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新宠 > Chapter 6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Chapter??6</p>


        

这是一间破败陈旧的砖土房,像是高速公路两旁郊野里的那种农村平房。</p>


        

房间没有灯,只有一扇很小的窄窗,外面依旧是倾盆大雨,导致原本就昏暗的空间愈发暗沉。</p>


        

郁盛睁开眼睛的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秋屿几乎锁死的眉头,他看着有些狼狈,浑身都湿透了,就连眼睫毛上都是雨水,从来都是一丝不苟的衬衣也歪着。</p>


        

郁盛知道不应该,可她还是有点想笑:“第一次见你这么狼狈……”</p>


        

“没事吗?有没有受伤?”他边说边帮她扯下手腕上几乎快要松脱的绳索。</p>


        

“没……”郁盛扭了扭手腕,扶着他的手臂借力站起,“就是头还有些晕,感觉有点恶心……”</p>


        

确定她并没有任何外伤后,他稍稍松了口气。</p>


        

“还有个女的,但是跑了……”</p>


        

“没事,我们先离开这里。”他扶住她的腰,几乎是托着她朝外走。</p>


        

“怎么了,你觉得他们会带人回来?”</p>


        

“不是。”</p>


        

两人刚刚走到里屋门口处,郁盛就听到有种奇怪的声音从他们所在位置的上方传来。秋屿脸色大变,直接抱起她就朝外冲。</p>


        

这套平房虽然简陋破败,但面积却很大,里屋外面是黑漆漆的走廊,要穿过走廊才是前面的堂屋。</p>


        

秋屿什么都来不及说,抱着她几乎两三步就冲过走廊。</p>


        

堂屋比里面亮,同样很大,门口处还倒着两个人,就是之前在休息区绑走她的人,此刻毫无知觉的躺在地上,脸上青青紫紫,显然秋屿半点都没留手。</p>


        

郁盛只看了一眼,先前那种奇怪的声音再次在他们头顶的屋檐上响起,就像是暴雨里突然混入了冰雹,声音变得沉闷而坠重。</p>


        

透过开着的大门,她看到从未见过的恐怖景象。</p>


        

这座房子就位于山坡旁,土黄色的泥石流像瀑布一样从一侧的山体上倾泻而下,只一瞬,平房的大门就被冲离门框,然后被土黄色的泥沙掩埋堵住。</p>


        

整座房子都颤抖起来,屋顶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嘎声响,很快被崩碎,水泥块和瓦楞下雨一样朝下坠,原本抱着她的男人一个急刹,冲到了靠墙一张宽大结实的八仙桌下。</p>


        

他用手垫着她的后脑,避免她直接躺在冰冷潮湿的水泥地上,将她整个护在身下。</p>


        

再之后,视线变得昏暗,周围的空间被破裂的砖木碎块充斥填满,周围都是潮湿的泥土气息,她从来不知道雨水和泥土的味道混在一起会变得这么令人窒息,他们就像是在一瞬间被压入了地底。</p>


        

郁盛心脏跳得飞快,即便从没有经历过她也明白此刻发生了什么。</p>


        

头顶的八仙桌在吱嘎作响,不知道是哪根桌腿承受不住倒塌的房屋断了,桌面倾斜着压下来,她拽着秋屿的衣襟紧张的闭上眼。</p>


        

他环着她的手臂收得更紧了,可是她却没有感到挤压的疼痛。</p>


        

她重新睁开眼,他依然维持着刚才的动作悬在她上方,脸上依然如往常般没什么表情,可是那平淡的眼神却令她心安。</p>


        

她摸索着从他口袋里取出手机,按亮屏幕,借着这光扫了下周围。压下的厚实桌面,一侧被两块砖石垫住了,另一侧则被他的肩膀撑了起来。</p>


        

他用自己和桌面,撑出了一个稳定的三角形空间,而她就在这个空间里面,被他用身体好好护在了怀里。</p>


        

郁盛想拨打求救电话,却发现屏幕显示无信号。</p>


        

“不要怕,我在来的路上已经报警,对方定位了我的手机。这一带只有这一栋房屋,泥石流不会造成大规模坍塌和伤亡,所以需要被营救的就只有我们。只要……”他说到这里,突然重重拧了下眉,从喉咙口溢出一声明显压抑过的闷哼。</p>


        

“你怎么了?”郁盛扶住他的肩,“是不是受伤了?”</p>


        

“没事……只是稍微有点重。”他垫着她后脑的那只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发,“别怕,他们很快就来了,只要他们抵达发现情况,就能立刻开展救援。”</p>


        

然而,对郁盛来说,这个“很快”非常非常漫长。</p>


        

