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新宠 > Chapter 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Chapter??9</p>


        

寿宴这天,郁贵东的心情从早上开始就很不错,因为顾觉今晚会过来参加他的生日宴。这不是他第一次邀请对方来别墅参加这种公开性质的私人宴会,但却是对方第一次应邀出席。</p>


        

晚上除了顾觉,还会来不少上流圈和商圈的人,之前众人虽然知道郁家和顾家联姻订婚,但平日里见到顾觉待郁贵东的态度和身边来来去去的各路美女,表面虽然恭维,背地里总是嘲笑居多。</p>


        

暴发户出身,做生意又总是看重眼前利益,巴巴的送了个女儿给顾家,想抬高郁家的层次,可真正圈子里的那几个人都知道,订婚这件事是顾家老爷子做得主。</p>


        

当年顾觉尚未在顾氏掌权,根本反驳不了。</p>


        

如今可不同了,顾觉在顾氏和顾家的地位不可同日而语,就连顾老爷子,想再让他答应什么,去做什么,也没那么容易。</p>


        

这个联姻,只要顾觉现在不愿意,随时都能不作数。这样的郁家,又怎么会让人真心实意的去交际。</p>


        

所以对郁贵东来说,今晚这场寿宴,他自己不是主角,顾觉才是。</p>


        

他的现身会说明他的态度,届时他再安排郁盛和他当众亲亲密密的跳个舞,或者流一些两人私下感情甚笃的照片出去,今天之后的上流圈和商圈,于他而言又是另一番景象。</p>


        

不过他的好心情只维持到傍晚为止,宴会还没开始,郁有枫进了书房,直接开口问他要钱。</p>


        

“爸,我想买辆新车。”郁有枫当然也有卡,上面的每个月的零花额度是郁盛的几倍,但他习惯大手大脚,每个月都会刷爆,加上他看中的新车基本款都要两百多万,卡里的钱肯定不够。</p>


        

郁贵东出生在农村,重男轻女老观念,加上方璐当年年轻漂亮,又是个富家女,她生的儿子,从小就很宝贝。</p>


        

后来他在S城早已结婚生女的事情在T城闹得沸沸扬扬,方璐虽然早就知情,但爆出来和没爆出来到底是不一样的。</p>


        

一开始别人羡慕方家有个本事能干又听话的女婿,结果后来一切都成了笑话,方璐也成了小三,明里暗里被人嘲笑讥讽。</p>


        

再后来郁贵东和郁盛生母离婚,正式和方璐结婚,也制止不了别人的这种嘲笑。</p>


        

婚后没几年,方璐就跟着郁贵东去了B城发展。</p>


        

再后来,郁氏一点点做大,郁贵东受不了方璐每天管东管西,一副他欠方家的,欠她方璐的模样,恶.性.不.改,开始在外面花.天.酒.地,小三小四包了好几个。</p>


        

方家虽然只是小富,但方璐从小是被娇生惯养宠大的,哪里受得了这个,忍了几年,鸡飞狗跳了几年,最终在一次吵架之后酒驾离家,车毁人亡。</p>


        

那年郁有枫才十岁,郁贵东自觉对儿子有所亏欠,所以一直对他予取予求,虽然平时也打也骂,但钱方面一直都很纵着他。</p>


        

但今天不一样,今天是他五十大寿,他一副欠债鬼的模样张口就要一辆车的钱,听得他怒火中烧,直说没有。</p>


        

郁有枫看着郁贵东,其实他并没有多想换新车。只是一想到郁盛之前来要钱他给了,自己要他却不给,心里顿时不怎么痛快。</p>


        

既然他都不痛快了,又怎么能让他那位姐姐那么悠闲自得的秀恩爱呢?</p>


        

“爸,你最近有看娱乐圈的新闻吗?”</p>


        

****</p>


        

生日宴会马上要开始了,郁盛离开房间之前,再次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p>


        

一条红色的公主袖薄纱裙,裙腰和后背皆以蕾丝连接,若隐若现的透出雪色肌肤。</p>


        

她腰细,微卷长发披散在肩头,更显得整个人纤长精致,穿着这条裙子,完全像是童话世界走出来的公主。</p>


        

而那点若隐若现的雪色肌肤,就如同纯洁的公主终于长成,从天真懵懂里绽开了惑人媚色,从视觉上不动声色的撩人心弦。</p>


        

这裙子是郁贵东给她准备的,他上午就已经叮嘱过她,晚上一定要和顾觉多亲近,尤其在人前的时候。</p>


        

