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阎女不能惹 > 第94章 亲王府门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瑶芳后怕儿媳差点永别与世,她不容再有此类悲剧发生。


        

但能让儿媳兴趣、开心之事,又不忍直接阻挠令儿媳失落,于是,秦瑶芳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要寸步不离守着冒险的儿媳才行…


        

马车行至亲王府门前停下,刚刚下马车站住脚的秦瑶芳和严无忧就听到了令人舒心的柔和问安声。


        

“郡主姐姐吉祥!慕夫人好!”一脸欣喜的苏馨带着慕府的俩护卫和贴身婢女柳华向严无忧和婆婆行礼道。


        

“…漂亮妹妹平身。”严无忧看到一身淡紫色服饰、淡紫色披风的窈窕淑女就心情舒畅,眉开眼笑的说着上前扶起了她。


        

如此行径的郡主除了秦瑶芳见怪不怪,其余在场的人员皆是发现新大陆般惊奇!


        

“……”一脸阳光笑意又和气近人的郡主姐姐让苏馨受宠若惊般震惊到失神似的僵在那,激动的经不住反手握紧了郡主姐姐的手。


        

严无忧条件反射的微缩了一下手,没有抽出来,柳月眉微微蠕动了下,一脸莫名的重新细细打量起眼前表情僵住的温柔可人儿。


        

严无忧看着这张既熟悉又陌生的娇容,挺熟悉的一张柔和别致的面容,一时间想不起是谁了,


        

但并不排斥,可越看心就禁不住泛起了莫名的自卑感、难过哀伤!这是原宿主之前留下的情绪!


        

“婆婆,她是何人?为何这般表情?”严无忧一脸疑惑不解的回头轻问起身后的婆婆。


        

“…她、她姓苏名馨,馨香的馨,是从五品户部尚书苏朴的嫡女。”秦瑶淡看了眼愣神的苏馨而犹豫了下淡言。


        

“婆婆,她是心儿的何种关系人?”严无忧空闲的左手禁不住轻捂了一下泛起不是滋味涟漪之心轻问。


        

“……她、她、她是慕逸尘的、慕逸尘的平妻。”秦瑶芳低眉渐说声音渐小了下去。


        

“这苏馨不但貌美,而且也很优秀吧?深得慕逸尘喜爱的那种类型?”严无忧抿了抿嘴轻问出声。


        

听不出喜怒、哀伤的淡淡语气,秦瑶芳抬眼紧张的盯着眼前看不出面容的情绪波动儿媳,不知该如何开口。


        

“已然是平妻了,慕逸尘定是爱极了苏馨,怪不得,见到她时,心儿的心会不自觉的难过、自卑、哀伤了起来。”


        

严无忧淡淡微笑着感性淡语到,曾经原宿主的严无忧定亦是爱极了那个慕逸尘吧?要不为何如此难过。


        

秦瑶芳发觉到儿媳那墨莲朵朵的双丽眸蒙上了水雾,心里经不住咯噔咯噔紧张担忧的狂跳了起来。


        

“苏馨,你立马回慕府去,未经我同意,你不许见郡主。”秦瑶芳将愣神的苏馨轻推回过神而一脸肃色道。


        

闻言的苏馨微微低一脸委屈难过的娇容。


        

“……慕夫人,馨儿、馨儿只是……”担忧郡主姐姐,声如细蚊响的苏馨未能解释完就难过的再也说不下去了。


        

“心儿,快时间不早了,且外面凉,先回府用午膳吧。”秦瑶芳见到情绪有些不受控的儿媳而紧张的转开话题道。


        

“…好。”苏馨立即应声到,前几日在新月湖时,婆婆曾唤她为馨儿,苏馨以为婆婆这话是对她说的。


        

“苏馨,心儿是郡主的乳名。”秦瑶芳凑近苏馨耳边轻语告知到。


        

苏馨了然的点点头,正想抬头跟郡主姐姐道歉的。


        

这时有冰凉的水滴滴落在苏馨的手上,下雨了么?艳阳高照一碧千里的晴空天,何来雨水?


        

苏馨抬起头却猛然发现那是郡主姐姐的泪水!郡主姐姐居然落泪了!


        

郡主姐姐是讨厌苏馨了么?苏馨心里顿时很不是滋味,她是那么崇拜、喜欢郡主姐姐。


        

苏馨忙松开了郡主姐姐的手,惊慌失措的忙向郡主姐姐行告退礼,她的丫鬟、护卫见状,随即默默跟着行礼。


        

“郡主姐姐,是苏馨唐突冲撞了您,苏馨这就回慕府反思,苏馨告退。”苏馨说完起身就要落荒而逃。


        

却不晓被郡主姐姐拉住了手腕,苏馨愣神了一下,一脸情绪复杂的回头看向郡主姐姐,只见郡主姐姐依然温和微笑着。


        

严无忧所为令在场人员皆是一愣,对郡主的认知再创新高!郡主这是幡然醒悟决定要反击了?这是要借题发挥惩戒、手撕慕大少将军的爱妾了?


