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阎女不能惹 > 第142章 郡主身心皆受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打手们退出了院子。


        

情绪低落的严无忧起身边要往苏馨所在的房间走去,边淡淡对严无愁开口道:“小靖,你先把阿竺送回红霞殿休息。”


        

严无愁看了眼怀着的林竺,不情不愿地答应了,横抱起林竺就往院外走,


        

刚走出院门口,迎面而来的一脸肃色的宇飞和杨帆,匆匆赶来的他们还未来得及停住脚步向世子行礼问安,


        

严无愁已经双眸一亮,好似抓到了救命稻草,先一步开口道:“杨教头,来的正好,把林姑娘送回红霞殿休息。”


        

说着就将林竺往杨帆身上送,可见到林竺昏迷的宇飞抢先一步上前把林竺接到了怀中道:“世子,属下愿代劳。”


        

闻言的严无愁剑眉微挑,但也没开声追究,转身折回了文安院,他要回去守着家姐,以防姓慕的又发狂了要伤害家姐。


        

杨帆一个让宇飞心安的眼神,示意宇飞先把林姑娘送回去,


        

宇飞领意的微微颔首,刻不容缓地抱着昏迷的林竺往红霞殿快步而去。


        

杨帆默不作声的守在了院门口,支愣起了耳朵,时刻关注着院中动静,做好了事发就能第一时间赶到场救援…


        

折回文安院的严无愁,只看到一脸担忧的亲家母秦瑶芳在了其中一房间门外不安的来回走动着,未见到家姐和姓慕的混蛋,


        

便一脸阴沉的走到了秦瑶芳面前,冷冷开声问道:“亲家母,我家姐可是在房间里做法为他清除余毒?”


        

秦瑶芳闻言停下了脚步,抬头看了眼一脸阴沉的严无愁而垂眸应道:“是。”


        

严无愁微微蹙起了剑眉,一声不吭的站在门外等待着家姐…


        

房间里,第一次与慕逸尘独处的严无忧正襟危坐在床沿上,看着慕逸尘那菱角分明的俊美容颜,


        

一时失神的严无忧禁不住抬手就往慕逸尘脸去,眼神迷离的用指腹轻轻描着慕逸尘的五官,


        

这是她心心念念了千年的道士哥哥,千年前的美好时光往事历历在目,


        

当要描到慕逸尘那凉凉的薄唇时,严无忧的手微微一顿,触景伤怀的突然想起了在冥界地府时,为一对夫妻冤家开解前,


        

那个妻子对着夫君撕心力竭咆哮道:“都说薄唇男子多薄情,可璃郎对爱而不得的妾是真的情深似海,情比金坚!


        

即便因她家破人亡、后继无人,你亦无一言半语的责怪与怨恨,如今更是不入轮回的要跳忘川河等她寿终正寝而来!


        

而对我这个满心满眼全是你,甘愿与你同生共死的明媒正娶之妻却是薄情寡义到从未正眼瞧过!连子嗣都不给怀!


        

璃郎,你是缺心眼?!还是猪油蒙了心?!待我残忍至此!”


        

伤情的回忆令苦涩的严无忧惊醒了过来,然,如今遭遇的严无忧与那个咆哮的妻子是何其相似。


        

严无忧看着自己那停留在了慕逸凉唇上的不安分之手,突然如被开水烫到手般忙缩了回来,


        

巴掌大的清纯小脸上,脸颊上瞬间染上红晕!柳叶眉微微蠕动,墨莲朵朵的丽眸滴溜溜转个不停,身前那无处安放的双芊芊玉手,紧张地相互搅动着,


        

脸上的表情因异常复杂的心情而变的复杂异常,严无忧不时看着床.上昏迷的慕逸尘,努力呼吸着调理情绪,


        

羞怯紧张的心情好不容易缓解了,然而,又纠结起了是选择剥光辰哥哥身上衣物,寻找出五脏六腑的穴位把积累在其中的余毒清出来呢?


        

还是直接输以灵气将辰哥哥体内余毒逼上来,再从嘴里吸出来呢?


        

可不管如何选择,肌肤之亲的接触是必不可免,想到这,严无忧好不容易退热的脸,又瞬间红的似能滴出血来。


        

再三纠结,严无忧决定剥光辰哥哥的衣物,清完余毒再帮他把衣物穿好回去,这样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了,


        

可就要动手时,严无忧悲催的发现自己并不擅长为人宽衣解带和裹束带,


        

若是留下了蛛丝马迹,让还未接受自己的辰哥哥晓得了我趁他昏迷剥他衣物,还不得气得咬牙切齿骂贱人骂无耻,说不定还要和我拼命!


