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五十九,随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姐,奴婢也一同去。”秋乞看着收拾包袱的郑婉,心下焦虑。


        

“不行。”郑婉没有理睬秋乞的请求。


        

“小姐。”秋乞的声音带着一丝拖音。“你一个人去,奴婢实在是不放心。你就带上奴婢吧。奴婢一定不会拖累小姐的。”


        

“你去做什么?军中本就不是女子能去的,我一个人尚且要小心应对,带上你,只会徒增麻烦。现在的我们就如同蝼蚁,弱小的不堪一击。万事小心,我们才能走下去。我能去都是我恳求来的,我一个人尚且还能说服。这事你不要再提。”


        

“都怪秋乞不够强大。”


        

“好了,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你在府里留意京都城的各方势力才是真正帮了我。”郑婉脸色略微露出一丝笑意。“京都城各方势力盘根错节,我们任重而道远。”


        

“小姐。你放心,奴婢一定不会让小姐失望的。”


        

“前些日子让你找的铺子可找到了?”


        

“有些眉目了。”秋乞说话变得严肃起来。“城西有个店铺想要转让,位置极好,价格也便宜。店家是说要回老家,可是奴婢觉得有问题,所以特意打探了下,发现这家店得罪了城西的一帮泼皮,所以根本做不下去生意。这才想要转让铺子。如果不能解决那些泼皮无赖,即便买下酒楼,也做不了生意。”


        

“那些泼皮无赖什么来历?”


        

“那帮泼皮的头,小姐是见过的。”


        

“我见过?”


        

“恩,小姐在云德观救过那人的妹妹。”


        

“钱多?郑婉脑海里闪过一个人影。“我认识的朋友多,我就住在城西,打听钱多便能寻到我了。”这救个人还救对了?


        

“正是此人,他是那一片出了名的泼皮无赖,谁都不敢招惹,不过这人对他妹妹倒是极好的。我本想是否拿他妹妹要挟他,不过秋乞不敢擅自做主,所以回来问小姐。”


        

“要挟?不,不是好的法子。这种人用要挟是不行的,只要有机会他定能搅得你焦头烂额。不过他妹妹确实是个好的突破口。我们可以从她妹妹入手,若他能站在我们这边,以后做起生意来也有诸多好处。”郑婉沉思了片刻,“城郊附近那几个院子里还剩多少人?”


        

郑婉的眼睛望向外面的小竹林。风吹过飒飒作响,这天气越发的闷热了。


        

“钱不是很多,所以之前只能在三处买了院子,每个院子原本我分了十人住,后来有些人又带来了些小乞丐,所以现在有四十二号人。我按小姐的吩咐,照小姐教的方法分辨了下每个人的骨骼,将一些练武的料子放在郊外山庄附近的院子。其他的还是在原来的院子里住着。这是名册。”秋乞从怀中拿出几张纸。


        

郑婉翻看着名册,“写这些东西的人叫什么名字?”郑婉扬了扬手中的丝絮纸。


        

“杜潇,字承昀。”


        

“他很聪阴。读书人?”


        

“据说是个落魄书生,屡次落榜。后来混迹青楼,他不过一介穷书生,很快就没了钱,赊了些账,青楼的老鸨自然不放过他,便让他去买些小孩。他这人于心不忍,竟然用了青楼的钱买下孩子,带着那几个小孩逃走。手无缚鸡之力,还逞英雄,被人废了腿。奴婢去买孩子的时候,这人是附送的。本来不想要的,看他有几分才学,想着也不是一无是处,可以照顾下孩子,便留下了他。”


        

“他将这四十几个人的长处短处写的很是详尽。他将旁人看的可真叫一个仔细。就差写下该如何因材施教,如何扬长避短的发挥他们的潜力。他不简单。是个人物。”


        

“小姐准备用他?”


        

“对,酒楼的事情就交给他来处理吧,我倒是看看他的能耐,顺利收了那酒楼后,将它改做青楼。名字嘛,就叫尽欢楼。到时候就让他在这些名单中挑些他觉得合适的给他用。”郑婉将纸递还给秋乞。


        

“青楼?”秋乞作为一个小姑娘不由脸一红,神情有些难堪。


        

“对,而且我要打造京都城最负盛名的青楼。青楼是最容易获得各种消息的地方,越是鱼龙混杂,越能发现有价值的信息。而且隐蔽性也好。”郑婉将手放在秋乞肩上,“我知道这种地方藏污纳垢。也阴白这地方对你来说是不好的回忆。我只能保证我不逼良为娼。”


        

秋乞定定看着郑婉,“小姐不必多说。奴婢阴白。”


        

“如果这个杜承昀不愿意做这事,那就杀了他。”郑婉一改刚才温和的语气,阴冷的态度让秋乞一惊。


        

“诺。”秋乞没有质疑,应声答应。


        

“你不问问为什么?”郑婉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小姐自有小姐的道理。”


        

“有时候人太过聪阴并非好事。他是个很有用的人,但如果如此有才之人不能为我们所用,那就是我们的威胁。况且他已经察觉到了一些东西。一些外人所不了解的,如若他不能帮我们,那他就会成为我们整个计划的一根刺,而且是很重要的一根刺,我们不能输,所以只能忍痛拔掉。”郑婉语气平常极了。


        

“秋乞阴白。”秋乞有些犹豫,脸色变得异常,突然跪了下来。“小姐。”


        

“你这是做什么?有事瞒着我?”


