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四十,歌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两天,宁颜感觉的到小玉的心不在焉,“小玉,这两天你怎么了?感觉你心神不宁的?可是外面发生了什么?”


        

“没。没什么。宁小姐安心养病便是。”小玉的回复中带着一些犹豫。


        

“师父这两天去了哪里?怎么都不过来了?”宁颜也有些不安,“不会因为我的事让他受牵连了吧。”慌乱中站起身。“他有没有事?”


        

“没有没有。公子只是这几日一直在研制解药。就希望早日帮宁小姐治好眼睛。”小玉扯了个谎,站在宁颜的不远处,却没有靠近的意思。自从那天,大人回来,和公子大吵一架,公子就被锁进了房。


        

宁颜扯了扯笑,“怎么?小玉,这是在怕我?”


        

“没有没有没有。”玉儿连忙否认。“小玉不怕的。”


        

“呵,怕也是人之常情。“宁颜苦笑了下,”换做是我,我大概也会怕的吧。你信吗?”没来由的冒出这句话。


        

小玉看着面前这个她巳经照顾了一个多月的姑娘,心中升起一股怜悯,“我觉得宁姑娘不是坏人。不管是不是被邪祟附身,宁姑娘都没有做过坏事。”


        

“那又如何,旁人不在意这些,他们只想着我的怪异,我这双眼睛就是原罪。无论我做什么,都是错。那日,轻轻易易的说要烧死我。一群人都在附和。呵,大家都被吓到了。”


        

“宁姑娘不如逃吧。”小玉小心翼翼的说道。


        

“逃?逃不掉的。我个瞎子怎么逃?再说我逃了定会连累陆府的。我留在京都,想必那家会想办法的,还有转机。”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哪家?是陆府吗?”


        

“小玉,你实话告诉我。这两日外面到底有没有事发生?”


        

玉儿脸圆圆的,像个包子,此时深深皱着眉,“外面在传唱歌谣,大概内容就是这次的红颜姑娘是被邪祟附身,还是姬将军回来报仇呢?现在大家都议论纷纷。每天都有人在门口闹事。那些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大人这几天都快愁死了。他说这是要连累整个陆府的。公子执拗的很,非说只是中毒罢了。他被大人关起来了。不过公子在屋里查古籍,奴婢好几次看见公子屋子的油灯夜深了还亮着。宁姑娘,你安心养病。待公子成功。公子一定会的。”


        

“不好意思,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宁颜无奈的叹了一声。“都是我的错。我总想着治眼睛,却忘了这悠悠之口。”


        

“宁姑娘不要这么说,我相信你会没事的。”


        

春风拂过脸颊,宁颜却感觉不到暖意,姬将军当年是什么样的感受,今日我不过承担了那么一点点,就难过极了,他可是镇国大将军,曾经何等荣耀,却一个转身,他就被推下十八层地狱。可笑啊。


        

“小玉,你能不能?”


        

“宁小姐有什么吩咐。”


        

“算了。没事了。”想来歌谣定也传到郑南宫耳边了。他不会坐视不理。郑婉你是不是巳经开始行动了,你到底会怎么做,你的计谋吗?还是说这一切是你为了洗清姬将军的冤情而为吗?我就如同你的棋子,任你摆布,你会舍弃我吗?宁颜觉得自己之前有些太自信了,现在的她开始有些害怕。郑婉的心思太深了,看不透


        

郑府。


        

“二小姐,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翠儿慌慌张张的跑进郑悦的闺房。


        

“谁不好了。翠儿,大呼小叫什么?还有没有规矩。”郑悦将手中的簪子啪的一下拍在梳妆台上,一下碎成几瓣。“这不经摔的东西。”


        

翠儿脸色一白,立马站直禁了声。


        

“还不快说。什么事慌慌张张的。”郑悦语气中带着淡淡的怒气,自那事之后到现在,禁足的惩罚到现在都没有解除,这次真惹父亲生气了。自己呆在这屋里都快闷死了。


        

“小姐。外面传闻四小姐被邪祟附了身,好多人都说要烧死她。”


        

烧死!郑悦身体不由一抖,“怎么会?邪祟附身?烧死?”


        

“是真的,现在外面传的沸沸扬扬。都传成歌谣了。大街小巷,传的到处都是。小姐,四小姐不会真的有事吧。”


        

郑悦指尖突然一阵刺痛,碎了的簪子划破了郑悦的手指,献血一下涌了出来,郑悦忽而将碎片扫到地上,“她有事和我有什么关系。那毒又不是我下的。对啊,我紧张什么。”郑悦低语道。此刻的郑悦有些六神无主,再怎么说她都只有十多岁,之前想设计郑泠,也不过是下一些巴豆这种无伤性命的药,哪里想到这件事远远超出了控制。


        

“小姐。奴婢觉得大人会想到法子的。”


        

“对,对对对,父亲一定有办法的。会没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不会的。”郑悦失态的站起身又坐下来。“她现在找的了?在何处?”


        

“哦,原来她在太医令的府上。整个京都的夫人们可都看见了。”


        

“太医令。那是不是能治了?”


        

“这个就不知道了。可大家都看见她的眼睛了。有红光。陆府现在也不太安宁。天天有人在府门口闹事。”翠儿的声音带着害怕。


        

“你快去请我母亲来一趟。”郑悦一声怒吼。“快去。我让你快去!”


        

翠儿一愣,方唯唯诺诺的告辞离开。郑悦拿起桌上的茶杯,连喝了几杯茶,颓废的坐着。‘


        

宫中。


        

“你说什么?陆少夫人想整的那姑娘,眼睛和当年的姬将军一样?姬将军死的那年我才满周岁。十五年前的事要翻出来了。”秦明若执着一枚棋子。“这事端惹得还真是大。”


        

“现在市井小巷都传疯了,甚至都编成了歌谣在传唱。很多人主张和当年一样,施行火刑,将那姑娘处死。”芍药平淡的汇报着。


        

“可知道那姑娘的来历?”


        

“除了她自称宁颜外,其他不得而知。那姑娘是到妙手医官找的陆庭轩。然后陆庭轩就带她回了府。”


        

“现在边境战事,而这京都也不安宁。”郑婉下意识的去摸怀中的平安符。“你去帮我把当年姬将军的所有卷宗抄录一份。”


        

“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