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阎女不能惹 > 第12章 阎王一家是坑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阎如意也是一脸疑惑,不明叶阿姨为何如此迫不及待逃似的离去。


        

“父王,叶阿姨为何这边慌张急切?”阎如意转过脸来看着父王问道。


        

“她呀,许是牵挂你母妃了吧。”阎王随口应到,如意将信将疑的点点头。


        

“意儿,见过钟馗天师,你的天师叔叔。”阎王说着一脸得意的抱着如意瞬间移动到面前。


        

“如意见过天师叔叔,天师叔叔好。”阎如意抬起头礼貌的向天师问好。


        

“!!好好好,如意真是懂事乖巧,阎王爷呀,如此完美的可爱漂亮小女娃,难以想象是阎王您亲生的闺女呀!”钟馗天师惊呆了脱口而出道。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阎王的脸瞬间黑不见底、浑身散发出冷冽的气息、怒气冲天的盯着天师,若此时的眼神化作利刃,恐怕天师早已被千刀万剐成碎片!


        

可此时还惊呆着的天师并不自觉,估计连他自己都不知方才说了什么,如此颜值、清香足以让他舒心笑的嘴都要咧到耳根子了,还忘乎所有的把遮挡脸、阻碍视线的福扇拿开了!


        

“啊!”阎如意惊恐叫了一声,把头紧紧埋藏在进父王怀里,瑟瑟发抖!


        

阎如意心里万个不明白!怎么这冥界男的长相都那么凶神恶煞?还惊悚着的如意还是觉得她的道士哥哥最好看,即使老的掉牙了也是那么的和蔼可亲!她更想念道士哥哥了


        

“天、师!你、欺、人、太、甚!”震怒的阎王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吼道!说着一手抱紧瑟瑟发抖的女儿,空出一只手释放出强劲黑气将天师打退了好几步。


        

“阎阎兄,息怒息怒,本天师为方才无意间惊吓到了小郡主而向您赔不是。”天师一手捂着被打的部位一脸歉意陪笑道,吓到如此可爱高颜值的女娃实在是惭愧。


        

“天师何止惊吓到本王的小郡主,还出言不逊!天师且说说看,这娃若非本王亲生,依天师之见这娃该是谁的?”阎王冷言厉色道。


        

“本天师说的?。。。哦,本天师之意是如此漂亮的小郡主,相貌随了她的母妃,不愧是阎嫂所生的!对!阎兄好福气!”天师脑筋急转弯补救道。


        

但并没有因此缓和阎王的气愤,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出言无礼,简直是忍无可忍了!不听狡辩也别想那么好糊弄!阎王动身随手又是一击,天师开始是边解释求饶边躲闪着。


        

奈何阎王步步紧逼,天师不得已还手,不然如此愤怒的阎王非把天师打残不可!强强相对,寒气十足、寒风如刃席卷着四周,飞沙走石、花叶脱枝空中飞舞,这动静可真不小。


        

阎如意被吓哭了,但哭声并被打急眼的阎王忽略了,守在庭院外的鬼奴急忙悄悄前往寝殿搬救兵,想必能平息盛怒的阎王只有阎王妃了…


        

“王爷天师,你们都快住手!”出现在庭院拱门前由叶宁和鬼医搀扶着的阎王妃听到了女儿的哭泣而厉声阻止他们道。


        

阎王天师闻声一惊,闪过彼此的攻击后赶紧都住了手,安静下来的环境,小如意的哭声尤为突兀,阎王妃心疼的瞪着阎王。


        

天师尴尬的默默无语的站到了一旁,阎王看爱妃被叶宁和鬼医搀扶到石凳那边坐下了后,一个眼神过去,叶宁俩个领意的退出了庭院去。


        

阎王便是一副做错事的孩子般低着头边焦急轻声哄着怀里还在哭泣的女儿边怯怯走向王妃。


        

“意儿,到母妃这儿来。”王妃一脸心疼柔声说着向如意伸出双臂。


        

“呜呜…母妃。”抽泣的阎如意闻言抬头哭着赶紧向母妃伸出双臂,逃似的离开阎王怀抱,她今后再也不要父王带了,太吓人了!


        

“母妃在,意儿乖,不要怕…”王妃温柔极其耐心反复安慰着,阎如意渐渐止住了哭声,一脸梨花带雨委屈巴巴的依偎在母妃怀里。


        

如意余光偷偷看向天师,认出了天师就是人间那画像里人们常用来避邪祟的天师,哎呀,他本尊样貌可比画像里画的的可怕多!太吓人了!


