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五十五,药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天来的很快,整个空气都在蒸腾,没有一丝风,显得越发的炎热。


        

宁颜不得不佩服这些人的智慧,除了从冰窖里取冰外,还有叶轮拔风的纳凉器具,就像一个人工扇子。花园里树木茂盛,也是降了不少温。


        

宁颜这几日躲在花园的湖中小亭里,池子里荷花开的甚好。小鱼儿优哉游哉的游动着,好不欢乐。宁颜倒也没觉得这夏天有多难熬,却是有几分悠闲。宁颜捧着书,一字一字的看着,时不时扔一些小零嘴给鱼儿吃。


        

自打她眼睛恢复回到郑家,日子好过了很多,除了郑南宫安排了两个侍女外,基本郑婉有的她也都有。大夫人时常还差人送些补品过来。只是郑南宫不允许她再去找陆庭轩,现在自己只能看医书来自学,好在郑家的藏书在大秦也是排的上号的,自己还时不时去找自家的那个老疾医,拿些药材来研究,宁颜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这方面的天赋,学起来倒是颇有乐趣,甚至巳经偷偷在院子里种了些常用的药草。


        

“四妹。原来你在这呀。”郑婉一身淡青色衣裳出现在亭子里。郑婉的头发只系了一根发带,随意披着,墨色的秀发衬的脸越发的白皙。郑婉出落的是越发美艳,举手投足中都带着几分楚楚动人。再过些年,京都第一美女的称号怕是要落在她头上了。


        

宁颜忙放下书,起身迎了上去,“姐姐。您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快坐吧,你我姐妹不必这般拘礼。”秋乞在一旁从食盒里拿出两碗冰镇的绿豆汤,一碗放在郑婉面前,一碗放在郑泠面前。


        

“多谢姐姐。”宁颜乖巧的道谢。


        

“妹妹不用这么客气。这天实在是热,这绿豆汤可是秋乞清早就起来熬得。”郑婉懒懒的托着腮。“这些天的药浴可有用?”


        

“甚是管用,我身体好多了。姐姐不用担忧。还要多谢姐姐的药草。”


        

“不过受人之托罢了,你身子弱,能调养调养便好。这次妹妹糟了这般大罪,实在让人心疼。还在现在也没事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承蒙陛下的圣恩。”


        

“四妹,现在对医术有兴趣?”郑婉看了一眼放在一旁的,拿起翻看起来。


        

宁颜害羞的点了点头,“只是瞎看罢了。妹妹自幼身体孱弱,喝了太多药,都快成药罐子了。一生病就等着别人来,我想着不如自己学些简单的,万一有个什么紧迫的时候,也好心安些。”


        

“妹妹说的有道理。你们都退下吧。我同妹妹说些私房话。”


        

“诺。”几位侍女都退出了亭子。


        

郑婉站起走到栏杆旁,“这鱼儿可真自在,倒是比人活得逍遥。”


        

“人要只求平安康乐,也许也能如鱼般自在。”


        

“平安康乐。“郑婉轻笑一声,“你我生在官家,有些寻常人家轻易得到的,我们也许要历尽千辛万苦。”


        

“不如意事常八九。何必困在忧愁里。或许他们想得到的,你早就拥有了。”


        

郑婉笑盈盈的看着郑泠。“有些话说起来是容易。可谁又能感同身受呢。就像这鱼,它未必觉得自己自在逍遥。不过是我们这般觉得。”


        

“放下执念,或许很多事情就简单多了。”宁颜亦看着郑婉。


        

郑婉转头看向池塘中的鱼。“前日我从云德观归来,遇见陆公子了。”


        

宁颜一楞,许是为了表明郑家对于陆家表面上的不满,两家巳经不来往了。郑婉却提及他,这是何意?


        

“是吗?”宁颜捧着碗,将表情完全掩了起来。


        

“妹妹不想知道我同陆公子说了些什么吗?”


        

“姐姐想说便会说。不想说我又何必强求。”


        

“再怎么说,陆公子也照顾了你一个月,妹妹这是忘了?”


        

“我,我没有。我只是,他的恩情我会牢记的。”宁颜将碗放下,定定的看着郑婉,“姐姐到底想说什么?”


        

郑婉拍了拍郑泠的手,“妹妹不必这般紧张。”温和的笑着从怀里掏出一本册子。“这是陆公子托我转给你的。他怕你学医不易,又无旁人指点。别是误了你的天赋,特意整理了一份书单,从简到难,药材也都是寻常可用之物,都城每家医馆都买得到。”


        

宁颜接过书,随手翻了翻,里面内容详尽。“陆公子,将这东西给我,会不会给他招致麻烦?”陛下可是有意瞒着她的,当初只说她身子弱,喝些补药,免得承受不了皇恩浩荡,她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是不是把她当傻子了。父亲不允许自己再与陆家人交往,虽然她不知到底是谁解的毒,但如果自己是郑婉,一定不会自己拿出来,通过陆庭轩是最不引人怀疑的做法。所以无论是不是陆庭轩研制出了解药,他都是那个摆在秦文帝面前的人。如果被陛下知道她与陆庭轩还有接触,总是不好的。


        

“放心吧,这份是我抄写的。原版我巳经烧了。”宁颜心中都不得不佩服郑婉的心思缜密。


        

“劳烦姐姐替我谢谢陆公子。”宁颜着着书,满满的欣喜。


        

“这是自然。陆公子这人不错。就是家中那夫人,哎,如果不是她,妹妹也不会遭那罪。”


        

“这不过就是个意外,怎么能怪陆夫人呢。再说,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宁颜摇了摇头,总是会有个人来做这件事的,她也不过被人算计了。


        

“妹妹竟然这般想,姐姐都要自愧不如了。”郑婉轻轻握着宁颜的手。


        

宁颜笑了笑。郑婉还真是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若不是自己曾经陪在她身边多时,脑海里又有那些模糊的片段,怕真是要被蒙骗过去了。


        

“四妹,那我先回去了。不妨碍你读书了,你在这好好看书。我让秋乞再送些新做的糕点过来。”郑婉总是一副笑盈盈的样子,轻易的让人觉得亲近。


        

“有劳姐姐了。姐姐慢走。”宁颜起身看着郑婉离开,原本还带着笑意的脸一下失了笑容。你郑婉,你的执念,何时能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