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阎女不能惹 > 第63章 同情曼陀罗花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泪如雨下的曼陀罗花神想起不堪的往事,便不管不顾的哭了个天昏地暗!


        

阎如意张嘴却无处开声,一脸的不知所措,未曾见过、未曾安慰过哭泣的人儿呀!就这么干巴巴的看着、听着花神痛哭直挠头。


        

也难怪曼陀罗花神哭的如此凄惨,几千年了,除了这个郡主,不曾有谁见过她,更别说是交谈说话了。


        

曼陀罗花神本是东方的花神,但掌管的那片区域旁凭空多出了属于西方的大漠,大漠日益恶化,渐渐将花神的区域一块合并,后来花神就归属为西方大漠的圣洁花神,却为了救赎犯下了不可饶恕之错的水神而被西方上帝下了诅咒。


        

想起当年被下了诅咒后在大漠时,不受她控制的滕蔓四处蔓延到处祸害生灵,她唯能听见的是被她滕蔓或花毒害到的人、动物在临死前的痛苦挣扎声、求救声和死者亲属或是知情者对她的诅骂声!还要忍受滕蔓断裂的疼痛感。


        

即便身心皆受创,但性本善的曼陀罗花神还是不忍生灵受祸害!祸害生灵非她所愿、非她能控,可罪恶感无时无刻地折磨着善良的她,实在难以接受,最终自愿堕入冥界深渊,从此结束了在人间的祸害生涯。


        

殊不知,堕入冥界深渊后,滕蔓依然不受控的四处蔓延,还变异成了不止能毒害有肉体的生灵且还能噬魂噬爱!


        

而且不管是东方地府还是西方冥界,竟然谁都奈何不了、阻止不了她的祸害,因此她又成了冥界的浩劫!曼陀罗花神唯有不惜耗费惊人的能量和修为来自我封印…


        

一柱香后——


        

“花神阿姨,您莫哭泣呀,有话好说。”阎如意的耳朵实在受不了了而强行开声插话道,可花神似乎还未哭够而未应声。


        

这无论辈分还是身份都要高于阎如意的曼陀罗花神,就连阎王、冥王都要礼让几分的曼陀罗花神竟然不止给阎如意行跪拜礼!还尊称您!现在还在如意面前哭的跟个孩子似的,实在颠覆了阎如意的认知!


        

“花神阿姨您若再这么哭下去,本郡主可就走人不管您了!”阎如意只得故作生气而冷声道。


        

“……”什么?要走?那可舍不得!曼陀罗花神的哭泣声即刻消停!阎如意汗颜,若早知道这句话这么奏效,耳朵就不必难受到现在了!


        

“郡主,您莫走,您若是走了,何人来解救我呀?”曼陀罗花神边微微抽噎着边满脸恳求的看向阎如意弱弱道。


        

“本郡主不知如何解救您?本郡主只是来了解情况的。”阎如意一脸不自在道,后面那句'顺便看看要如何解决了您方可避免后患'未如实说出口。


        

“您定能解救我的,上帝曾说过,若有朝一日能遇上一个不受我祸害且能克制我的人,我身上的诅咒就能被解。”曼陀罗花神激动的双手握上了阎如意空闲的右手道。


        

温暖真实的肉感令曼陀罗花神更加坚信这个郡主就是她的救星,可她并不知所谓能遇上能克制她就能解她咒的人,只是上帝随口邹的,连上帝自己都无解的诅咒,何人会解?


        

“您被下了诅咒?何人如此歹毒?”阎如意愤愤不平道。


        

“…原来您不知我的遭遇呀?那我跟您大概叙述一下吧。”曼陀罗花神扶额忙开声,上帝可不是随便能辱骂的呀!


        

于是阎如意与曼陀罗花神同坐在滕蔓座椅上,听叙述前,阎如意肚子不合时宜的咕噜噜响了起来!


