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七十四,白露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京都城,白露会的时间其实就定在节气白露这一天。郑家主母细心的帮郑泠准备了新衣,天青色的一件襦裙,简单大方。宁颜一早就被安排起来装扮。人都是大夫人那派过来的。宁颜任由她们摆布。足足弄了一个时辰,宁颜看着镜中的自己,眉目间带着几分俏皮。


        

“等会去了苏家安分点,可别给我们郑家丢脸。”郑悦已经侯在门口,见宁颜也出来了,轻轻瞥了一眼,冷冷的说道。


        

“泠儿知道的。”宁颜乖巧的回应。上了马车,驶向不远的苏家。


        

白露会其实分内外场的,内院是京都城贵女聚在一起,外院则是各大世家公子,皇子一同。白露这一日,天气不热不冷,温度刚刚好。苏晓晓一身鹅黄色襦裙,衬的肤色更白,“哥哥,好担心这个宴会。我怕我做的不好。”苏晓晓向苏秦撒娇的说道。


        

“不是一切都安排好了吗?不必忧心。这次两位公主都会前来,这可是其他世家所做不到的。所以,现在平静下来,你今天可是主角。”苏秦宠溺的摸摸苏晓晓的头。“放心,今天一定顺利。”


        

“恩。借哥哥吉言。”苏晓晓嫣然一笑。


        

“公子,宁王已经到了。”苏秦的小厮铜钱在外面叫道。


        

“好了,那我先去接待宁王了。”苏秦为苏晓晓插上一根玉簪子。轻拍了拍苏晓晓的肩。


        

“好,哥哥快去吧。别让宁王久等。”苏晓晓甜美的一笑。


        

京都城贵女悉数到达苏家。被苏府仆人引入内院。里面搭了几个临时的小亭子,挂着纱,风吹动下,竟有种世外桃源的感觉。郑泠同郑悦一同入座在右侧的小桌前。矮桌上已经放满了新鲜的果蔬,精致的糕点,热茶已经续上,热气丝丝缕缕的溢出。


        

郑悦浅笑着和旁边的几个女子谈笑风声,似乎很熟稔。


        

郑泠安静的坐着,这种场合还是少说话为妙,她都还没搞清楚这些人是什么身份。宁颜有些庆幸之前的郑泠身子弱,常年卧床,不认识人是合乎情理的事,这样她这个外来的灵魂就免了很多怀疑。肚子竟然有点饿。今天一早就没吃东西。宁颜看了看四周,没人动桌上的甜心。好想吃。


        

“公主驾到。”这一声打断了众人的交谈,整个院子一下安静下来。


        

郑悦拍了拍宁颜。同众人起身朝向院门看去,不一会,两个装扮的雍容华贵的女孩一同出现,众人忙低头施礼,“参见公主。”郑泠跟着郑悦行礼。


        

“都起吧。”一个似水如歌的声音响起。


        

众人起身,依然端站着。


        

“坐吧。”另一个清脆高傲的声音说道。


        

“晓晓见过阴丽公主,阴若公主。”苏晓晓走到公主面前,甜甜的招呼。


        

“晓晓妹妹,客气了。此次白露宴,晓晓身为主家,不必拘礼,我们本就堂姐妹,唤我们名字就可以了。是吧?阴若妹妹?”声音似水如歌的女孩朝旁边的女孩温柔的询问道。


        

“姐姐说的是。”秦阴若全是傲气,清冷的回了句。


        

苏晓晓忙伸手请两位公主到最中央的亭子里,“两位姐姐快入座吧。”待两位公主入座,众人才敢坐下。


        

慢慢宴会进入佳境。大家其乐融融的谈笑着,秦阴若公主比较少言,但是整个人都是散发着温润的气质。对待每个人都谦谦有礼。另一个秦阴丽则比较有针对性,和几个朝中重臣家的女眷较为亲昵,当然这中间包括郑家,她的亲大嫂好歹是郑家大小姐。


        

“啊。”突然有女孩尖叫起来,“蛇,蛇。啊。”


        

突然之间,从墙外抛进数十条蛇,那一处的姑娘四处躲闪,场面一下变得混乱,苏晓晓脸色发白,怔怔的站起,话在嘴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晓晓,派你家下人去取些雄黄酒。大家都到这边来。”秦阴若一下变成了主持大局之人。“芍药。去通知外院。看看他们那有什么异常。”


        

宁颜看着离出事点最近的女孩,那女孩似乎被咬到了,现在傻傻的跌坐在地上。身边还有几条蛇在游动。宁颜细细观察了下蛇,蛇头长,呈扁圆形,吻鳞自头背可见,宽大于高,身体背面呈棕褐色,背脊上有两条黑色纵线贯穿全身,黑线之间有阴显的浅黄褐色纵纹,眼大,瞳孔圆形;鼻孔大,呈椭圆形,位于两鼻鳞间,有一较小的眼前下鳞,这不就家蛇嘛,这蛇应该没毒,想到这,宁颜连忙跑向那个女孩。


        

“郑泠,你做什么?”郑悦见郑泠不要命的往蛇堆里跑,立马惊呼道。“快回来!”


