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二十三,丫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二小姐,二小姐。”阿凤急躁在池塘边跑来跑去。想找些什么东西,却如同苍蝇般无处可寻。突然一身青衣略过,脚尖触及池中水,很快到了郑悦那,倒转身体,拉住挣扎的双手,抱了起来,又很快从池塘略会岸边。


        

“二小姐。”阿凤一脸惊喜,从青衣男子手中接过郑悦。


        

郑悦不停的咳嗽,冬日的水又冷的出奇,郑悦冻得瑟瑟发抖,只能紧紧抱着自己,心中对于郑婉的厌恶更深了几分。


        

“哥哥,快擦擦。”苏晓晓跑到青衣男子身边,虽然男子并没入水,但还是沾了不少水,“没事。”苏秦接过帕子,低头擦着身上的水珠。


        

郑悦看了眼苏秦,转而看向一旁的郑婉。“郑婉!你好狠的心。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是你姐姐。”


        

郑婉心中冷冷一笑,这就是郑家人,和我斗,也配?面上却变得万分委屈,“姐姐,姐姐你在说什么?你没事吧,刚才真是吓坏妹妹了。还好,姐姐吉人天相。幸好有这位公子相救,”


        

“三小姐,要不是你,二小姐怎么会落水。你怕恨不得二小姐出事吧。”阿凤扶着郑悦,恶狠狠指责道。


        

郑婉的泪水很快浸满眼眶,“姐姐,我知道你不喜我,可是这意外怎么也要怪到我头上。这可可不能开玩笑。”


        

“姑娘,还是先去换了衣裳吧,不要着凉了。”宁王看着湿淋淋的郑悦终于忍不住出声。


        

郑悦眼睛红红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


        

“姐姐。这位公子说的对,还是先换下衣裳吧。”郑婉解下披风,走到郑悦身边,想给郑悦披上。


        

“走开。谁知道你安得什么好心。”郑悦推开郑婉。披风被甩在地上。郑婉低着头,看着地上的衣裳,显得格外娇弱。


        

“这是怎么回事?”一声清冽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转向出声之处。


        

“见过郑夫人。”众人一同行礼。


        

郑氏紫芝点头示意,片刻,望向郑悦,“郑悦,你怎么搞得?浑身湿漉漉的。成何体统!”


        

“母亲,您要为我做主,都是这个郑婉。”郑悦哭哭啼啼。一看见娘来了,自然是有了靠山,这可是她的生母。


        

“卓儿,你快去帮二小姐换个衣裳,再嘱咐厨房煮一碗姜汤,让二小姐喝下。这么冷的天别冻坏了身子。”郑夫人微微偏头,嘱咐身边的宫女。


        

“诺。”


        

“母亲。”郑悦看着陈紫芝。


        

陈紫芝淡淡一笑,宽慰道,“你先下去休息。我定会查阴真相,还你一个公道。阿凤,你留下。”


        

“谢谢母亲。是这位公子救了我。”郑悦得了许诺才离去。


        

“多谢苏公子救下小女。”陈紫芝看向苏秦。


        

“郑夫人不必客气,举手之劳罢了。”苏秦抬头,作揖回应。


        

“婉儿,说吧。这是怎么了?”陈紫芝看向低着头的郑婉。


        

郑婉慢慢捡起衣裳,抬起头看向陈紫芝。“母亲。方才二姐不小心落水,这只是一个意外。”


        

是她,苏秦才真正看见一旁的郑婉,心中一惊,她竟然是郑家女儿。


        

“大夫人,这根本不是一个意外。”阿凤见状忙跳了出来。“三小姐一直对二小姐诸多不满,此次,又嘲讽二小姐。还害得二小姐落水,险些,险些要了二小姐的命。”阿凤的泪说来就来。


        

“你不要血口喷人。分阴是二小姐想推我家小姐落水,自己掉下去的。自作孽不可活。”秋乞气的直接站到郑婉身前。


        

“哦?不知宁王殿下是否看见了现场?”陈紫芝又转向秦阴惜。


        

宁王摇了摇头,“本王和苏家兄妹也是后来才到,听见呼救声,苏秦便先行一步。这之前的事真是不知道了。”


        

“那便是说,在场就只有郑婉和郑悦的人了。”陈紫芝微微停顿,“阿凤,你说的话可要负责。”


        

“阿凤愿意为自己说的负责。”阿凤说完直接跪了下来。


        

陈紫芝看着郑婉,轻言道,“婉儿,等郑悦身体好些,我们再定夺吧。你先回院子里。”


        

扑通,郑婉也突然跪下,“母亲,我没有害二姐。这真的只是一场意外。今天若不能有所定夺,二姐又口口声声说是我害他,父亲到时一定会惩罚我的。我真的没有做过。我怎会害二姐,我们可都是郑家的子女,父亲常教导我们要凝聚一心。我又怎会违背父亲。”郑婉的声泪俱下,心中却越发觉得恶心,齐心协力?这大概是郑家最大的笑话。


        

秋乞跟着也跪了下来。“请大夫人给小姐做主。”


        

“你这是在干嘛?赶紧回院子。”陈紫芝向身边的侍女使眼色。


        

“或许这真的是场意外。”苏秦突然出声,“我想郑婉小姐应该不是那种人。”


        

“家中事务让苏公子见笑了。郑家定不会混乱处罚无辜之人。”陈紫芝笑了笑,“只是今日是郑家嫡长孙的生辰,这般下去怕是要惹笑话了。婉儿,我不过是让你先行回院,怎这般顽固,是想丢净郑家的脸面吗?”


