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阎女不能惹 > 第36章 夺取修为竟非极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青衣微微鄂首的默认了寒风说法,小如意较真的性子又上来了。


        

“你俩可有失忆?方才还吵的那么欢。”小如意眨巴眨巴眼不明所以问道。


        

“记不清了,身为画宠之时,身心、习性不由己,如若梦一场,望小郡主莫再提起。”寒风温文尔雅微微笑道。


        

“若是青衣说这话,本郡主自是信的,可三王子说这话,就不好说了。”小如意若有所思如实应到,小如意回顾灯笼娃的习性近似自己,而小肥鸟的表现着实令她陌生。


        

“……”寒风无语,这娃诚实的很,也着实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本质!


        

“方才小郡主的灵力顺走了本王子的几丝灵力修为,这几丝修为可需耗时半年有余才可修到,小郡主现下可有不适之感?”冥寒风话锋一转一脸正色问道,寒风成功将小如意带偏话题。


        

“本郡主感觉到了丝丝暖意和丝丝凉意自头顶往体内缓缓游走着,现在正缓缓朝小肚肚那集结了,这感觉挺好的,未有不适。”小如意闭目细细感受了一番而欣喜道。


        

小如意现在体内有两种修为在游走,那暖意灵力修为是寒风的,那冷意鬼气修为是青衣的,并未有其她婢女一丝一毫的修为,或许她们修为未能达标吧。


        

小如意的两只画宠竟在短短三日就帮她赚得了一年多的修为!小如意当真要乐翻天了!可小如意不知这种不劳而获的抢夺他人修为之为实属旁门歪道,是不可取的。


        

这也多亏小如意还未能完全掌握画宠的维持时间,若是能让它维持个一年半载的,那可了不得!一年能带走高级修为者六七十年的修为!若要带走寒风两百多年的修为无须三年!


        

一旁的青衣则仍旧一脸的面无表情,他职业架势的手握立于身侧的惊夜枪一动不动如座大冰山屹立在那,不管不问,青衣知道这事的严重性,但还轮不到他开口,他可是位合格的实力护卫。


        

“意儿,画宠当真能给你夺来修为?!”阎王妃闻言大惊失色的一个瞬间移动到小如意身边蹲下与小如意齐肩问到。


        

“回母妃,是的,意儿的灵力画宠太给力了,竟有如此能力!今后意儿定要多画些画宠来帮忙提升修为才是。”小如意并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而依然开心扬言道。


        

在场的寒风、青衣、叶宁等闻言汗毛直竖,这娃儿的意向是真的大!


        

“意儿,不可不可,这种不劳而获的旁门左道之举是万不可取的!今后,意儿不可再用轮回笔作画了,意儿乖,将轮回笔交由母妃保管先。”阎王妃和蔼说着在小如意面前摊开手。


        

小如意闻言了,脸上笑意渐渐褪去,淡红的绣眉微微蠕动了几下,无语的瘪了瘪小嘴,不情不愿的将别在发髻上的轮回笔取下来放到母妃手上。


        

“轮回笔笔身上又多了一道莹白色!”小如意的水灵墨莲瞳闪了闪而欣喜的轻声低估了句,眼珠子在眼眶打转了几圈,小如意似乎明白了轮回笔为何会增加色彩了。


        

而在场的似乎未察觉到小如意的轮回笔有何不同。


        

只见阎王妃拿着笔站起身,直接就要把轮回笔收进自身虚鼎空间里,可是收不回。


        

于是阎王妃从虚鼎空间里取出了一个约4尺长(约1米)、宽半尺,用来存放长剑的精致褐红色木盒,她将轮回笔放了进去盖好就要再次收回虚鼎空间里,可轮回笔在盒子里一阵剧烈骚动后,一声清脆的迸裂声让木盒碎裂成了几瓣。


        

“这可是五百年寿的极品铁桦树木制成的存剑盒呀!上面还有高级符文的加持,这、这就毁了呀~”阎王妃一脸心疼叹惜道。


        

小如意抿了抿小嘴,一脸的抱歉却未开口说些什么。


        

寒风一脸神情意味深长的看着浮在半空中的——这轮回笔有意思!青衣的目光不着痕迹的闪烁了下对轮回笔能耐也兴趣。


        