手机的屏幕亮了又暗,暗了又亮,秋屿的唇色也一点点变得煞白,她知道他肯定受伤了,只是不肯告诉她。甚至因为怕她担心害怕,所以连疼痛也隐忍下去。</p>


        

她从不知道时间会变得这样漫长,从泥石流压塌房屋到救援人员掀开倒塌的房屋将他们救出去,这短短的两个小时她仿佛经历了两个世纪。</p>


        

她的心就像被架在火上反复烤着,她能从他压抑而沉重的呼吸声里听出他隐忍的疼痛,有潮湿的水雾漫上她的眼睛,她不敢再按亮手机屏幕,怕他看到自己,也怕自己看到他失去血色的脸。</p>


        

可是黑暗中,却有温热而粗粝的指尖擦过她的眼角,将涌出的水雾小心翼翼擦去。</p>


        

“别怕。”她听见他的声音低低响起,“我在。”</p>


        

没有华丽的辞藻修饰,也没有信誓旦旦的保证,就只是最简单的几个字,却瞬间在她心上卷起了漫天海浪,海水扑灭了啃噬她心脏的火焰,温暖的潮汐朝她涌来,将她紧紧包围。</p>


        

“阿屿……”</p>


        

****</p>


        

窗外,雨已经停了。</p>


        

郁盛的额头从手侧滑落,瞬间醒了过来。</p>


        

暮霭四起,秋的寒意从开着的窗缝外渗进来,潮湿的水汽随着呼吸进入她的身体,让她顷刻间清醒过来。</p>


        

这是医院的单人病房,秋屿到底还是对她说了慌。</p>


        

被他护在身.下.的她安然无恙,可他护着她躲到桌下之前就已经被砖石砸到了后脑,再之后,一根折断.裸.露的钢筋扎入了他的小腿,加上砖石倾轧失血过多,能一直以肩背撑住桌面整整两个小时,就连救援队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p>


        

不过也幸亏这栋旧屋建房时使用了钢筋,虽然屋顶被泥石流压塌,但因为建筑还算坚固,一侧墙体没有全碎,斜斜的支着留给下面一丝喘息的机会,他们才没有窒息而亡。</p>


        

只是那两个小时耗尽了他所有体力,秋屿从上救护车后就陷入了昏迷。</p>


        

郁盛从沙发上站起,走去窗边将开启的缝隙关上,隔绝了外面因下雨而渐寒的空气。她转身看向病床上的人,他还在昏睡,双眼紧闭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让她很不习惯。</p>


        

郁盛拢紧衣襟,将颊边的发丝夹到耳后。</p>


        

她身上这套衣服是在医院超市临时买的,款式老旧,颜色沉闷,但即便是穿着这样土气而难看的衣服,她站在窗边回身撩发的模样依然令走进病房的人感觉惊艳。</p>


        

顾觉觉得今天的郁盛似乎和往常有一点不同,眉宇间的乖软之意被清冷的静色所取代,那双墨黑的瞳落在病床上的男人脸上,专注认真,哪怕病房的门发出声响,视线也分毫未移。</p>


        

这种专注,令顾觉心头不悦,只是这丝不悦很浅,浅到连他自己都没有去探究。</p>


        

他反手关上门,力度比之前略大,这次关门的动静终于让郁盛侧过视线。</p>


        

顾觉对上她墨黑水润的瞳眸:“我刚刚才接到通知,你没事吧?”</p>


        

“我没受伤,受伤的人是他。”</p>


        

他并没有多留意病房里侧病床上的人,上前托起她下巴,确定她连一丝擦伤都没有:“你没事就好,走吧,带你去吃饭,然后送你回去。”</p>


        

郁盛没有应,反问:“你不问我,今天发生了什么吗?”</p>


        

他再次朝她投去视线,终于确定她眉宇间的清冷之色并非错觉,他微微拧眉。</p>


        

郁盛似乎也不需要他的回答,已经犹自说了下去:“首先,对方是有备而来,一共三个人,一个年轻女孩降低我的警惕心,另外两个男人负责拦住我的去路。”</p>


        

她当时应该再仔细一点的,那个女的在洗手间问她借女性用品的第一时间她就该反应过来。洗手间对面就有小超市,真有需要哪里还用得着和人借?</p>


        

“其次,我醒过来时听见他们在隔壁对话。他们不求财,而是受人指使要给我一点教训。最后,我有随身携带防狼喷雾的习惯,但这件事没人知道。不知怎么的,对方居然会知道,不仅提前提防,还给我准备了效果极强的迷药。值得一提的是,防狼喷雾近期我只对一个人使用过——”</p>


        

她看着他,语气轻缓,“那人,是暮樱的助理。”</p>


        

他一语不发的看着她,面色凝肃。他当然知道她在说什么,顾家顾觉的未婚妻被人绑走这样的大事,他在得到消息的第一刻就已经派人查过。</p>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根据已知讯息,他能猜到是谁做的。</p>


