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八十一,未同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马走的也太慢了吧。宁颜使劲拉着马,马依然慢条斯理的走着。“我们再这样下去,猴年马月才能到西宁啊。马兄弟。能不能努力一把。”宁颜怕拍了拍马头。


        

“让路。”官道上疾驰过一群人。


        

“是官府的人。他们来的可够快。”宁颜忙退到一侧。“诶,对了,跟上他们,我地图都不用看了。”郑婉眼睛一转。就潜入他们的队伍里。郑泠看着一队快马离去。“这些先行队,应该也混不进去,后面应该还有人。就他们吧、”宁颜侯在一旁,焦虑的等着后续的人到来。


        

“来了来了。”队伍越来越近,宁颜藏在一棵树后,人马经过,宁颜偷偷跟上。离得不远也不近。这些人速度也太快了吧。宁颜走的气喘吁吁,为了隐藏,马都没带上了。汗水一滴滴从脸上流下,宁颜都感觉来不及擦汗。自己想的什么蠢办法,笨死了。终于休息了。宁颜一下瘫坐下来。这样下去,自己还没到西宁,就要废在这路上了。咕嘟咕嘟,宁颜拿起水壶,喝了一大壶。


        

“你是何人?不会是细作吧、”突然面前出现两个士兵。“跟了我们一路了。”


        

宁颜忙站起身,连连摇手,“不是不是。”


        

“细作当然不会说自己是细作的。”


        

宁颜一愣,忙解释,“什么细作啊。我就普通老百姓。谁跟你们。这条路是你们的吗?我还不能走吗?我恰好也走这条路、你们可别冤枉人。”


        

“走。跟我们去见将军。”


        

“你们乱抓人。我是好人,别冤枉好人。”


        

两个士兵直接上手,一人一边抓住宁颜的胳膊,直接往前拖。


        

“放开我。”宁颜挣扎着,却完全挣脱不开。


        

“霍将军。抓住一个可疑之人。这人巳经跟了我们一天了。”很快,宁颜就被带到了霍子萧面前。狠狠甩了过去。宁颜踉跄了几步,才站稳,满是惊恐,恍恍惚惚抬头看向面前的人。


        

“郑姑,哦,是你?你怎么在这?”霍子萧略微有些吃惊,面前被人当做细作的人正是女扮男装的郑家四小姐郑泠。他与这姑娘都有两面之缘了,每次印象都那么深刻,不记住都难。


        

宁颜愣了片刻,“哈哈,原来是霍将军啊,草民见过霍将军。霍将军真是青年才俊,百闻不如一见。”郑泠现在反倒平静下来了,反正都巳经被发现了,还能如何,郑泠保持着微笑。看着面前的人。


        

“咳咳,你跟我过来。”霍子萧带着宁颜走到一边。“郑姑娘,你在这做什么,怎么会被当做细作。”


        

“我也不知道啊。”


        

“算了。我派人送你回去。”先前郑泠在白露会的举动,让霍子萧心生愧疚和佩服,不由的轻声细语。


        

“我才不回去呢。”宁颜连忙拒绝。“你别管我。”


        

“你在外面乱跑,家中会担忧的。”


        

“不不不。”宁颜摇着头。“我留了书信了。我要到外面闯荡一番。就这样回去岂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这都什么呀。我还是派人送你回去吧。不然你个姑娘家,要去哪?”霍子潇看着郑泠,有些好笑,无奈的说道。


        

“我去西宁啊。霍将军,大秦可没有哪条规定,姑娘就不可以去。我是大秦子民,大秦的国土自然是想去哪就去哪。”


        

“西宁?你,这是疯了吧。那边,可不太平。”


        

“我知道啊。正因为不太平,我才更加要去的。四叔他们还在西宁城,我要去帮他。”宁颜将自己的包裹抱在怀里。


        

“这事我们自有安排,你个小姑娘,去凑什么热闹。快回去。”


        

“霍将军,若你当心,那不如你就同意我随行吧。好歹我也学了些医术,或许能帮得上忙。”宁颜一脸谄笑。


        

“胡闹。”霍子萧轻轻呵斥。


        

“反正我去定了,好不了我一个人走。总是能到的。最多晚些时日。”


        

“你。你怎么这么固执。”霍子萧对面前的姑娘竟然没有一点办法。


        

“你还不是一样固执。为何非要我回去。我说了我不回去。”宁颜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王爷。”霍子萧突然朝着宁颜的身后行礼。


        

“王爷?”是哪个王爷?怎么这次还有王爷跟着。宁颜早出发,自然也不太清楚。宁颜僵直着身子,缓缓转过身。两人之间的距离极近。“草民见过王爷。”竟然是静王秦明玄。天哪。怎么这么倒霉。宁颜低着头,看着脚边的小草。这人虽然看着友善,但着实是个厉害的角色,连郑婉都差点对付不了,一定不能轻视他。


        

“郑四小姐?”秦明玄带着一丝笑意,看着郑泠。这姑娘每次出现,总是能给人一种意外。似乎她对自己很防备。


        

“啊,我明明都男扮女装了。为什么你们都能认出来。”宁颜索性不管了,抬头直直看向秦明玄。这个角度,秦明玄的脸就在面前,宁颜忙退后了几步。


        

“一看你就是姑娘啊。以后努力装扮的更像一些。”秦明玄低低的笑。“怎么?郑姑娘这是离家出走了?”