        

天师察觉到了小郡主投来的余光,他向小郡主友好微微笑,殊不知又令小郡主惊恐的脸色突变、瘪瘪嘴差点又哭上!他一头头的黑线收集起来都够织一件毛衣了!他忙持起福扇将脸遮挡。


        

王妃安稳好女儿,这才注意到发现她喜爱的庭院昏暗了许多、一地横七竖八的残花、植被、树木枝条、夜光石碎片…凌乱不堪的画面令她心疼到连头也突突的疼了!


        

阎王妃生气的看向阎王,等着阎王的解释,若没个合情合理的解释,单凭如此摧残庭院就不能原谅,何况还弄哭了她的心肝宝贝女儿!


        

阎王用只有夫妻俩听的见的灵语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向王妃陈述了遍。


        

王妃知晓后,虽是心疼庭院和女儿,但更是不满天师如此欺负她的王爷,她本想狠狠地臭骂天师一顿以解心中的不快,可转眼间她不想就这么便宜了天师!她深深呼吸了几次,调整好心情。


        

王妃示意王爷坐下,而后一脸友好客气的微笑着请天师也坐,天师尴尬笑笑的走过来在阎王旁边座位坐下,天师正要开口赔不是,王妃先开声了。


        

“叶宁,备早点。”王妃微笑和气吩咐,叶宁应声迅速去安排了。


        

天师见机欣喜的急忙要告辞,对于王妃这么善解人意之举而感激不尽,可他这显然是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王妃哪能如他所愿,要的就是看他一会儿充满希望,一会儿再让他绝望!


        

王妃悄悄拉了拉阎王,阎王会意的也挤出了友好的微笑。


        

“天师,您特地过来庆贺意儿的诞生,一起吃个早膳而已,天师就不要推辞了。”阎王首先开口道。


        

“就是嘛,难得有天师特地光临寒舍来为意儿庆生,莫要嫌弃才是,意儿说对不对呀?”王妃说着微笑的看向如意,不给天师推辞找借口的空隙。


        

“天师叔叔,谢谢您特地过来为意儿庆生,您就陪意儿一起用膳,好不好嘛?”如意虽一脸的怯生生但声音很甜美道。


        

如意实在不想邀请这么吓人的天师的,可母妃灵语术是这么交代的,说是会有礼物收。


        

阎王全家大小都这么客气热情的邀请了,若还不答应,就显得天师太不识相太端架子看不起阎王一家了,那么来庆生可不好意思空手呀~


        

“…好,好的,那恭敬就不如从命了。”天师笑笑答应了道,可是他怎么好像看到了阎王夫妇脸上有那么一瞬间得逞了的得意之笑呢,天师有点难安。


        

说话间,十来个精致早点已经在摆上了旁边另摆的方桌上了。


        

“禀阎王王妃,早膳已备好。”叶宁跪禀道,阎王微微鄂首,叶宁和十来个鬼婢女在一旁侯着,并没有退下,王妃灵语交代的。


        

阎王有请天师上座享用早膳,王妃让如意坐到了天师身边,这样子她就不用面对天师的奇貌异相,也就不害怕了,却让天师受宠若惊般信息不已。


        

“小郡主,天师叔叔要送意儿的礼物是赐福,意儿想要什么样的福呢?”天师微笑和蔼语气问道。


        

“福?不懂,意儿喜欢奇珍异宝。”如意一脸认真道,这是也是她母妃交代的。


        

天师一愣,来的突然,手上可没有一件能送的出手的礼物,但不能扫了孩子的兴呀,天师故意在虚鼎找了找,然后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哎呀,居然把准备好的礼物给忘了带,抱歉呀,过几天你生辰宴时,本天师把礼物一并给带过来,可行?”天师尴尬笑笑道。


        

如意看向母妃,母妃微笑点头,如意便向天师点头答应。


        

待早膳吃的差不多时,王妃开口让叶宁上膳后甜点,叶宁支支吾吾一脸的为难,


        

在阎王怒问之下,叶宁说出了'实情',说因早膳餐点不足,所以膳后点心拿来充其量作早膳了,阎王夫妇一脸的尴尬,说账房资金紧张。


        

“哎呀,这可咋办?王爷您也真是的,与天师切磋实力也不挑个空旷的地,看把这独一无二的庭院美景给摧残的,


        

您知道这园子是魅儿费尽心思精心布置、装点的,也因此差点费尽了您所有的积蓄而致账房积蓄紧张~


        

本来捉襟见肘的账房资金输出就紧张了,您看此时已被摧残大半的庭院,修葺、添置费用加起来少说没个五万两银票也搞不定呀~


        

这可如何是好?”王妃说着忧愁满面的看向天师,天师一脸的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