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阎女不能惹 > 第39章 师生欢庆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如意的谦虚礼让令阎王夫妇满意的微笑鄂首——孺子可教也!


        

顾恺之老者并未居功自赏,而是和蔼微笑的看着小郡主、不吝美言的赞许小郡主资质高、领悟强、刻苦好学、虚心受教,是个聪慧的学生,能身为其夫子、导师是件极其幸运之事。


        

老者的一番谬赞令在场未上任的夫子、导师欣喜!她们看向自带皎洁莹白光、完美无瑕、精致的无可挑剔的小郡主,她们眸光倍显柔和,更加喜爱了。


        

能得到夫子如此高的评价,小如意微微兴红了脸颊,心中自是欢喜的很,可得淡定,她可是自我归纳到了神童级别的,不可轻易骄傲自赏,得再接再厉!


        

阎王夫妇微笑着大方的接受夫子对小如意的美言,并开声谢过夫子的谬赞,有此才女,面上光彩熠熠也!


        

为了让夫子、导师不那么拘谨、畏惧,为了能让他(她)们方便沟通、相互交流授教经验和有更好适合小如意的授教方法,阎王夫妇、钟馗天师早早就离席了。


        

之后的宴席里的人数虽只有十来个,却随性了些许,端坐到主席位的小如意一脸的轻松惬意。


        

小如意悠哉悠哉的看向全程无半点话语、高冷的冥寒风夫子,此时的他正和一脸和蔼的顾恺之老者一同在另一桌前静静的观赏着方才她的画作,他的目光不时停留在画作上的某处,而后与顾夫子交头接耳的淡言几句。


        

小如意默默收回目光,再看看同桌长席桌侧尾那边坐着新来的、上了点年纪的五位女导师,比起冥夫子他们俩就差异甚远了,她们不一会儿就熟络在了一起,随着相谈甚欢,她们脸上表情丰富。


        

她们起初确实在交流、探讨对初级学者的授教经验,而后的话题几乎都是围绕着她这个学生,各种的道听途说。


        

她们多少次向她这个小郡主投来友善的柔和目光,多次想过来与她交谈、了解,奈何顾虑到了她这个身后有如大冰山般的青衣亲卫在。


        

青衣一脸凌厉之色,眸光迸发出要灭口的危光,但夹杂着几不可见的微妙情绪,可青衣就想问她们一句——尔等可知何为'祸从口出'?就纳闷阎王是从何处找来了这么些多舌妇?!亦看不出她们有何过人之处。


        

“青衣,你可是起了杀心?不可胡来哦。”小如意疑惑为何心里能隐约感受到青衣心生不善之念而微微侧身向身后的青衣轻声道。


        

“?”青衣微微一愣,不见小郡主看他,小郡主是如何知晓的?他的剑眉以微不可见的速度微微一蹙。


        

“回郡主,守护小郡主的安全是本使的首要职责,任何不利于你安全的不可放过。”青衣如实应道。


        

“青衣无须如此谨慎,谁胆敢到冥界来惹是生非?除非活腻了要受罪或是想魂飞魄散!”小如意微笑解析道。


        

“……小郡主言之有理。”青衣应声后,嘴角微微上扬,小郡主虽小只五岁,但她有不少的想法、言词、口吻不亚于成人,就是想法美好简单些,但不无道理,可现实的险恶往往不止于表面。


        

“是吧,那你就和善些,面容多点笑意吧,可好?”小如意俏皮微笑问道。


        

“……不会。”青衣淡言,和善神情他不会,笑——只会轻蔑之笑和冷笑,可他不自知,其实自从给小郡主当亲卫,舒心、欣慰一笑早已会。


        

“你想想那只小肥鸟呀,它不逗趣惹人开心么?”小如意转头向青衣淘气笑笑道。


        

“……”确实逗趣好笑,可还不至于让他达到笑点,他只是微微鄂首,脸上依旧面无表情的冰冷。


        

“青衣真是无情呢,还是灯笼娃可爱。”小如意脸上没了笑意的说了句,便焉焉的端坐了回位,百般无奈的右手掌撑着右脸于桌上,目光飘向另一桌,与寒风那幽怨的目光对上。


        

“嗯?冥夫子可是听到本郡主之言了?”小如意一愣低估了句。


        

