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阎女不能惹 > 第122章 湖上的激烈阻拦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竺抱着郡主来到了六楼,只见六个脸色煞白难看的宫娥拖着疲惫的身躯正要上楼。


        

林竺微笑的问候了声宫娥们,即刻让路到了一旁,目送扶着扶梯费劲上楼的宫娥们,


        

方快步来到闺房床边,小心翼翼地将郡主放到了床上,为郡主盖好了被褥,


        

便起身来到了窗前,看着湖面、湖边的紧张、激烈的气氛就禁不住心惊胆颤、担忧不已地拽紧了自身的衣襟!


        

湖面虽没有诡异的狂风了,但冬季的夜,凛冽的寒风开始不停歇地吹了起来,


        

使守在湖面的王侯将帅和守在圣女阁楼下的护卫们更加警惕戒备了起来!


        

湖边,蠢蠢欲动的妖魔鬼怪,不时就有不要命的就往湖中央闯,


        

法力较弱、不自量的初级小妖小鬼小怪被法阵的一个反射就瞬间烟消云散地泯灭在天地间,却还有不知死活的往前冲!


        

即便是中级妖魔鬼怪拼尽全力到伤痕累累,也始终无法闯进来,总是落在离岸不超三尺之距的湖水中受法阵的摧残折磨再也动弹不得,


        

是湖中的妖鬼怪们及时地将落水的它们给丢回岸上去!方捡回一条命!


        

可总有个别嘴贫的鬼怪站着说话不腰疼地开始开声对湖中的妖鬼怪们叫骂了起来:“同为妖魔鬼怪,不互帮互助也就罢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却与修士、道家、术士、凡人联起手来伤及、甚至毁灭同类?


        

尔等是从小缺了天灵盖,脑子不灵光了!还让白痴给你当了先生!


        

智障痴货教你说人话了你也接受的吧?!”


        

湖里闻言的妖鬼怪们,心里那个气呀!好你个不知好歹的蠢货!不感恩戴德救命之恩就罢了,还恩将仇报!岂有此理!


        

但基于湖王有交代:莫要说话多做事!莫要惹是生非!否则重罚!


        

所以,大多数理智的妖鬼怪们还是隐忍着不出声,可也有不少于脾气暴躁的妖鬼怪,气急的就要浮出湖面去破口回怂湖边上的它们,


        

却总会被几个有理智的妖鬼怪合力拦住行动、捂住嘴口!好言劝慰。


        

所以,湖里某些气急败坏的妖鬼怪们,最终不谋而合就是,只得将气撒在落下来的妖魔鬼怪身上,


        

渐渐地,要丢回岸上的妖魔鬼怪当石头砸!瞄准岸上叫骂的嘴贱者砸过去——老子砸死你个不知死活的蠢货!


        

于是不止湖边那个叫骂的鬼怪被砸,连带旁边的也受牵连,


        

顿时恼火了一大片,叫喧谩骂声更是喋喋不休地一个接着一个来:“对呀,尔等肯定是脑残的!方会疏离了同类,与敌共事!”


        

小鬼附和:“尔等若再不及时醒悟,今后见着尔等,定要将尔等挫骨扬灰!”


        

小妖附和:“对,绝不饶恕!定要群起而攻之,再吃了尔等败类!”


        

小魔附和:“逮到尔等,定要尔等求死不能,求生不得!”……


        

湖边的叫喧谩骂声不绝于耳,越来越激烈且难于入耳,带着气愤情绪的闯阵者,也渐渐英勇无畏了起来,前仆后继地执着着…


        

湖里忙得不可开交的妖鬼怪们,有理智的妖鬼怪会不屑地、不时地朝湖边方向翻几个白眼!


        

自骂自话的蠢货!明知法阵的威力,还这般无脑地往里闯!往里送命!简直是一群不知所谓的蠢货!


        

……


        

湖面上闻声见状的王侯将帅和守卫们,由初见妖魔鬼怪真面容的万分震惊与惊恐,现在渐渐得到了缓解。


        

其中某将军轻笑出声地问一旁的将士:“它们这叫骂架势,与市井长舌泼妇比如何?”


        

一旁的将士亦轻笑出声:“回将军,有过之而无不及也!”


        

另一个将帅粗犷刀眉一蹙:“呱噪的很,嘴贱至极,该掌嘴!”…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悄然说开了话,全然没了一开始的惊恐之态了,不愧是将帅之才!胆识非常人能比拟!


        

况且还有法阵保驾助威,所以现在的妖魔鬼怪在王侯将帅的眼里也就大多数长相、样貌与人有别,


        

其实与街上的街霸、叫骂的泼妇无异,王侯将帅们渐渐当起了旁官角色!


