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阎女不能惹 > 第113章 幕府后花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垂眸的林竺,眼中是按耐不住的惊喜!想不到尘世间竟蕴藏着个如此灵气充足、有利于修炼的灵气宝地!


        

有此灵气宝地,快速提升自身灵力修为不愁了,郡主也可尽快步入修炼行列当中了呢!


        

严无忧深深地呼吸着充满灵气和花香的空气!身心舒畅的忘乎了所有!


        

严无忧撒娇着让婆婆屏退了园中干活的下人,秦瑶芳毫不迟疑的屏退了下人。


        

见园中再无人闲杂人等,严无忧给林竺抛了个意味深长的笑意,


        

林竺接收到了,瞬时了然的微微鄂首,悄无声息、默默的在园中转悠。


        

慕宴辉捕抓到了严无忧和林竺的神色互动,剑眉几不可见的微蹙了下,猜疑令他不得不重新看待这个面上天真无邪的纯善儿媳…


        

“…心儿,这是路边的都是寒菊,花期在10月至明年1月,寒菊的寒就是冬寒的寒;


        

这是百合花,不同色彩的百合花有着不同的意义……”秦瑶芳兴致勃勃的把花儿一一介绍给了儿媳严无忧认识。


        

严无忧不时点头示意记住了,不时问问这个、问问那个的,好奇的不得了。


        

秦瑶芳也不厌其烦,而是乐不思蜀的为儿媳详细解答着……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幕府园中,周边种的树,现下已是满枝的金黄色花朵,那是腊梅,腊梅花清新的花香萦绕着整个花园。


        

园中石子路两旁种着不同品色的寒菊,花朵硕大,开的正艳!白的、粉红的、金黄的、橙的、褐红的,颜色搭接的犹如绚丽的彩带!


        

路旁还有含苞待放的不同花色山茶花,这边一棵、那边一株的。


        

还有一盆盆已结着绿色果实的佛手,待到过年就金黄了!围绕佛手种了一圈的正是盛开着清一色的百合花,百合花花色有粉红的、嫩黄的、白的。


        

雅致的凉亭周边种着君子兰,各种花色的花蕾正含苞待放,凉亭里的石桌上是开着粉色小花朵的文心兰。


        

凉亭前方,有个占地三分大的荷池,冬季的荷池里,水面上竟飘着含苞欲放的睡莲!


        

池中有色彩鲜艳的锦鲤鱼在其中游玩嬉戏着,好不快活!


        

池边有一座浑然天成的大石头假山依傍着,大石头假山长满青苔、野草,


        

假山上长着一棵与园中花景不甚协调,也不符冬季的不知名约四尺高的小树,光秃秃的繁枝上,冒着稀稀疏疏的绿叶芽……


        

在慕园中转悠了一圈的林竺,终于在荷池边的假山旁停下了脚步,观察着这座缓缓向外散发着丝丝缕缕灵气的假山。


        

严无忧见状,柳月眉一扬,欣喜的拉着婆婆就往林竺所在的假山赶了过来。


        

见到郡主走来,林竺福身行礼:“郡主吉祥,慕夫人好。”


        

严无忧微笑着摆手示意免礼,快步往假山靠近,贪婪地大大深呼吸了几口,舒畅!


        

严无忧心情不错的夸奖道:“阿竺的眼见不错,这座活灵活现的假山,本郡主亦是喜欢的紧!”


        

林竺温婉微笑着应声:“郡主,源头是它没错了,但阿竺看不出它的具体。”


        

一旁闻言的秦瑶芳,绣眉陡然扬了起来,听儿媳和林竺这么说,这座假山可是个好宝贝?!


        

秦瑶芳和慕宴辉,禁不住仔细打量起眼前的小假山,努力的想看出它有何特别之处,可似乎也没发现有何异样!


        

夫妇俩一脸兴趣、不约而同的看向严无忧儿媳,等待儿媳的解说。


        

接收到目光的严无忧也不卖关子了,坦然解说到:“家公,婆婆,眼前的石头山可是宝贝,它蕴含灵气,能滋养周围的一切生物。”


        

“灵气滋养?是否弄错了?可是那棵小树已经在那生长了三年多,却还是只有约四尺高而已。”秦瑶芳不可置信试问到。


        

慕宴辉不开声,但他的表情同秦瑶芳一样置疑。


        

闻言的严无忧亦是一脸的不可置信,但不是置疑那石头山的灵气,而是那棵小树。


        

严无忧柳月眉微微动了动,左手托起右手,右手手背撑着侧脸兴趣问到:“婆婆,您确定一直是那棵树?”