她自然明白他心里的那些算计,也知道目前而言,这场戏她得继续演下去。</p>


        

但之前顾觉对她没兴趣,或者说是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点欲.望,所以她一直都很安全。经过上次,事情好像不一样了。</p>


        

她能从那个男人的眸底,看到渐起的兴趣和欲.念。</p>


        

男人的劣.根.性.之一,总是自我感觉太过良好,以为有钱有脸有身家地位,哪怕过往身边女人再多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并不会影响到自身魅力。</p>


        

郁盛冷笑了声,转身离开房间。</p>


        

她从楼梯下来的时候,郁贵东正站在二楼走廊的书房门口。</p>


        

“爸。”她喊了他一声。</p>


        

对方看了她一眼,脸色不知怎么的有些黑沉,他开口:“跟我进来。”</p>


        

郁盛走进书房,轻轻带上门。</p>


        

“爸,什么事?”</p>


        

郁贵东看着面前漂亮明媚到几乎灼目的年轻女孩,心里颇为满意,但再满意,该训的还是得训:“女孩有心机不是坏事,我挺喜欢你有心机的,有心机的女人才懂得抓住男人的心。但可惜,你用错地方了。”</p>


        

郁盛没出声,继续看着他,似乎在等他说下去。</p>


        

“那个女明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是你找人做的吧?”说到这里,郁贵东语气一变,带着极度不满意,“对男人来说,女人适当争风吃醋是情趣,但你的争风吃醋有些过了。男人都不喜欢小气和斤斤计较的女人,女人要大方,要体贴,懂得为对方考虑!</p>


        

顾觉这么有钱有势,外面有几个女人怎么了,不是很正常的逢场作戏?难道你觉得他那样出身和条件的男人,会自始至终只对一个人女人专情?记住,你现在要做的,不是他的情人,也不是他外面那些女人,你现在是他未婚妻,以后会成为顾太太。</p>


        

你要学会大度,女人懂得宽容大度,男人才会觉得轻松,才会更愿意回家。否则,无论你再美,时间一长他对你厌烦了,连家都不愿意回,你美有什么用?”</p>


        

郁盛:……</p>


        

郁贵东真是从来都不会让她失望,渣男理论一套一套的。</p>


        

郁盛忍得难受,突然想皮一下:“爸,我那么美,可以不嫁给他。”</p>


        

“胡说八道!”郁贵东怒目而立,伸手拂掉了书桌上的茶杯,骨瓷茶杯四碎,茶汤和茶叶泼了一地,污了书桌前纯白色的地毯。</p>


        

“你在胡言乱语什么!为了这点小事你争风吃醋就算了,还想威胁他?你以为他和你订婚了,就非你不娶?你可以去外面问问,现在的上流圈子里,有多少人家的女儿眼红你的位置,想取代你嫁给顾觉!你要不要试试,我保证,你今晚前脚刚宣布,后脚那些人就能当着你的面扑上来!”</p>


        

郁盛歪了歪头,满眼无辜懵懂:“可是,不用我宣布,现在也有人当着我的面扑向他啊。”</p>


        

郁贵东被这一派天真的话语气得心脏病都要出来了:“你——都和你说过那些只是逢场作戏!都是假的!你要大度,懂吗!女人要大度!”</p>


        

郁盛看着郁贵东气到发抖的身体,觉得还是得见好就收,于是乖乖道:“我知道了,我会大度的——”</p>


        

低沉的笑声自书房门口响起,打断了她的话。</p>


        

郁盛回头,原本轻轻带上的门不知何时开了道缝隙,一只修长的手伸来,将那扇门缓缓推开。</p>


        

对方衬衣袖口的钻石袖钉在书房的灯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顾觉一袭黑色西服,安静站在那里,迎着她的目光轻轻勾起唇。</p>


        

“顾总,你这——怎么来这么早,楼下没有人招呼您吗?”郁贵东这回是真紧张,刚才的话也不知道被他听见了多少。</p>


        

难得顾觉愿意亲自上门参加他的寿宴,要是在这个时候得罪了他,可真是得不偿失。</p>


        

顾觉把视线移向他,轻淡的一瞥,并没带着太多情绪。郁贵东是什么样的人,早在三年前第一次和他在商场上见面时他就知道了。</p>


        

势利精明,一切向钱看齐,连亲生女儿都能当成攀附的礼物,毫无底线。</p>


        

