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阎女不能惹 > 第82章 圣洁圣女是儿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阎如意左右手各搭在两位宫娥的左右手背上,一起走上了圣女阁的第七层。


        

“如此热闹不凡,大开眼界了。”走到走廊向下望到新月湖大半个湖边是人头拽动、乌压压一片片的人们,阎如意绣眉微微扬起心情舒畅微笑着感叹。


        

“只要圣女尚在人间,今后每年的八月十五中秋节,新月湖将都会如此热闹不凡。”月灵汐淡言。


        

“本郡主可在人间多久?”阎如意禁不住兴趣问道。


        

“这就全凭圣女能力了。”月灵汐说着一挥手,一朵四人抬的巨大荷花莲座出现在了面前,阎如意并不意外,她能感受到月灵汐她们几个身上隐隐若现的灵力气息。


        

“请圣女上花辇,游湖即将开始。”月灵汐微笑的说着做了个请字的手势。


        

“游湖期间,本郡主需说些什么或是做些什么?”阎如意坐到莲芯花辇上淡问。


        

“无须任何动作,安静坐好即可。”月灵汐说着上前递了一面白色轻纱给阎如意。


        

“哦,简单。”言之过早的阎如意戴好白色面纱一脸轻松微笑应到。


        

月灵汐没再多言,左手唤出了一个装满白色、粉色的荷花花瓣的花篮,右手一个虚抬手,四个宫娥一人一手一杆毫不费力稳稳的将巨型荷花花辇抬了起来,不上肩抬,另一手则是叉腰。


        

剩下的两个宫娥手里握着一杆荷花灯,一左一右的跟随在花辇后面。


        

月灵汐一挥手,房门大开,月灵汐步履轻盈的走在花辇前方领路,离地之后,脚下凭空踩出了朵朵白云,接着右手姿态优美的向空中抛撒起了花瓣。


        

满天飘飘洒洒的花瓣——带着清香、带着福气、带着诱惑朝围观的人们群众飘去。


        

围湖而观的人们肃然起敬,纷纷下跪朝拜了起来!这是花仙下凡吧?!唯美如幻!


        

“众生请起,圣女游湖,福之花,自寻福者,笑纳!”月灵汐空灵美妙之声响彻整个新月帝国。


        

闻言的人们纷纷起身,摊开双手等待花落。


        

此时除了皇宫塔楼上的新月帝、新月帝后不便出宫亲临新月湖参加圣女祭典,新月帝国的百姓、皇亲国戚、达官贵族等等几乎都赶来参加圣女祭典、膜拜圣女了…


        

一凉亭里一身藏蓝色、面容冰冷无度、双目深邃不见底、双耳却通红的如火燃烧的慕逸尘右手紧紧握着身后苏馨的手,左手被娘亲秦瑶芳抓在手上。


        

“啪!”一声响,慕逸尘左手背上红了一片!但仍面不改色、无动于衷。


        

“给老娘摊开手!”秦瑶芳拍了慕逸尘手背咬牙切齿低吼道。


        

“孩儿不需要。”慕逸尘淡言。


        

“老夫人,您莫气,尘哥哥的手在这。”苏馨见状说着,忙将慕逸尘的右手掰开放到了秦瑶芳面前。


        

秦瑶芳看了一眼苏馨,叹了一口气,这孩子是好的,若是当初赶在皇上赐婚前与尘儿喜结连理,该多好,可是命运弄人呀。


        

“老夫人,尘哥哥左手冻抽筋了。”苏馨被这个婆婆看的心虚而低下了头声音越来越小解释道。


        

“噗~好蹩脚的借口,也是难为嫂嫂了。”慕逸尘的亲弟弟慕尘飞闻言禁不住笑出声道。


        

苏馨余光狠狠剜了慕尘飞一眼,没看见你娘正气头上么?亏你笑的出来!


        

慕逸尘冷冽的目光也投向了慕尘飞,慕逸尘赶紧止笑。


        

“娘,莫气莫气,来来来,飞儿的无影手借您一只,管够。”一脸阳光笑脸、伸出一只手快速比划了几下道。


        

这么调皮的性格的慕尘飞与身上那身淡蓝色儒雅书生装完全不搭。


        

“罢了罢了。”秦瑶芳说着松开了慕逸尘的左手,自己伸出双手,如获珍宝的将飘到她跟前的花瓣小心翼翼捧在手心里,看着接触到肌肤的花瓣渐渐被肌肤吸收。


        

在场的正要为慕逸尘这母子俩松一口气时。


        

“圣女祭典后,逸尘你的婚期结束,该启程前往边疆复职,让你父亲回来一趟。”秦瑶芳眼神暗了暗淡言。


        

“娘,好的。”慕逸尘面上无波澜淡言道。


        

