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新宠 > 晋江文学城独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四皇子不仅不还,还当着她的面把信放到书架的匣子里,他明知道她就是知道了地方,也不敢随便动他的东西,所以偏这么大方的让她看。</p>


        

气的丁灵肝都疼了,皇宫真不是人呆的地方,要是在家里,在家里人人都疼她,哪里会有人舍得看她受委屈生气。</p>


        

四皇子看她明明眼眶红了,却死命忍着不肯掉眼泪的样子,伸出手一把将她拉到怀里。</p>


        

“傻瓜,搁在我这里安全,要是被人看到了,你要怎么解释。”</p>


        

真的是这样吗,那怎么不早说。丁灵抬起泪眼朦胧的双眸,隔着一层水幕看殿下,竟也这般好看呢。</p>


        

真是个傻瓜,随便讲讲就信了。黑材料怎么可能还回去,不放到自己手里当把柄,简直是暴殄天物。</p>


        

淑妃病了,而且越来越重,最后竟病的起不了身。连一直身体不好的老夫人,也就是淑妃的娘,都惊动了。拖着病体进宫看望女儿,又求皇上将差事另交他人。</p>


        

皇上这头才答应了,当晚贵妃娘娘也病了。</p>


        

刘如统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皇上的脸色,飞速的低下头,妈呀,简直黑的都快融入夜色了。</p>


        

“不如,你去替朕理理内库。”</p>


        

鹰一样的眼神盯过来,吓的刘如统“扑通”一下跪倒在地。除了头重重的压在汉白玉铺就的地面上,一声都不敢吭。</p>


        

他不敢说接,更不敢说不接,甚至连饶命都说不出口。</p>


        

接,内库重重黑幕,连淑妃这等不甚精明的都知道回避,他又如何敢去寻死。</p>


        

不接,皇上金口玉言,你敢不接,还要不要命了。</p>


        

饶命,皇上今天饶了你一命,明天就可以滚了。失去了皇上的信任,明年冻死的就该是他了。</p>


        

他不愿意死,更不愿意失去皇上的信任。倾刻间,已经有了主意。</p>


        

谁也没想到,皇上将后宫事务一分为二,内库交给太子,事务交给贵妃。</p>


        

明明贵妃接手的是吃力又没油水可捞的差事,她却很快养好身子,带着病容接下差事,一心要为皇上分忧。</p>


        

未央宫里,母子俩对上彼此惊慌的眼神。</p>


        

“母后,您说父皇是不是已经知道了。”</p>


        

“不管他知不知道,我们必须早做安排。”</p>


        

母子俩没有说是什么安排,似乎,是某种心知肚明的安排。</p>


        

康正宫里,丁灵穿着暖和的新棉袍,喝下一杯热热的羊奶,小脸被热气熏的微红。</p>


        

舒服的叹了口气,“难怪之前觉得那般冷,冷到骨子里都是凉的。还以为是今年的天气格外冷些,没想到竟是袍子的原因。”</p>


        

“现在总算觉得热了吧。”</p>


        

四皇子调戏她,看她顾左右而言他的囧状,嘴角也露出一丝浅笑。</p>


        

“放心,今天不扒你的衣裳。”</p>


        

“殿下。”</p>


        

丁灵听到他大喇喇的开口,恨不得上前将他的嘴捂上。什么扒不扒的,太难听了。</p>


        

可他偏偏很喜欢说些让她急的跳脚,又囧又臊的话,仿佛看她蹿上跳下是件极其愉悦的事,时不时的,便会逗弄一下她。又不敢逗弄的狠了,惹的她气狠了,小丫头可是会冷着脸儿不理他的。</p>


        

“十四了吧。”</p>


        

殿下忽然蹦出来一句,不等她回答又说,“我记得你是春天的生日,想要什么当礼物。”</p>


        

礼物啊,之前殿下都没送过她礼物呢,这是第一回开口说要送她礼物。</p>


        

“这么惊讶吗?之前送你衣料和首饰,也没见你这么高兴。”</p>


        

“那怎么能一样,那些是赏赐,不是礼物。”</p>


        

不一样吗?四皇子思索,他不太明白,这有什么区别。不过没关系,她高兴就好。</p>


        

不过,到底想要什么,她好像光顾着高兴了,到最后也没说到底想要什么。</p>


        

总不能,也带着她去偷一回莲蓬吧。一想到她穿的象个乌龟,又忍不住想笑了。</p>


        

笑过了,忽然发现,心软的不像话。捂住胸口,这种微微酸胀的体验似乎从未有过。</p>


        

“殿下,我想到了,我生日的时候,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我们一起去桃林踏青,就象,就象……其他人一样。”</p>


        

她原来想说就象那些情侣一样,可心里想说的话,却在嘴里打了磕绊,直接略了过去。</p>


        

“就象那些情侣一样吗?”</p>


        

偏四皇子一点不带耽误的说出来,害得她又想捂他的嘴了。</p>


        

她盯着脚面,哼哼唧唧装死。这种话,让她怎么应嘛,简直羞死人了。</p>


        

