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七十八,议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义父。朝廷什么时候派人来。”郑婉从外面赶回西宁都尉府。“西宁城患病之人越来越多。这可如何是好?城里的医馆都已经集中起来了。可是疾医还是很缺。这样下去,人手真的不够。我本想找些壮丁,但这里的百姓因为之前那个朱智清,心中难免有怨恨,实在是不太好招人。重金之下,必有勇夫,才勉强来了些人。冯子辕去安排了。但是这些人也撑不过多久。”


        

“朝堂已经派人来了,他们在路上了。附近的疾医会先行到来。京都城太医令的太医也会紧跟着来。我们现在要为他们争取时间。”郑盛冬眼眶边都是黑色。这些日子都没有好好休息过。刚刚整顿好云都。平鑫的身子稍稍好些。郑婉就发现了西宁的异常。他同郑婉马不停蹄赶到西宁。这城池的状况比想象中的要严重。本来就因为蝗虫灾害,百姓已经很艰难了,现在又引起了瘟疫。


        

“朝廷能差人来就好。今日死了五个。我让人偷偷烧掉了。”郑婉的脸色很不好。“朱智清这个混蛋,走的时候还卷了些粮食,也不怕噎着。”


        

“都尉府的粮食清点过来吗?江家的粮食可还有剩余?”


        

“清点了,不多,本来蝗虫灾害,收成就不好,朝廷拨下来的被一层层过,到这西宁城的没多少了。江家那边,哥哥已经送了些过来。不过也不多了。我刚去了城里几家米铺,都还算配合,按之前的市价卖给了我们。只有一家程家米铺。他是西宁最大的米铺,竟然在那吃了闭门羹。这个时候了,他们竟然开始屯粮涨价。”


        

“封了。”


        

“若是如此简单,我当时就这么做了。程家米铺的背后是刘家。刘贵妃的母族。不好动。现在二皇子势头正盛,不能轻易得罪。”


        

郑盛冬端坐着,眉宇中带着忧郁。


        

“不过我倒是有一计。”郑婉凑上前。“我们去偷。”


        

郑盛冬吃惊的看向面前的侄女。“胡闹。”


        

“既然不能阴着来,那就暗中进行,我们不用花钱,还随便教训一下他们。怎么想,都是两全其美之计。”郑婉的眼睛里透着笑意。


        

郑盛冬摇头,“大清律例,偷盗可是重罪。君子有可为,有可不为。”


        

“对待小人,便不要行这君子之礼了。”郑婉把玩着手中的暗器。“义父,这抓捕之事可在我们手中。这事不是由我们说了算吗?”


        

“守云,这么多年,你学的就是这些吗?书都读到哪了?”郑盛冬怒气冲冲的说道。


        

“我不过。我不过就是。”郑婉脸色通红。“就是看不惯他们。”


        

“守云。看不惯你就可以滥用权力了吗?虽然我们郑家有些权势,但也不能这么任性妄为。有些东西一旦起了头,那收不回了。我们不能动这些,若碰了,我们郑家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郑盛冬看着郑婉,语重心长。


        

“是,义父教训的是。守云知错了。程家米铺的事情,我会另想法子的。”


        

“这便好。你之前说你在西平的时候看见西宁这边天空上有黑影?”


        

“我见过不止一次,派出去的人总是杳无消息,心中太过不安,所以我觉得这事不简单。”


        

郑盛冬递过一封信,“苏秦来了。他是国师的关门弟子。他轻易是不会出京都的。这事恐怕不是我们能及的。”


        

“看来,这些天我们更要小心行事,万不能让这西宁的事再有更大的扩展。我去准备迎接他们。但愿事情还可控。”


        

“云都那边可有消息?”


        

“哥哥说一切都在转好。本来云都就是大秦的,百姓们对于回来的事很是喜悦。估摸再过段时间,那边一切都会回到正轨。凉楚那边几个皇子内斗的厉害。无暇顾及其他。我们的人在尽力辅佐三皇子上位。他一向主和,就看他这次能不能成了。只是似乎不止我们的人在里面搅和。”


        

“凉楚虽然蛮荒,不过都骁勇善战。即便三皇子,也未必一直保持初心。我们有这段时间休养生息也可以了。朝廷派人过来的事你去安排吧。”


        

“是。义父。你多休息。这些天太辛苦了。这里还有我呢。守云不会让义父失望的。”


        

郑盛冬笑了笑,点了点头。“有时候看见你,还真是感觉看见了平晟啊。”


        

郑婉的眼睛微微瞪大。二哥,心中酸涩,“守云先下去了。”


        

刚出院子,一个黑色影子从眼前闪过。谁?郑婉的胸口一阵刺痛,啊,怎么回事?好疼。


        

“守云,你怎么了?”侯在门口的冯子轩慌忙扶住摇摇欲坠的郑婉。冷汗从郑婉的额头划过。疼痛感让郑婉有些恍惚,手指掐着自己的掌心,试图转移这种痛感。片刻,郑婉慢慢缓过来。


        

“没事。”


        

“这是怎么了?身体有什么不适。我去找疾医。”冯子轩很是焦急。


        

郑婉推开冯子轩,重新站好,深吸了一口气,“不用了。我没事。可能最近累了些。刚才你看发现什么异常吗?”


        

“没有啊。怎么了?”冯子轩向四周看去。


        

“我怎么好像看到一个黑影。”郑婉有些困惑。那个速度似乎也太快了吧。


        

“这地方就我们两个。要不有人,我不可能没有察觉。”冯子轩摇了摇头。“难不成就是你之前在西平看见的?”冯子轩眉头微微皱起,“不会真有什么妖魔鬼怪?”


        

“别胡说八道。这些都不过是世人吓自己的。这事再说吧。”郑婉胸口还是有些灼热感,“苏秦苏公子不日就会来这。也许他能帮我们解答这个问题。”


        

苏秦,国师,黑影,这似乎不寻常。最近也常常会梦魇,毕方,应龙,与这有关吗?


        

“哦,对了,之前你让我查的毕方。我找到了。山海经中有所记载。给。”冯子轩从怀里拿出一半破烂不堪的书籍。“好不容易找来的。凑合看吧。”


        

“谢了。”郑婉将书放好,“我们先去安排客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