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阎女不能惹 > 第78章 七道天雷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双有墨莲花影若隐若现的眼睛,此时太过犀利,看的严无忧的父母迟迟不敢近身。


        

“她看的见吾等与否?”严无忧悄声问父母。


        

“未必吧~”严无忧的母亲悄声应道,因为她只是睁着双眼,却没有任何其它的行为动作。


        

于是严无忧的父母壮了壮胆,拉在严无忧在身后,夫妇俩顶着犀利的目光首当其冲的走在前面,铤而走险的慢慢靠近严无忧肉身…


        

湖面上,赶来的林竺得知无忧郡主出事了,条件反射的扔了手中装有从知味斋买来的八珍鸡、白玉翡翠、金陵丸子、红枣山药粥等食物的食盒,发疯似的跳进湖里加入打捞郡主的行列。


        

水声、叫唤声顿时喧哗了临月塔四周的湖面,引得湖岸上的行人纷纷伫立往湖中张望,有些住在附近的居民还奔告街坊邻居,湖岸上围观的行人、居民越来越多。


        

散散在湖中各处的船夫见状,纷纷停止营业上前询问是否要帮忙,闻言郡主不小心落水了,船夫们纷纷自告奋勇的帮忙找寻打捞,那可是为民为国除害的郡主!千万莫要出事…


        

林竺和守卫、侍卫们潜入湖里寻找着郡主,可将近一炷香的时间寻找,却无果,守卫、侍卫们精疲力尽的纷纷爬上船、爬上岸虚脱的仰躺着。


        

“可有调遣亲王府的守卫护卫前来支援?通知世子了么?”被强行拖上岸的林竺双目通红咬唇艰难问道。


        

“林姑娘,于飞回亲王府请有一会了,估摸支援人员很快就到,已派人去通知世子了。”搀扶着林竺的护卫苍白着了肃色道。


        

说曹操曹操到,徒步急赶而来的,不止是亲王府水性较好的十几个护卫,还有慕府的少将军慕逸尘和家眷带着十多个习水性的慕家军。


        

此时的慕逸尘一身墨蓝色长衫便衣,一半头发用发冠和白玉簪高高束起,一脸的淡漠无情的跟在母亲秦瑶芳身后。


        

幕府的当家祖母秦瑶芳,她一身深紫色绫罗绸缎衣裙、珠钗金首饰修饰着头上的堕马髻,显得端着大方,但此时是一脸的焦急担忧。


        

湖边岸上,围观的行人民众自觉让出道给救援人员,亲王府的人刻不容缓、毫不犹豫的纵身跳进冰冷的湖中潜入水里寻找郡主去了。


        

“慕家军!快去找呀!活要见人,死、死要见尸!”万分焦急的秦瑶芳先慕逸尘一步开口催促道,当说出死字时,捂着心脏部位的双手紧了几分,心好似被什么揪的生疼难受!


        

“去呀!”秦瑶芳身旁的慕逸尘见慕家军未有动作的看向自己时气就不打一处来厉声吼道。


        

被慕逸尘怒目厉声吼着的慕家军这才快速划船的划船过去,有轻功的施展轻功的飞过去,天寒地冻的,湖水冰冷如针地刺激着每一寸肌肤,但丝毫不敢怠慢的扎进湖里寻人。


        

慕逸尘汗颜,尔等榆木脑袋想死是吧?我母亲大人的话敢不听?没见亲王府的人一到就刻不容缓的加入打捞行列中了?还用等人发话?


        

看着水波荡漾,不再平静的湖面,慕逸尘淡漠的脸没有明显的表情波动,好似落水之人与他不相干,他一双黑褐色的瞳眸意味不明,这时身后那一身淡粉色衣裙,简单珠玉修饰着单螺髻的柔美苏馨悄悄拉上了慕逸尘的手。


        

慕逸尘微微紧了紧手里微湿的芊芊娇手,回头便是一脸的柔情、宠溺显现,苏馨忙低下娇羞的脸。


        

苏馨心里有些懊悔,在场的人都担忧翘首以盼着尽快打捞到郡主,而自己原以为慕哥哥和自己是一样担忧郡主姐姐的,不料慕哥哥还有闲情对自己深情~唉,大意了。


        

苏馨赶忙往回抽手,可手被慕逸尘那双满是茧子的温暖大手握的更紧了,苏馨用力挣扎了几下也没挣脱,只得低头乖乖任凭慕逸尘牵着手,慕逸尘得逞的嘴角微微上扬,长袖遮挡下的两只手,谁也没去注意~


        

当慕逸尘重新看向新月湖时,面容又禁不住成了一副淡漠无情,理智告诫自己对待这郡主不该那么无情的,可是,除了对苏馨会情不自禁的真情流露无遗,其她女的,他是真的连表面功夫都做不来,感情太实在了。


        

而对着湖里望眼欲穿的秦瑶芳,泪无声无息的落下,禁不住捶胸顿足了起来!心里的那个悔呀,三天前就不该放任儿媳自己回亲王府祭奠她父王母妃的,她独自祭奠着父母时,没个知心人陪着,伤心难过何人能给予安慰,真不该如此大意的!


