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阎女不能惹 > 第2章 孕期路漫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阎王妃这一孕,不知是喜该忧。


        

“啊?你是说本妃有喜了!此话当真!”阎王妃听闻后稍稍来了点精神、有气无力惊喜问道。


        

见着铁青的阎王,鬼医张口却不敢应声。


        

“混账庸医,找死!”阎王铁青着脸厉声道。


        

“阎王爷饶命,小的确诊无误。”林老鬼求饶道。


        

“判官何在?”阎王传音给判官道。


        

“下官已在寝殿外。”判官应声到。


        

阎王随即一挥手撤掉了结界。


        

“判官,速去通传几个资深的鬼医前来。”阎王冷言道。


        

“下官得令。”判官应声后刻不容缓前去安排。


        

王妃以为阎王是因鬼医无能而气急败坏,想着安慰阎王,可是此时力不从心,又见阎王还是死死盯着鬼医较劲,她便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寝殿里瞬间寂静无语,阎王一脸愁容不展,思想万千、心乱如麻…


        

不会儿,判官带了两个鬼医一同出现,向阎王行了礼,阎王又是一个结界布下,鬼医们提起万分精神为阎王妃细细看诊…


        

结果都一样,阎王妃果真有孕了!这简直是件惊天地泣鬼神的爆炸消息,阎王瘫坐在靠椅上,头上犹如千万匹马奔腾而过~


        

“王爷,魅儿终于为您怀上子嗣了,但您为何这般模样?”阎王妃妖娆的双眉微锁不解道。


        

“这~爱妃这突如其来的天大喜讯,一时间让本王有些无所适从,爱妃好生歇息,本王也好将此讯慢慢接收。”阎王嘴角抽了抽强颜欢笑道。


        

“魅儿恭送王爷。”阎王妃说完就昏昏沉睡了。


        

阎王带着三个鬼医回了阎王殿,屏退了其他手下。


        

阎王和鬼医们在阎王殿—


        

“你们告诉本王,本王与特殊体质的王妃,是否能有正常的子嗣?”阎王冷语。


        

“…这~这。。。”三个鬼医目目相视,不知做何答复。


        

“你来言辞。”阎王随手一指道。


        

“禀阎王爷,这,这前所未有的案例,卑职亦不知,未能下结论,但王妃的特殊体质,奇迹亦是可能的。”一青年鬼医颤抖着声音回应答到。


        

阎王冷眼看向其他两个鬼医——


        

“是的,史无前例,但依王妃的特殊体质,奇迹方能有。”林老鬼若有所思附和道。


        

另一鬼医忙附和点头,阎王脸色稍稍缓和了些许,但脑袋里的思绪仍旧有些混乱,闭目好一会儿。


        

“你们尽快去配制合适王妃补身的灵丹妙药,好好调养王妃的身体。”阎王爷道。


        

“卑职领命!”鬼医们齐声道。


        

阎王随手向他们一扬,他们领意的起身向外走了几步,逃命似的快速消失无踪。


        

“判官你也下去吧,让本王静一静。”阎王道。


        

“卑职遵命!”判官应声后也退了几步消失无影。


        

“爱妃呀,本王的爱妃呀,一百多年的风平浪静,好端端的,怎就怀上了……”阎王闭目苦思冥想、念叨着……


        

三个多月过去了,尽管阎王也尽全力的为她输送能量,但阎王妃还是经不住胎儿对灵气、营养的需求之大,再次虚弱无力的一卧不能起,阎王的精神状态亦糟糕不佳。


        

正当阎王对束手无策的鬼医们气急败坏之时,谛听带着恢复精彩、且有微微白色光芒围绕着的碗莲出现了。


        

“阎王,请将此花放于王妃枕边,有利于王妃的体质调节,过些时日,我再来取之。”谛听交代道。


        

“本王知晓,有地藏菩萨的援助,代本王谢过地藏菩萨。”阎王接过玉碗莲故作淡然道,其实激动的差点跳起来了!


        

“阎王莫需过多担忧阎王妃,告辞。”谛听语毕,趁阎王还想些什么,金光一闪,立即消失而去。


        

阎王右手托着碗莲,瞬间消失在阎王殿上,再出现已然在阎王妃的身边,阎王妃正沉沉熟睡,阎王爷悄声将碗莲放在靠墙的枕边,还悄声交待了叶宁丫鬟一些注意事项。


        

有了碗莲的陪伴,阎王妃渐渐恢复了活力,不再那么辛苦遭罪了,阎王内殿的欢颜笑语恢复,阎王也心情愉悦的笑容满面…


        

当谛听第三次来访要带碗莲回天界时,阎王妃已身怀六甲很显怀了,谛听临走时,给了阎王妃一颗晶莹剔透的淡蓝色水灵珠项链,说是保胎的,再三叮嘱切莫丢失或不佩戴…


        

