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阎女不能惹 > 第81章 圣女苏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突然出现在御书房前的云月宫人,让守卫为之一惊,得知是云月宫的人,敬若神明,守门的太监更是不敢怠慢的赶紧去向帝王严泓禀报。


        

严泓闻言,惊喜的让国师、大祭司等人亲自出去迎接。


        

“云月宫左使月灵汐同宫云月宫的妹们见过新月帝,新月帝万福金安。”说话的月灵汐声音如娟娟泉水般美妙动听。


        

“左使们免礼,赐座。”严泓喜笑颜开的虚抬手让微微福身施礼的云月汐等人平身。


        

“谢新月帝。”月灵汐语毕,举止优雅的入座,而六个宫娥却没有坐下的立于月灵汐身旁或是身后。


        

“新月帝,月灵汐奉云月宫宫主前来为现世的圣女祈福、布置守护法阵,需在贵国的圣女阁小住几日,多有叨扰,还请见谅。”月灵汐微笑道。


        

“不叨扰,不叨扰,尔等的大驾光临,使新月帝国蓬荜生辉,圣女之幸!新月帝国之大幸也!”严泓帝龙颜大喜爽朗微笑道。


        

严泓接着象征性的问候了一下云月宫宫主、并与左使大致商讨了一下有关圣女的事宜。


        

经商讨,临月塔当场易名为'圣女阁',第七层、第六层专属圣女所有,等圣女苏醒,方便移步,边将第七层第六层重新整修布置,再举行圣女祭典。


        

商定之后,严泓帝让大祭司去安排左使月灵汐等人吃住方面的事宜,并配合、听从左使的安排…


        

一天后,原本的'临月塔'牌匾已经换成了'圣女阁'。


        

依附在严无忧身体上的阎如意昏迷了三天,第四天清晨,在晨曦之光的照射下才悠悠醒过来。


        

阎如意睁开了墨莲影朵朵的水灵灵大眼睛,睁开的那一刻,右侧头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了直径约为两寸的一叶莲,接着莲叶开口处冒出了一朵一寸大小的灰色迷你小莲花!


        

这十二片花瓣的灰色小莲花盛开的那一刻,清新淡雅令人舒心、精神抖擞的莲香随之散发开来。


        

如此神奇!着实让守在床边的秦瑶芳震惊不已!一时失去了语言组织能力!


        

“郡、郡主,你、这、那、你…”语无伦次说不出完整句子的秦瑶芳紧了紧握着郡主的手,看了看一脸迷茫、不明所以的儿媳,秦瑶芳干脆看向云月宫的人,估计她们能解释。


        

“恭迎圣女在新月帝国醒来。”月灵汐微微福身开口道,美妙动听却不失庄严之音在灵力气息的辅助下,响彻了整个新月帝国。


        

“恭贺圣女现世!”月灵汐身后的六位云月宫宫娥纷纷下跪齐声祝福。


        

秦瑶芳一脸懵,本以为云月宫的人是在等郡主醒、等郡主离开这圣女阁,好给来到新月国的圣女腾地方,为何?为何郡主就成了圣女?难以置信!


        

“新月帝国?本郡主竟然没死~嗯,天雷,太可怕了~”阎如意心有余悸的自言自语轻声呢喃,微微晃了晃不大清醒、有些许模糊的脑袋,不会是在做梦吧?


        

阎如意眨了眨迷离的双眼,动了动还附在起伏小腹上的左手,暖暖的,这感觉真实可靠!


        

阎如意抬手迎接着久违的暖阳!这光明的视野感官——满满的希望之光!狠狠呼吸着这新鲜、鲜活气息的空气——实在陶醉!


        

“阿姨,您为何抓着本郡主之手不放?”伸了伸懒腰的阎如意这才发觉到右手被握着,便看向握着手的她一脸天真不解问道。


        

“阿、阿姨?”秦瑶芳复述了句,心里担忧的泛起了嘀咕,莫非心儿脑袋被雷电劈出问题了?


