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六十四,西平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翌日清晨,天微微亮。郑婉便醒了过来,听见外面的声响,郑盛冬应该巳经起了,现在在院里练功了。郑婉简单梳洗了下,便出了屋。


        

郑盛冬看似文质彬彬,却使得一手好斧。步步生风。郑婉没那么大力气,学不来这手本事。心中轻叹一声。


        

“守云。”郑盛冬练完一整套动作,停下了,擦拭着自己的刀斧。微微转头看着郑婉。“起了?可还习惯。”


        

“这些天赶路,风吹日晒都熬过来了,终于住到屋子里了,哪里来的不习惯、”郑婉递上衣裳。“义父。真是厉害。若我也能如此,那便好了。”


        

“女孩子学什么大刀。不过说起来,防身之术倒是可以学一下。这些天在都尉府。让子轩教教你。他剑法和暗器使的最好。”


        

“多谢义父。”


        

“报,李云志又派兵出击了。”门外小兵急匆匆的赶来,还没来得及跪下就开始喊道。


        

“走。”郑盛冬直接披上盔甲,到马厮拉出马匹,带着郑婉赶赴城门。


        

上午的阳光巳经很刺眼了,风沙不时吹过,城墙上,大秦的士兵奋力的反击,弓箭不间断的射向不时出击的凉楚军队。凉楚士兵进攻几步又退后几步,行为有些怪异。站在城楼上的郑盛冬微微眯起眼睛,此次来犯的只是一小支,人数不多,几百号人,实在是不足为惧。


        

“近日,凉楚时常派人来骚扰。我们的军队尚且还能应付。”江凌志也巳经赶了过来,在一旁解释道。


        

郑婉看着那些凉楚兵觉得有些奇怪,说不上来,其实李云志要么知道大秦将帅失踪,倒不如直接来个大进攻,可以占得先机,要么就来个井水不犯河水,这样时不时的滋事不是在消耗彼此嘛。消耗?郑婉灵光一现,探身仔细观察凉楚兵。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小心。”几根弓箭向郑婉的方向飞来。郑盛冬拉过郑婉,瞪了一眼。训斥道,“鲁莽。”


        

“多谢义父。”郑婉脸色变得异常不好,“义父。我似乎有发现。”


        

郑婉凑到郑盛冬面前。“凉楚在借我们的箭。那些士兵身上都绑着厚厚的稻草。”


        

郑盛冬微微一愣,定睛一看,果然如此,看向郑婉的眼神带上了一丝欣赏。“郑六,让人拿些火油来。”


        

“是。”郑六叔不疑有他,立马命人去取。不一会,面前就放了几桶火油,郑盛冬伸手测了测风向,这会可真是应着天时。


        

“停下进攻。”郑盛冬指挥弓箭手停下手中放箭,“给凉楚送些火油去。”


        

火油被灌入瓮中,点上,纷纷投掷到进攻的凉楚士兵身上,瞬间进攻的凉楚士兵成了一个个火球。郑婉平静的看着底下凄厉惨叫的凉楚人,嘴角不由露出一丝笑意。李云志,好一个想用我们的箭杀我们的人,真是妙招,战神到底是战神。这样看来你们的军备怕是跟不上了。这几日我定要将你们赶出云都城。


        

“撤兵了。”身边一个士兵高兴的说道。士兵们纷纷庆贺道。


        

“大将军出手,果真是厉害。大将军真是名不虚传。佩服佩服。”江凌志握着拳,连连行礼。


        

郑盛冬瞥了一看,对这样的奉承一点兴趣都没有。“郑六叔,清查这些日子我们用了多少弓箭。库房里又剩多少。”


        

“是。”


        

中年男子碰了灰,依然面不改色。


        

郑盛冬的脸色非常不好,只狠狠的刮了众人一眼,“诸位将军,劳烦你们今日每人回去写一份详尽的作战计划,明日我会查阅。走。”


        

郑盛冬带着侍卫离开。


        

“我家将军连日赶路,许是乏了,脾气有些不好,还请诸位见谅。”郑婉微笑的向在场的各位将领以示歉意。“今日就劳烦大家做出作战计划。各位将军,辛苦了。”


        

“无妨无妨。这事本来就是我们应该做的。”江凌志爽快的摆摆手。


        

“告辞。”郑婉随后跟下楼。快跑跟上郑盛冬一行人,拽住最后的一人,轻声低语,“冯子轩,去跟着那个江凌志,看看他怎么写这作战计划。”名叫冯子轩的侍卫看了一眼郑婉,点头,趁一个转角,飞身离去。


        

郑六叔贴心的给几个房都备了冰块,这才让屋子没那么炎热。


        

