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阎女不能惹 > 第59章 伤倒一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注意力全集中到阵里的郡主了,以至于魂体受重创而半跪在地上的阎王,谁也没注意到…


        

“禀阎王爷,地藏菩萨回应,这曼陀罗花一事无须他出手。”复命的鬼使单膝而鬼在受伤的阎王爷面前悄声回复。


        

阎王爷浓眉紧蹙,一脸不可思议的看了一下鬼使,暴躁的一挥手让鬼使退去。


        

忍着伤重的魂体撑起来,步履不稳的走了过去,只见一地趴倒着不同伤势的导师、守卫,伤口不同程度地丝丝缕缕向外泄着鬼精气。


        

而嘴角还溢着鲜红血渍、浑身带着鞭伤的强忍着伤痛王妃站了起来,正伸出双臂,满脸担忧急切,阎王见状跌跌撞撞赶过来扶住爱妃。


        

只见巴掌大小的小娇脸上尽显慈悲、同情之色的宝贝闺女正漂浮在半空中,微微前倾的宝贝鬼小嘴儿微启正与近在只尺——由乌黑滕蔓、墨绿花叶、黑色曼陀罗花花朵盘旋而成了的巨人在说些什么。


        

“意儿,乖,慢慢往母妃这边来,离那花儿远点…”阎王妃提心吊胆着小心翼翼地轻声反复呼唤着。


        

“意儿,听话,慢慢过来母妃父王这边…”阎王亦温声低语的呼唤。


        

可阎如意并未察觉到周围的异样亦听到见母妃父王的呼唤声,仍旁若无人似的与花巨人言语着,但在什么也听不到的不知情眼里看来是似在自言自语。


        

而第一时间冲进来解救郡主的青衣和冥寒风已经被曼陀罗花藤打落趴到在了一旁的地上,寒风跟前还吐了滩鲜血,青衣身上所伤之处在丝丝缕缕的冒着黑烟雾,


        

半趴在地上的他们俩都动弹不得,俩眉间紧蹙,是似极力隐忍着,估计伤的够呛,但双眸仍不甘的爆射出狠厉之色地直盯着曼陀罗花巨人。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眼见曼陀罗滕蔓在慢慢向外延伸、攀爬,导师和守卫不得已边节节后退边提心吊胆的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的郡主,生怕曼陀罗花突然就对郡主出手。


        

诸位伤者亦是无可奈何,这曼陀罗花实在难缠,不管是飞身上去直接带走,可未靠近就遭曼陀罗花藤攻击!与之对抗,实力悬殊,无法拼进!击断曼陀罗藤蔓的速度没它重新长的快。


        

不攻击,直接使用法术技能去接济郡主亦无效,因为所有法术技能在即将触碰到阎如意时,阎如意的身体便有金光乍现,金光一现,所有法术技能便瞬间瓦解消失,妥妥的万法不侵!怪不得郡主能无声无息、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法阵里!


        

但阎如意好似免疫不了佛法,可这次,地藏菩萨表明了不出手参与此事!


        

阎王只能寄予希望在酆都大帝身上,迟迟赶来的鬼使带来了回复。


        

“禀、禀阎王爷,酆都大帝发话了,曼陀罗花神之事,他不便插手。”单膝而跪在地的鬼使颤巍巍传着话。


        

闻言的导师、夫子、守卫都一脸的茫然!连酆都大帝要袖手旁观?见死不救?不由一脸复杂的看向阎王一家三口。


        

阎王爷闻言,怒不可遏!为何无须出手?何谓不便插手?难不成他阎王一家气数已尽?今日便是陨灭之期?


        

死了自己不足惜,可爱妃和宝贝闺女不可有事,阎王心一横,当即就给身边爱妃的后颈一个手劈刀,接着及时抱住瘫软下来的爱妃在怀。


        

“叶宁,立马过来带王妃离开地府,前往人间去,不要回来。”阎王用灵语术吩咐庭园外的叶宁。


        

叶宁时间出现,心疼的把满身是伤、昏迷的王妃接到怀里,抬眼看向还未脱离危险范围的郡主,她咬咬唇。


        

“阎王爷保重,若可以,务必救下郡主。”叶宁纠结着痛苦道,阎王爷未语的别开脸,抬手外挥,叶宁顿了顿,抱着王妃离去。


        

“尔等亦要给本王统统滚出阎王府,越远越好!”阎王满脸戾气的朝鬼使和导师守卫们怒吼,声音震耳欲聋,可守卫导师们却没退却。


        