“回郡主,在场的都已闻言。”青衣淡言,在场非普通人类,感官都清明的很,只是适时装作没听到。


        

“那……听了去又如何?本郡主并未指名道姓,谁知是谁呢?”小如意嘟嘟嘴不以为然道,不说还好,这一句可令闻言者遐想连连,好奇油然而生。


        

小如意起身优雅的走向那桌画作,向两位夫子行了个学生礼后,自然而然的与夫子一同观赏画作,并虚心向顾夫子请求此画作哪里需纠正之处。


        

顾夫子摆摆手,言之此作品完美,无须纠正,看着那些栩栩如生的鸟兽,小如意尤为喜欢那对绚丽的鸳鸯,是活物多好呀。


        

小如意心里萌生此念头,自然而然的就想到轮回笔,四下张望,小如意偷偷的召唤起了轮回笔,一次、两次…第十次了,轮回笔还未出现。


        

“这轮回笔,还不归位!再唤一次,若还不归位,就要尘封掉了。”小嘟嘟嘴不悦的低估了句。


        

“轮回笔速速归位!”小如意提高了点语气召唤道,在场的瞬间鸦雀无声的一同看向她,见过她画作者之心为之一颤,未见过者惊喜好奇!


        

……


        

“唉,这轮回笔不乖呀~”小如意叹息,就在在场者的宽心和叹惜下,异响由远而近朝这边来了,便听见庭园门卫惊呼了声——


        

“崔判大人!”看到披头散发的崔判,门卫们觉的辣眼睛!


        

可崔判并未回应,并非他高傲不理会,而是无暇顾及!只见他双手紧紧握拉着在飞翔的乌黑轮回笔,这支轮回笔最终在庭院里停了下来,但还在挣扎着,只是温驯了不少。


        

“呼,你这货终于停下来了,今天你又发何狂?还想逃跑!欠揍!……”只见狼狈在地上的崔判长舒了一口气边对乌黑轮回笔骂骂咧咧边腾出一只手拍打它。


        

崔判完全未顾周身情况,亦未发现此时的他发髻凌乱,服饰不整,他自顾自的就要起身离开,令在场的表情各异却不约而同的保持安静就当不曾看见。


        

这时庭园外又传来异响,激烈的兵戎交加声响应了一会儿,接着,那支多彩的轮回笔出现了,飞射向小如意。


        

那五个女导师警戒的立显各自的神通去守护小郡主,于是藤蔓缠绕那笔并向反方向使劲、水墙、冰盾、气盾护在小郡主跟前。


        

那多彩轮回笔与滕蔓较劲的同时,并且慢慢的穿破了防御盾,令她们几个惊大了瞳眸,聚精会神、竭尽全力的一次次集结出防御盾。


        

看吧,误认此法笔为暗器的不止本使一个也!青衣心里舒畅的嘀咕到。


        

激烈的场面令崔判惊的才反应过来此时已身处阎王后殿庭园里,看清情况,突然醒悟手上轮回笔之前为何会如此发狂,原来是小郡主的召唤呀!


        

崔判满肚子的委屈、愤愤不平不自觉的从中生,决定今天非讨个说法不可!可现在这情况,等等看,于是默默退到边上观看、等待。


        

“导师们莫忧莫大动干戈,此乃本郡主之轮回笔。”小如意开声劝阻道。


        

闻言的导师们一愣,怪不得不见小郡主的亲卫、三王子出手,原来是误会,而后默默收回法术,多彩轮回笔顺利回到了主人手上。


        

“这可是传闻中能画出画宠之笔?!”导师、夫子们不约而同惊讶问道。


        

“回夫子、导师们,是也。”小如意爱不释手的摆弄着多彩轮回笔开心应道。


        

“今日能亲眼目睹此法笔模样,有幸也,不知可否一睹小郡主之作的画宠?若小郡主能让能卑职等大开眼界,那便是幸中之幸也!”会使出水墙的那位女导师江渝一脸兴奋好奇道。


        

其她几位女导师同是兴奋、好奇加期待的看着小郡主,有如此期待,小如意甚是欢喜,已将近一年未使用过多彩轮回笔了,可谓是迫不及待了呢!


        

“有何不可?今天是个好日子,本郡主兴致高昂,就给在座的诸位都赠上一只画宠,如何?”小如意慷慨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