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阎女不能惹 > 第110章 功过计数手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次去幕府,去初见家公,可得把礼物备好了,但愿能给家公留个好印象!


        

于是,严无忧又折回寝殿,去向婆婆询问了家公的喜好。


        

秦瑶芳满是欣慰——这儿媳懂事、细心也用心。


        

秦瑶芳一脸的慈爱道:“只要是心儿的心意,无论何物,家公定会喜欢,无须纠结选礼一事。”


        

严无忧闻言,心里偷偷小得意了起来,听婆婆的言词、口吻,似乎家公对她这个儿媳也不错的!


        

不过严无忧还是想动动脑备份好礼给家公,思来想去,


        

最终决定备人参灵芝和灵丹妙药,人参灵芝可补身,灵丹妙药可修复曾经的内伤,最是有益久战沙场的家公食用。


        

至于人参、灵芝,直接让刘管家到府中储备库取即可,


        

至于灵丹妙药,现在的严无忧也只知道月左使有上层的灵丹妙药——带有灵力、术法的灵丹妙药!


        

严无忧只好厚着脸皮,带了些是女人估计都喜欢的珠宝首饰在身上隐藏的口袋里,带着徐兰就要出府。


        

这时,林竺匆忙赶了过来。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严无忧看到脸上还有些许淡淡疤痕,但脸色红润、恢复健康的林竺,


        

严无忧欣然一笑:“阿竺,身体恢复的如何了?你不多修养几天么?”


        

林竺连忙摆摆手微笑应到:“多谢郡主关心!阿竺已然安康,无须再修养,


        

您让阿竺复职吧,若再闲置阿竺,阿竺该发霉长菇了。”


        

严无忧微笑鄂首,转身朝府外走去。


        

林竺微笑着让徐兰回去,徐兰开心的点头,小碎步快走的回去了,


        

她本来就不是郡主的贴身婢女,很少离府,几乎是足不出府,她是府内内殿、内院管事的大婢女。


        

郡主的贴身婢女是林竺,再者是宇雅,亲卫是杨教头,再者是宇飞。


        

林竺快步跟上了郡主,亲王府门口,管家已经安排好了马车和侍卫,严无忧毫不矫情的一个跳跃,就上了马车进去了。


        

林竺看了眼马车前后的侍卫,禁不住停下了脚步,双眉微蹙的问一旁的管家:“刘伯,杨教头和宇副教何在?”


        

刘管家微愣的看向林竺,这么大事件,你竟全然不知?


        

刘管家张嘴欲言,马车上的严无忧拉开了窗帘微微探出了头:“阿竺,你不上来么?快点呀。”


        

阿竺闻声转头应到:“郡主,阿竺问刘伯个事,这就来。”


        

“快上来吧,这些天所发生之事,你直接问本郡主得了,本郡主知道的。”严无忧催促着。


        

“诺!”林竺闻言立即应声着转身上了马车。


        

车夫驾驶马车缓缓驶向新月湖,护着马车的前后侍卫慢跑前行,


        

看到挂有亲王府牌子的马车行走在街上,一般的马车、轿子纷纷礼让,百姓们也自觉礼让到一旁等马车过。


        

无忧郡主不止为新月帝国除了一大害,或多或少的人也猜出了郡主是新月帝国的圣女!于是对郡主就更加肃然起敬了!


        

然而马车里的严无忧并不自知,她正在马车上告诉了林竺想知道的事情原委,听完原委的林竺,一脸的唏嘘不已,短短几日竟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故。


        

新月湖——


        

林竺和郡主一同乘坐画舫来到圣女阁前,圣女阁顶端两层的阁楼整改即将完工,正在做收尾工作,也就没之前那么嘈杂了。


        

严无忧独自进了圣女阁一楼,在桌前坐下,并未上阁楼,而是让守楼的小祭司上去请月左使下来。


        

见了月左使严无忧要不拐弯落脚,直接微笑道:“月左使,


        

本郡主想要向你讨要能修复内伤、旧疾的丹药,当然,本郡主自是不会白拿你的,


        

本郡主拿这些与你换,可好?”严无忧说着把藏在身上的金银珠宝首饰等全拿出来摆放在了桌上。


        

话说不白拿人家的,可头上那是似意念的发簪、大还丹、补气养血丹、灵液、解毒丸等等,哪样不是白拿人家的?!


        

月灵汐不屑一顾桌上的物品,而是面无表情着微微摇了下头,走到了窗前,不言不语对着向湖面淡雅的多色荷花看的出神。


        

即便严无忧不依不饶、软磨硬泡缠着月灵汐跟她换,


        

甚至连撒娇也用上了,也未能让月灵汐点头答应!