        

“我可是留了信的。”


        

“那还不是一样。回去吧。姑娘家,跑出来,多危险。”


        

“不要。”宁颜撇过脸。突然意识熬自己语气太强硬。“殿下,我不着急回去嘛,要不这样,反正你们走你们的。我走我的便是了。各走各的阳关道,互不相干。”


        

“本王还没说什么呢?郑姑娘就这么着急?”


        

“那。你们一个个都叫我回去。我好不容易出来,怎么能这么回去。我不会有事的。”


        

“那你想如何,还真去西宁?那地方现在发生了疫情,你以为这是在玩吗?这是要人命的。你这番行为不理智。一个姑娘,太冒险了。趁还未到,本王派人送你回去。太尉大人也会焦急的。别任性。。”


        

“殿下。我知道我此番是鲁莽了些。可瘟疫之疾实乃凶险。叔父他们在那,我定是要去的。我巳经立志学医,医者当有悬壶济世之心,况且现在那边疾医紧缺,我去给诸位医家打个下手,也是好的。这场瘟疫,我也能向那些医者学习,对我的经验很有帮助。此番行为,我是深思熟虑过的,我没有在玩,学医这事与其纸上谈兵,不如去实践。”宁颜的神情很是认真,说话的时候眼睛里闪耀着光芒,那种由衷的喜爱掩都掩不过去。“我知道其实你们都是不理解的,觉得一个姑娘,学什么医。可你们不能代表我,这是我要走的路,即便前方都是荆棘,我也会走下去的。我愿意如此。殿下,还请不要再劝我回去了。我意巳决。殿下请成全。”宁颜施了一隆重的礼。


        

秦明玄犹豫了片刻,”去西宁就去西宁吧,真是拿你没办法。”


        

“殿下这是准我随行了?”


        

“不行。你不能跟着我们。不过你可以去。本王派几个亲信,你跟着他们去西宁。到时候我们在西宁集合。”秦明玄退了一步。


        

“好,我听殿下之言,多谢殿下。”宁颜展开笑颜。


        

“记住,万万不可孤身冒险。你一定要和他们在一起。他们都是”


        

“恩,我知道了。我很惜命的。”宁颜立马点头。


        

“等会我们就出发了。你先呆在这,等会有人来接你。”秦明玄看了眼宁颜,转身欲走。


        

“一定小心。西宁见。”霍子萧拿出一把匕首,“防身用、”


        

“恩。父亲,还有一事,苏秦苏公子不是也会去吗?我没看见他啊。”


        

“哦。他啊,他带着陆庭轩等人先行一步去了,我这需要运送药材和粮食,所以慢了些。不过我们巳经尽快在赶路了。”


        

宁颜静静看着军队离去,西宁城怕是有大麻烦了。这么多人去那。爱,不太可能完美。就我这三脚猫的医术,也就骗骗这些人,只要不遇到陆府的人,也没人能揭穿。宁颜内心吐糟道,“佛祖莫怪,我是不得巳才骗人的。宁颜微微低头,嘴角一丝无奈终可以名正言顺的去了,西宁我定是要去的。不然怎么放心的下,郑婉可是我要保护的人,况且,苏秦也去了那。宁颜不由将脖间的饰品拿了出来,


        

“郑姑娘。”静王身边的贴身侍卫陈修带着两人出现在宁颜面前。”


        

“你们终于来了。“发着呆的宁颜立马精神起来。”太好了,我们启程吧。不要耽搁了,时间紧迫。”宁颜立马催促起来。


        

“好。我们走小道。郑姑娘可会骑马?”


        

“会的。”宁颜一下坐到马上。“走吧。”手中挥打着鞭子。马匹一下跑动起来。


        

'走。”陈修立马跟上,这姑娘真是胆大。


        

宁颜随身带了好些医书古籍,每次休息的时候就拿出来钻研其中,倒也觉得这路赶的有多难。几人紧赶慢赶。几乎日夜不停歇,终于在霍将军到达西宁城的同一日赶到,也算完成任务,粮食药草都巳经开始匮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