        

想到这的秦瑶芳身心彻底石化了,看着熟悉的容颜却陌生神态的严无忧,石化的身心瞬间碎裂了一地。


        

“有请圣女移步六楼沐浴更衣。”月灵汐说着上前将圣女和秦瑶芳的手分开,并扶起了圣女,云月宫宫娥也走来了两个搀扶着圣女下了床往楼下走。


        

“慕将军夫人,郡主这是在天雷的洗礼下,元神苏醒,本有的记忆或许是一时受到压制,过些日子会渐渐恢复,亦可能从此消散不复存在。”月灵汐临走时微微侧身面向秦瑶芳淡言。


        

“…多、多谢左使大人告知秦氏,让秦氏有心里准备。”秦瑶芳强颜微笑感谢道。


        

“不客气。”月灵汐微笑应了声变抬步下楼去了。


        

秦瑶芳心里是矛盾的,心想着这或许是上天给予心儿的恩赐,让她忘却过去的一切纠结痛苦,重新快乐的活下去!可~是否依然心悦于尘儿?或许就此不再心悦于尘儿了?…


        

秦瑶芳心里乱糟糟的,一时半会也不知自己到底是何想法的,罢了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抹了一把脸,强作精神的也赶下楼去。


        

正好赶上严无忧退了衣物,刚刚钻进了热气腾腾、有新鲜荷花花瓣漂浮在水面的元宝形状似的木质大浴桶里,


        

只露出了如藕般粉白的双臂和顶着微微凌乱发丝的头,而若隐若现的右手臂上却有颗醒目的守宫朱砂痣!


        

秦瑶芳猛地抬起右手压了压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头疼的厉害!她一手扶着栏杆扶手、一手扶着侧头,晃晃悠悠的下楼了,她要回府找不孝子算账…


        

阎如意闭目、懒洋洋的将头轻轻斜靠在交叠着、趴搭在木桶边沿的双臂上,细细享受着经过阳光照射的人间雨露水!


        

可并未让阎如意尽兴,寒冬低气温下,不多时就将热水降温水,加了三次热水后,等再次成温水时,月灵汐试了试水温赶紧将阎如意从浴桶里叫了出来。


        

阎如意心情郁闷,一脸意犹未尽的不悦。


        

月灵汐耐心解释,说严无忧是个习武之人,身体底子虽不错,但也扛不住太久的寒气,况且这几个月的颓废不爱惜,底子多少有些受影响,如若圣女想尝尝人间疾苦,也未必不可,就是有损圣女名誉。


        

“月左使所言极是,来日方长,不急于一时。”阎如意闻言微笑应着起身让她们穿衣打扮了。


        

三个宫娥手脚利落快速的为圣女里三层打底的白衣,外三层的穿上了银白色相间、高雅脱俗飘飘如仙的服饰。


        

梳了个凌虚髻,身后留了少许墨发及腰,不带任何金银首饰,以头上那朵淡灰色的莲花朵和那叶莲为主,再加以些许润白珍珠点缀。


        

“容貌不错,有七分像本郡主。”阎如意看着铜镜里严无忧的容貌颇为满意微笑呢喃道。


        

“就是这头上的花和这身打扮~一言难尽。”阎如意用芊芊手指轻轻戳了戳头上的花,再看看身上的打扮微微蹙眉嘟哝道,她不是很喜欢这么打扮。


        

“要是意念在就好了。”阎如意说着抬手在意念笔固定戴着的位置上比划了下。


        

自言自语、表情丰富多彩的阎如意直接逗笑了不苟言笑的月灵汐和六个宫娥。


        

'圣女,若是面面俱全、事事称心如你意,那回地府回你身体里,可好?'月灵汐用灵语术与阎如意交流。


        

阎如意闻言顿时一愣,木讷默默的看着铜镜里身后微笑看着自己的月灵汐半刻时有余。


        

'…难得出来了,若是一无所获而归,岂不竹篮打水一场空,劳心劳力白做功?不可不可。'回过神的阎如意忙用灵语术回应月灵汐。


        

阎如意心里却狐疑这个月灵汐是何种身份的存在,竟然看一眼就看穿说破了她的身世!得防着这个月灵汐!


        

“莫要胡思乱想,切莫忘记身为圣女的使命。”月灵汐说着竟然掏出和意念有几分相似的发簪插在了阎如意方才用手比划的发髻上。


        

“…谢谢月左使。”阎如意面上微微笑淡言,心里早已心飞雀跃了起来。


        

“不必谢,就当是见面礼。”月灵汐语毕,转身一挥手,有两个宫娥上前一左一右伸出手手背朝上的出现在阎如意面前,阎如意愣了下,随后了然的伸出双手,一左一右的手将搭在她们的手背上。


        

接着有两个宫娥分别走到阎如意的身后两侧,将拖在地上的长裙摆一人一角的托在手上。


        

“圣女游湖,起始于圣女阁顶峰。”月灵汐说完抬步走在了前面。


        

阎如意随身而起,踩着水晶白靴在宫娥的引领下跟着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