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阎女不能惹 > 第97章 苏馨又添新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论谁被雷劈的多,依伤势而论,看林竺浑身上下被雷焦灼到没一块好皮肤的,被劈多的那个应该是林竺吧。


        

再看看自身没有一处被焦灼的痕迹,是幸运呢?还是幸运?


        

罢了罢了,阿竺也说了,失忆是件好事,那本郡主何必去自寻烦恼的去纠结过往的不痛快呢?


        

当下是要珍惜、好好享受这来之不易的人生,还有道士哥哥还待本郡主去寻之呢!


        

释然的严无忧心情顿时就舒畅了起来,再次关切的安抚林竺好生修养,


        

又再次细细叮嘱了进屋来的宇雅和医生一番,便扬长而去。


        

出了婢女院的严无忧,满脸是对食物的渴望,她边嘀咕晚膳的菜品边加快了脚步朝膳堂方向走去。


        

夕阳无限好,余晖笼罩着严无忧,浑身犹如镀了一层金光,神圣而美好!


        

往正殿膳堂走来的一路,见了郡主的婢女、府丁、侍卫们经不住肃然起敬!


        

严无忧身后的杨帆,眸光意味不明的暗了暗。


        

“来人,本郡主的婆婆和苏馨妹妹何在?”走进膳堂却不见婆婆和苏馨的严无忧疑问到。


        

“回禀郡主,女婢不知。”张罗膳食的掌事嬷嬷行礼应声到。


        

“好了,没你事了。”严无忧说着转身走出了膳食堂。


        

习惯有婆婆陪吃的严无忧,突然觉得自己用膳就不那么香了,边往外走边嘀咕着婆婆何处去了。


        

“禀郡主,慕将军夫人和苏姨娘还在后花园等您。”闻言的杨帆见脑子一时不转弯的郡主而开声到。


        

“…晕,把婆婆和苏馨妹妹落后花园里了。”严无忧闻言突然惊醒的轻拍了自己侧头而惊呼了声。


        

“杨教头枕细心,记性真好,有赏。”严无忧丢下这么句话边往后花园赶。


        

默默跟在严无忧身后的杨帆汗颜无比,郡主这是夸他?是怪他?


        

也是,郡主总不能承认自己是猪脑袋、自己愚笨吧?失忆的郡主让杨帆觉得带着有些吃力。


        

饥肠辘辘的严无忧赶到后花园,看到婆婆和苏馨还在凉亭里坐着聊天。


        

“…苏馨,你打算何时回幕府去?幕府内务等着你去理呢。”秦瑶芳微笑问着。


        

“婆婆,幕府不还有叶管家伯伯在么?而且,而且馨儿这伤还没好利索。”苏馨一脸温柔乖巧应到。


        

“对呀,婆婆,苏馨妹妹身上的伤还未痊愈,是该好好修养的。”走近凉亭的严无忧正好听见她们的谈话而附和道。


        

石桌上新增了一盘红糖枣泥发糕和一盘凤梨酥瞬间吸引了严无忧,丽眸直闪烁!


        

秦瑶芳闻言,并未再多说些什么的,一脸慈笑着和苏馨同时起身。


        

“郡主姐姐好。”苏馨笑靥如花开心道,还是郡主姐姐更为了解我呀!


        

“心儿,林竺那丫头如何了?”秦瑶芳问着向儿媳走去,伸手接过严无忧手拉到石桌前。


        

“心儿替阿竺谢过婆婆的关心,清醒过来的阿竺,精神状态挺好的,


        

估摸着无须几日就能下床了。”严无忧微笑应声着在婆婆身边石凳上坐下。


        

待婆婆和郡主姐姐坐下,苏馨贴心的帮婆婆和郡主姐姐各接了一块糕点到面前的碟子里,方坐回石凳上。


        

“那就好,那就好。”秦瑶芳说话间也夹了一块凤梨酥到儿媳蝶子里,也给苏馨夹了一块。


        

“婆婆和苏馨妹妹太好了,太了解本郡主了,谢谢啦,一起吃呀。”严无忧笑眯了眼说完,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形象什么的不重要了,饿呀!


        

“好,好,好。”秦瑶芳一脸慈笑说着也吃起了点心。


        

“郡主姐姐客气了。”苏馨欣然一笑说完,斯文优雅的品起面前的凤梨酥。


        

凉亭外的杨帆见到这形成鲜明对比的吃相已经麻木了,默默侧过身,眼不见,心不疑。


        

三个跟着伺候的婢女,除了做事,基本都微微低着头的侯在凉亭外等待差遣。


        

冬日的天,天黑好似一瞬间,就在吃点心和不时的几句话中,太阳已落了西山。


        

掌灯大婢女领着手提暖黄色灯笼的婢女赶过来了。


        

“尔等若是冷了就多穿些衣物吧,莫要着凉得了风寒。”严无忧起身神了伸懒腰见到提着灯笼的婢女瑟瑟发抖而随口道。


        

“诺。”婢女们微颤着声音齐声应到,身上衣物够厚够暖和的,但后花园的夜晚才是令她们生寒意的正在原因所在!