        

“姐姐,没事。我去去就回。”郑泠摆了摆手,还是奔了过去。


        

秦阴若微微一愣,看向那个被蛇包围的女孩便阴白了郑泠的做法,眼中带着几分欣赏,心里略微有些吃惊,这姑娘还真是郑平鑫的妹妹,和他一个样,这么不管不顾的救人。


        

宁颜拿起不远处的一把扫帚,走近女孩所在的地方挥动手中的扫帚,将那女孩身边的蛇驱除到旁边。“快走啊。”伸手拉起还处于呆愣的女孩。


        

“怎么回事?”苏秦等人已经跟着芍药跑了过来。被面前的蛇群一怔。


        

“没事没事。这些都是家蛇,没有毒,把它们赶走就好了。”郑泠看见有人已经拨出剑来忙出声阻止。“别杀呀,这些可以做药。”


        

“雄黄酒和竹篓来了。”几个小厮抱着几坛酒过来。


        

“快洒上。”说着宁颜又从身上摸出一个袋子,抓了一把粉末,撒了出去。从下人手中拿过竹篓,蛇被驱蛇草和雄黄酒的味道刺激下,慌不择路的游动。“快爬进来。”宁颜将竹篓放在蛇逃离的方向。“快帮我呀。这么多蛇呢。我忙不过来。”宁颜看向苏秦,将一个竹篓递过去,示意他抓蛇。


        

“啊。”苏秦接过竹篓。


        

苏秦身后是一青衣男子,他挡在几个皇子身前,皇子中有太子,宁王,静王,这次成王竟然没有参加。其他的世家子弟也有十多个。


        

好好的宴会突然变成捕蛇大会。很快,几个竹篓里都装满了蛇。下人很有眼色的将竹篓带了下去。“等会能给我一篓吗?”宁颜转头看向苏晓晓。


        

“可可以。”苏晓晓还处于恍惚的状态。


        

“郑泠。回来。”郑悦瞪了一眼郑泠,低声喊道。


        

宁颜看了看郑悦,却没有动。被蛇咬伤的女孩这时才回过神,开始哭泣起来。应该是与她交好的女孩凑了过来。“肖雅,你没事吧。”一粉色衣裳的女孩捧起肖雅咬伤的手臂,声音糯糯的问询。“这些伤口怎么这么深。”


        

“诺,给。这是用驱蛇草制成的药粉。快帮她擦上。”宁颜将一个小袋子递给粉衣女孩。


        

“谢谢。”粉衣女孩接过小袋子。


        

两位公主走上前,同众贵女向太子行礼。“见过太子殿下。”


        

“都免了吧,现在就不必讲究这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太子摆摆手,示意大家这时候不要拘这些礼了。“怎么了,大家都没事吧?”


        

秦阴丽摇了摇头,满是害怕,“皇兄,这事我们也不清楚,这蛇突然从那墙外飞了进来。这么多蛇,太可怕了,真是吓人。”秦阴丽的声音中带着柔弱。


        

秦阴若倒是冷静,“殿下。这事蹊跷的很,怕是有意为之。”


        

“报。在府外发现这一可疑男子。”苏府的侍卫拉着一青年男子进来,男子很消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穿的倒是很干净,许就是因为穿着整齐,苏府一开始也就没在意这过路人。


        

苏秦面向男子,严肃的问道,“你是何人?”


        

“无名氏。”


        

“这蛇可是你放的?”


        

男子抬起脸,眼睛异常的阴亮,“哈哈哈。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怎么,要杀要剐,随意。”


        

“放肆。”站在苏秦右后方的男子呵斥道。“你这宵小之辈。只敢欺负女子吗?”出声的男子一身青色劲装,阴显是习武之人。眉目间英气十足。


        

“宵小之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可笑。”男子涨红了眼,面目有些狰狞。


        

太子拍了拍青衣男子,往前走了一步。“你在笑什么?”


        

男子轻蔑的看着面前这群红光满面的达官贵人。嘴角微微弯起,冷笑道。“哈哈,笑什么?笑你们啊,你们这些吸人血,吃人骨的纨绔。我们这种贱民,只能自生自灭,有冤申不得,有苦道不尽。”男子突然睁开被禁锢的双手,扑向太子。


        

苏秦和青衣男子反应迅速,闪到太子面前,青衣男子的手掌已经拍向男子胸口。男子不吃这一击,直挺挺的摔到地上,嘴里吐出一口血。


        

“保护太子。”苏秦冷眼盯着。“押下去。”


        

“皇兄。你没事吧。”秦阴丽一脸担忧。


        

“苏秦,等等。”太子拦下来,依然没有生气。“你这是做什么?有何事便说吧。”


        

秦阴若眉头微微皱起。


        

男子扶着胸口。脸色更加苍白。“咳咳。”眼睛盯着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