这次要不是因为郁盛,他也不可能会来参加对方的寿宴,可对方似乎并不明白这一点。</p>


        

顾觉觉得不悦,他气场一贯强,哪怕没有过多显露自己的情绪,对方依然能从周围逐渐凝滞的气氛里觉察到一些事。</p>


        

“不用这么客气,早点过来自然是为了早点见她。”顾觉一开口,房间里凝滞的气氛一缓,郁贵东绷紧的心也慢慢落下,可对方随后的话却再次让他全身紧绷。</p>


        

“还有,我还挺喜欢看到自己未婚妻为我争风吃醋的,女孩子不用那么大方。”</p>


        

他说着,伸手将郁盛揽进自己怀里,低头打量了她一眼——她身上这条裙子明显不是她的风格,颜色过分庸俗,腰间的蕾丝也过于诱.人。</p>


        

可即便是如此庸俗的颜色,穿在她身上依然惊艳,纯粹的懵懂和成熟的媚.色,两种气质融合在一起,格外吸引。</p>


        

顾觉是什么人,心念一动就明白过来,“下次还是我来帮你选裙子吧,这件不适合你。”</p>


        

这话是对着郁盛说的,但他的视线却投向了郁贵东。</p>


        

他今天没带眼镜,这样直白的一眼,犀利冷锐,郁贵东当下脸皮僵硬,不过到底在商场混了多年,脸上的笑容再僵也没半点松动,甚至还能点头附和几句。</p>


        

顾觉笑了笑,将另一只手上的礼物递了出去:“一点小礼不成敬意,我先带她下去了,一会见,郁总。”</p>


        

郁贵东看着手里的礼物盒,里面是一枚价值不菲的古董表。</p>


        

书房外,伴随两人离开的脚步声,还有顾觉略带调侃的声音传来:“说说,你都看到谁当着你的面扑向我了?”</p>


        

郁盛:……</p>


        

郁贵东阴沉沉的脸上缓缓露出一个冷笑。</p>


        

他没想到顾觉竟然会出言维护她,还俨然一副将她纳入羽翼下的模样,连他这个做父亲的训斥几句都不愿意。</p>


        

看来,他这个女儿,比他想象中要厉害多了。</p>


        

顾觉看不上他没关系,能看得上他女儿就好。</p>


        

有些事,他无所谓过程,他只看重结果。</p>


        

****</p>


        

郁盛发现最近顾觉出现的频率有些高,从前一两个月见一两次,如今两个星期之内居然连着出现了三次。</p>


        

一次是来学校找她“兴师问罪”,一次是参加郁贵东的寿宴。</p>


        

寿宴之后郁盛以为自己能清闲一阵,结果隔了一天她又在学校马路对面的树荫下见到熟悉的黑色宾利。</p>


        

这一次,他没有等在车里,在她走出校门时,他推门走下后座,银灰色休闲商务西服内搭黑色衬衣,额发后梳,双腿修长,一双眼睛穿透人群准确落在她身上。</p>


        

郁盛顿时有种被盯上的感觉。</p>


        

她走过去,朝他笑了笑:“你怎么来了?”</p>


        

顾觉拨了拨她耳边的长发:“我不能来吗?”</p>


        

郁盛:……</p>


        

她抬头看着他,眸光明亮,漆黑的瞳仁里映出他的模样。顾觉被她眼中自己的倒影所取悦,低沉笑了声,捏了捏她的下巴:“东区开了家新的料理店,带你去尝尝鲜。”</p>


        

在郁盛看来,只要对方不是想带她去酒店或者回家过夜,她都可以接受。</p>


        

她给秋屿发了消息,吩咐他可以提早下班。</p>


        

然而顾觉的车子经过路口时,黑色奔驰还是悄无声息的跟了上来。</p>


        

自从上回她被绑架之后,秋屿比从前更加谨慎,哪怕是住院那段时间,由郁家的其他司机负责接送她出行,他依然每天早晚数次和司机联络,以确保她安全到家。</p>


        

晚餐的时候,顾觉提到了月末的顾氏宴会。</p>


        

郁盛知道这个宴会,顾氏每年都会举行,地点是顾家老宅,能收到邀请卡的无一例外都是B城上流圈子里和顾氏交好的家族,也会有时尚圈名人,商界大鳄或是新秀到场。</p>


        

她会知道这个宴会,还是因为郁贵东,过往三年,每年宴会筹办的时候,郁贵东削尖了脑袋想让她以顾觉未婚妻的身份亮相。</p>


        

