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阎女不能惹 > 第21章 崔判该避你三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鬼帝、王子默默的消失而去,唯有青衣依旧冷面无情、如木头般的立在小如意身后。


        

“崔判官,你~你自行消化、解决一下轮回笔之事,看看轮回笔是否依旧能办公,随后向本王通报。”阎王看着仍然瘫坐在地上的崔判而一脸抱歉道。


        

见崔判仍然未有反应,阎王向崔判一旁的钟馗天师使了个眼色,天师一脸了然的微微鄂首。


        

阎王不忍再看崔判了,赶紧搀扶着怀抱小如意的爱妃瞬间消失在了庭院,青衣不动声色的随之消失。


        

天师微微蹙眉:这神秘莫测的青衣怎么成了跟屁虫?难道是~


        

天师想到可能是自己所猜测的结果就直晃脑袋,天师难以想象这么可爱漂亮的小郡主在青衣手里会怎么样!


        

唉,还是先安抚安抚这悲催的崔大人吧,看那风儿把崔判的发丝吹乱,还顺带了些落叶花瓣什么的修饰在了崔判头、发丝、衣服上,要多凄凉就有多凄凉。


        

“崔大人,崔大人。”天师在崔判身蹲下边轻轻晃了晃精神呆滞的崔判边唤道。


        

可崔判只是随声木讷机械般的抬头看了一眼天师,而后低头继续呆呆盯着手里那支乌黑亮泽的轮回笔,没理会天师,他的遭遇也有天师的份!


        

天师有点心虚的尴尬笑笑道:“崔大人,这轮回笔甚是神奇啊!竟然会分身!本天师看这支纯黑的发亮的轮回笔挺上档次的。”


        

崔判听了只是抬头无言的瞪了一眼天师,继续盯着手中笔。


        

“崔大人,你莫哀呀,轮回笔不是还有么?你快检验检验它的能力是否还在?”天师抚慰提醒道。


        

崔判自觉轮回笔的异常并未没有影响到自身,可轮回笔的能力,崔判不敢往下想,真怕结果是自己无法接受的。


        

“我见天师的斩妖剑、紫金葫芦、拘魂幡,索阴钩、镇邪印更是威力无穷,福扇、福禄笔也是相当不错,天师你浑身上下都是宝贝,


        

当时怎么不见你出示一俩件出来解围?如今我落得这般田地,你还有何话可说?能说的也只是徒劳!”崔判终于向着天师抱怨吼道。


        

“崔大人,息怒息怒,本天师能理解你此时的心情,本天师的法宝法器确实不少,亦是随身携带,但小郡主没看上也是不争的事实呀。”天师一脸爱莫能助的说着违心的话。


        

“天师说的倒轻巧,下官怎么觉得是有人在教唆小郡主跟下官抢饭碗呢?不难说是天师在其中搞的鬼!”崔判没好气道。


        

“崔大人,这话可不能乱说,生死簿乃是冥界地府办公的首要依据,而轮回笔是生死簿必不可缺执行用具,哪能随便嚯嚯的豁出事端来?


        

本天师敢断定,抢夺一事纯属是小郡主的意外,崔大人可别冤枉本天师,本天师至始至终都未曾在小郡主面前提及到有关崔大人的一切。”天师急忙解释道。


        

崔判哼哼两声继续沉入悲哀中,天师可不依,他得监督一下轮回笔是否能正常使用。


        

“崔大人,快试试轮回笔的能力如何了,现已是酉时(17:00-19:00)了,再有一个时辰就得归位办公了。”天师提醒道。


        

崔判突然惊醒,对,快到办公时辰了,得、得提前试试轮回笔的状态。


        

崔判看向天师,天师一脸坚定的鼓舞,崔判缓缓吸了一口气,忽然起身,


        

一个威武的架势显现,左手唤出生死簿,右手持起乌黑亮泽的轮回笔,不知道还能不能有掌握生死大权的威力!


        

崔判翻出了今日即将要办理的阴事,先小试一番,选一件是给人加寿布施行运的,崔判持笔的手迟疑了下,还是鼓起勇气在生死簿上落笔执行。


        

“添寿布施无碍,无异于常。”崔判欣喜的紧了紧黑色路轮回笔,接着是试着减寿惩治增坎坷。


        

“减寿惩治方面亦无碍!”崔判说着,悬着的心渐渐归位,天师也为之松了一口气。


        

“现在试试最为主要的生死大权!”崔判说着寻出了今天该死人之名,俩判官屏气凝神的看着笔尖原本的黑色笔墨现呈红色,在那人名字是一划,那人便会在注定的时间内翘辫子!