“好,就我们俩,和其他人一样。”</p>


        

“真的?”</p>


        

她眼睛一亮,虽然穿着灰扑扑的冬装,可仍掩不住清丽的秀色。绯红的脸儿,飞扬的神采,还有弧度越来越上翘的唇角。</p>


        

皇宫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平衡,皇后闭门不出,贵妃忙着大小事务。太子整天夹着帐本,到处游走。借着查询帐务,时常召了户部的官员请教。</p>


        

太子又从舅家弄了几个人做帮手,好似真的开始认真清理内库。盘点库房,核对帐册。</p>


        

贵妃一再问夏姑姑,之前的帐务是否抹平,有没有留下把柄。夏姑姑只叫贵妃放心,“漫说我们没留下把柄,就算找出什么来,又如何。没有帐册交手几年,又来找后帐的事,要找也该找皇后去。”</p>


        

贵妃终于点了头,说了句,“你办事,我还是放心的。”</p>


        

唯有长乐宫最为平静,淑妃过着她一惯的安逸日子。但最近,这安逸的日子却被打破了。大嫂王夫人进宫报信,告诉她在为自己的长女相看人家,已经定下一家比较满意的,进宫来找娘娘拿个主意。</p>


        

她还能说什么呢,门当户对无可挑剔,等王夫人一走,心情便阴郁下来。</p>


        

大哥的女儿今年不过十五岁,梁都哪个大户人家会给女儿这么早说亲,不都是留到十七八岁。说来说去,不就是怕把女儿许配给了猊儿吗。</p>


        

王妃都不稀罕要,他们……大概是觉得猊儿不会长寿吧。想到这里,淑妃简直是心如刀绞,如剜了心肝一般痛的直抽气。</p>


        

恨恨将桌面上的东西一推,“谁要她假惺惺,什么拿主意,不过是怕我不高兴,来走个过场。他们定都定好了,我还能说不吗?”</p>


        

王姑姑看她正在在气头上,也不敢劝,更不敢顺着她的意来劝,离间和娘家的感情。娘娘能在这个宫里活的滋润,一半是靠着皇上,另一半就是娘家的功劳了。</p>


        

“凭我们殿下的人才,以后定能找个名满梁都的大才女。这定的早了呀,还没准谁吃亏呢。”</p>


        

王姑姑终究是说到了淑妃的心坎里,闻言脸色稍霁,最后狠狠捶了一下桌子,“不错,以后我们猊儿的王妃,定要是最好的。”</p>


        

丁灵最不喜欢的冬天终于走了,大家都开始翻找出春裳,她有些舍不得脱下棉袍。往年在家,她还能再穿两个月棉衣,可在宫里不行,什么时节什么样的衣服,不能随心所欲。</p>


        

春裳里塞不进丝棉小袄,她就多塞了一套单衣。虽然还是冷,可她也只能认命的抗着。</p>


        

“殿下又召你去书房伺候?”</p>


        

玉萝难掩脸上的嫉妒,除了按摩,她插手的事越来越多了。先是值夜,后是进书房伺候笔墨。这些事,以前都没宫女的份,全让苗福全包圆了,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办到的。</p>


        

“嗯,我先去了。”</p>


        

这已经不是玉萝第一回打听了,丁灵大多时候装作没听到,实在装不过去,也只是敷衍,可她也不嫌累,寻了机会便要问一声,哪怕回回都是落空。</p>


        

书房里的窗户开着,冷风吹的她浑身发抖。偏殿下又是个怕热的,早早就撤走了炭盆,也灭了地龙。</p>


        

她不敢说什么,老实的磨着墨。可手冻的厉害,便有些不听使唤,她只好磨一磨便哈上一口气,再继续磨。</p>


        

一双手冷不丁覆盖到她的手上,四皇子斜斜看她一眼,手这么凉,还冻的发红。</p>


        

“你是笨蛋吗?”</p>


        

“啊……”</p>


        

“既然冷,为什么不说。”</p>


        

“那个,奴婢不,不冷的。”</p>


        

冷也不能说啊,她是什么人,不就是伺候人的吗。要被伺候的人迁就她,出门就该被青姑姑打死了吧。</p>


        

“既然不冷,就去窗口站着,站到你肯说实话为止。”</p>


        

没人知道,自从他梦到玉指背叛他,内心便一直处于焦燥不安的状态。听到她当着自己的面说谎话,哪怕是善意的,他也没法忍受。</p>


        

看到她真的走过去站到窗口,一阵风吹过来,冻的打了个哆嗦。他愈发忍无可忍,眼眸几乎开始冒出黑色的火焰。</p>


        

丁灵刚抱住自己的胳膊,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又惹到他了,就感受到肩膀一沉。殿下的手,压到她的肩膀上,死死的按住,不许她挣扎。</p>


        

“我要你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许骗我。”</p>


        

四皇子的脸阴沉的可怕,眼里的热度是那么的明显,几乎有火花飞溅出来,霹雳啪啦,灼到她的眼里,直接痛到她的心里。</p>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86zw.cc)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