苏馨心里一紧,又要别离了呀,心中是无尽的不舍和无奈。


        

“娘,让飞儿顶替兄长职位一段时日吧,毕竟~兄长新婚燕尔的,别冷了两位嫂嫂~”慕尘飞说着朝慕逸尘挑了挑眉。


        

“不必。”秦瑶芳、慕逸尘异口同声冷冷道。


        

秦瑶芳手一挥,随从婢女们领意的往亭外移了移,到亭外不时伸长脖子观望湖里的圣女、也悄悄摊开手接花瓣那福气…


        

“待你哥想清楚了如何对待郡主再言。”秦瑶芳眼神迷离的望着从眼前慢慢过的花辇冷冷道。


        

闻言的苏馨把头低的几近要埋胸前了,并未因尘哥哥心里只有她这个馨儿而感到庆幸,恰恰觉得无地自容,毕竟郡主下嫁少将军为正室夫人,虽然自己是以平妻与正室平分夫君,可终究是妾。


        

“尔等可知花辇里圣、洁、无、瑕的少女圣女是何人?”秦瑶芳将'圣洁无瑕'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压低了声音道。


        

慕兄弟俩和苏馨皆是一脸的莫名其妙,那圣女不就是云月宫的人送来的么?


        

“那是你慕逸尘的妻子——严无忧郡主!可笑吧?婚后两个月了,竟还是完璧之身,若非此次老娘亲手帮昏迷的郡主更换衣物,又怎知早该消失的朱砂痣竟还明晃晃在那手臂上。”


        

秦瑶芳转身恨铁不成钢的盯着慕逸尘道,说完泪又禁不住的往下流。


        

慕逸尘是震惊的,震惊那个内力平平无奇、不苟言笑的闷丫头竟然就成了圣女?


        

苏馨、慕尘飞忙用双手快速捂住自己的嘴,免得惊呼出声,一脸的不可思议看向渐远花辇里的圣女,


        

又转头不可置信的看向剑眉微蹙的慕逸尘,慕逸尘竟敢如此大胆的羞辱被我们新月帝国百姓敬仰、被帝王捧在手心上恩宠着的郡主!


        

“郡主姐姐太可怜了,尘哥哥坏。”苏馨说着感性的掉下了眼泪。


        

苏馨从不知三天两头就往郡主姐姐屋里留宿的尘哥哥竟然不曾碰过郡主姐姐,郡主姐姐定是爱极了尘哥哥的吧?不然是如何受得了这份屈辱的?


        

慕逸尘闻言,心情极其不爽的看着为对手落泪的馨儿,忍着要掰开苏馨脑袋的冲动,真想看看她脑袋里咋想的?人家妻妾的争宠是多么激烈,她倒好,总想把夫君的爱分给她人!还替对手打抱不平!


        

苏馨是不知尘哥哥的想法,不然她会理直气壮的告诉尘哥哥'换做别的女人,馨儿当不会将夫君的爱分出去,可那是郡主姐姐!是馨儿心中的女神,把夫君的爱分些给郡主姐姐,馨儿乐意!'


        

“哥,既然不爱,就趁早与郡主姐姐和离,免得误了郡主姐姐的幸福!你要知,想娶郡主姐姐为妻的逸群之才、才貌地位具全的公子哥可是数之不尽的!”


        

慕尘飞为郡主打抱不平而气急败坏道,心里即刻萌生出——你若敢离了郡主姐姐,我就敢把她追回来给你当弟媳,然后天天趾高气昂的把你来使唤!


        

“混小子给老娘闭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劝和你不会?嘴皮子欠抽与否?你该唤郡主为嫂子的!”秦瑶芳低吼了慕尘飞,真想一巴掌将这个说话不把风的混小儿拍到湖里去反省。


        

“和离是不错的选择,我曾跟她提起过,她说会考虑。”慕逸尘淡言。


        

“啪!”一声脆响,力气之大!五指分明的巴掌瞬时在了慕逸尘的左脸上肿胀了起来!


        

亭里亭外闻声者皆是一惊,苏馨首先反应过来,上前收回了婆婆还未放下、掌心微红的手。


        

“老夫人,您莫冲动,今天可是圣女游湖,不宜闹出不合时宜的响动。”苏馨一脸紧张担忧的边在秦瑶芳耳边轻声提醒着边四处张望。


        

秦瑶芳扶额,大意了大意了,自己是何时变的如此失态不受控的?


        

秦瑶芳顺势在苏馨的手背轻轻拍了拍,眼里是感激、欣慰,这是个好儿媳。


        

慕尘飞赶紧站到娘亲身边加入劝慰行列,让呆滞了下的慕逸尘有种被同仇敌忾之感!心里苦笑,面上却依然冰冷无情、无所谓的随手将嘴角溢出来的血迹擦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