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八十六,晚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傍晚时分,宁颜睡醒了,慵懒的起身,这些天风吹日晒,风餐露宿,实在是没怎么睡好。刚到了客房,才一会功夫,就睡了过去。这一觉可真是舒服。郑婉打着哈气,活动了下筋骨。最近身体还算不错,郑泠之前的虚弱感减轻了不少。


        

“四小姐。”一侍卫在门外喊道。


        

郑泠打开门,“何事?”


        

“四小姐,将军唤您去用膳。”


        

“哦。我知道了。马上来。”肚子确实有些饿了。宁颜简单梳洗了下,依然穿着男装,毕竟虽然所有人都认出了自己,可毕竟在边陲,穿女装做事实在不太方便。


        

宁颜随侍卫到了院中,苏秦同两位大人巳经候着了,一旁的秦明玄也喝着茶。


        

郑婉乖巧的行礼,坐到郑盛冬的对面。


        

“子由。”一清秀少年迎面走来,声音清脆。宁颜朝少年看去,这不就是那四叔的义子嘛。郑家的孩子,一个比一个厉害。不过自己对这个义子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可是我应该没有见过。


        

“守云。”苏秦不由露出笑意。


        

守云?他是守云!所以她是郑婉?宁颜立刻细细打量起面前的少年,这化妆技术,厉害厉害,宁颜心中不由连道几声,眼前的少年虽然甚是清秀,但是并不觉得女气,眉目间带着一丝英气,举手投足中带着少年的活力,声音也变了,活脱脱一副翩翩少年的模样,要不是守云这个字,自己恐怕真没认得出她便是女扮男装的郑婉。哪里像自己,扮了跟没扮似的,一下就叫人认了出来。宁颜不由感叹道。


        

“草民见过成王殿下。”郑婉恭敬的喊了一声。又转向一旁,“见过义父,白大人。”


        

“郑公子,真是辛苦了。快坐下吧。我们也开饭了。”秦明玄很客气。


        

守云没有坐在几位大人的那桌,而是郑盛冬的侍卫桌。现在守云对外的身份是郑盛冬的义子,却也是平民身份,自然要注意。


        

“开饭吧。”白大人声音很温柔,朝秦明玄示意。


        

“吃吧。”


        

宁颜不客气的吃起来,刚入口的一瞬间,一股很清淡的味道滑过味蕾,这味道真不错,宁颜又吃了一口,“这西宁城的菜肴倒别有一番风味。好吃。”


        

“哼哼。”郑盛冬提醒道,顺势看了一眼成王。


        

“懂,食不言寝不语。是郑泠冒失了冒失了。”宁颜立马禁言。


        

“无妨。”秦明玄依旧温柔的回应。简单吃完。几位大人又聚在书房议事。


        

宁颜跟着在一旁吃着瓜果。


        

“成王殿下,你们今日刚到。西宁城的情况就由守云说吧。”郑盛冬说道。


        

郑婉站起,行礼。“是,义父。陆公子到了之后,采取了更加严密的隔离措施,疫情状况有所缓解。现在西宁城共有百姓一千六百二十七人。城西有八十六个病人,其中青壮年二十五人,年轻女子二十二人,老人三十四人,孩子五人。西宁城疾医现有八人。粮食暂时还算充裕,可撑上两个月。治疗疫病的药陆公子正在研究,病源疑是之前蝗虫之灾导致的饥民饿殍太多。”


        

“草菅人命。”白术忍不住怒骂了一声。


        

“朱智清被杀。这是仵作的手稿,刀杀致死。西宁府的账目混乱不堪,巳经查实是朱智清贪赃枉法,中饱私囊。钱财巳经在他被杀的时候洗劫一空。”郑婉递上几份东西。“他被埋在城郊。西宁城的百姓恨他入骨。若被他们知晓,说不定会拉出来鞭尸。”


        

“他简直是读书人的耻辱。”秦明若看着账本。


        

郑婉看了一眼苏秦,“还有一事,西宁城恐怕有非人的东西存在。”


        

秦明若一惊,转向苏秦,“苏秦。你可有发现?”