眼看这笔没收回去,阎王妃微微蹙眉,咬咬唇,心一横的将阎王专程托矮人族最好匠师用冰玄铁制成专放九幽化龙鞭的玄铁盒取了出来,将轮回笔存放进去,当再次要收进虚鼎空间时,玄铁盒里发出了激烈如兵戎交加声,王妃立即停止收回,生怕轮回笔会挣扎至自毁。


        

这笔是铁定不进阎王妃的虚鼎空间了,阎王妃只好作罢,然后再次蹲下与小如意平肩,无声无息的看着小如意,阎王妃思虑着该如何教导小如意。


        

却见小如意一脸微微放松,那是小如意心里偷偷松了一口气,幸好轮回笔收不回母妃的虚鼎空间里,不然到时想强行召唤它时,估计会损及母妃的虚鼎空间。


        

小如意稳了稳情绪,先一步母妃开口了。


        

“母妃,意儿的灵力画宠并非是盲目索求修为者修为的,比如说,那几个姐姐,意儿的灵力画宠就没带走她们身上一丝一毫的修为或是其她什么的,亦未伤及她们。”小如意说到这停顿了下看向青衣、寒风。


        

“三王子和青衣之身可有何不适?可有被画宠伤及?”小如意淡漠的看向青衣、寒风问道。


        

“无不适,亦未有伤。”寒风轻咳了声淡言,青衣不语的微微摇了下头表示没伤到。


        

“这不就得了,至于具体原因虽还不得而知,但意儿坚信灵力画宠的诞生并非有恶意,您看意儿可是个坏孩子?”末了小如意反问了句。


        

如此清晰思维解析能力的哪是个几岁娃儿所为?当即震惊现场。


        

“母妃,您可有在听意儿之言?”小如意轻轻扯了扯震惊的呆住了的母妃衣角问了句。


        

“听?母妃有在听,母妃坚信意儿是个乖孩子,可——”阎王妃未说完,地藏菩萨的传音在庭院响起。


        

“阎王妃无须担忧,小郡主此举非不劳而获,她能汲取三王子和青衣的这点修为不为过,反而是他们的福泽。”地藏菩萨慈空灵的慈悲声令闻者舒心豁然开朗。


        

除了小如意一脸得意微笑,其它在场的闻言虽舒心但对此言诧异不已,一脸的不可思议表情!满脑子的大问号在打转!这放出灵力画宠牵引回修为过程既然是非不劳而获?


        

尤其是寒风和青衣,对于夺取修为这种最大恶极之为到了小如意这不但非极恶,反而失了修为之者还得向夺取修为的小如意感激涕零之为很是费解!


        

这可是地藏菩萨本尊之言?还是地藏菩萨对小如意的偏爱袒护?


        

“无须猜疑,老僧不偏不倚,画宠此举就如小郡主之言,并非是盲目、无故的索取修为者修为,而是有界限、有根据的汲取适量修为,是惩戒亦是救赎。”地藏菩萨说到这停顿了下。


        

寒风张嘴未来的开声提问,地藏菩萨慈悲声接着响起。


        

“小郡主此举非你俩细细感知一番自身变化,会有所发现,言尽于此,好自为之。”地藏菩萨语毕便消声而去。


        

庭院回归寂静,几双眼睛的目光齐刷刷投向寒风,寒风不着痕迹的别开头看向别处,故作欣赏风景。


        

小如意急切的一个瞬间移动到了寒风跟前,可她没发现自己竟一下子会了瞬间移动法术!她随即抬头仰望着冥寒风,小手也开始轻扯着寒风金边白衣的衣袂。


        

“夫子,本郡主急需得到您的肯定。”小如意软糯糯之音响起。


        

冥寒风的高冷态度瞬间被小如意之音软化,他低头看了眼小如意一脸期待的神情,良心让他不忍拒绝,他微微鄂首应许。


        

得到应许,小如意瞬间笑颜如花的立即退到一边,和在场的一起屏气凝神注视着冥寒风。


        

冥寒风闭目运行体内灵气,灵视、感知着体内动向,半刻时之后,缓缓收息的睁开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