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阎女不能惹 > 第127章 圣女的计谋得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场的看了看眼前的圣女,再望望门口,门外还响着顶楼上那个圣女与妖魔鬼怪代表使的谈判声。


        

经谈判,被附身的人已经纷纷撤回到湖岸边去了,外面也没了之前的杂嘈声,唯一圣女空灵优美之声在与妖魔鬼怪的代表使在谈判着。


        

有人费解嘀咕道:“为何有俩位圣女?”


        

虽是疑惑不解,但还是纷纷起身要向圣女行礼。


        

严无忧看着为了给圣女护法,而弄得伤害累累、血迹斑斑的人们,心顿时难受了起来,尤其是看到慕逸尘父子时,心就禁不住微微抽搐了起来——是心疼!


        

严无忧见到诸位要起身行礼,忙伸出那双如白玉般的芊芊玉手温柔的一个虚压,以示莫要起身,无须多礼,


        

再连贯的作了个噤声、静听、静待等一系列优美手势,


        

在场的人看的微微愣神,领意的悄悄各回各位,阁楼内瞬间肃静了下来,


        

严无忧身上散发出阵阵的清新淡雅莲香扑面而来,令闻者之心莫名的就舒缓、镇定了下来。


        

严无忧从自身暗袋里掏出了三瓶疗伤速效丹在手上,微微转头轻声问了身后宫娥:“美女姐姐,这疗伤速效丹,每瓶有几粒呢?”


        

闻言的宫娥不加思索的微笑轻声应道:“每瓶有二十粒之多。”


        

闻言的严无忧微微蠕动着柳月眉,望着身后的宫娥,而后,故一脸为难嘀咕道:“那这三瓶也就够三十个人分,还差两瓶呢?这可如何是好?”


        

被严无忧灼灼的目光盯着的宫娥,想忽略不理都难!被看的一脸不自在的宫娥,最后依依不舍的从自身暗袋里掏出了唯有的两瓶速效丹,


        

一脸强颜欢笑的宫娥,忍着肉痛将两瓶速效丹递给了严无忧,声音淡淡道:“圣女欠我五十点功德点。”


        

接过宫娥手里丹药的严无忧闻言,面无波澜的只是淡淡应声到:“美女姐姐这就不厚道了,这价码比月左使的高啊,趁火打劫么?”


        

闻言的宫娥也不恼,只是无奈苦笑了声淡淡道:“圣女,这话言重了啊,


        

在云月宫,丹药都是通过论功行赏所得,但以吾等小宫娥的能力,自是比月左使难得,


        

圣女若是嫌我的价码高,没关系,还我即可,你可以去找月左使要,


        

温馨提示,月左使的丹药几乎被圣女掏空了,估计连应急备用的丹药亦寥寥无几了。”


        

闻言的严无忧幡然醒悟,尴尬笑笑,歉意的语气道:“实在不好意思,是本圣女思虑不周,让美女姐姐见笑了来,还望美女姐姐海涵。”


        

那位宫娥微微笑着,大方的接受了严无忧的道歉:“无妨,圣女赶紧去忙吧。”


        

宫娥说完看向伤势较重的几个人,严无忧顺着宫娥目光看去,立即随手给回了宫娥两瓶速效丹,


        

拿着手中仅剩的三瓶速效丹快步走向那几个伤势较重的伤患。


        

宫娥看着回到手中的两瓶速效丹,正缓缓着长呼吸,心里偷着乐的火苗在蹦跳,反正圣女手里的速效丹够急需速效丹疗伤救命的人数。


        

可严无忧却淡淡开口了:“还劳烦美女姐姐帮忙分发一下丹药。”


        

严无忧的言语如一盆浇灭了宫娥心中小火苗的冰水,令宫娥呆愣了下,好吧,是她小看圣女的肚量了!


        

宫娥轻应了声:“诺。”只得默默的上前帮忙施药。


        

在场的欣然接受了圣女的施丹,唯有慕逸尘面对严无忧亲手递到眼前的丹药仍然是一副面无表情的冰块脸,但终归是收下了,


        

还有慕宴辉,面对不甚了解的儿媳,一脸的惆怅,但也没拒绝丹药。


        

施丹之时的严无忧并未多作逗留,施了丹药、慰藉好在场的所有伤患者后,严无忧方要向在场的各位解释一番时,


        

可心里的隐隐不安令她静不下心来,她郁闷的环视着在场的各位,猛然发现杨帆和杨帆一起的几个侍卫皆不在场。


        

严无忧虽面无波澜,但心已经急不可待了,清冷的语气、不急不缓之声响起:“在场的诸位在此好生疗伤,本圣女出去一趟。”


        

话音刚落,就有好几位还能再战的将帅站了出来,保家卫国义不容辞,虽死犹荣!


