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阎女不能惹 > 第126章 有一个天赋觉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严无忧边来回踱着步子,边若有所思地把玩着手中的意念发簪。


        

片刻之后,拿定主意的严无忧站定了脚步,意念发簪在芊芊秀手习惯性来了个优美的翻转幅度转了两圈,嘴角微微一扬淡淡道:“就这么办吧。”


        

接着只见严无忧聚精会神地往意念发簪注入了灵力,受到灵力催动的意念发簪瞬间恢复成了绚丽的法笔,


        

手持意念法笔的严无忧,凭空快速地挥舞着手中的法笔开始作画。


        

一旁见状的林竺,满脑子的问号在冒泡!郡主是何时得了这么一支法笔的?这法笔又有何作用?


        

林竺带着好奇,目不暇接地看着郡主那潇洒自如作画的优美身姿,着实能迷人心窍!


        

片刻之后,严无忧面前呈现出一个比自己矮了两公分、一身雪白飘逸仙女裙装束、栩栩如生的阎如意平面画像,画像旁边是两道看不清字的符文。


        

脸色已微微泛起病态白的严无忧,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一下画像,然后慢慢的给画像右眼角处点了颗红色泪痣,再画上了面纱。


        

林竺焦急的终于按耐不住好奇轻声问道:“郡主,这都何时了?您画它作甚?”


        

严无忧微笑不语,只见她持法笔的手将画像一挥,阎如意画像落地的同时,紧接着两道符文亦被严无忧挥进触地就瞬间变成了个活生生人的画像。


        

阎如意画宠甜甜开声道:“主人吉祥!”


        

严无忧微笑鄂首,对着惊讶呆愣的林竺开声问道:“阿竺,你能否先输送些灵气给本郡主?待会儿为你解惑。”


        

回过神来的林竺点头如捣蒜道:“可也!”


        

林竺说着将这些天积攒的灵力调动了起来,就要直接拍进郡主丹田里,


        

严无忧及时阻止道:“阿竺,莫要将灵气直接拍进本郡主体内,朝这边散发。”


        

严无忧说完,一个兰花指指向头上的那朵微微拉耸着花瓣的迷你灰色莲,然后直接原地盘膝而坐。


        

林竺微微一愣,随即鄂首着抬手朝郡主头上的迷你莲缓缓释放起了灵气。


        

眼见微微焉着花瓣的迷你莲,被纯正的灵气刺激的瞬间就精神抖擞了起来,


        

迷你莲闪动着灰色之光,将林竺散发出来的灵气,丝毫不落的尽数吸收,闭着眼在默默的将灰色莲吸进来的灵气炼化成自身灵力。


        

片刻之后,严无忧脸色逐渐红润,而林竺却苍白了脸,她向郡主弱弱问道:“郡主,这些灵气可是够了?阿竺快支持不住了。”


        

严无忧闻言,连忙应声:“应该够了,你立即收手吧。”


        

闻言的林竺这方慢慢的停止了输出的站立在了一旁,一脸期待的看着郡主。


        

严无忧起身给了林竺一小瓶补气血丹,林竺没有矫情的收下了,还当面倒了两颗吞下。


        

严无忧微笑着唤出了意念笔,再次注入灵力,开始凭空作画。


        

又一片刻,一个高了小无忧一个头、眉眼间有一片墨绿色竹叶、一身墨绿服饰的青衣画宠出现了。


        

青衣画宠一脸阳光微笑向严无忧问安道:“主人吉祥!”


        

耗尽灵力的严无忧虚脱的原地坐了下来,林竺担心的快步走了过来,蹲下扶住了郡主。


        

严无忧朝青衣画宠微微鄂首,而后看向林竺道:“阿竺,本郡主无碍,歇歇即可,看,这画像成活宠是本郡主方觉醒的天赋,


        

你现在去找两件白色披风和两个白轻纱斗笠给本郡主的画宠小无忧和小青衣穿戴。”


        

闻言的林竺连连应声着:“诺、诺诺…”手脚利索的到衣柜里拿了披风和白纱斗笠过来就要给郡主的画宠它们披上。


        

严无忧眼疾手快的拉住了林竺的衣角。


        

林竺一脸不明的看向郡主,严无忧一脸认真道:“莫要直接接触本郡主的画宠,否则你就变成它了。”


        

严无忧说完,让林竺把披风和斗笠丢给了两画宠淡淡道:“尔等自己披上披风,带好斗笠吧。”


        

两画宠应声后,就手脚笨拙为自己穿戴着。


        

看着与严无忧郡主有几分相像、身含灵气、翩翩如仙的画宠,林竺对郡主这个新觉醒的天赋,又是一阵羡慕!