        

亦正常无碍,接着又试了试其它的项目,都无多大的不同有异…


        

“一切都无异于往常,那么分身出去的那支到底带走了轮回笔的什么能力?”天师彻底不解道。


        

“只要下官的轮回笔能继续尽它该尽的职责,一切都不重要了!”判官语毕,拿着它的轮回笔在天师面前比划了几下,而后又在庭院里欣喜若狂的奔跑了两圈!


        

天师想想也是,为崔判欣慰一笑,心里对小郡主这个迷更加好奇了!今后得常来拜访阎王才是…


        

阎王寝殿,看着床、上那已昏睡了一个时辰还未苏醒的小如意,她双手满是已风干的黑色血渍,阎王夫妇满是心疼。


        

今日如意的异常暴走,当真吓坏了身为父母亲的阎王夫妇了,真担心女儿会受伤害,至于女儿抢夺他人铁饭碗,阎王夫妇俩也不觉的女儿过分,倒是觉的女儿若真的能继承判官一职也不错!


        

阎王呀,您的心腹崔判若知你是如此不顾及共事了几千年的他,他该有多心寒绝望啊!


        

别的先不说,就小如意一出生就能将他的爱妃命运改变,致使爱妃不但从只此一生生死簿上转移,还直接成了鬼神一族!


        

就凭这一点,阎王觉得把宝贝女儿宠上天也不为过!况且小如意天生丽质、懂事乖巧明事理!阎王夫妇是这么觉得的!


        

如意终于苏醒了,她睁开有黑莲影的黑瞳,心情郁闷至极、一脸的恼火!初为人形,第一次过生辰,竟在生辰宴上当场遭遇了两次的昏死!够她铭记永生了!


        

对了,轮回笔!如意忽然眼神犀利的四周张望着寻找轮回笔,她昏迷之际依稀记得有一轮回笔朝她飞过来!


        

“意儿,莫找了,轮回笔就在你手里。”王妃握住了紧张兮兮的小如意而一脸慈爱微笑道,阎王也微笑的点头。


        

如意将信将疑的动动手,右手真有令她兴奋的物品,她欣喜的抬起右手一看,果真是支笔,是支能令她心动的笔!只是这笔的黄褐色颜色也太那个——


        

“这么难看的颜色!样貌也这么丑的平庸!这崔大人有好多支轮回笔么?有好多支还要那么小气?还要那么拼命与个小娃娃抢的死去活来?


        

不行,本郡主得去找他换支本郡主看中的那一支!”小如意自言自语说着就蹦下了床要去找崔判。


        

“意儿,不得再胡闹了,你今日的表现既令母妃伤心难过又失望!抢夺他人至宝你可知错?”王妃面上虽是肃色、语气严厉道。


        

其实王妃内心早就笑翻了天,她的宝贝女儿太强悍可爱,性格脾气越来越像当年的她了!


        

“是呀,意儿莫要出去找崔判了,况且他就只有两支轮回笔,一支纯黑色在他手上,意儿手上这支比他手上的那支好看太多了。”阎王赶紧憋笑着、努力的让肃色尽可能的在脸上多逗留一会儿的一同劝导如意打消找崔判换笔的念头。


        

“母妃、父王,意儿知错了,今后会悔改的,定不会无缘无故去抢夺他人之物了,您别生气,别凶意儿了,意儿怕。”小如意一改方才一副兴师问罪的态度而微微低头一脸低眉顺眼的认错道。


        

“意儿乖,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阎王说着一脸慈父的微笑显现,实在憋不住了,赶紧上前弯腰轻抚宝贝女儿的头。


        

“爱妃,我们的意儿知错态度诚恳,你就不生气了嘛!气大伤身又耗损容颜的。”阎王赶紧乘势给爱妃台阶下,他知道爱妃应该也快坚持不住那虚张声势的肃色厉母形象了。


        

“好吧,看在你及时醒悟并有改过错误的决心,母妃信你、原谅你了,今后绝不可再如此了。”王妃说着也微笑显现,还不忘偷偷给予阎王一个您最了解魅儿的撒娇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