        

曼陀罗花神不介意阎如意边进食边听,阎如意精明的狼吞虎咽了起来,这~豪迈的吃相着实令刚刚开讲的曼陀罗花神惊呆不已!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阎如意趁机食了个满足。


        

“花神阿姨,您继续呀~”阎如意打了个饱嗝心满意足道。


        

“嗯?郡主,我讲到哪了?”曼陀罗花神的脑子空白了下不好意思问到。


        

“您讲到您本是东方的花神。”阎如意微笑应声。


        

“哦,对,后来旁边凭空出现的西方大漠……”曼陀罗花神不知不觉就详述了起来。


        

详述完毕,一旁一直静听的阎如意颇有感触般的同情起了曼陀罗花神的遭遇,微微蹙眉思索了下。


        

“西方上帝真是无情呢,竟下了个这么毒的诅咒,祸害了如此多的无辜生灵,他贵为你们西方诸神之首,就不曾有过怜悯之心?都几千年了,莫非——”阎如意说着满是同情的看向曼陀罗花神。


        

曼陀罗花神听着郡主的解析心中边跟着揣测,隐隐不安绕上心头,妖冶的双眉渐渐紧蹙,那可是上帝,他不能真的那么对我!


        

“郡主,您但说无妨。”曼陀罗花神心怀侥幸、一脸纠结道。


        

“莫非——上帝亦无诅咒之解。”阎如意若有所思道,曼陀罗花神闻言,一脸的不可思议。


        

“那可是上帝。”曼陀罗花神一脸的挫败呢喃了句,情绪跌落到了谷底,若那诅咒连上帝本尊都无解的话,那就意味着绝望了。


        

“诅咒本郡主倒是不曾解过,不知是否会解,但~”阎如意故意吊起曼陀罗花神胃口道。


        

“但如何?郡主您无需顾忌我,估计没有比绝望更糟的了。”曼陀罗花神一脸苦笑有气无力般软绵绵道,忽略郡主所说的不知是否会解。


        

“但,您身上所散发的紫气和黑色戾气,本郡主倒是可以帮您清除,不过清除过程有些痛苦,您可想一试?”阎如意看着曼陀罗花神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浓郁紫气和黑色戾气而双眼直泛光道。


        

“可是吸收?不可不可!您若是吸收了这些晦气,会毁了您的。”曼陀罗花神一个闪身与阎如意拉开了距离后一脸惊恐道。


        

曼陀罗花神看着阎如意那双精彩奕奕的贪婪丽眸,心下糟了,莫非引狼入室了?若是让心怀不轨的邪者吸去了这些能量可就事大了!


        

“花神阿姨,本郡主可是地藏菩萨的关门大弟子,有净化戾气、邪气的本事,您无需担忧本郡主会受害。”阎如意微笑坦然道。


        

不说还好,一说曼陀罗花神就更加警惕地时刻准备着应战了!郡主瞎胡说的吧!地藏菩萨向来只谛听这么个伴,就不曾有过收弟子之心,况且还是个女的!


        

虽然不知能否打的过这郡主,但若拼命义无反顾!曼陀罗花神坚定!


        

“花神阿姨,您这神情是不信了?就知道你不信。”阎如一看架势不对而绣眉微微蠕动道,曼陀罗花神表情——知道了你还问?


        

“真是麻烦。”阎如意说着右手从发髻里取出了意念笔。


        

阎如意用意念笔凭空先是画了一道符纹在一旁,接着画出了一瓷盆水,将两者合二为一。


        

“菩萨,菩萨。”阎如意对着瓷盆呼唤了两声


        

“我在,郡主何事?”地藏菩萨的那令人舒心的慈悲声响起。


        

曼陀罗花神默默挪了挪身子向瓷盆那边探,果真是地藏菩萨,台阶上还窝着谛听。


        

“您说说,本郡主可是您的得意关门弟子?”阎如意笑问。


        

“不是。”地藏菩萨和缓应声,阎如意一脸懵,菩萨今天是何故?关键时刻拆本郡主的台,可是要本郡主与曼陀罗花神干架?


        

阎如意转头看向曼陀罗花神,她果然一脸异样神情,还唤出了干架法器——曼陀罗藤杖法器在手上。


        

“……”阎如意汗颜无比!果真要动武?本郡主可是从未打过架大家闺秀呀!


        

“是得意学生。”地藏菩萨的和缓之声再次响起!


        

“……”有话就不能一次说完整么?阎如意、曼陀罗花神同感的相视。


        

“菩萨……”阎如意话未说完,空中的瓷盆瓦解消失,阎如意嘟嘴不悦,呆萌的眨眨眼。


        

“郡主,实在抱歉,是我误解了您。”曼陀罗花神松了一口气尴尬道歉。


        

“无妨,现在您可是要试试。”阎如意伸了伸懒腰淡言。


        

“任凭郡主主意。”曼陀罗花神认命坦然道,心里祈祷着郡主在帮自己清除的同时最好能将自己的命一并给清除了!免得诅咒不解今后还得违心的祸害冥界的生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