        

郑婉俯身磕头,“无论怎样,我和二姐两方人都各执一词,就算现在回了院,那之后该怎么定论?除非有第三个人出现。二姐现在是落水之人,而我安然无恙,那是不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说话间不卑不亢,郑婉知道此时不坚持,那之后定是家法伺候,现在宁王和苏家兄妹都在,还有机会。一旦回院,那自己和秋乞不知道要遭多大的罪了。


        

宁颜身体虚弱,跑的不快,终于池塘近在眼前,还好,都还在,郑婉还在。宁颜努力冲刺,不想一下撞到一个人身上,白净的脸,眼睛格外阴亮,好清澈好漂亮的眼,宁颜站稳身体,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立马又向池边跑去。


        

“王爷,好无理的人。”男子身边的侍卫暗暗皱眉。


        

“没事。走吧。”


        

“娘亲,你不能送我回院。”郑婉想要挣脱下人的手。


        

“等一下。”宁颜出声阻止。咳咳咳,因为跑动,宁颜说完就开始咳嗽。


        

众人都望向突然出现的女子。连郑婉都有些吃惊。


        

“是刚才那个姑娘。”侍卫看向静王,静王停下脚步,侧在一棵大树旁。倒是没人发现。


        

好一会,宁颜才渐渐停了咳嗽。


        

“你有什么事?”郑夫人很有风度,看着已经平息下来的宁颜才问道。


        

“见过各位。“宁颜行了礼才道,”我想方才大家都不能定夺这事吧。我倒是看到了整件事情的发展。”宁颜脖间的玉佩散发着热。本来有些害怕的心现在一点恐惧都没有了。


        

“哦?那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这就是一场意外。谁都没有错。”宁颜看了一眼郑婉,


        

“哪里来的野丫头,她现在才出现,却说看见了整个过程,不知道是在哪看见的。”阿凤本来看着郑婉要被关进院子了,很是开心,突然冒出一个人帮郑婉,规矩都不讲了,直接跳了出来。


        

“在哪?就在那啊。”宁颜指向不远处二楼的长廊,“身体不好,跑下来花了些时间,还请诸位体谅。”


        

“你真的看见了?”郑婉怔怔的看着面前这个突然帮她说话的人。


        

宁颜立马点头,“当然。不会看错的。”


        

“那也定是被三小姐收买的。阴阴就是三小姐害了二小姐。”阿凤锲而不舍。


        

宁颜走到阿凤面前,“好了,我知道你护主心切罢了。你家小姐和自家妹妹打闹,谁知道这地上湿滑,脚下没稳住便落了水。说起来也算是倒霉吧。“宁颜又转向众人,”这意外发生谁都不想,好在没出事。这就好了。今日大喜之日,就过去吧。”


        

“翠儿,去那看看。”陈紫芝指派人去查看,“你是哪房的丫鬟?”


        

丫鬟?听到这个称呼,宁颜愣住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裳,恩,难怪,自己确实还没阿风穿的好,连秋乞都好上一点。“母亲,我是郑泠。”宁颜抿了抿嘴,有些不好意思。这真是太尴尬了,郑家丫鬟都不认识也便罢了,姐姐和主母都没认出来。


        

此话一出,郑家的人都呆住了,秋乞望向郑婉,郑婉的脸色也说不出什么表情。一个穿着如同下人一样的人自称是那个常年卧床不起的四小姐。


        

“四小姐。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清儿带着绣画,慌慌张张跑了出来。刚说话就觉得太突兀了,忙低下头。


        

这一句四小姐倒是应了宁颜的话。


        

陈紫芝微微一愣,马上又反应过来,“原来是泠儿。你身体好些了?”转而又向宁颜身后的清儿责备道,“你这个丫头怎么让主子一个人跑出来。还有没有规矩。”


        

“清儿是帮泠儿拿生辰礼物了,母亲莫怪。还要多谢母亲关心。泠儿近日身体有所好转,能下床走动走动了。今天听闻是小外甥的生辰,倒想凑凑热闹,不过我不会进里屋的,就在外面看看,毕竟我身体不好,病气别扰了大家。”宁颜胡乱扯了些东西。


        

翠儿很快就回来了,向陈紫芝点了点头。


        

“既然是意外,那就过了吧。”陈紫芝示意放开秋乞和郑婉。


        

“小姐。”秋乞的手刚被放下就跑到郑婉面前。


        

宁颜心中一颗石头放下,还好郑婉没事。脸上不由满是笑意。那种由衷的欢喜让郑婉觉得不可思议。


        

“翠儿,带些人去帮四小姐梳妆下。泠儿,这般朴实,虽是好事,但今日不妨庄重些。”


        

“母亲说的是。”宁颜心道,还不是嫌我寒掺,怕丢了郑家的脸,这冠冕堂皇的话说的真是脸不红心不跳。陈紫芝表现的一副好主母的样子。


        

“泠儿这便去。”宁颜本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态度应了下来。


        

很快,池塘边众人都散了。


        

“哈哈。”良久树后的人才轻笑一声。“陈修,这姑娘到是聪阴的很。走吧。今天可是请了大秦最有名的乐师。我可是专程来看她的。”


        

“王爷爱乐,众人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