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阎女不能惹 > 第135章 壹号青衣灰飞烟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过神来的月灵汐,早已不见严无忧的踪影,月灵汐扶额汗颜,


        

这个性格多变的圣女有些跳脱的令她的思绪跟不上,罢了罢了,圣女难当,难得能人如其名般无忧无虑的活着。


        

回到亲王府的严无忧,刻不容缓的让林竺去通知了守卫,要撤销禁令,一切如常。


        

有些疲惫的严无忧方想躺下歇会儿,却被匆匆赶来的林竺惊扰,


        

一脸焦急的林竺禀报道:“郡主,出事了,后花园、后花园,您还是前去看看吧。”


        

闻言的严无忧心惊的彻底精神了,立马起身,随手拿起木衣架上的披风,边走边往身上披。


        

主仆二人边急步往后花园赶,林竺边把事情的起因、经过述说了遍。


        

知晓了原由的严无忧扶额自责道:“是本郡主思虑不周,是本郡主之错。”


        

说着行走之速如一阵风般呼啸而过,后花园的守卫看不清郡主身形,只见残影和闻到一阵沁人心脾的淡淡莲香。


        

严无忧在荷池边停下了脚步,原本微微蹙起的柳叶眉,看到不受控的杨教头正拳脚相加着与一群围攻他的小怪动手干架时就瞬间眉开眼笑了起来!


        

地上还有八个缺胳膊腿跑不掉的小怪在挣扎着!能量!能量!严无忧喜不自知就要加入干架行列。


        

这时几个鼻青脸肿的护卫见到了郡主,悬着的心缓缓终于归了位,纷纷快步来到郡主跟前,单膝而跪,向郡主行礼齐呼:“郡主吉祥!”


        

闻言的严无忧这方收敛了笑意,微微摆摆手淡言:“平身,尔等都回去疗伤吧。”


        

鼻青脸肿的护卫们齐应了声:“谢郡主!”便快速离去。


        

不远处的严无愁听闻到了家姐之声,心里瞬间欣喜!带着李忠义一溜烟的跑了过来,


        

脸上却是委屈的小模样,向家姐投诉道:“姐,杨教头好似中邪疯魔了,不顾阻拦,你看他把我揍的。”


        

严无忧看了眼亦是鼻青脸肿的严无愁主仆俩,哭笑不得,但还是关切问道:“小靖,除了这些外伤,可有其它的不适?”


        

严无愁微微摇头回应到:“严重的内伤倒是没,可外伤却不少,浑身上下不少二十处吧,你看!”


        

严无愁说着如受欺负的孩童般,忙撸起衣袖给家姐看,白净的胳膊上确实有好几处青紫。


        

李忠义默默退到了一旁,心里自责,卑职已拼尽全力为世子挡架了,可还是让世子身上添了这么多的伤!自己身上的伤更是多了世子一倍,实在惭愧!


        

严无忧疼惜严无愁道:“小靖乖,原本伤势就未痊愈,赶紧回安和院好好休养着,


        

记住了,今后若遇到超乎寻常的灵异事件,你莫要插手,有多远就离多远,交给姐来处理即可,可记住了?”


        

严无愁一脸崇拜家姐的表情,点点头道:“记住了,还是我姐最厉害!”


        

严无忧微微一笑:“那小靖快点回安和院去,姐要做事了。”


        

严无愁微微颔首:“好的,姐,你千万要小心,莫要受伤。”


        

严无忧微笑回应:“好。”


        

严无愁这方朝园子外走去,出了拱门,立即闪身躲到了拱门后,


        

这一躲,压倒了几个亦躲在拱门后来不及躲闪的人!


        

是方才那几个鼻青脸肿的护卫,护卫们忙狼狈的爬了起来,跪着就要请严无愁责罚,


        

可严无愁只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后,便自顾自的和李忠义俩扒拉在拱门后,偷偷朝园子里看,


        

领意的护卫们忙噤声闭嘴,见世子并未怪罪和驱赶,便躲到另一边的拱门后,继续偷偷朝花园里看。


        

这时天已微亮,能看清花园里的景象了。


        

严无忧就要上前去打怪,被林竺拉住了道:“郡主,您就不觉的杨教头反常么?


        

他不听劝,眼里满是肃杀的恐怖之色。”


        

严无忧扶额,自己又粗心大意了,竟然未想到这点!


        

于是闭目放出意识,查看杨帆是因何能看见并可与小怪直接开打的,


        

不查不知道,一查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原来是壹号青衣附身在了杨教头身上!


