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阎女不能惹 > 第64章 撑死本郡主得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曼陀罗花神坦然的任由阎如意郡主折腾。


        

阎如意运转自身灵力触使头上泛有黑色之光的绿莲叶快速长长了莲茎,莲叶也随之长大了些,它对着曼陀罗花神,黑色之光渐渐猛烈了起来并将曼陀罗花神笼罩在其中。


        

“花神阿姨,您忍着些。”阎如意语毕,加强灵力对黑光绿莲叶的输出。


        

“郡主尽管来吧,我受得住。”曼陀罗花神情绪焉焉应道,滕蔓爪牙的断裂、受击之痛相当十指受创般连着心一起疼痛,疼痛于她而言,已然麻木。


        

片刻之后,黑光莲叶开始吸收曼陀罗花神身上的黑色戾气…


        

“……啊——”忍耐到极限的曼陀罗花神终于痛喊出声,凄厉的痛喊声响彻了整个深渊之谷,随着凄厉声的响起,所有的曼陀罗花藤渐渐回缩!深渊弥漫的黑色之气渐渐稀薄。


        

“王爷,曼陀罗花神是否被我们的意儿给解决了?”闻声见状的阎王妃激动的双手抓着身边阎王的双衣襟问道。


        

“…大概,也许是吧。”阎王顺势双手握住了爱妃的双手若有所思应到。


        

无望崖上的冥兵冥将闻声见到崖壁上渐渐回缩回深渊里的曼陀罗爪牙而小声议论、猜测了起来,冥王一脸凝重,心里也开始猜测分析着。


        

最凑近崖边的冥寒风、青衣一个各怀心思的眼神对视了一下,紧接又是一个跳崖的举止,谁也来不及拦住这俩货,只得心里连同这两货一起祈祷,但愿都能平安归来。


        

凌冽的深渊之风阻挡了寒风青衣的堕落速度,模糊见底了,正要松口气时,他们俩触动了阎如意设下的法阵,一波波排斥的纯洁灵力之气朝他们涌来。


        

他们俩被法阵的强大灵力之气逼到了一定范围外的崖壁上攀着。


        

“如此强大灵力之气的阵法,想必是连接了意儿的自身法力,那意儿目前应该无碍。”寒风悬着的心微微归位而松了一口气低估了句。


        

冥寒风唤出碧绿玉箫抛掷空中瞬间长大好几倍后飞至冥寒风跟前,冥寒风跃身而起稳落在碧玉萧上,御萧飞行在法阵波及的范围外盘旋着。


        

青衣心想亦是如此,微微松了一口气,但亦未离开的漂浮着,都不敢轻易破阵,怕是伤及到如意郡主,耐心等待阵法失效…


        

半柱香后,冥寒风和青衣发现了回缩回来的曼陀罗花藤竟然悄无声息、毫发无损的经过了法阵,俩货满头黑线,感情郡主大费周章的布下法阵是为了防他们俩个呀!目目相视,彼此无奈……


        

“青衣,意儿如何了?”飞身下来的阎王妃亦被阵法挡了回来而焦急问一旁的青衣,阎王竟然随后亦飞身下来了!将近两个时辰了,意儿还未归来,夫妇俩实在放心不下!


        

阎王夫妇亦被阵法阻挡在外!不得已漂浮着!原来不是针对某人呀!看到这的冥寒风、青衣俩的心稍稍好受了些!


        

“回王妃,那阵法是郡主抽取自身法力布下的,阵法的强弱直接关系到郡主的现状。”青衣冷言。


        

“呼~原来如此。”夫妇俩长呼了一口气异口同声道,紧接着加入等待的行列中……


        

阎如意头上的黑光莲叶吸收完戾气,曼陀罗花神也虚脱的昏倒了,小黑便默默回缩到主人头上。


        

“小黑,还有紫气未清,你不许偷懒!给本郡主出来继续吸!”阎如意气愤嚷道!多次以灵力触动小黑莲叶出来,可小黑出来了又回去,反复几次就是罢工不干!


        

小黑被阎如意嚷嚷的来了脾气!只见圆叶的它异常生动的如有手有脚的纸人般在阎如意头上走出了气呼呼的任性步伐。


        

只见小黑走到白光莲叶旁,接着卯足劲般的抬脚将小白这片白光绿莲叶给踢飞了出去。


        

白光莲叶随着劲道长长了莲劲,莲叶随之长大了些,惊吓令小白软了莲茎,它扒拉在阎如意脸上将阎如意的视线全部遮挡了,阎如意随手将小白一把抹在了手上。


        

“小白?你能吸收紫气你不早点自觉感应本?!”阎如意嫌弃的白了小白一眼道,小白汗颜,是主人忘记了我,也好意思怪我?