        

林竺默默衡量了一下自身,发现身为林竺的自己,除了善于用灵力能为伤者疗伤,其它的哪哪都不如眼前这位郡主,


        

林竺纳闷,真不知太白金星爷爷为何会派她这个法力平平无奇的小蝶仙前来!难道郡主就差个灵医师了?


        

可是法力高强的灵医师大有神仙在的呀!金太白金星爷爷您这是为何嘛?


        

然而守舍林竺的小蝶仙不知的是,有了灵力的严无忧,不久之后的灵医师资质远超于她,那时的她,是否就真的一无是处了?


        

严无忧对眼前的两画宠用了心灵语术交代了一番,小无忧和小青衣乖巧的不时点头回应着。


        

一番交代后,林竺扶起郡主到床上歇息,然后领着小无忧和小青衣往阁楼顶层走去了。


        

严无忧目送林竺和它们两个上了顶楼后,便迫不及待的强撑着虚脱之躯起了床,


        

严无忧心里担忧、挂念着慕逸尘、家公这父子俩,还有其他守湖人的伤势,看看如何?


        

即便帮不上忙,慰问慰问亦是应该的,毕竟都是为了给圣女护法而拼命了!


        

严无忧费尽了吃奶之力,好不容易刚走到楼梯口,


        

楼上却下来了月灵汐和两位宫娥,月灵汐看了眼虚弱无比的严无忧,


        

随即一个眼神示意两位宫娥,俩位宫娥领意的将严无忧扶回了床上。


        

严无忧瘪着小嘴,一脸的生无可恋!


        

月灵汐微微叹息,狠心的唤出了一瓶金贵无比的灵液,递给了严无忧道:“用一百点功德点来换。”


        

严无忧眼睛一亮,微微颔首,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将灵液一口闷了,软柔无力的语气打趣道:“月左使,这灵液清甜的口感令人回味无穷啊,


        

就是这纯度,有待提升,用一百点功德点方换得,物非所值,月左使,可否优惠点呀?


        

本郡主多换几瓶,以备不时之需。”


        

月灵汐闻言,白了严无忧一眼,并未答应,而是语气淡淡道:“那两个画宠倒是忠心不二,说说看,圣女意欲何为?”


        

严无忧微微一笑,将计划与月灵汐说明了,听了计划的月灵汐,微微思索了下,淡淡道:“可以一试。”


        

说完,便一声不吭的和其中一个宫娥回顶楼主持局面去了。


        

严无忧一时未做反应,眼看月灵汐她们上了楼,反应过来时,禁不住无语的眨了眨眼,就这?喂!本郡主要换的灵液,你意下如何呀?


        

严无忧一脸莫名的看向留下来的一位宫娥:“美女姐姐,本郡主想要多换几瓶灵液的,月左使这是何意?”


        

那位宫娥闻言,无奈苦笑了下,应声道:“圣女有所不知,于郡主而言,就这纯度?


        

可就这纯度的灵液,可就要吾等云月宫的七位高级炼药师们联手方能淬炼出来的顶级灵液,


        

一年也就只堪堪能淬炼出八瓶,月左使也就得了两瓶,


        

主要的原材料非人间能有是原由之一,其二是淬炼过程非常繁琐、严苛,稍有不慎就毁于一旦。”


        

闻言的严无忧早已羞愧的面红耳赤,弱弱的为方才的鲁莽不知之言向宫娥及云月宫的炼药师道歉,宫娥微笑着接受了圣女的歉意。


        

严无忧尴尬笑笑,可实诚的心,还是嘀咕着这点纯度的灵液比起冥界的灵力果纯度,可不是差那么一星半点,而是天壤之别!


        

严无忧在心里默默决定着,下次回冥界地府,要把灵力果给带出来制作灵液或灵力丹!


        

等等,本郡主方才要下楼去看望、慰问伤患们的!


        

想到这,严无忧赶紧盘膝坐了起来,闭目全身心的感受着灵液对透支了灵力的身躯缓缓修复、滋养着。


        

半柱香之后,吸收完灵液之躯的严无忧,恢复了些体力,悠地睁开了丽眸,起身就往楼下走去,


        

守着严无忧的宫娥见状,也急忙跟了下去。


        

国师看到衣袂飘飘、轻纱遮脸的圣女从楼上款款而下。


        

禁不住惊讶出声:“圣女?!”


        

在场其他人闻言,不约而同的回头看,禁不住皆是一脸的惊讶,看看正走下楼的圣女,再朝门口望望。


        

有人费解嘀咕道:“为何有两位圣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