郑盛冬许是中午那事,难得的叫上了郑婉商议事情,屋里只有郑盛冬,郑婉,郑六叔三人。“郑六,说说这里的情况。”郑盛冬平静的坐在主位,铠甲还未脱下。


        

“是,大将军。”郑六叔坐在右侧。微微沉思了会,“西平城的将领就是以那江凌志为首。其他五人,有两人本就是他一手提拔,对他唯命是从,就是其余三人,一个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只要不涉及他手里的兵,他都保持沉默,剩余两个被江凌志打压的不行,表面上听从他,实际心里不知道有多看不起他,江凌志这人本就是西平城人,十六岁参军,一步步爬到这位置,算是个人物。不过也因为这人功利心十分强。所以见不得旁人好,那两个被打压的就是这种情况,一个王明朗,家里以前是屠夫,为人豪爽,朋友挺多,是个重义气的人,就是心直口快,常常得罪了江凌志而不自知,不过好在另一个谭曦对他不错,不时帮衬他,不然恐怕早就被江凌志赶下去了。谭曦这人是个笑面虎,家里倒是出过几个官,虽然官不大,但在皖城,也算排的上号的大户人家,这皖城离西平城不远,是个不大的城池。那保持中立的将军名叫姬无忧,就是京城那个姬家的远房旁系。”郑六叔说到他的时候明显顿了顿。姬家,郑婉心中一顿,怪不得事不关己了,这人能做到这个位置定是经历了常人想象不到的艰辛。


        

“守云,你怎么看这几人?”郑盛冬听完郑六叔的汇报,转头看向郑婉。


        

“义父,我也不过匆匆见过他们两面、怎么好下结论?”郑婉一愣,她没想到郑盛冬突然发问。


        

郑盛冬眼角微微扬起,笑了笑,“守云,你都巳经让子轩去跟着江凌志了,还敢说不好下结论?”


        

郑盛冬看着郑婉,“守云,你到底是郑家血脉,不必拘礼,这里也没有其他人,但说无妨。来之前,不是信誓旦旦说要帮我的忙嘛。”


        

郑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守云就暂且一说,义父暂且一听。其实大部分还是靠的直觉,江凌志这个人是这六位将领中最为年长的,按理说武将心思较为简单,服便是服了,但这六人昨日进来的时候神情却各不相同,特别是江凌志带头参见义父的时候,他身后两个头都没抬,江凌志做什么他们便做什么,眼睛一直跟着江凌志,为其马首是瞻的样子,明显是一伙的,他对面的那位一直笑盈盈的,就是谭曦,倒是符合郑六叔的说法,像是个笑面虎,最后那一位面无表情,姬无忧,这两人都有些看不透。中间那个体格比较健硕的脸上却明显有一丝嘲笑。看来这王明朗确实看不起江凌志。”郑婉停了下来。


        

“继续说。”郑盛冬喝着茶。


        

“今日到了城门那会,当时拿火油的时候,谭曦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欣慰,看来这人定是早就发现这事,但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一直没说。王明朗看到那火油是给凉楚准备的时候满是开心和崇拜。这人谋略上可能差一些,不过应该是个可靠的人,力量也很大,我看见有几个火油瓮就是他射出去的,箭法应该不错。面无表情的姬无忧始终都是一个表情,实在有些不好判断,江凌志倒是表现的很平常,他身后一人身体有过一丝颤动,不过这转瞬即逝。我就觉得这时候越是表现正常,越有种奇怪的感觉。无论是愤怒还是懊恼,都是可以解释的,但江凌志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让人不由怀疑他是知情的。”


        

郑盛冬看郑婉的眼神更为欣赏,“分析的不错。这短短两次会面,你就可以看出这么多东西,倒真是不愧为郑家人。若你是男子,所能达到的成就怕要在你那几个哥哥之上了。”


        

郑婉脸上微微泛红,“让义父见笑了,这不过就是守云随口一说。怎么好比过哥哥们。今日看来,这云都城的军备应该是很匮乏了。都想到借箭这一招了。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机会。”


        

“巳经让乙子号的人去探查军备粮食储备之地。待你哥哥的消息传回来,我们就该大战一场了。先用午膳吧。这几日赶路也累了,这段时间我们还要很多的事要处理。这西平城的情况比想象的更加不堪。”郑盛冬摆摆手,示意郑六叔上饭菜。


        

“是,这些天我抽空乔装打扮下,去百姓里探听下消息。”


        

”好。小心行事。让子轩跟着你。”


        

“嗯。”


        

西平城的天气真是热,郑婉端起一杯凉水,这世道真是风云莫测。李云志,你那战神的名号该易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