        

“莫闲置,赶忙做事去。”阎如意说着向小白输去灵力,催动小白卖力干活!


        

一刻时过去了——


        

“怪哉,这紫气是何物?为何未被小白吸收?”阎如意微微蹙眉不解嘀咕了句。


        

“小白,你有何用?!尽耗本郡主的灵力,却未给本郡主赚取丝毫的能量!你个饿货!”阎如意生气呢喃!


        

小白很委屈,它本来就不会吸收气体转换成能量给主人,主人难道不知道它是属于输出、耗能类的么?呵呵,你主人确实不知!估计除了小绿小黑,你和其它四色你主人都不知!


        

阎如意虽然不爽小白只耗灵力却不给赚取能量的行为,但看在曼陀罗花神身上的紫气在慢慢稀薄的份上就不去计较小白这个饿货的耗能所为了!


        

一炷香后——


        

“你个饿货小白,越来越过分了哈?你想让本郡主灵气耗尽伤本元么?…”阎如意有些力不从心的边不悦嘀咕着边空出一只手从虚鼎里取出大量的灵力果和灵力丹药,阎如意急需补充能量!


        

因为小白不但将小黑方才赚取的惊人能量快速耗完,现在正在快速消耗着阎如意本身的灵力,骑虎般难下的阎如意欲哭无泪!早知如此,她就先出只画宠附身曼陀罗花神一些时日,赚取等量修为再来摆弄这紫气了…


        

“法阵在逐渐削弱!”冥寒风大惊失色紧张道,青衣也感受到了,心一下子蹦到了嗓子眼般卡的难受,两个相视,预备着法阵一旦消失就立马冲去寻找郡主!


        

“意儿、意儿可是出事了?”阎王妃浑身紧张到颤抖而嘶哑了声音低声问道。


        

阎王紧了紧牵着爱妃手的手,心里亦是百感交集般没底,可还是开口安慰着爱妃,那些慰语虽是没谱,但能缓和爱妃情绪。


        

又是小半柱香过去了,阎如意布下的法阵逐渐消失了,嗖了一声,冥寒风、青衣比速般的随着之曼陀罗花藤回缩的方向寻去,将愣神的阎王夫妇丢之脑后!…


        

终于寻到了曼陀罗花神的洞府里,首先出现在洞中央的是趴倒在地上痛苦挣扎着、若隐若现、还有现在成了淡紫色裙衫装扮的曼陀罗花神。


        

而阎如意则是盘膝坐在上方那有叶有花的曼陀罗藤蔓榻上,一只手在引领灵力输出,另一只手在忙不迭歇的在抓取一旁的食物往嘴里塞!


        

“意儿/郡主!”冥寒风和青衣见状呼唤出声。


        

闻声的阎如意抬眼看向洞口,我去,这两货竟感破本郡主的法阵?!欠揍!等等,现在不是时候。


        

“赶紧的,把你们所带的灵力果和灵力丹通通给本郡主拿来。”阎如意眼睛一亮催促道。


        

“…好。”冥寒风首先反应过来应声着一个瞬移到了阎如意身边,并将为阎如意囤放的灵力果和灵力丹取出了三份量中的一份量堆满阎如意身旁一侧。


        

“这么多呀!”阎如意咂舌,好家伙!竟然有百来个灵力果和二十几瓶的灵力丹!未曾想过冥夫子竟然这么能吃!


        

青衣几个闪现也过来了,将囤存的灵力果和灵力丹取出了一半量放在阎如意另一侧。


        

“吃不下了呀~”阎如意反应过来便是苦瓜着张脸道,青衣竟然也拿出了百来灵力果和十几瓶灵力丹!青衣,你无须食果吃丹药的,你为何存如此多食物呀?


        

还有,你俩是存心要撑死本郡主么?可阎如意还是含泪上手抓果吃、服用灵力丹!


        

阎王夫妇赶来了,极速闪现到宝贝闺女身边,阎王是似不经意实则有意的将冥寒风和青衣挤到了一旁。


        

“父王?母妃?您俩也来了呀。”阎如意欲哭无泪道,幸亏她是控制住了曼陀罗花神,爪牙安分没乱来,否则就是累死她也顾不及父王母妃和他们俩呀!


        

“意儿饿了呀?父王有带食物。”阎王说着也取出了将近一百个的灵力果!


        

“……”阎如意彻底无语!你们当本郡主是饿巨兽么?还是怕撑不死本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