


        

她没有用心打理自己的头发,也没有往身上喷香水。她知道现在的自己一定不够优雅,没有沈太太的从容和矜贵。但是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京市的冬天气温很低。


        

她衣服穿得不够多,身体有一点冷,但再怎么冷,也比不上她此刻的心冷。


        

张女士以为自己的心已经足够冷了,但她万万没想到,她的心还能更冷。


        

她跑到宁斟病房门口的时候,本想直接开门进去质问他。


        

但是此刻,房门并没有关紧。


        

透过门缝,她看到了里面陌生的病人。那是一张她从未见过的脸孔。


        

她一把推开门,呼吸急促地问,“宁斟呢?”


        

这是一个骨折病人,手上,脚上都缠着厚厚的石膏。


        

听到她的问话,病人一脸茫然地啊了一声。


        

病人慢吞吞地问,“什么?”


        

张女士突然有些绷不住了。


        

她歇斯底里地问,“我问,宁斟呢?之前住在这里的这个病人呢?!他去哪里了?”


        

病人无法回答她这个问题。病人也是今天刚刚办理了手续,住到这个病房里来的,对之前住在这里的宁斟,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还是匆匆赶来的医生回答了她这个问题。


        

“为了让宁先生拥有一个更好的恢复环境,他已经转院了。”


        

转院了……


        

了……


        

就这么一声不吭的,转院了。


        

这里难道恢复环境不够好?还是说,他觉得她的出现,影响到了他的恢复状况?


        

这七年时间,到底还是改变了许多。


        

如果是曾经的宁斟,他根本不会不告而别,更不会这么冷酷无情地对待她。


        

张女士突然大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她眼角流出了泪花。


        

这一张保养得宜的精致脸蛋,在这一刻,突然苍老了不少。


        

之前,她一直以为在爱情里卑微到泥土里的宁斟是小丑。


        

直到这一刻,她才突然意识到,她自己才是小丑本身。


        

从头到尾,她自己才是那个小丑!


        

-


        

张女士在医院里抛下风度,一脸歇斯底里的时候,宁小渔和宁总正慢悠悠推着宁老爷子回房。


        

回房的路上,宁小渔一直在不断地打哈欠。


        

今天,宁小渔一大早就起床了,再加上刚才认人累的要命,她现在是真的有些困了。


        

宁老爷子看到她眼冒泪花的样子,笑着说,“累了就早点睡。”


        

宁小渔嗯了一声。


        

到宁老爷子的房间门口时,宁老爷子将事先准备好的一叠厚厚的文件交给了宁小渔。


        

宁小渔一脸茫然地从他手中接过,“这是?”


        

宁老爷子解释道,“这些是股权转让书,房产赠与协议等协议,你有空的时候,记得在上面签字,有不懂的就问你堂哥,他会教你的。”


        

宁小渔下意识看向一旁的宁总。


        

宁老爷子多了一个孙女,意味着他能得到的少了。原本,这些都是他的。


        

察觉到宁小渔的目光后,宁总摆摆手,笑着说,“别这么看我。我拥有的已经够多了。”


        

宁老爷子解释说,“公司之前是由你大伯继承的,不过他因为一场意外,走了有些年头了,以后,公司会由阿琛管理。你每年可以拿到一大笔分红,就和你爸爸以前一样。”


        

宁小渔刚得到了一大笔进账,但是她的表情依旧很淡定,好像她手里拿的不是什么股权转让书,也不是什么房产赠与协议,而是一些普通的纸张一样。


        

她揉了揉因为困倦而变得有些酸涩的眼睛,回答说,“好的。其实没有也没关系。”


        

“不,该是你的,你就拿着吧!”


        

这话是宁总说的。


        

宁老爷子笑着说,“好了,小渔,你先回房休息吧,你送爷爷到这里就可以了。”


        

宁小渔点点头,她刚准备走,宁老爷子不忘在后头又提醒了她一句,“别忘了签字。”


        

换成是别人,一下子获得这么多,肯定早就高兴的找不着北了,哪用得着宁老爷子提醒签字?


        

也只有咸鱼王,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就算是一口气变成了一个小富婆,她也还是顶着一张咸到不行的脸,脸上的表情淡定到要命。


        

“好。”


        

宁小渔到自己房间门口休息的时候,意外地碰到了早就蹲守在这里的节目组摄像小哥。


        

【公主回来了!】


        

【恭喜咸鱼王喜提新称号:宁家小公主。】


        

【咸鱼王手里拿的是什么?】


        

摄像小哥和观众的心情是一样的。


        

他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宁小渔手上的那一叠资料,下意识开口问道,“小渔,这些是什么?”


        

有些事是瞒不住的。她从宁老爷子手里拿到不少资产的事,早晚会传出去。所以,宁小渔一脸淡定地回答道,“哦,就只是一些股权转让书,房产赠与协议之类的东西。”


        

【就只是……只是……】


        

【看那厚厚的一叠……赠与的房产,应该不在少数吧。】


        

【啊啊啊啊,我这个旁观者都兴奋到不行了,所以,咸鱼王是怎么做到这么淡定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86zw.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