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四十二,被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刚到末时,执金吾领着左路军围住陆府,执金吾陈华进了院子,一身铠甲,脸色严峻,朝四处望去。陆府的下人没见过这仗势,一个个噤若寒蝉。


        

“大人,执金吾的人来了。”管家忙去通告。


        

陆丰镇忙急匆匆的赶到前院,带着一份小心翼翼,“陈将军。陆某惶恐,不知陈将军有何贵干?”


        

陈华看到面前的太医令,客气的行了礼,“陆大人,得罪了,吾等奉陛下之令,前来抓拿据称被邪祟附身的姑娘。还请陆大人行个方便。”


        

“臣领命,这就让人将那女子带来。”陆丰镇连声应道。


        

片刻,失阴的郑泠就被带到前院,周围有兵器的声响,宁颜能感觉到四周站满了人,看来我的事终究传到那位的耳朵里了,秦文帝终于出手了。郑婉,这就是你期待见到的吗?是你吗?绕这么一大圈,将这么多人都搅了进来。之后你又会怎么做?郑泠紧紧攥着手。


        

“多谢陆大人。姑娘,得罪了。来人,将她抓起来。”陈华一声令下,旁边两个侍卫利落的拿起绳索,宁颜没有反抗,这时候自己若是挣扎,就是以卵击石。手被束缚住,宁颜只是朝声音的地方侧着头。


        

副将霍子萧看着眼前很是平静的女孩。原来歌谣里的姑娘正是那日出现在郑府后门之人。今日郑大人匆匆进宫就是为了此事。看来这非同一般。


        

“陈某叨扰陆大人了,在下还要复命,便先行告辞了。”陈华的态度圆滑而不失礼节,“带走。”


        

“慢着!”陆庭轩从后面跑了出来,“这是要怎样?”陆庭轩望向自己的父亲。这些天他被关了起来,整个人精神并不好,眼睛里满是血丝,嘴唇干裂,却依然站得笔直。


        

“你怎么出来了!给我回去。”陆丰镇看着自己的儿子,心中焦急万分,生怕他说出什么话来。“这事你别管。快回屋。”


        

“你们为什么抓宁姑娘?”陆庭轩没有理会父亲的暗示,依然我行我素的走到陈华面前,“陈将军。请问,宁姑娘是犯了何事?需要你们执金吾的人来缉拿。”


        

“恐怕这位姑娘对陆公子有所隐瞒啊。”陈华微微侧头看向郑泠,可惜郑泠眼睛瞎了,不可能回应他的眼神。


        

“陆公子,此事与你无关。你还是回去吧。陈将军,我们走。”宁颜不想连累无辜。这件事谁沾上她谁倒霉。这事终究是闹大了。


        

“宁姑娘,外面传闻纷纷。你这般被抓,不就应了外面的流言。你不可以这么出去。陈将军,我陆某定能冶好她的。难道就因为流言就要被抓吗?大秦哪条律例规定了?草民去同陛下说。”陆庭轩强硬的站在陈华面前。


        

“逆子,给我回来。”陆丰镇脸色极为难看。


        

陆庭轩冷着脸盯着陈华。


        

“陆公子。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你现在让开,陈某便不与你计较。”陈华手中的剑已经横在胸前。“若你还挡着,就是违抗圣命。陈某便不客气了。”


        

“陆公子,陛下自有决断。不要为难陈将军。“宁颜忙说道。


        

“宁颜!”


        

“陆公子,你一颗悬壶济世之心,却被我利用。我只能道一声承蒙这几日的照顾。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命大。陆公子不必为了我而担忧。其他不用多说,后会有期。“


        

“陆大人,告辞。”陈华拱手。


        

宁颜顺从的被拉着出了陆府。”陈将军,我们去哪?”


        

陈华低声在宁颜身边道,“郑四小姐。这是郑大人的意思。若有得罪,还请见谅。”


        

“我知道了。”宁颜被带上马车,还真的难得,陛下竟然安排了马车,是顾及郑南宫?郑婉,是你在主导这事吗?


        

陆庭轩眼睁睁看着宁颜被带走,却无能为力。


        

“庭轩,你这是在做什么?抗旨吗?你是想让陆家一起陪葬吗?”陆丰镇见左路军走远才呵斥道。


        

“父亲。当年姬将军和穆石叔叔的死还不够吗?”


        

“你。闭嘴。他们都没能逃过。我们比得过他们吗?”


        

陆庭轩无力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丰镇兄。“同朝好友京都府尹蒙渊急匆匆的赶来,“你府上的姑娘被执金吾带走了?听闻那姑娘是郑太尉的女儿。现在已经有人在弹劾郑太尉了。”


        

“郑太尉。”陆庭轩有些呆愣。


        

蒙渊继续说道,“国师的首席大弟子苏秦去祭祀坛了。这事可真是闹大了。丰镇兄,你要做好打算。我也不多留了。我还要回衙门。”


        

“多谢蒙兄提醒。”


        

陆丰镇看向自己的儿子,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父亲,我回书房了。”陆庭轩还未从这消息中出来。


        

“庭轩。”陆丰镇还是无奈。


        

宁颜被带进了廷尉司,安排了单独的一间,还算不错,宁颜倒也心宽。这是第一次以郑泠的身份进这个地方,倒是新鲜。此时郑泠的面纱斗笠已经去了,一双眼睛平静极了。摸索着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给自己。又苦又涩,这牢房里的茶水可真别有一番风味。


        

“公主。”芍药匆匆而来。“今日郑太尉进了宫,与陛下密探了没多久,执金吾的人就去把那姑娘抓了起来。有人道那姑娘曾在郑府嫡长孙满月宴时出现过。”


        

“郑府?她是哪家的?”


        

“她便是那个传闻中体弱多病的郑家四小姐,郑泠。已经有人因这弹劾郑太尉了。不过陛下没有任何表示。这事还压着。陛下还召了苏秦公子进宫。此刻苏公子去了祭祀坛。”


        

郑泠?这事情竟牵扯着郑家?不会是个圈套吧。郑平鑫此时还在江都打仗,此事定不要牵累于他。不过郑太尉进宫又是何意?郑南宫一进宫,郑泠就被抓了,也许他已经有了对策。秦阴若摩挲着手中的棋子。


        

“郑太尉这般主动,是要弃卒保车?还是已经有法子了?晨风。”


        

“属下在。”


        

“派人去请成王,本宫要同他下盘棋。”这事最好先静观其变。若皇兄借故打压郑家,这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