        

胡思乱想到此的严无忧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浑身都起疙瘩了。


        

罢了罢了,宽衣解带和裹衣束腰太麻烦了,且天寒地冻的容易冻醒,那、那就选择第二种吧。


        

严无忧拉起慕逸尘的双手,双掌对着双掌,慢慢往慕逸尘双掌里五脏六腑的穴位里慢慢施以灵力,


        

灰白色灵力慢慢进入了慕逸尘体内,游遍五脏六腑的经脉,把能量余毒统一往食道驱赶。


        

驱赶完毕,严无忧丽眸一闭,身体一伏,朱红的樱桃小嘴生涩的吻住了慕逸尘凉凉的薄唇,边吸食着慕逸尘食道里的能量余毒全部,手中边继续施以灵力驱逐能量余毒。


        

昏迷的慕逸尘随着体内能量余毒的减少,意识渐渐清晰,呼吸着甜蜜气息隐隐沁人心脾的淡淡莲花香,唇上附着温润的柔软,这感觉很美妙,


        

可是气息是陌生的,慕逸尘突然睁开了深邃不见底的冷眸,同是错开手中的手掌,并挥掌打在了半趴在自己上半身之人打飞了出去,


        

并一个翻身坐了起来,本深邃的蓝眸满是怒火之色,一脸厌恶地咬牙切齿骂了句:“贱人。”


        

被打的倒飞出去,并将床边几步之距的桌椅砸了个四分五裂的严无忧,痛的蜷缩成了一团,心里苦闷了啊,不但没脸见辰哥哥了,还身心皆受了重创!


        

巨大的声响响起,同时房门被满心担忧的严无愁一脚踹开,首当其冲冲了进来,秦瑶芳紧随其后。


        

印入眼帘的是蜷缩成圈在废桌堆里痛的瑟瑟发抖的家姐,和坐在床沿上一脸鄙弃之色、冷眸以对家姐的慕逸尘。


        

秦瑶芳惊呼一声:“心儿。”


        

飞跑上前去查看儿媳的伤势,看着脸色惨白,嘴角还溢了血的儿媳,心疼的泪都涌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抱起痛的迷糊的儿媳就往外冲,得赶紧找府医给儿媳看看伤。


        

而被愤怒冲昏头脑的严无愁更是怒目圆睁的瞬间暴走地直接冲到慕逸尘面前,对着慕逸尘面门就是狠戾的一记左钩拳和右勾拳,可都被慕逸尘抬手轻松挡了下来。


        

没得手的严无愁随即抬起右脚对着慕逸尘胸口就是一脚,直接将意料不到的慕逸尘踹翻,


        

紧接着一个跳跃,直接骑在了慕逸尘背上,双膝盖分别压住了慕逸尘双臂固定的慕逸尘动弹不得!


        

沙包大的拳头一个接一个的砸在慕逸尘身上,噼噼叭叭的闷响声不绝于耳…


        

缓和了些疼痛的严无忧,终于清明的听见了弟弟严无愁边爆喝着慕逸尘边拳拳到肉地暴揍着慕逸尘,


        

严无忧突然就一把捉住了房门框,忍痛劝阻着严无愁道:“小靖,你助手,快住手…”


        

可正暴走的严无愁哪听的进?


        

劝不动严无愁,自己又痛的浑身没力气的严无愁,转而着急的看向隐忍不发的婆婆衣袖,哀求道:“婆婆,


        

您快去阻止小靖呀,辰哥哥刚清完余毒,身体还未完全恢复,再不阻止,辰哥哥会被打死的。”


        

秦瑶芳抬头看了眼如砧板上鱼肉般任人宰割的儿子,没恢复么?那还能把心儿伤的这么重?!


        

秦瑶芳闻声安慰儿媳道:“心儿莫忧,世子气力小,打不死那浑蛋的,


        

心儿乖,先放手,咱先去给府医瞧瞧伤,回头再说,”


        

严无忧不依不放手,继续一脸哀求的看着婆婆:“婆婆,心儿伤势无碍的,您就饶了辰哥哥吧,


        

他并非有意伤我的,只是被我吓到了,就下意识推开的我,是我自己没站稳脚才摔倒的。”


        

秦瑶芳一脸心疼的看着儿媳和蔼道:“好。”


        

说着回头喊道:“世子,你悠着点,留你姐夫一条命,别打死了,幕府家法还等着他去受呢。”


        

闻言的三人皆是一愣,有这么当娘的么?


        

秦瑶芳趁严无忧愣神间,腾出一只手掰开了紧抓着门框的手就往外快步走去。


        

至于尘儿,眼不见心不烦,这混账尘儿竟敢一而再的打女人,且是自己的发妻!


        

身为娘亲的没亲自动手狠狠地教训他,就已是母之过了,哪还能惯着他这么恶劣的行为?


        

看到被抱出来的郡主,杨帆立即上前:“郡主。”


        

回过神来的严无忧随手又拉了一根竹子,不走了,忙吩咐杨帆道:“杨教头,快,快进去把世子拉出来,别让他们再打了。”


        

杨帆应声诺,领了三人一起跑进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