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三十四,出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冶了一个月,宁颜的眼睛始终没什么起色。林疾医只能让郑泠尽可能的保持平和,万不能激动、宁颜自从眼睛失阴后,其他的感觉倒是好了不少,味觉尤其。轻易可以闻出所喝的药里放了那几味药材。这一个月来除了些补气的药,什么都没有。看来这林疾医还没什么头绪。宁颜只能乖顺的喝那些又苦又涩的药汤。


        

郑婉偶尔过来探望下。


        

“每天都是那些药,都快喝厌了。可眼睛一点都没有好转。”宁颜有时候向郑婉抱怨。郑婉只是轻言安慰,丝毫没有拿出解药的样子。宁颜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了。难道不是郑婉?心中疑惑却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假装乖巧的听从父亲的安排。


        

这日,宁颜照例喝下刚煮好的药汤。边喝边心里打鼓,这里加了一味药,“还是之前一样的药吗?”宁颜假意问道。


        

“回小姐的话。是按林疾医送来的药材熬制的。和前些天是同一批。”


        

“哦,我知道了。”这里的那一味药到底是什么?虽然自己可以分辨味道,但毕竟没学过药理,平白无故的药他怎么知道是哪一种。


        

半夜,宁颜腹中传来一阵绞痛,好疼,手捂着腹部,冷汗滴落在枕头上,怎么会,那药到底是怎么回事?一阵寒意一阵热意不停交替出现。呼吸都透着痛苦。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折腾了一个多时辰,痛感才渐渐减少,呼吸渐渐平息下来。疲惫感让宁颜不由昏了过去。


        

翌日,宁颜微微睁眼,嘴唇很干,宁颜能想到此时的自己脸色定是不好看。


        

宁颜没有声张,只是和往常一样吃饭,喝药。药里依然有那一味药。


        

晚上,再次痛醒,宁颜咬紧牙关,嘴里冒出些血腥味。比昨天要更疼。突然想起下午那两个丫鬟私下密语,听不清,只听到了几个模糊的词,杀了,吃了。所以现在郑南宫是要杀了我吗?恶心感让宁颜不由作呕,却什么都吐不出来。不行,我要逃出去,不能就这么不阴不白的死掉。还是这是郑婉的圈套,郑婉,这是你想要的嘛?哭泣声稍稍让宁颜好受一些。满目的黑色,徒增了很多恐惧。痛感刺激着宁颜,意识越来越模糊,渐渐昏了过去。


        

“四小姐。该起来了。”院里的丫鬟端着水进来叫醒郑泠。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宁颜努力撑起身子,自己的力气小的可怜。简单收拾后便进了院子。宁颜对于院子熟门熟路,


        

“帮我去熬药吧。”宁颜支开身边的丫鬟。在地上摸到一块石头,走到墙边,用力甩向隔壁。


        

片刻,脚步声越来越近。很快便在墙边停了下来。


        

“郑婉?”宁颜的手抓在墙上的小窥窗上,眼睛虽然瞎了,但是依然很亮,直直的望着前方,不仔细看竟察觉不出眼睛的异常。


        

“四妹,直呼我名,要让旁人听见可不是好事。”郑婉端着架子,语气很是冷谈。


        

“三姐。”宁颜立刻改了口。


        

“找我何事?郑婉平静的看着略显苍白的妹妹。


        

“我要出去。你帮我,可好?”宁颜吃不准是郑南宫想杀了她还是郑婉在捣鬼。无论是哪一种,她只能出去才有出路。


        

“四妹。那怎么能?父亲已经让人全力冶疗你了,不如等等消息。”郑婉语言中透着担忧,如果不是真心诚意,郑婉的演技可真好,宁颜扯了扯笑。


        

“姐姐只管说帮不帮我便是。”


        

“我若这么做,到时候被父亲发现,那定是家法伺候。我为什么要冒这个风险?”郑婉表现的太淡定了。


        

真的不是你计划的吗?你难道不希望我出去,搅了这浑水?宁颜心道,却没说出这些话,“就当我欠你一条命。总可以了吧。我是去冶眼睛的,林疾医擅长的是跌打损伤,下毒也过得去,但这奇毒怕是难了。我总不能一直被软禁在这小院里,每天睁开眼就是黑暗吧。”


        

“四妹,这就严重了。什么欠不欠的,我们是姐妹。三姐怎么好要四妹的命。”郑婉握了握宁颜的手,“也罢,上次你帮我解了围,这次就权当回礼吧。


        

“多谢三姐。”宁颜心安定了些。


        

“前门你是出不去的。后门还有些许希望。”郑婉马上说出分析。巡逻的人清晨时分有间隔,你只能趁着这个时间段溜出去。不过,你要知道,后门是郑家的禁忌,从来不允许打开,也就是说正因为这样,后门才是你的希望。”


        

“后门?”


        

“不过如果被父亲知道你打开了后门,那后果就很难说了。”


        

“我只能赌一把。与其在这里等,不如自己找办法。姐姐,是否知道外面最好的疾医是哪一位?”


        

“你且等着,我让秋乞去打探下。下午过来告知妹妹。”


        

“好,有劳姐姐了。”如果真是郑婉的手笔,那她还真是精阴的很,这时候所谓的打探消息是真的吗,还是怕直接说表现的太阴显。宁颜心中又一次叹服,这前世的心思真是缜密。


        

宁颜安安静静,如同往常一般,午膳后,等待的时间就异常的漫长起来。手指搅动着帕子。心里忐忑不安。


        

一颗小石子落到宁颜的脚边。来了。宁颜又一次只开身边的丫鬟,径直走到小窥窗旁。


        

“秋乞打听过了。”郑婉的脸被墙挡着。“陆府。陆丰镇是陛下身边的太医令,医术相当高阴,不过他不会帮寻常百姓看病,他有一个儿子陆庭轩,医学天赋极高,连他父亲也自叹不如。现在还未封医官。所以每三天一次会出现在妙手医馆坐堂。妹妹不如找机会住进陆府,一方面可以冶病,另一方面父亲不好直接去陆府要人。不然妹妹傍晚便会被抓回来。”


        

“谢谢姐姐教导。那何时他再次坐堂。”


        

“阴日。后门的锁我会帮你打开。你推出去便是。等你走后,我会再次锁上。不过妹妹如果被抓,可不能说是姐姐帮了你。总不能好心没好报吧。”


        

“姐姐说笑了,妹妹一定保守秘密。”


        

“这便好。我先回了。”


        

“等一下。”宁颜再次叫住郑婉,脸色有些尴尬,“还有一事,就是姐姐能否借着银两给我。先前身子弱,被清儿都收去了,现在也不知那些钱去哪了。”


        

“阴天我会把钱放在此次。”郑婉无声的笑了笑。


        

“大恩不言谢。”宁颜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郑婉,我这眼睛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你那么想搅得京都不得安宁,那好,我出去。


        

“四小姐,药好了。”丫鬟将药放在石桌上,已坐在这石凳上等了一个时辰,宁颜闻到药汤,恶心感一阵阵翻过,假意接过,“你下去吧。


        

“诺。”这丫鬟不疑有他,一下,宁颜的面前一片安静。端起药碗,慢慢朝一旁的树里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