        

严无忧并未在意,心里惦记着盘里还有一块凤梨酥,不能浪费!


        

“心儿,天黑了,速回吧。”秦瑶芳忽然想到了什么而提醒到,一语惊醒了严无忧,终于想起了什么。


        

“对哦,差点忘了,回了回了。”严无忧即刻起身说着,囫囵吞枣的将还剩半块的凤梨酥全塞进了嘴里。


        

拉起了婆婆和苏馨的手就往正殿紧赶着,松了一口气的婢女们随即小跑着碎步紧跟其后。


        

柳华如二丈的和尚摸不着头,这亲王府府上之人,如此怪哉是何故?柳华虽疑惑不解,但当下情形还是醒目不语的跟着就是了。


        

杨帆在郡主前方领路,几个高手侍卫则是将郡主和婢女们围护在中间。


        

刚刚走出后花园,不明所以的苏馨就气喘吁吁的跟不上郡主姐姐的步子了。


        

“郡主、郡主、姐姐,您、慢、慢点…苏馨、馨跟、跟不上。”苏馨上气难接下气之声响起。


        

闻言的柳华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想去搀扶自家大小姐的,奈何有其心而力不足呀!自己都被亲王府的婢女甩开一大截的距离了呀。


        

严无忧闻言稍微放慢了步子,但未停下脚步。


        

“苏馨妹妹,你再坚持坚持一会儿,膳堂就快到了。”严无忧气息平稳和气安慰到。


        

“郡、郡主、姐姐,苏馨、跑、跑不动了,脚、脚扭、扭、扭伤了。”苏馨大口大口喘着气、一脸隐忍、语不连贯道。


        

闻言的严无忧终于停住了脚步,左手松口了婆婆秦瑶芳的手。


        

“苏馨妹妹,哪只脚给扭了?”严无忧边打量边担心轻问到。


        

汗湿了额前碎发的苏馨还未开口,秦瑶芳已经在苏馨右侧扶住了,并将重力往己身上靠。


        

“是右脚。”快速反应过来的秦瑶芳应到。


        

“唉,是本郡主思虑不周,忘了苏馨妹妹非习武锻炼出身的大家闺秀,歇一下下先。”


        

严无忧一脸歉意的说完就松开了苏馨的手,俯身要去查看苏馨的脚伤。


        

好不容易平稳了些气息的苏馨见状,如惊弓之鸟条件反射的迅速蹲下,由于动作过猛牵动了脚伤,狠狠倒吸了一口凉气。


        

“哎呀!郡主、郡主姐姐,舍不得呀,这等事儿哪能劳驾您出手。”蹲下的苏馨忍痛拦住了郡主姐姐伸出的手艰难道。


        

“禀、禀郡主,这等粗鄙活,让、让女婢来。”终于赶上来的柳华在郡主身后跪下道。


        

“心儿,让柳华动手吧。”秦瑶芳肃色开声了,哪有正室给妾室俯身弯腰揉脚的?成何体统?!况且还是高贵的郡主!


        

“好吧,柳华你轻点。”严无忧挪了位置给柳华并细心叮嘱道。


        

“诺!”柳华应声后,并未心领的忙跪走了几步到苏馨面前,却犹豫着未下手的看向慕夫人。


        

“心儿,让男子们背过脸去。”秦瑶芳领意的对儿媳和蔼道。


        

“好的,婆婆。”严无忧点头应了声。


        

“男子都背过脸去。”严无忧肃色吩咐。


        

“诺!”侍卫们齐声应着便一致转身面朝外围去。


        

柳华看了眼四周,方低头小心翼翼的边给自家大小姐查看伤势,边在腹诽郡主!这郡主简直是笑里藏刀的笑面虎!太可恶!


        

明面对我家大小姐倍感和善、关心之至,暗地里却对纯良、毫无防备的大小姐如此狠厉,臂伤未愈,又添新伤!


        

偏逢我家大小姐对这郡主放心的很,半点疑心、防备不曾有,真心替大小姐提心吊胆!


        

“警戒!”杨帆突然轻喝了声,在场的侍卫闻言,暗暗运转起了内力,警戒感知着四周。


        

除了苏馨和柳华一脸懵、疑惑抬头四处张望着,而亲王府的婢女们惊慌的迅速背靠背的往中间聚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