“嗯?”阎如意听到了怒吼声心惊猛转身向下看,因转身的过于急,没注意到脚旁的滕蔓,被藤蔓绊的身体失去了平衡的倒下来,掉落的位置是曼陀罗花丛。


        

阎王被吓得目瞪圆睁,条件反射的不顾一切伸出双臂、腾空而起去接,粗壮滕蔓旋即甩了一鞭过来,阎王躲过一两鞭,躲不过第三鞭,无例外的被甩飞,伤口立即冒去丝丝缕缕的黑烟。


        

冥寒风、青衣见郡主要甩下来而拼尽所有气力的飞身到郡主要掉落的位置要以身当垫,可可恶的藤蔓又及时的甩开了他们俩。


        

接着花巨人的一只藤蔓大手掌伸了过来,阎如意直接落了进去。


        

“不——”阎王、冥寒风、青衣撕心裂肺般惊呼,还未撤离的导师、守卫都不忍直视的垂下了脑袋。


        

“父王,发生何事了?”阎如意清灵的声音响起。


        

“!!!…”闻言寻声望去,只见阎如意安然无恙的趴在那由花藤、花叶、花盘绕而成的大手掌边沿上,正探出脑袋瓜子向下看。


        

“咳咳…意儿竟安然无恙!甚好!甚好!咳咳…”阎王欣喜若狂惊喜大呼出声,说罢,全放松的瘫躺在地上。


        

“无碍?竟无碍!”寒风长舒了一口气说完,一脸笑意的彻底昏了过去。


        

青衣闻言见状,苦笑一声,嘴角微微上扬,难得一见的欣慰笑容显现!没事甚好!不然就是一死也难辞其咎!


        

“父王,您受伤了?”阎如意一脸的担忧之色问罢便翻身飞身而下,稳稳着地,奔向父王之时见满地负伤的导师、守卫,阎如意脸色凝重,


        

阎如意先小心翼翼的扶起父王,并为父王输送鬼气疗伤,阎如意头上的绿光绿叶闪烁,直到疗伤结束方停止闪烁。


        

“父王,何人伤的您?”阎如意扶起父王一脸生气问道。


        

阎王苦笑了声看向前方,可阎如意顺势看去,看到了花巨人旁边的冥寒风和几步之遥的青衣,见昏死的冥夫子,阎如意心里咯噔一跳,绣眉紧蹙,再看向负伤的青衣,更是疑惑不解。


        

“青衣,是你伤的我父王?”阎如意一脸难以置信地问,闻言的青衣愕然。


        

“回郡主,非青衣为之。”青衣苦笑一声应道,心里有点闷。


        

“冥夫子伤的我父王?”阎如意蹙眉又试问,青衣笑笑摇头,心里平衡了点。


        

“意儿,莫猜疑了,在场的诸位都是为了救你而都被曼陀罗花所伤。”阎王轻抚了下阎如意头和蔼慈爱解释。


        

“哈?意儿误解了呀?”阎如意说着羞愧难当的嫣红了脸,起身郑重其事的向微微福身表示感谢。


        

“等等,是花神阿姨伤的父王和诸位呀?!”阎如意突然反应过来惊问道,见在场的伤者都微微鄂首。


        

阎如意那任性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嘟嘴不悦的立即蹲下,将还在悄悄往外扩散的爬藤一把就给直接扯断了,就跟拔草一样简单轻松!


        

“花阿姨,您怎可伤我父王?怎可伤本郡主的人?这些就是您嘴里所谓的爪牙么?看本郡主不把它拔秃就不罢休!”阎如意嘴里边呢喃双手边加速拉拔扯断。


        

被扯断的曼陀罗花藤不但没再长,而是被拔怕的快连连往回缩,不一会儿,花巨人禁不住解散!


        

诸位哗然,如此行径的郡主,都快惊掉他们的下巴了!看的诸位目瞪口呆!


        

这不是真的吧?做梦的吧?能噬爱噬魂毒害肉体的邪恶诅咒之花的——曼陀罗花竟然被郡主拔的无可招架地节节避退!最后是逃窜!


        

“意儿那边,那边的张牙舞爪着,还有这边的,对,意儿甚是厉害!…”恢复精神的阎王一脸精彩奕奕的帮着指挥宝贝闺女先拔哪边猖狂生长的曼陀罗花。


        

“郡主万福金安!郡主无敌…”导师、守卫们看着看着被阎王的氛围感染的忍不住为郡主呐喊助威!


        

不到半柱香时间,曼陀罗花就乖乖龟缩回了原本花铺里,半点逾越都不敢了,嗯,细看还能看到曼陀罗花在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