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六十五,暗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郑婉换上一身西平城寻常可见的衣裳。西平这边的服饰偏向于麻衣,比起京都的精致来说,这些都是粗布。


        

冯子辕跟着郑婉走在西平城的集市上,两旁的叫卖声带着许多烟火气。看着百姓积极为了生活而努力着,郑婉有种恍然的感觉,如果岁月静安也是美事,自己曾经无数次的想过与哥哥逃离郑家,做寻常百姓便好。


        

“公子。我们要逛多久。”


        

“去用个晚膳吧。”


        

“两位。吃饭还是住店?”郑婉刚踏入一家酒家,小二就热情的迎了上来。


        

“吃饭。一盘牛肉,一盘羊肉。一壶酒。”郑婉两人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


        

“好嘞。客官稍等。”


        

“你们可听说了,京都城来了个大将军。刚到就把凉楚的人打退了。可振奋人心了。也许这次能攻下云都,”


        

“是啊,我也听说了。凉楚人实在是狡诈的很。竟然骗我们的箭。被大将军一眼识破,长我们大秦的脸了。”酒楼里几乎每一桌都在讨论此事。


        

郑婉端起茶杯,传闻巳经散出去了,效率可真快。


        

“就期望这官家老爷能将江凌志......”一瘦小的老头刚想说什么。


        

另一个人忙打断,“莫说莫说。你胡说八道什么。”眼睛还往四周张望了下,“不要命啦。”


        

老头一下缩了回去,“糊涂了糊涂了。”


        

郑婉看了一眼冯子辕。待那桌人离去。两人也结账离开。


        

“两位麻烦等一下。”在小巷里,冯子辕的剑横在两人的面前。郑婉站在冯子轩的后面。


        

两人面面相觑。“大人。何事?”


        

“找你们聊聊天。”郑婉笑着说道。


        

两人吓得突然跪了下来,不住磕头,“大人饶命。草民什么都没说。”


        

郑婉蹲下身,“行了。别磕头了。”


        

两人还是不住地磕头求饶。


        

一把匕首一下插在地上。“闭嘴。”


        

两人一下呆住,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匕首。


        

郑婉又从地上拨出匕首,擦拭着上面的泥,“现在安静了?我问你们,刚才在酒楼你们欲言又止,到底想说什么?”


        

“没有没有。大人听错了。我们什么都没说。”


        

“呵。”郑婉笑起来有些阴狠。“当我聋了吗?也行,不说也行。现在就把你们两个送给江凌志。你们说,江大人会如何做?会不会给你们机会。”


        

两人脸色惨白,身体不停颤抖着。“大人放过我们吧。”


        

郑婉收起匕首,“只要你们老实说了,这件事就你知我知。断不会传到江将军那边去。如何?”


        

“真,真的?”


        

“不然呢?要杀你们易如反掌。好好听话,自然会饶了你们的。只是你们得关上几日。不过事后我给你们每人二两银子。”


        

两人互相看向对方。脸色露出一丝疑虑。


        

“送到江将军那可要的是命,你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说了。我的条件巳经很优厚了。我可没什么耐心。”郑婉站起身,“说吧。”


        

老头一个狠心,看了眼身边的人,“既然大人这么说,姑且相信大人一回。若京都城的大人能治了江凌志的罪就好了。江凌志曾经是一方恶霸,后来犯了一些事,借着参军的由头躲了过去,他对之前的都尉大人那叫一个马屁,他慢慢爬到了这个位置,但本性难移,我们这的赋税本来就重,他还增加赋税。不交就抢人,男的当兵,女的充妓。百姓们对他有恨不能言。不仅如此,他全家都是蛮横之人,那个江远,就是靠着他也做了将军。江远这人爱财又好色,只要送钱送美人,他就能颠倒黑白。家里的银子怕是可以养活我们整个西平几年了。”


        

“是啊。大人。江凌志还养了一批狗仗人势的奴才,那些人时常监控着西平的百姓,若有人说他们的不好,定是要被暴打的,弄不好,命都会没有。”另外一个补充道。“西平的勾栏赌坊都被他们江家人控制了。最大的那家就是百花楼。城中哪家生意好些的店铺都会被他们找借口便宜买下。简直是不让人活。”


        

“这些事若你们有半分假话,就把你们送到江家。”


        

“不敢不敢。大人尽管去查,他们做的坏事只会多不会少的。”


        

“那劳烦两位去个地方,待上几日。家中老小拖个信给他们。”


        

“我们两人是做小本生意,常离家数天,倒是不打紧。”


        

“很好。”郑婉拍了拍手,身后出现一黑衣男子,男子带着斗笠看不清脸。这是乙子号的人。“把他们关起来。没我命令不得放行。”


        

“是。”黑衣男子敲昏两人,


        

“对了。你们去江远的府邸逛逛。特别是密室暗道。”


        

“是。”黑衣男子将两人带走。


        