        

秦瑶芳坚定微微点头应声:“一直是它,也不知是何树,挺顽强的一棵小树,拔不掉、斩不尽的,


        

后来就没再管它,任它自由生长,却不见它长大多少。”


        

闻言的严无忧若有所思的微微鄂首,然后闭上了丽眸,向眼前的石头假山放出意识。


        

意识里,呈现出了迷雾般淡绿色的灵气气息,灵气气息将整个石头假山笼罩在了其中,


        

严无忧专注着要看清灵气气息里的一切,可是不管她多么努力,


        

就是看不清灵气气息里的一切,连肉眼可见的石头假山和假山上的一切植物都看不清!


        

严无忧不甘的睁开了丽眸,眼前的石头假山和假山上的植物清晰可见!


        

严无忧瘪了瘪嘴,轻声呢喃了句:“意识居然也有不如常人肉眼看事物的时候!”


        

到底是灵脉未激活,不但没法术可言!就连异能也被局限了!啊…本郡主的机缘在何处呀?想抓狂!


        

看到严无忧表情复杂、不如意的在场三人,心情表情也跟着起伏。


        

心里不安的秦瑶芳,终是按捺不住的上前轻声问:“心儿,如、如何了?”


        

严无忧看了眼眼前的三人,无奈的微微摇头应到:“目前的本郡主,能力有限,还看不出个究竟来,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石头假山确实会散发出灵气滋养花园里的一切,于幕府而言,有益无害的,莫要担忧。”


        

听完严无忧的言词,秦瑶芳夫妇终是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只要无碍、无害,那就甭管它如何了。


        

而一旁的林竺,则是默默无语地,不时抬头打量着一旁的石头假山。


        

“家公、婆婆要不您俩先回去歇歇?心儿想在这打坐一会儿。”严无忧微笑提议。


        

秦瑶芳看了眼心不在焉的林竺,又看看儿媳,最后微笑着点头:“好的,那心儿莫要太累了,


        

打坐完就来找婆婆,婆婆把红姨留在花园门外,有何事要吩咐的,让她去做。”


        

“好的,婆婆。”严无忧萌萌一笑应到。


        

严无忧和林竺目送公婆离开了园子,便二话不说的在石头假山旁盘膝而坐,


        

全身心放松了下来,贪婪、肆意地呼吸着灵气,冥想了起来。


        

如此之举令一旁的林竺咂舌,郡主这是真的要打坐!就这样不究根结底了?!


        

严无忧淡淡开声了:“阿竺,你也快来打坐吸收灵气吧。”


        

林竺张嘴欲问,最后只应了一个好字,便走到郡主身边盘膝而坐,默默闭上了双眼。


        

“本郡主之所以看不清,是因本郡主能力不足。所以,目前最好是尽快把能力、异能提升。”严无忧又解释到。


        

“郡主言之在理,是阿竺一时愚昧了。”林竺睁开双眼焕然大悟应了声。


        

偌大的美景花园,就严无忧和林竺俩人静静打坐在其中……


        

一个多时辰后,慕逸尘和苏馨来到了花园外,见到红姨,


        

慕逸尘面无表情的打了声招呼后,拉着苏馨的手,转身就要回苏馨的清云院。


        

没走几步,苏馨却停步不走了,一脸的不开心、不满地看着慕逸尘的背影,


        

早知道就不要尘哥哥陪着过来了!她都好几天未跟婆婆、郡主姐姐说说话了,甚是想念呀!


        

“馨儿,为何不走?”慕逸尘回过身来温和轻声问到。


        

苏馨一脸的委屈吧啦道:“馨儿想念婆婆和郡主姐姐了,馨儿想跟婆婆和郡主姐姐问安。”


        

提及娘亲,即使娘亲从来不手软的教训着自己,但慕逸尘心里还是欣慰苏馨与娘亲感情好。


        

然而提及严无忧,慕逸尘的脸色瞬间冰冷的能掉冰渣子!


        

但与苏馨讲话,他的语气禁不住温和、宠溺了起来:“馨儿乖,要离那郡主远远的,免得再受伤害,那郡主不是你能触及的祸害。”


        

闻言的苏馨禁不住掉起了眼泪,郡主姐姐明明那么多,尘哥哥竟然这么诋毁郡主姐姐的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