        

湖边的妖魔鬼怪们边叫骂着边闯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法阵,伤亡也达到将半,却仍未果,


        

它们终于慢慢消停了下来,诡异的狂风也停止了,夜一下子寂静的只剩呼呼而啸的北风。


        

然而湖边的妖魔鬼怪并未就此罢休,而是开始动起了歪心思,


        

不会儿,就有三三两两的鬼、魔隐身悄然离去。


        

然而湖面上的王侯将帅们和护卫们并未注意到,但林竺看在了眼里,心里腾升起一阵阵的不安,


        

不好的预感令她坐立不安的不时往床上的郡主瞧,郡主若见状,将会如何处之?…


        

不多时之后,果不其然,从街头巷尾黑暗角落蹿出了三三两两的人们,


        

他们有持刀执棍的,有肩头抗锄头铁锹的,直接全往新月湖奔跑而来!


        

到了新月湖,有直接跳进冰冷的湖里往胡中心圣女阁游去的,有的竟然找来了渔船、竹筏,几个人合力划着一同往湖中圣女阁去的!


        

湖面上驻守的王侯将帅可不是吃素的,既然妖魔鬼怪的真容都见过了,


        

那眼看不对劲的人们直往新月湖这边奔涌而来,就知道他们是中邪了,立即下令让船夫划动画舫、船只前去阻挡。


        

月高风黑的新月湖上,有百来人在湖上交手着,刀光剑影迷人眼,合刃之急惊人心!


        

激烈的阻拦战里,中邪被控之人爆发出了超常的气力与身手,而且全然无视死活地拼命向前冲着,


        

使即便念及来者是受控无辜人而尽力避开要害的王侯将帅和守卫们也避免不了、控制不住双方的伤亡。


        

湖里插不上手的妖鬼怪们两手一摊,一脸爱莫能助地仰望着湖面上打斗的人们…


        

随着激战了一炷香有余,刀光剑影之景渐稀,兵戎交响之声亦渐弱了下去。


        

但被妖魔鬼怪的附体、控制的人数多过守湖的人,杨帆等守卫们只得迅速退回到圣女阁前驻守,


        

王侯将帅们死扛不后退地拦截着,但拦截数量有限,不少未被拦截的中邪者已绕过他们登岸了,


        

圣女阁周边丈米内盛开的莲花、荷花瞬间被这些来者们霍霍的面目全非了。


        

王侯将帅们,不得不退守到圣女阁周边,五楼里会点术法的国师和祭司也下楼增援了。


        

圣女阁楼上的林竺见这状,一脸的担忧,心急如焚地在郡主床前来回走动着,


        

不时看看楼梯口处,楼上的月左使和宫娥还未有动静,不知是否都昏过去了,


        

不时起身到走廊看看圣女阁周边、门前的打斗,想下去帮忙吧,又放心不下昏迷的郡主,


        

守着郡主吧,又担忧杨帆他们打不过、守不住,煎熬的林竺…


        

圣女阁前,基本挂彩、负伤的王侯将帅和守卫们的体力明显出现了不支状态,幸好国师和祭司们及时出来增援。


        

会点术法的国师和祭司们,试着把邪祟从人体内打出,


        

可是术法不足,手法并不娴熟,两两合力方能,好是费劲费时方把邪祟打出来。


        

于是,就偶尔有妖魔鬼怪被国师和祭司们大出体外,掉进湖里受法阵的折磨,关键之时,还得湖里的妖鬼怪们丢来丢去都上岸去…


        

“这些邪祟的数量再这么增加下去,唯恐吾等守不住呀。”将帅里有人开声说出了担忧之言。


        

“失策了,后悔带少了将士,拼上命死守,若是还守不住增援,无颜见祖宗呀!”王侯无奈感慨到。


        

又是半柱香过去了,从圣女阁楼上,传出了空灵悠扬的女声:


        

“辛苦诸位坚守圣女阁,请诸位都进圣女阁里疗伤,歇口气先。”


        

闻言的王侯将帅和守卫们心里兴喜,可闻声不见人,任谁也未直接退到圣女阁里,这言语若是邪祟的诱惑,上当岂不是愚蠢至极?!


        

见到他们丝毫并未有退进圣女阁的趋势,月灵汐无奈地带着六个宫娥从圣女阁顶楼飞身而下,一个掌风挥开了圣女阁门,


        

转身和六个宫娥一起快速动手,手法娴熟地把中邪人们体内的妖魔鬼怪打了出来,


        

三鬼三魔一妖被从七个人体内打出,湖里的法阵被触动,法网显现,


        

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响起顿时响起,令其它在场的中邪者皆是一惊,仙姑增援么?撤退与否?


        

月灵汐淡言:“请诸位速速进入圣女阁。”


        

闻言的王侯将帅和守卫们终于趁机,狼狈的溜进圣女阁里。


        

圣女阁里已有好几个医师等候再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