“公子,这是恩威并重?”冯子辕收起剑。“将军若是知道,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


        

“不过是吓吓他们。”郑婉嘴角不由扬起,“冯子辕,我带你去个好地方。”郑婉说完话就往外面走去,冯子辕没有多想,跟了上去。


        

“这就是你说的好地方?”冯子辕的脸由红转黑。他看着写有百花楼三个大字的牌匾。楼上的女子探出一些,热情的招呼着。


        

“男人的销魂窟,不是好地方又是什么?走吧。今晚本公子请你。”郑婉还没说完就巳经迈了进去。四周的姑娘巳经围了上来,挥动着手中帕子,一声声嗲嗲的公子。


        

“不是,大人不会赞同的。喂。”冯子辕想要喊住,却只看见郑婉被一群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推着往前走了。“哎。”只好咬了咬牙,往里冲,“别碰我。”甩开凑上前的女子,三步并两步的赶到郑婉身边。


        

“给我们两安排一个上房。找你们店里最漂亮的姑娘来。”郑婉掏出一锭银子。


        

“是是是。”老鸨看见银子,两只眼睛都直了。“两位公子,请请请。雯雯,快带这两位公子去天子号房。公子,我马上去安排我们店里最美的姑娘。包两位公子满意。”


        

“你搞什么呀?”冯子辕不自在的拍去靠着自己身上的手,凑到郑婉耳边,问道。


        

“砸场。”郑婉轻声耳语。


        

“啊。”冯子辕满是困惑。


        

“两位公子。”老鸨巳经推门而入。“来来来。”老鸨招呼着外面的姑娘进屋。“这是我们这的头牌,冰儿,冰清玉洁的冰。”


        

女子微低着头,显得几分娇羞。


        

“抬起头。”郑婉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放在嘴边却没有喝下去。


        

女子头低的更低,“公子。”说话声带着几分娇弱,让人忍不住怜香惜玉。


        

啪。郑婉将手中的酒杯拍打在桌子上。“耳朵聋了吗?抬头。”


        

女子一个慌神,楚楚可怜的看向郑婉。“公子,你吓着奴家了。”


        

郑婉站起身,走到女子面前。抬起她的下巴,耻笑道。“呵,就这种样貌,还敢称得上头牌?真是好笑。你们这百花楼是没人了吗?”


        

“哎呀,公子。冰儿不喜欢,还有婵儿,晴儿,我们还有很多好看的姑娘,公子别急啊。”老妈马上拉过冰儿,示意他人带其他姑娘来。


        

郑婉挑过一张椅子,嚣张跋扈的坐下。女子一个个进来,站好立在前面。


        

“你是在糊弄我吧。拿这些胭脂水粉来充数。”郑婉将桌上的饭菜一下抖落到地上。


        

老鸨的脸一下绿了,“公子,你是在为难我们百花楼吗?”


        

“我花钱消遣,还是我的错了?要不让大家评评理。”


        

”哼,我看你是来砸场的吧。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老鸨一下怒火中天。


        

“怎么?一家妓院,还了不得了?”


        

“谁在砸场啊。”江远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一看见郑婉,马上换了张嘴脸。“这不是郑公子嘛。您怎么来这小店。”转头呵斥老鸨,“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怎么招待的京都城的贵人。”


        

老鸨连连道歉。


        

郑婉的手倚在桌上,不屑的看着老鸨。“江小将军。坐。你也来这寻欢作乐?本以为这西平城最有名的百花楼应是美女成群。让人流连忘返。现在看来,不过尔尔,真是不尽兴。”


        

“郑公子让你见笑了。您久居京都城,这边远小城自然是比不过的。”江远朝老鸨挥了挥手,“找几个姑娘来唱个小曲。”


        

“罢了罢了。江小将军下次来京都,我带你见见什么是国色天香,沉鱼落雁。今个我们喝个酒。”郑婉笑着将酒杯倒满。


        

“郑公子客气了。今日我请客。”


        

“这怎么能让江小将军破费呢。”


        

“不打紧,您是贵客。”


        

“哈哈哈。江小将军够意思。来。喝酒。”郑婉端起酒杯。


        

冯子辕只看着两人相谈尽欢,郑婉这人真是交际的好手。几番下来。巳经与江远称兄道弟。商量着到什么时候去京都城一同逛勾栏。


        

“郑,郑公子,相见,相见恨晚啊。”江远巳经开始大舌头。


        

“江远兄,你在这真是屈才了。待我回京都,定向我伯父举荐你。”


        

“够义气。喝酒喝酒。”江远喝的醉醺醺。


        

“照顾好江小将军。”郑婉千杯不醉,依然清醒,起身向唱着小曲的女子说道。“我们走啦。”


        

“哦,哦。”冯子辕忙跟了上去。“你这是?”


        

“让他以为我们是同类,都是纨绔子弟。放松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