看着地藏菩萨安排的细致周到,阎王恍然大悟了,原来爱妃有喜这事,定是地藏菩萨从中安排的,是喜该忧?心里满是矛盾。


        

“爱妃,你腹中胎儿与这碗莲有莫大的关联,你说这地藏菩萨是何居心?打的是何算盘?”阎王右臂揽着王妃香肩在庭院边散步边把疑惑提起到。


        

“管他何心何意,魅儿喜欢孩儿,还得谢谢地藏菩萨的恩典,让魅儿能为王爷生儿育女。”阎王妃闪烁着异黑有黑莲花影子的黑瞳开心道。


        

王妃抬头看见横眉微锁的阎王,情绪瞬间有些低落。


        

“难道王爷不喜欢魅儿为您生儿育女?”阎王妃一脸忧伤目不转睛的盯着阎王问到。


        

“爱妃多虑了,爱妃能为本王生儿育女,是本王天大的福分,岂会不欢喜?本王只是觉得地藏菩萨的恩赐没那么简单。”阎王微笑解释道。


        

阎王妃舒了一口气,笑颜如花、轻轻依偎在阎王怀里,她才不管阎王对地藏菩萨有何想法,她只在乎她在阎王心里的位置,再者是腹中孩儿和碗莲~


        

阎王妃美滋滋的开始盘算着如何丰富孕期生活…


        

可实际为了胎儿的安康,阎王妃一改往日的活泼好动性格,一切听从鬼医、鬼婆子们的建议,让她养成文静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在内殿里小心翼翼、安分守己的养胎…


        

不孕则已,一孕忧人,孕期都两年了,可是胎儿仍未有出世的迹象,漫长的孕期渐渐磨淡了方知有喜之时的激动之心…


        

“呜呜…这都什么事?人家都怀胎十月,就是延期也就延那么半月、一个月的,哪有魅儿这样的?您说该如何是好?呜呜…”阎王妃闷头窝在被窝里边嘤嘤哭泣边抱怨问道。


        

一旁的阎王也是哭笑不得,鬼医们说胎儿尚未发育成熟,除了顺其自然的等,也别无它法之事,问他?他怎么知道如何是好呀?!


        

“爱妃,莫哭泣,曾有李靖的殷夫人怀哪吒,一怀就是三年,莫非爱妃所怀的亦是神通广大的神童?!若是如此,爱妃应庆幸不是?”阎王轻轻拉开爱妃的被褥宽慰道。


        

阎王妃听了,哭泣声渐渐退去,坐起身来,闪烁着泪花的美眸望着阎王。


        

“魅儿听过此事迹,哪吒未出世前,被人们一致认为是不详、会给人们带来灾难的祸害,出生后的他,人生亦是坎坷,死后幸得太乙真人重塑、指导~”


        

阎王妃说着思绪渐渐入神,忘却了哭泣,阎王不自觉嘴角微微上扬。


        

“可若怀的真是妖怪,可如何是好?”阎王妃峰回路转突然惊醒呼道。


        

“…爱妃,我们都非凡人,所以爱妃怀的,必非凡物。”阎王嘴角抽了抽解释道。


        

“呜呜…没底的种,魅儿该如何是好?呜呜…”阎王妃又开始哭泣了。


        

阎王汗颜,本王的种,怎么就成了没底的种了?心底又开始诽谤起地藏菩萨了,对了,地藏菩萨!


        

“爱妃大可放心,这小白莲是地藏菩萨赠予的,定有他的佛法加持,定不会是妖怪,爱妃放宽心,该怎么开心就怎么过。”阎王灵光一闪而过道。


        

“…哦,对哦!怎把地藏菩萨给忘却了!真是自寻苦恼,好了,想清楚了、决定了!”阎王妃说着抹干了泪花站了起来。


        

阎王一脸茫然的看向爱妃,脑海飘过无数个可能的情景令他胆战心惊!


        

“爱妃,你想如何?”阎王小心翼翼问道。


        

“从现在开始,魅儿要做回自己,不能再娇生惯养了,本妃的孩儿不能那么矫情、娇气!”


        

阎王妃说着脸上呈现出不怀好意的笑容,美眸闪过坚定,脑海闪起丰富多彩的日后生活景象。


        

“爱妃,你莫冲动,万不可胡来呀~”阎王担忧道。


        

“王爷放宽心,莫担忧魅儿和腹中胎儿,会好好的,今后如常。”阎王妃一脸灿烂微笑道。


        

“……”阎王纳纳牵强一笑,心里一万个不放心,私底下再三叮嘱鬼丫鬟盯紧王妃,稍有风吹草动,立即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