        

黄昏刚过,天便逐渐灰蒙蒙了起来,湖边亭子的黄灯笼也陆续被点亮,可还是没找到郡主,第二批打捞人员精疲力尽的陆陆续续上岸、上船歇口气。


        

这时,新月帝国上空突现异象——乌云快速密集了过来,明明白天还是个大晴天的,这突然就乌云密布了,太不寻常~


        

新月湖上空的乌云密集的最为厚实,翻滚搅动着,接着电闪雷鸣,新月帝国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中,吓的湖里的船夫载着救援人员赶忙划向岸边,但不忘顺手拉起船的牵绳,把船拴好,人便快速跳船上岸去。


        

而林竺和宇飞、杨帆护卫等三人拒接离开,他们在临月塔地面上未曾移动半分,他们是誓死追随无忧郡主的,若是郡主殒命,他们也就没有了活下去的必要了!


        

当第一道天雷夹杂着刺耳冰裂声劈向新月湖,溅起水花成丈高,围湖的行人、百姓方惊回了神,顿时惊慌的开始四处逃窜,他们在黑暗中陷入混乱,有的躲进湖边凉亭里、有的挤进了街边的商铺酒楼茶楼里、有的直接跑回家关紧门窗…


        

“自行躲避去。”慕逸尘一声令下,便左手拉着母亲秦瑶芳,右手拉着平妻苏馨往就近的凉亭快速走去,慕家军闻言也快速各自找地方去。


        

可天雷劈下的皆是同一位置——新月湖临月塔塔旁的湖里!劈的湖水波波涛翻涌、水花四溅。


        

湖边亭子里的人见状,不禁皱眉低头悄声的交头接耳了起来。


        

大家心里各种猜测着,湖里有何物要历劫成仙?还是作恶遭天谴?鱼?蛙?荷?蛇?贝?蚌?水草?鬼?…


        

就在大家满怀疑问中,第五道天雷劈下时的闪光中,眼尖的人终于看清了天雷劈下的位置有个人头浮出了水面,林竺也看到了凌虚发髻?是郡主!


        

“郡主!”满身狼狈的林竺叫唤了声,突然不知从哪来的力气,挣脱开身边的护卫,快速爬了起来,毫不犹豫、不顾一切的在第六道天雷劈下来时跃身跳了过去,为郡主挡下了那道天雷!


        

天雷劈的林竺有一瞬间停止在了空中,头发直竖的冒烟,面容瞬间焦如碳黑,掉进水里下沉的林竺直接没了生的气息,可林竺的魂魄直接停留在被雷劈时的位置里漂浮着。


        

电闪雷鸣还在继续着,林竺魂魄只看了眼自己下沉的尸体,没有半点遗憾后悔,当望及沉浮在水中奄奄一息的郡主,好心疼!


        

“郡主,好好保重,原谅林竺不能再陪伴您了。”林竺轻喃一声后,抬头望向还在翻滚酝酿在雷霆的乌云,林竺目光坚定、毫无半点畏惧退缩之色…


        

“林竺/林姑娘!”突然冲过去给雷劈落的林竺令宇飞和杨帆条件反射的朝林竺方向伸出手并惊呼出声,宇飞那嘶声力竭之声出卖了他对林竺的心意。


        

“好兄弟,郡主今后的安危就由你来守护,我死后,记得把我和林竺葬一起,兄弟我先谢了。”宇飞哑着声音说完便用尽全身的余力爬了过去。


        

林竺闻言,心里一震,了然的微笑了,原来宇飞也喜欢自己,了无牵挂、心满意足了。


        

“兄弟,我、我记下了。”瘫软在地上的杨帆痛苦的低声回应了句,便不忍直视的别开了头。


        

杨帆也想为郡主挡雷的,可是水性、轻功、行度皆不赖的他因为在水里找寻郡主的时间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长,且中途还快速回了趟亲王府,估计早已经得了风寒,以致于现在是半点力气也使不上了。


        

第七道天雷终于劈了下来,劈的林竺魂飞魄散,劈的宇飞重伤,劈的严无忧直接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