然而这三年,顾觉宁可单独现身,也没有正式带她亮相的想法。</p>


        

算算日期,宴会应该就在下周周末。</p>


        

“那天我会让司机提前去接你造型沙龙,你只要记得把时间空出来。”</p>


        

“一定要去?”</p>


        

顾觉端着酒杯的手指一顿,撩动眼皮看她:“你不想去?”这一眼多少带了些低气压。</p>


        

郁盛只当没看见:“我以为,是你不希望我去。”毕竟订婚都三年了,他连一些普通的商务聚会都没带她出席过,更别提这样的重要酒宴。</p>


        

顾觉看了她一会,语气温柔下来:“我希望你去,以后都会带你去。”</p>


        

****</p>


        

晚餐结束后,顾觉要送她回家,郁盛却表示她的司机已经等在外面了。</p>


        

有关这点,她甚至不用发消息就能确定。</p>


        

顾觉将她送至料理店门外,在她微笑着朝自己说再见后,突然迈步将她拉住:“我知道你在生气。”</p>


        

郁盛:……?</p>


        

“我也知道你在介意什么。”他轻轻抚着面前女孩的头发,“但我希望你明白,我是真心想和你结婚,那些事……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希望你也不要觉得那些有意义。现在对我来说,重要的人是你。”</p>


        

郁盛简直大开“耳”界。</p>


        

她不知道他说这些话是希望她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感动吗?因为浪子回头,渣男醒悟?</p>


        

他想告诉她什么?他虽然风流,可是风流的只是他的身体,不是他的心?</p>


        

郁盛感觉到了世界的参差。</p>


        

大概因为她没说话,顾觉以为她把他的话听进去了,握住她的手将她送到了车子旁边,并替她开了后座车门,叮嘱她到家后给自己发个消息,俨然一副真正男友的模样。</p>


        

整个过程,顾觉并没有留意到驾驶座的人,也没想过朝他投去任何注意力。</p>


        

对他来说那只是个司机,脸谱化人物,尽忠尽职保护郁盛受了伤,她关心对方也是常理,虽然她后来对付暮樱的方法过了一些,但有女人吃醋的因素在里面,在他容忍范围内。</p>


        

也因此,他忽略了黑暗中那张远比他俊美无数倍的脸。</p>


        

车流如梭,夜空被城市的灯光染成奇异的蓝紫色。</p>


        

这座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p>


        

秋屿一路都很安静,从后视镜看去,他深邃的眼睛在路灯霓虹变幻的光影中时隐时现。</p>


        

郁盛想了会下个周末酒宴的事,计划着这次能依靠这件事从郁贵东那里讨要到多少好处,心情很不错,甚至跟着车上的音乐哼了几句。</p>


        

“阿屿,你吃饭了吗?”每回顾觉带她吃饭,她吃的都不多,倒不是东西难吃,而是顾觉总习惯自己安排菜品,但有时好吃的昂贵的,未必符合她口味。</p>


        

比起精致量少又奢侈的西餐和料理,她其实更喜欢火锅和川菜。</p>


        

“没有。”</p>


        

“你怎么能不吃饭呢,我陪你去吃饭吧?”郁盛朝前,伸手趴住驾驶座的椅背,侧着头去看他。</p>


        

驾驶座上的男人目视前方,似乎全神贯注在开车:“已经上高架了,郁总。”</p>


        

没有直接拒绝,却表达了拒绝的意思。</p>


        

郁盛托腮看着他:“你怎么了,感觉你好像心情不太好?有事可以和我说。”</p>


        

她从没打探过秋屿的私人事情,回想一下,他也在她身边待了快三年了,可她却对他的家庭情况一无所知。他总是像个机器一样沉敛寡言的工作,从未提过自己的事。</p>


        

“没有。郁总,车速很快,请坐好系上安全带。”</p>


        

郁盛呵呵了两声,坐了回去没再开口。</p>


        

车子一路飞驰,下了高架,很快开到她的公寓楼下。郁盛没有浪费机会,今天顾觉来接她时她就给郁贵东发了消息,所以晚上她可以不回别墅。</p>


        

车在公寓楼下停稳,郁盛解了安全带,没有下车,就坐在那里看手机,直至秋屿下车,亲自给她开了门。</p>


        

“到了,郁总。”他站在那里提醒她。</p>


        

她当然知道到了,郁盛侧头看他,眸光安静,直接下命令:“陪我上楼。”</p>


        

他顿了一下,很快应道:“是。”</p>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86zw.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