        

因为考虑到这件事对顾氏、明灿等公司的形象影响,所以目前所有事件相关的讯息顾氏已第一时间处理并要求保密。顾氏要处理,郁贵东那边自然不会有任何意见。</p>


        

郁盛这边虽然已经报警,但三个当事人,一个已逃逸的女性没有拍到正脸,两个男性受重伤被捕并且已认罪,表示是自发性的绑架勒索,没有其他人指使。</p>


        

整件事,也只能到此为止。</p>


        

顾觉知道她这次受了委屈,也猜到她这次不会像之前那样完全忍耐下,他只是没想到她会这样直白且清晰的把一切摆上台面。</p>


        

虽然乖巧顺从的女孩很好,但偶尔有点小脾气,似乎更可爱。</p>


        

他轻轻勾了下唇:“我知道了,这件事交给我。”</p>


        

“交给你?”她微微侧头,眸底似有天真的不解,可语气里却带着质疑。</p>


        

“对,交给我处理,我会给你一个交待。”</p>


        

“你确定?”</p>


        

“确定。”顾觉皱皱眉,不喜欢被人质疑,无论对方是谁。因为她这次的遭遇,他自觉对她已经足够有耐心。</p>


        

“好,我等你两天。”她给出了她的时限,之后婉拒了对方带她去吃饭以及送她回去的提议,“我等会还想再做个全身检查,我会自己叫车回去。”</p>


        

在顾觉看来,这是因为她此刻气还没消。他虽然对她有耐心,但始终觉得女人不能太宠,既然她拒绝,他也不会继续非要凑上去哄。</p>


        

离开的时候,顾觉皱眉看了眼她身上的衣服,随后打了个电话,让人送几身新的衣服过来。</p>


        

“我身上的衣服是新买的。”</p>


        

他挂了电话,上前将她的长发夹去耳后:“乖,这衣服配不上你,我先走了,有事打给我。”</p>


        

配不上?</p>


        

郁盛在病房的窗边看着楼下离开的背影,眼底露出嘲讽的冷色。</p>


        

她给顾觉两天时间,不是因为他一句“交给我”就真的相信他会如她心意那样处理这件事。她很清楚,无论这次他怎么处理,她都不会满意。</p>


        

吵闹?</p>


        

发怒?</p>


        

威胁?</p>


        

绝交?</p>


        

不,那些都只是无能怒吼。</p>


        

没有证据,就是没有证据。就算她怒吼的声音再响,也波及不到暮樱。</p>


        

郁盛打开手机,在微.博输入暮樱的名字,随手点开一个视屏。</p>


        

画面里,对方一袭性感拖地碎钻礼服,星光无限的在红地毯上接受采访。</p>


        

这是今天直播的画面,一个时尚活动的盛宴,对方对着镜头自信而灿烂的笑着,弹幕一片“樱樱好美”、“樱樱女神”的欢腾海洋。</p>


        

她从来不是一个大方的人,她永远记得那两个小时漫长的煎熬,记得那个用身体紧紧护住她,为了不让她担心害怕,连疼痛的低吟都全部忍下去的人。</p>


        

此刻,他正无知无觉的躺在病床上。</p>


        

这两天时间不是给顾觉的,而是她给自己的。</p>


        

很多方法,她并不是不会,而是不屑。但不屑,不代表她一点提前预警和提防的想法都没有。</p>


        

她从床边的柜子上取过秋屿的手机,输入他的生日,成功解锁,然后在他的微信栏里面找到有记忆的头像,对方的名字只有一个字母:A。</p>


        

她发送信息:之前查到过的,有关M姓女星的所有资料信息,再发送一份给我。</p>


        

A:你弄丢了?这可真是稀奇!好的,我知道了,半小时后给你。</p>


        

郁盛没多解释,又打字:另外,你有可靠的水军资源吗?</p>


        

A:?你……需要水军?你、你怎么了?</p>


        

郁盛这回不得不解释:我不是他,他现在有点事,不方便参与这件事。等会我推我的微.信给你,你加我。</p>


        

A:?</p>


        

对方虽然打了问号,但片刻后,还是很快加了郁盛的微.信。</p>


        

A:嗨~</p>


        

郁盛:你好。</p>


        

A:你要什么价位的水军?</p>


        

郁盛:其实我不止要水军,我需要一个经验丰富的团队,熟悉网络操作,有计划,做事干净利落,且从未失手过的。钱不是问题。</p>


        

A:好,我来安排。</p>


        

(给不看作话的宝宝:泥石流部分为剧情需要,有查过资料,但秃头作者没经历过,懂行的宝宝不要较真,感谢~)</p>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86zw.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