        

伤重的,想战死也无能为力了,只得叹气、惭愧的把头垂。


        

严无忧欣慰微笑道:“在此等候本圣女指令即可。”


        

严无忧说完,快速闪身到了门口,停下脚步,闭目向外放出意识,意识向外蔓延,


        

门前地上躺着十几个半死不活的人们,他们是被邪祟附体时因闯阵,同样被阵法伤到不能起的,但没有发现杨帆等若干人,


        

意识继续向外蔓延,圣女阁楼门前横七竖八地躺着重伤的、重伤昏迷的,甚至已丧命的人,


        

看着这惨烈的现场,就知道昨夜的守卫战有多激烈,严无忧唏嘘不已,可还未发现滋事者和杨帆他们。


        

然而严无忧的意识范围已达极限了,不能再向外延伸了,只得将意识收回。


        

严无忧睁开丽眸,小心翼翼的将门拉开了一条门缝,透过门缝,天边已泛出了大半个鱼肚白,


        

严无忧终于看清了圣女阁岸边上的杨帆和杨帆带领的几个侍卫了!


        

严无忧不得不承认,耗灵力的意识也有不如肉眼方便、快捷、省力的时候!


        

看着他们虽身上负伤,但气势不减分毫的正与湖岸边的妖魔鬼怪们对峙,竟未有丝毫的恐惧,而是视死如归般坦然!


        

严无忧赶紧试着向杨帆使用灵语术,可是三丈之外,灵语术对杨帆无用。


        

严无忧只能轻轻把门重新关上,回身走了回去,严无忧在上楼前再三叮嘱道:“千万莫要轻举妄动,等候指示,事后有解说。”


        

语毕,又对宫娥用灵语术了交代了两句后,方迅速闪身上楼去了,在场的看着圣女移步速度快如风,目测实力皆高过在场的每一位实力武者,圣女在心里的神圣形象又攀升了!


        

回到了六楼的严无忧,快速换了身与宫娥同款的服饰,披了见连帽的淡绿色披风,就上了顶楼。


        

严无忧默不作声、若无其事的站到五个宫娥的队列当中,月灵汐和五个宫娥默契的无任何表情动作。


        

严无忧对站在边沿上的小青衣使了灵语术:'小青衣,你先小无忧一步飞身到岸边杨帆他们面前去,把杨帆他们支回圣女阁,就说你家郡主有事交代。'


        

小青衣回以灵语术:'诺。'接着轻轻扯了一下小无忧的披风衣角,轻声道:“圣女,卑职先去把那几个勇士召回,你接着和它们谈判。”


        

小无忧微微鄂首,继续和楼下对岸的妖魔鬼怪贫嘴。


        

小青衣飞身而下,三言两语就让杨帆等若干人迅速撤回到了圣女阁去了,且没再出来。


        

看着邪祟纷纷从人身分离出来后,没了后顾之忧的小无忧终于纵身飞了下去,落在小青衣身边,


        

接着领着小青衣飞跃过湖面,随妖魔鬼怪的队伍一同渐渐远去了。


        

可圣女阁里的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严无忧亦是一脸肃色的和月左使、宫娥们未移动丝毫的在原地站立着,似是在等待着甚…


        

直到稀稀疏疏的公鸡打鸣声响起,严无忧青色面纱下的面容方有所舒缓,但仍然未动的等待着。


        

直到打鸣的公鸡敞开嗓子尽情鸣叫着,太阳也从东方跳了出来时,严无忧得逞的扬起了嘴角,淡淡一声:“成了。”


        

闻言的月灵汐和宫娥们都长长松了一口气,各自找地方歇息去了。


        

严无忧在六楼换了身圣女的银白色装束来到了一楼,看着重伤患者的伤势已稳定,非重伤的也有所好转,


        

严无忧语气轻松淡然道:“昨夜那个圣女是本圣女的分身,分身已控制住了昨夜指使那些妖魔鬼怪前来作祟的肇事妖头目了,


        

诸位大可安心回各自府中或家中好生休养了。”


        

闻言者皆骇然,分身术?!这可是分寿、折寿的神级秘术!


        

部分人是晓得圣女真实身份就是严无忧郡主的,在心里唏嘘着经雷电洗礼的郡主,果真觉醒了有神力、法术的元神!


        

原本对于圣女的突现有偏见的王侯将帅们,此时此刻对圣女是全身心的敬仰、崇拜了!


        

悬挂之心终于安稳归位了,一声声:“圣女吉祥!”的呐喊声响彻整个新月湖。


        

昏睡的杨帆被这呐喊声惊醒,目光寻到安然无恙的郡主,方欣慰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