        

严无忧严重怀疑这个壹号青衣并非青衣的头号分身!因为青衣不可能不知凡人肉体被阴物附体的伤害!尤其是拥有轻易这般实力的就更不得了了!


        

收回意识的严无忧丢下一句:“壹号青衣附身在了杨教头身上。”


        

语毕,严无忧矫捷的身手如鬼魅般躲过攻击和交手的绕道了杨帆身后,给了杨帆的脖颈处一记手刀将杨帆直接劈晕,


        

紧接着随手抓住杨帆的衣襟,将晕迷的杨帆丢给了林竺。


        

拱门外的严无愁和守卫直接惊呆了,如此生猛霸气的郡主,大饱了他们的眼福!


        

可,接下来的郡主,以矫捷的身手,亦在与空气较量?难不成郡主亦中邪了?等等,样子又不像,还是屏气凝神着继续察言观色吧…


        

在严无忧行如流水的拳脚之下,十几个小怪不会儿就惨遭严无忧的摧毁。


        

终于停手的严无忧,拍了拍双手上的灰尘,然后走进凉亭里,对趴在桌子上的杨帆展开了意识,查到壹号青衣还附在杨帆身上未离去,


        

严无忧的脸瞬间肃色了起来,淡淡语气吩咐林竺道:“阿竺,弄醒杨教头。”


        

“诺。”林竺应了声,便上前翻开杨帆,掐起了杨帆的人中,直到杨帆悠悠醒来。


        

杨帆还未看清眼前的郡主,身体就被壹号青衣占据控制了。


        

严无忧冷声质问道:“大胆壹号青衣,为何附身在杨教头身上?”


        

闻言的壹号青衣一愣,届时立马起身抱拳行礼,不急不躁,语气依然冷淡应声道:“回禀郡主,我为了打怪,而且,是杨教头自愿允许的。”


        

闻言的严无忧,微怒之意显露在了脸上,厉声质问道:“自愿?允许?被附身之人的后果,你莫是不知?”


        

壹号青衣的眼神暗了暗,第一次见到郡主发怒,还是因这个不起眼的杨教头,青衣的内心表示很受伤,面上却无波澜淡淡应了声:“知。”


        

严无忧一手扶额,另一手一扬:“那还不赶紧出来?”


        

“诺。”壹号青衣语毕,就朝花园外走去。


        

严无忧一个跳跃,挡在了附有壹号青衣的杨教头面前,暴怒在即,语气冰冷道:“壹号青衣,本郡主叫你从杨教头体内出来。”


        

壹号青衣抬头,眼里流出受伤的神情,看了郡主几息间,方气力好似被抽空了般,无奈问道:“郡主,你确定要我现在就离体?”


        

或许是因焦急,或许是因气愤,严无忧毫不犹豫应了声:“对!”


        

闻言的壹号青衣情绪低落到了冰点,苦笑了声道:“好,郡主保重。”


        

语毕,一股冰冷刺骨的阴气从杨帆头顶冒了出来,刚刚离体的壹号青衣,还未完全现形,就触动了花园中的阵法,


        

在短短的几息之间,就灰飞烟灭了!壹号青衣的灰飞烟灭令地藏殿后殿园中闭目打坐的青衣禁不住吐出了好几口黑血。


        

睁开绿瞳的青衣,眼里流露出了落寞之色,抬起右手随意抹掉了嘴角的血迹,


        

想到郡主因相处不到半年的亲卫而迁怒,左手禁不住捂上了心口,不知这里为何就有了异样,青衣蹙眉,陷入沉思…


        

严无忧见到被法阵瞬间剿灭的壹号青衣,惊呆了,嘴里禁不住呢喃着:“为何不说清楚?为何不说清楚…”


        

林竺看着呆愣、喃喃自语的郡主,在一旁满是担忧,却不知如何安慰。


        

壹号青衣离体后的杨帆,并未倒下,亦并未因此受到多大的伤害,杨帆只是微微苍白着脸,见到郡主,习惯性的抱拳问安:“郡主吉祥。”


        

被唤回神的严无忧,看到并无大碍的杨教头,内心就更加自责了起来,原来壹号青衣能很好控制住自身,可以不去汲取被附身之人的阳气、精气。


        

懊悔的严无忧深深叹了一口气,言语淡淡道:“杨教头,今后莫要擅作主张花园之事,好了,你回去好生修养。”


        

闻言、见状的杨帆微微一愣,情绪不高,估计是受壹号青衣的影响而轻应了声:“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