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阎女不能惹 > 第44章 开解情缘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难得从谛听的表现中看出了有异于平常的情绪波动,地藏菩萨看了眼调皮淘气的小如意而明了的微笑——


        

数万年来,谛听不是真的不受任何事物的影响,之前的它只是没有遇到而已,现在就遇到了!


        

地藏菩萨接受完谛听所传达的信息后,一脸慈悲为怀的微微笑鄂首着看向殿堂的亡灵,并未即刻开言,只是微笑静看。


        

“地藏菩萨,经文已诵完,它们几个为何还不离去?”骑着谛听的小如意一脸天真的看看亡灵又望着地藏菩萨不解的提问。


        

“我可以空出一炷香的时间给小郡主,小郡主可亲自去问问局中者,若是小郡主能让它们了无牵挂离去,还可赚取功德点。”地藏菩萨舒缓的慈悲声应答。


        

“哇!真的可以么?”小如意一脸萌萌、两眼直放光问到,谛听听了,心里长舒了一口气,这娃终于要下去了。


        

“可也。”地藏菩萨微微鄂首给予肯定。


        

“好!那、那本郡主能否骑着这只似像非也的谛听过去么?本郡主还小,就这小腿儿走过去太费时。”小如意说着一脸愁的动了动小双腿。


        

那句'似像非也'的贴切形容令地藏菩萨在心里要笑翻天了!亦知道这是小郡主心里打的小九九,面上微微笑却不点破。


        

而懒洋洋窝在蒲垫上的谛听闻言,它不屑的翻了一下白眼,同时在腹诽——本座可是佛门神兽,本座的名讳可是闻名六界的存在,你这啥也不识的小屁孩不讨喜!


        

等等!让本尊当她的坐骑?!谛听想到这,瞬间一个激灵的抬头望向主人,满眼期待着主人的维护。


        

“可也,谛听去吧。”地藏菩萨故作没看到谛听的眼神示意而是毫不犹豫的就许可了小郡主的请求。


        

谛听满眼不可思议的如石化般没了生机,有种被主人抛弃的失落感,可主人的话不可不听,它垂着头和尾巴很不情愿地,却还是小心翼翼的起身、走下台阶去。


        

“对了,他是佛门神兽,名谛听,小郡主可直唤他为谛听。”地藏菩萨微笑解析。


        

“本郡主知道它叫谛听了,可是它是何种兽?啥也不像~”小如意回头绣眉微微蹙好奇问到。


        

“…”地藏菩萨竟无语以对,确实不知谛听到底是属于何种野兽!还是留给谛听自己解释吧。


        

“…”谛听一时汗颜无语,似像非也?啥也不像?好似不无根据,这般形象令谛听哭笑不得。


        

“…所以,说它似像非也或啥也不像亦是没错。”得不到答案的小如意不假思索自言自语。


        

“你可以直接称呼本座为谛听或神兽。”谛听冷言冷语开声了。


        

“…哎呀,是本郡主听的懂兽语还是你会人声言语呢?”小如意一脸惊讶道。


        

地藏菩萨闻言,禁不住一个偏身,好似没坐稳!这娃语出惊人是真的有趣!


        

谛听闻言,差点崴到脚的晃了下兽身,小如意呼了一口气,幸好本郡主抓的牢!不然就摔下去了!


        

“是人、声、言、语!”谛听极力压抑着怒火咬牙切齿着一字一顿应到。


        

“哦,你真棒!”小如意真心夸奖。


        

“到了,下来。”谛听忽略郡主的夸词而冷冷开声着俯下身,本座又不是三岁孩童,才不屑个娃儿的夸奖!


        

“谢谢威武的谛听神兽!”小如意说着从它脖颈上滑下来,走近亡灵。


        

“你们好,本郡主是阎王之女阎如意,你们可否告知于本郡主你们为何不愿去投胎?”小如意站在中路上礼貌的向亡灵们打招呼、自我介绍、问原由,一气呵成。


        

这么突如其来的言语令从头到尾都充当空气、无暇顾及周围交谈的亡灵们先是一愣,而后有四个表情愤怒、冷淡的亡灵并不予与理会的继续沉迷于过去往事中。


        

小如意也不恼,仍一脸不失礼仪的微笑着继续向其它四个态度和善的亡灵招了招手,它们会意的往如意这边飘了过来。


        

