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二十九,威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冬日的清早透着凉意,郑婉守到现在,打坐了半夜。脸色比先前好多了。看着窗外微微亮起的天,郑婉清呼一口气,内力顺畅了很多。还好自己修的内功比较温和,梳理起来容易些。


        

郑婉揉了揉自己有些僵硬的脚,起身走到床前,男子睡梦中紧紧皱着眉,看上去很是不安的样子。你到底是谁?郑婉轻轻拉起男子的手,搭上脉,脸色瞬间一变,这一夜内息怎么变的这么混乱,不好了,不会走火入魔了吧。郑婉连忙将男子扶起,坐到身后给男子输送内力。


        

内力一股股的输入,顺着男子的经脉,渐渐使男子混乱的内息平静下来,半个时辰,汗水巳布满郑婉的额头,血一点点从嘴里渗了出来,自己的修为还是太低,松开手,擦了擦嘴角的血。将男子轻轻放下。刚走几步,头昏了昏,差点晕倒,努力保持清醒,打开门,秋乞早巳守候在外面。


        

“小姐。”秋乞看着脸色苍白的郑婉,眼里满是担忧。“你没事吧。你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


        

“内力消耗的多了。我去休息会,你看着他。”郑婉说话都没有了力气。“等他醒来,叫我。”


        

“我扶小姐回房吧。”


        

“不了,你看着他便好。这点路我还是撑得过去的。对他不用太客气。”


        

“那小姐快去休息吧。有什么事定要叫秋乞。秋乞时刻留意着。”秋乞


        

“好。”郑婉努力露出一丝笑。“放心吧。”


        

东院的婷悦院,郑悦将药婉摔到地上,药水撒满一地。整个脸因为异常愤怒而显得很是狰狞,“母亲,你怎么能放过郑婉!”


        

陈紫芝有些不悦,“你这是在指责我吗?”


        

郑悦虽然骄纵,但也意识到自己的态度实在挑衅母上,立马软了下来,“母亲,当然没有,女儿只是不甘心,凭什么我掉了水里,她一点事都没有。”


        

陈紫芝缓缓说道,“那这能怎么办,难不成真是她推的?这事是你想推她还是她想推你,还是只是意外,你心里可是有数的。宁王和苏家兄妹都在,郑泠跑了出来说是意外,这我还怎么动郑婉。你的丫头和那房的丫头怎么能比郑家四小姐的话有分量?这件事就过了吧,你也是,总是招惹她,她现在深得你父亲的喜欢。你父亲若追究起来,谁都不知道是什么结果。


        

“母亲!“郑悦不开心的坐下。“她这次可是在世家皇子面前露了脸了。还有那个郑泠。她还同二皇子一起救火。”


        

”说起了岂不是让人更生气。你倒好,在那个不受宠的宁王面前露了大脸。还是丢人的脸。”


        

郑悦眼睛里透着嫉妒,“都是她们害的,两个不知好歹的庶女,郑泠,她不是病秧子嘛,医官不是说她活不了多久嘛,捣什么乱。”郑悦脸上忿忿,一点都没有悔意。


        

“行了,以后少招惹她们,失了身份。”


        

“女儿以后会小心郑婉的。”郑婉不情不愿的说道,可是郑泠就不好说了,一个贱婢的种,还能翻了天?哼,等我好了,第一个收拾的就是你,郑泠!郑悦心里盘算着。


        

“明白就好,你好好休息吧,”陈紫芝起身回去,又一次拍了拍郑悦却越想越气。这个耻辱一定要报。


        

宁颜不由打了个喷嚏,不晓得谁在想我。这空气就是好,慢跑了两圈,真是神清气爽,每个毛孔都透着舒适。如果单纯的过过这种日子真是太惬意了。


        

巳时,男子终于醒了,眼睛看清周围,又是一阵愤怒,想起身却发现自己被捆了起来,“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朝向秋乞吼道。


        

“闭嘴!”秋乞不客气的将手帕塞到男子的嘴里,“你最好小声点,不然招来其他人,可保不了你,还要害了我们。”小姐因他受伤,还消耗内力,实在不想给他好脸色看。


        

男子怒目,嘴巴里发不出声,只有呜呜呜呜的声音。


        

秋乞白了一眼,“我家小姐为了帮你调整内息,现在还昏睡着。别不知好歹!”


        

男子闻言,偷偷运了下功,真的好了些,她到底想干什么?嘴里倒不再出声。眼睛却依然紧盯着秋乞。秋乞也不愿再多说什么。


        

郑婉内力消耗太大,到下午才幽幽的醒过来。浑身酸痛像被打了一般。郑婉不由皱了皱眉,下床又恢复了一副冷漠的表情。


        

“秋乞。”在门外唤道。


        

“小姐!”秋乞脸上一喜,忙跑了出去。


        

“他可醒了?”


        

“嗯。”


        

“你去备着清淡的小菜。”


        

“诺。”


        

郑婉推开门,一眼便瞧见怒目而视的男子。心情却有些愉悦。关上门,走到男子面前。“这个秋乞。”看着被帕子塞住嘴的男子,不由觉得无奈又好笑,微微摇了摇头,“你听着,如果你还想报仇,你就和我说明白你和月明的关系。不然你就下去陪葬。你可要好好想清楚,人一旦死了,就什么都做不到了。”郑婉掐住男子的脖子,微微用力,男子的脸色越来越青,忽然郑婉又松开了手,“人就是这么脆弱。”转而妖媚的一笑,眼睛带着星星点点。“你现在就开始考虑,如果你有什么异动,我会毫不犹豫杀了你。你死了,那你所有的希望就灰飞烟灭了,你想为之报仇的人,也不会有人再记得。”郑婉说着,眼睛中闪着一丝莫名的情愫。“记住,不要做无谓的反抗,现在你斗不过我。”


        

男子眼神中的怒意渐渐少了几分,意味不明的看着郑婉。


        

郑婉这才从男子的嘴里将帕子抽出。男子忍不住咳嗽了几声。“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


        

郑婉无所谓的笑了笑,“你还没弄清楚自己的处境吗?你没有资本来问我。要是我发现你在撒谎,后果你自己想吧。我并不要你死。可是有时候,识时务为俊杰。”


        

男子久久凝视着郑婉,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可郑婉的表情太完美,实在猜不透。


        

“罢了,我容你再想想。或许编个谎言也可以。不过。”郑婉嫣然一笑。“就看你能不能骗得了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