        

严无忧一脸的吃瘪,既无奈又委屈,只差给月灵汐跪下了!严无忧实在疑惑不解!


        

今日的月左使为何要如此刁难于她,往日的月左使可是丝毫不吝啬,并且还主动把丹、药、液送给她备用的呀。


        

“月左使,那种能修复内伤、陈年暗伤的丹药,本郡主今天是要定了,


        

就问你要我如何方能把那丹药给本郡主吧?”严无忧破罐子破摔的架势问到。


        

月灵汐故作沉思了会儿,终于微笑开口了:“拿二十个功德点来交换一瓶能治疗、修复内伤的秘愈丹,


        

还有,之前给你的那些丹药,郡主要补一百点功德点给个本使。”


        

严无忧微微愣神的看着月左使,她是佛主派来的还是冥界那位派来讨债的?


        

严无忧绣眉微微蠕动,抿了抿粉嫩双唇:“可以,但本郡主不知现在是否有足够的功德点作为交换。”


        

月灵汐唤出一个通体润白的玉手镯和一支笔尖纤细的毛笔在手,递到严无忧面前,


        

微笑道:“给,累计功过之镯,只要二十个功德点就能拥有,


        

滴点你的血,用你的血在镯子上写上严无忧姓名,就你的了。”


        

严无忧看着月左使,禁不住汗颜了起来,现在眼前的这位月左使,张口闭口就是功德点!


        

突然觉得月左使就如掉进钱眼的商人!哪有之前的脱凡不俗、清心寡欲似仙女的风姿!


        

看到发愣出神的严无忧,月灵汐微笑问到:“就不想知道自己有多少功德点了?”


        

回过神的严无忧点点头道:“想!”


        

说着一手接过手镯,一手从衣襟前取出银针,扎破指尖往镯子上滴了滴血,


        

又滴了滴血在桌面上,接过月左使手中毛笔,将严无忧名字写了上去。


        

做完这些,静待了一会儿,那白玉镯才微微闪烁着皎洁的莹光,血写的名字被吸收,


        

接着白玉镯本身润白开始显示出一块块黑斑,越来越多!


        

“月左使,这是何意?”严无忧蹙眉不解问到。


        

月灵汐绣眉微蹙肃色道:“罪恶斑,还不小也不少,等等看。”


        

闻言的严无忧愕然,天呀!原宿主到底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恶人!心里那个委屈呀!


        

通体润白的镯子竟成了通体黑的黑镯子,严无忧想把糟心的黑镯子直接给砸了,辣眼呀!


        

月左使阻止到:“不急,再等等看。”


        

严无忧只好耐着性子继续等,终于,黑镯子又有了新变化,开始出现点点金色点,


        

可是没出现多少,来不及数,金色点又慢慢变浅变淡,最后成点点润白。


        

月左使不等严无忧发问,就开声解释到“金色功德点抵罪恶点了,


        

润白是功过相抵的表现,功德点是金色的。”


        

镯子的最后结果是黑区占三分之二!润白区占三分之一,而一点金色功德点也没剩了!


        

月灵汐叹息道:“看来,圣女目前严重负债,要给本使的一百四十点功德点只能赊账了。”


        

严无忧一脸的委屈,本郡主在人间为人这些天,可未曾干过坏事!


        

好事倒是做了几件,估计方才显示的那些的功德点就是!可惜被恶行抵消了!


        

严无忧指着手镯黑色区不满抗议到。“本郡主未曾干过坏事,这些恶行不该算在本郡主头上。”


        

月左使缓缓道:“这些恶行有一半以上是圣女造成的,


        

那七道天雷是为圣女现世而来,劈散六个魂魄之罪,算圣女的。


        

原宿主之前未抵消的罪行也要偿还,毕竟圣女接了她的一切人生。”


        

闻言的严无忧如被晒焉的花儿,了无生机的垂着脑袋坐了下来,原来天雷劫是本郡主的!


        

本郡主就疑惑为嘛突然就被送往人间来了,原来是送本郡主给雷劈的!


        

劈就劈吧,你倒是劈准一点呀!为嘛要波及到无关之魂?罪大了呀!


        

夺舍她人身躯也非本郡主所愿,本郡主也不知也身不由己的!


        

看到严无忧一脸的惆怅,月左使微笑开口了:“若是圣女不想为人承担原宿主的那些罪行,


        

本使倒是可以帮郡主之魂剥离这身躯,付本使五百点功德点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