不会儿,小如意就把它们的来龙去脉了解了个透彻,其中一男一女亡灵是因爱情至深却爱不得、放不下的不愿投胎,坚决要等心上人寿中与之相会。


        

“姐姐,你心上人现状如何?”小如意思索了下而一脸认真地问。


        

“回禀郡主,这三年来,民女刘某一直在望乡台上看,眼见他如行尸走肉地过着,想死却有不能死的责任所在,他痛不欲生,却又无可奈何。”那刘某亡灵满眼哀伤一脸痛苦应到。


        

鬼本无泪,可情真意切的刘某却流下了鬼泪,一个碧绿小玉瓶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及时接住流落的鬼泪,又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


        

“姐姐如此伤心难过,本郡主见了,亦经不住的伤心难过了起来。”小如意微湿了双眼一脸欲哭的表情道。


        

许是伤心难过会传染、许是感同身受、许是同情可怜这刘某…


        

“姐姐,你我是陌生的初见者,本郡主此时是跟着伤感难过,可过后本郡主或许偶尔会想起,但不再有此时的难过之感,甚至过后就忘了。


        

可因你而伤感痛苦难熬的他却不能,即便是失忆了,可心、感觉是不会消失的。你俩如此情深意切!应早已达到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境界。


        

这便如藕断丝连,你痛苦难过的不得安生,他亦难熬不好过,甚至活着的他比你更加痛苦不好过。”小如意微微蹙眉、左手负背右手微握的轻放小腹上,赫然一个深思熟虑的小大人般一脸认真道。


        

眼前这位如绝尘不染任何世俗纯真小天仙般的小郡主言语令那个女亡灵一脸不可置信的忘却了哭泣,也暂时忘却了痛苦,


        

旁边三个亡灵亦暂时忘却了所有,都一脸不可思议看着这位小郡主,她真的只是几岁的娃儿么?竟这么懂事明理!思维清奇!


        

“你俩的感受是会影响到彼此的,既然控制不了自己,那就断了吧。”小如意定定看着女亡灵道。


        

“断?如何断?民女做不到!”那女鬼痛苦的低咆了句。


        

“姐姐,缘分天注定,你俩如此情深,想必这情缘并未就此了,或许会以其它方式再续,再次相遇,可能依然会是他的心上人;可能会是他的亲朋或好友;可能会是他的宠物,种种诸多的可能,


        

不管以何种身份出现在他面前,都会帮他走出悲伤,快乐走下去的,因为那是你,他会感觉的到。


        

前提就是姐姐你要活着!与他同活在一个世界里,那么一切就皆有可能,所以,姐姐你又何苦执着于已改变不了事实的这一世呢?


        

姐姐,解脱这一世赶紧投胎去吧,不但他亦能减轻痛苦悲伤,而且或许机会已在世间等着姐姐呢!”小如意说完一脸鼓励期待的表情。


        

小郡主情真意切、言语生动,条条是道的劝解令刘某动容,她沉思了下,心结在此时顿时松解消失,刘某双眼盛满希望、一脸释然笑了。


        

“谢谢郡主的提点,郡主之言在理,民女愿去投胎!”刘某说着流下了感激之泪,一羊脂白般的小玉瓶亦神不知鬼不觉的及时出现接住了鬼泪后消失。


        

“姐姐,带着你希望去跟他道个别,祝你好运。”小如意一脸微笑的祝福。


        

那刘某狠狠的点了点头,笑着化作一股烟雾离开了地藏殿,小如意长舒了一口气,心情缓和了好些许。


        

“叔叔,你可想通了?”小如意收回目光微笑看向眼前另一个因情不解的男亡灵问到。


        

“回郡主,郡主劝导的极是,鄙人吴某非常感谢您的开导,吴某祝您福泽千万年!”吴某亦是一脸释然、满眼的希望、极其真诚的起身向小郡主道谢祝福!


        

小如意欣慰微笑着微鄂首着朝吴某挥手示意离去。


        

吴某鄂首亦向地藏菩萨行了告别礼!而后迫不及待的化作烟雾离开。


        

“姨姨伯伯,你俩何因?”小如意和善。


        

“愚人楚某放不下父母妻儿。”那中年楚某心情沉重回应。


        

“民妇林某亦是放不下亲人。”另一个中年林某接着应声。


        

“不管爱情还是亲情,道理皆一样的,人各有命,既然已无能为力了,就放过自己,也就不会牵连在乎你的人,


        

若缘分不浅,下一世会再见。”小如意一脸坚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