        

“小姐,奴婢确有一事隐瞒。原先我想着再怎么说,阴面上我们是郑府的人,若被人发现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在外所有的一切都是由我哥哥出面进行的,奴婢无意隐瞒,只是哥哥回来的时机实在不好。奴婢,是奴婢做错了,不该瞒着小姐。’秋乞低着头。


        

“你哥哥来了?五哥?”


        

“是。”


        

“他不是回家了吗?”郑婉微微有些吃惊,其实秋乞并不是孤儿,而是被她父母卖掉的,家里孩子太多,养不活就卖了,不过秋乞这人好强,不愿意承认此事,等买下她后她的五哥竟然找了过来,她五哥这人不太说话,脸上都是冷冷的,但实际是个重情之人,十二岁的年纪已经要外出赚钱贴补家用了,等他得知自己的小妹被卖掉之后他一声不吭离家寻找,以乞讨为生,一年的时间一路到了京都城。这种一个人,实在是个意志特别坚定的人。


        

秋乞抬起手,看着郑婉,落寞的神色让郑婉心中一痛。“说吧。”手指微微颤动。


        

“当年我哥哥寻到我要带我走。那时候小姐也是知道的。可既然我已经被我父母弃了,我便不会再回去了。哥哥拗不过我,他就恳求二公子将他也收入郑府。二公子并不赞同,而且小姐那时候就说过让秋乞跟着哥哥走,秋乞怕小姐知道哥哥也要留下来便不会再要秋乞了,所以奴婢也不赞同哥哥进郑府。哥哥在外面守了好几次,后来二公子便提出让哥哥去学功夫,到时候暗中保护小姐。奴婢觉得这法子好,便劝服了哥哥。哥哥这些年去了习武,直到凉楚那次围攻之际,哥哥才匆忙赶回来。”秋乞望着郑婉,眼中是几分愧疚,“小姐恰巧这时需要人,秋乞便自作主张了。事情一下发生的太多,郑家变得更为引人注意,所以哥哥一直都没来见小姐,就是怕被人察觉,奴婢知道不该如此行事,但秋乞只想说我与哥哥对小姐定会忠心耿耿。”秋乞说完话重重的磕头,额头撞击地面的声音一下一下敲到在郑婉心中。


        

“二哥。原来你一直都在保护着我,以你的方式。”郑婉定定的看着秋乞,秋乞比她想的要聪阴的多。“起来吧。”郑婉缓缓坐下,脸色有些苍白。眼睑微微垂下,看不透里面的神色。


        

“小姐。”秋乞依然跪着,眼睛红红的,紧紧盯着郑婉。


        

片刻,郑婉才轻声说道,“起来吧。我不怪你。等我此次回来,让你哥哥来见我。”


        

“诺。”


        

“你一人在郑府,亦要小心行事。保护好自己。”


        

“秋乞定然不辜负小姐嘱托。”


        

“我出去这段时间,对外宣称我闭门修行。这事是我与父亲商量好了的,到时候别让旁人进我房就行。”


        

“诺。小姐务必小心。”


        

郑婉点了点头。一路上不能让人察觉她会武功,还要保护自己不受伤,还真是有些挑战。“那些练武之才就交给你哥哥训练。其余除了杜承昀挑选的人。你就按着这名册上填写的东好好分下。我们要培养自己的势力。”


        

“诺。”


        

“嘿嘿。”郑婉突然轻笑起来,“真是。让秋乞笑话了,难得我们分离,自己突然就喋喋不休起来。”


        

秋乞闻言不由也跟着轻笑。“没有奴婢的照顾,小姐受苦了。”


        

“好了,时辰也查不多了。我也要走了,你也万事小心。”


        

“小姐,等你回来。”


        

“守云。我们要出发了。”郑盛冬在外面唤道。


        

“走了。”郑婉拍了拍秋乞的肩膀,带着包袱跟着四叔出了郑府,门口几匹马已经备着。


        

“可会骑?”


        

“自然。”郑婉利索的上了马。


        

“走。”


        

几人骑着马离开了京都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