        

苏馨的贴身丫鬟柳华紧张着准备着随时挺身而出为自家大小姐挡伤害,秦瑶芳蓄意待发,时刻准备着劝架!


        

其余在场人员虽怜惜娇柔美人,但他们更多是为郡主鸣不平!他们屏气凝神等着郡主霸气的手撕妾室场面!


        

堂堂新月帝国里拥有无上荣耀、受人美赞、爱戴、连帝王都视为掌上明珠的郡主,竟要受慕逸尘与妾的气和委屈!胆大妄为也!


        

“冲撞?反思?这话就言重,苏馨妹妹从始至终的只字片语中,


        

都未提及到本郡主的任何相关,何来冲撞一说?又有何可反思的?


        

这无稽之谈之事若是传了出去,本郡主岂不是要成为众矢之的?


        

苏馨妹妹这是何用意呢?”严无忧不急不缓微笑淡语道。


        

看吧,不愧是我们敬爱的郡主,不愧是为新月帝国除大害的威风凛凛郡主!这一连串的精准狠反问,这找茬的手段不要太光明正大!


        

“请郡主姐姐恕罪,苏馨为那些未经大脑的愚昧言语行为向您陪不是。”担忧敬爱的郡主姐姐误会的苏馨说着回身就要跪下。


        

严无忧眼疾手快正过身来伸出另一只手,双手扶住了苏馨,以致于没跪到地上,而身后的柳华已经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


        

“求郡主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家大小姐吧…”柳华边哭喊着边咚咚响的把头磕的那叫一个响。


        

“柳华。”苏馨心疼着呼唤出声。


        

“你这婢女,莫再磕头了,本郡主见不得血腥场面,赶紧擦擦。”严无忧汗颜不悦冷声到。


        

在场的闻言皆是一愣,而后憋笑腹诽,他们的郡主突然就不靠谱了,何谓'见不得血腥'?


        

几个月前,郡主可是亲自手刃王知朴左相一家十六口人和亲信二十几口,共计近四十口人呢,当时浑身浴血的郡主就如嗜血的地狱修罗!


        

在场的默默地听着看着睁眼说瞎话的郡主。


        

柳华闻言一愣,随即手忙脚乱的从衣襟里掏出手帕擦拭着地上的血渍。


        

“苏馨,你的这个丫头真是死心眼。”严无忧汗颜摇摇头道,说着伸手往苏馨衣襟摸去。


        

“心儿,婆婆饿了,回府吃午膳先。”秦瑶芳以为儿媳要当众剥了苏馨衣物羞辱苏馨而伸手拉住儿媳的手扯开话题到。


        

“说到午膳,本郡主确实饿了,你们谁有手绢给条这丫头清理清一下伤口。”


        

严无忧说完,左手拉着秦瑶芳,右手拉着苏馨就往亲王府里走。


        

柳华见状忙连跪带爬的挡住了严无忧的去路。


        

“求求郡主放过我家大小姐…”柳华又是边求边磕了起来。


        

“柳华,你莫再磕了。”苏馨一脸心疼担忧劝阻到。


        

“苏馨妹妹,你的这个丫头倒是忠心不二,就是太敌视本郡主了,既然如此,那本郡主就不留你们了。”


        

严无忧语毕就松开了苏馨的手,苏馨连忙去阻止还在磕头的柳华。


        

“锵锵!”刀剑出鞘声响起,就在亲王府之人心里开始感叹郡主的狠厉之时。


        

严无忧、秦瑶芳闻声望去的同时,不约而同快速的闪身过去,婆媳俩同时出手挥开了柳华背后近在咫尺的利剑。


        

利剑偏开了柳华要命的位置,却不经意间划伤了一旁苏馨的左臂,苏馨主仆惊呼了声,苏馨淡紫色的臂袖瞬间被鲜红血液浸湿。


        

严无忧立即俯身上手,一手快速用力按压住苏馨手臂的伤口,另一手扶住了瑟瑟发抖、脸上苍白的苏馨。


        

“杨教头,你这是何意?”严无忧抬头目光如炬、一脸肃色呵斥道。


        

“…回、回禀郡主,卑职得到不留的指示了。”杨帆见到一脸肃色不悦的郡主而一脸不解应声到。


        

“本郡主说不留,是不留苏馨妹妹在亲王府用膳了,你如此冲动是如何成为本郡主亲卫的?”严无忧忍住要发飙的性子无奈的语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