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十五 明若公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十二月八日,秦帝下旨,封郑平鑫为大将军,并命其即日赴江都就任,统领江都十部前往西平,同驻军的江将军一同驻守,保护边疆之安危。


        

后宫西侧的院中,一身着鹅黄色衣裳的女子端坐在棋桌旁,手中执着一枚白棋,眼睛凝视着棋局,她在一个人下棋。棋盘上已经布满了黑白棋,局面甚是焦灼,应是下了很久。


        

“公主殿下。”一宫女在窗外轻声唤道。


        

“何事?”


        

“贵妃那传来消息。今个陛下下了道旨,派郑家三公子郑平鑫驻守西平。”


        

“知道了。二皇子可还在宫中?”女子终于将手中白棋放于棋盘。“黑棋可又输了。”


        

“贵妃让公主殿下去看看她。”


        

“我等会就去,你回去复命吧。”宫女离去,整个屋子又安静了。


        

女子从怀里掏出一枚平安符,这符是前些日刚求来的,女子小心翼翼的捏着,“西平?边境?父皇为何做这种决定。”


        

将平安符再次放好,匆匆从棋桌旁起身,从床边暗格中翻出一张老旧的地图,在棋桌上摊开。西平。手指在那小小的圆圈上点了点,西宁府前面的小城池,再过去便是凉楚的云都。云都原本是大秦的疆土,十多年前先帝在位时凉楚趁着姬将军出事,掠夺而去,大秦也便丢了这城池。这些年来,凉楚第一猛将李云志一直驻守于那。早些年大秦还想夺回此城,却屡战屡败。于是便收了这心。难不成父皇又动了念头?郑平鑫一直都是宫中侍卫,此番举动是其父亲所为?父皇一向忌惮兵权集中,郑家已统领京都各部军队,怎会让郑家再去西平。不会是和之前那事有关吧。女子收起图。披上外衣,推门而出。


        

“公主殿下。”门外的宫女太监立马跪下行礼。


        

“起来吧。去母妃那。”一行人紧跟着女子。


        

女子的母妃是宫中地位仅次于皇后的刘贵妃,二皇子的生母,刘氏一族在朝中颇有势力,很多大臣都是刘老太爷的门生。而刘贵妃的堂哥便是当朝丞相。这也是为什么二皇子能与太子抗衡的原因。


        

女子的住所与刘贵妃的静德宫很是相近,“阴若见过母妃,见过皇兄。”


        

“快快,过来坐。你哥哥也刚过来,今个也是巧。”刘贵妃眼眉里满是高兴。


        

“你们都退下吧。我们娘三好好说说话。”


        

一下,屋里便没了人。


        

“阴德,今日你父皇的旨意,可有应对?”刘贵妃一下严肃起来。


        

“看父皇此次的意思,云都是势在必得。若郑平鑫失败,儿臣定让人参他的本,若成功了,不如让皇妹嫁给他。郑家兵权在握,要么在我这边,要么就除了他们。”二皇子说话的时候眼睛微微垂着,嘴角不经意的笑着。


        

秦阴若看了眼秦阴德,“皇兄不要太过分。若我再发现我的暗卫听命于你,那就没必要留在我身边了。皇兄拿去便是。阴若也不是什么小气之人。”


        

“不听话的舍了便是。”


        

“我会好好管教他们。还望皇兄不要再插手。”


        

秦阴德挑了挑眉。“看你的本事。”


        

“好了,你们兄妹两啊。”刘贵妃敲了敲桌子。“每次都要针锋相对。难得来我这,好好说话。”


        

“我与小妹只是说笑罢了。阴若,死吧?”秦阴德端着茶杯,喝了一口。


        

“是了。这只是我们相处的方式。”


        

秦阴德帮阴若倒了杯茶。“不知小妹如何看此事?”


        

“皇兄若听我一言,此次助郑平鑫成功才是上策。父皇是不会让西平的兵权落入郑家手中。西平那块并非太子党,皇兄也一直没能插上手。他们天高皇帝远,于他们而言,倒不如独善其身。郑平鑫此次前去不过是弥补先前郑家的过错,皇兄不如多帮帮他,让他尽早回安城。大义来说,是为了大秦,为了黎民。私心而言,一方面,与郑家交好。刘家在朝堂虽有些权势,但兵权一直都是弱项。皇兄还是多做打算。另一方面,减少郑家他们在西平培养自家势力的机会,这也是帮父皇排忧解难。如果有机会,皇兄顺势安排自己的人进去也是可以的。西平毕竟也是边陲重镇,”


        

“阴若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刘贵妃不禁点了点头。


        

“还有小妹的私心吧。”


        

“决定权可是在皇兄手中。我倒是很期待皇兄的抉择。”


        

“好了,府中还有事。儿臣先行告辞了。”秦阴德起身。


        

“皇儿不要太劳累了,注意身体。”


        

“你皇兄不过担忧你罢了。”待屋里只剩下两人时,刘贵妃轻轻拍了怕自家女儿的手。


        

秦阴若笑了笑,“这是阴若与皇兄之间的事,母妃不必劳心。”


        

“你这孩子。”


        

“母妃还是安安静静做贵妃。朝堂之事别插手。皇兄会应对的。”


        

“阴若!京都几大家族的动向关心一下不是人之常情吗?你是在指责母妃我吗?”刘贵妃的脸色难看了几分。


        

“不敢。母妃是了解父皇的。同样,皇兄的心思母妃很清楚吧。别惹了父皇,平添皇兄的麻烦。母妃好好想想,就不打扰了。”


        

刘贵妃一挥手,面色带着愠怒。


        

“母妃安康。”秦阴若行了行礼,径直回宫。


        

长廊中,“皇兄?等我?”


        

“这宫中的风景也是别有一番滋味。”秦阴德负手站着。“多做打算是何意?”


        

“刘家终究是外戚。母妃偏向他们未必是好事。想来皇兄心中有数。”


        

“下回找小妹你下棋。”


        

“等着。”


        

“走了。”秦阴德这才大步离开。


        

“晨风,给我出来。”秦阴若赶回宫中,屏退了众人,坐到棋桌前。


        

一黑衣人转眼跪在面前。“公主殿下。”


        

“晨风,你该知道皇家暗卫的规矩吧。”


        

“属下烂熟于心。”


        

“那你是怎么管教自己手下的?”


        

“还请公主殿下阴示。”


        

“晨风啊。我不需要笨蛋。以后机灵些。给我查清是谁在通风报信。我的暗卫只能听命于我,这次我不计较,但若还有下次,你知道后果。”秦阴若摆摆手。


        

“是。”黑衣人一下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