        

“回殿下的话。第一日来的时候出现过异象,但这几日似乎藏了起来。我会继续查询。”


        

“好。当务之急,就是救治百姓。我看现在城里井井有条,郑将军真是治理有方。”


        

“殿下谬赞了。”


        

“白大人,可还有什么要了解的?”


        

白术想了想,“郑将军,还请将城中百姓名录给我一份。我好安排往后的分配。若能将这几个月各家收成和徭役纳税情况了解清楚就更好了。”


        

“守云早就巳经准备好了。”郑盛冬从书桌上抽出一沓记录,里面名字,年龄,户籍等信息应有尽有。


        

白术赞赏的看向郑婉,“郑公子真是不可多得之人。”


        

“让白大人见笑了。”郑婉客气的回应。


        

郑婉还真是厉害,宁颜这才正面的意识到这个女子非寻常女子,若她真的想做什么事,自己未必能阻止的了。要如何护着她,又不让她犯杀戮之罪呢。i宁颜下意识的摸向脖间的玉佩。


        

“有什么事便同我说。本王定当竭尽全力。时候不早了,各位早些去歇息吧。这段时间,还需要诸位的齐心协力。”


        

“诺。”一行人各自回客房。


        

宁颜回屋托腮坐在桌前,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的点在脸腮,“今日都没和郑婉说上几句话。真是难相处。郑婉,今日所见,她似乎很得民心。那些侍卫对她恭恭敬敬,云都能攻破,她大概起了不少作用吧。”手摸着脖间的玉佩,苏秦这人,也不晓得他知不知道郑守云就是郑婉。不过看他那个样子,估摸是没有发现。大家似乎都被她骗了。那张脸,那形态,还真象男子,连声音都雌雄难辨,怎么这么多技能。


        

“额。啊。”眼睛突然一阵刺痛,手捂住眼睛。刺痛感转瞬即逝,怎么回事?我眼睛又出什么问题了?宁颜忙跑到镜子前,慢慢将手放开,眼睛中闪过一丝丝红光,这,难道又是?宁颜努力平复心境,深吸了几口气,眼睛算是恢复正常,这蛊毒复发了?好巧不巧在今天复发?宁颜搭上自己的脉搏,还算平稳。“这到底怎么回事?”


        

宁颜忙去找之前陆庭轩整理的书籍,记得里面最后一页就是关于这个毒的,制毒的药草记得并不齐全,只记录了巳经确定的几种,麒麟粉?今天菜肴里有什么?宁颜皱眉仔细回忆。我中那蛊毒时间有些长,渗入骨髓的余毒并不可能完全清除,如果遇到诱发之物也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陆庭轩说过蛊毒霸道,所以只能以毒攻毒,今日除了晚膳并没有再吃其他的,是这菜肴有问题?不行,这事还得找陆庭轩才行。宁颜立马出门找郑婉。


        

“守云。”宁颜敲了敲郑婉所在的屋子。


        

“四小姐,何事?”郑婉哗的一声打开门。


        

“我找你有要事。进去说。”宁颜趁郑婉不备,一把将郑婉推了进去,关上门。


        

“你。”郑婉有些不悦。眉头紧皱。“成何体统。”


        

“郑姑娘?她怎么进了守云的屋子?”苏秦正好开门看见这一幕。


        

宁颜将郑婉拉到里面,“啊呀,郑婉,我有事同你说。”


        

“四小姐,在说什么胡话。”


        

“你就别装了,你我是姐妹,骗不了我的。我也不是来和你说这事的。现在你仔细看我的眼睛。”宁颜凑到郑婉面前。


        

郑婉虽然不喜,但依旧照做了,“你的眼睛?怎么回事?”看清楚郑泠眼中的异样,郑婉的声音明显高了些。


        

“我也不确定。不过我怀疑你们的菜肴里被下了毒。之前中的蛊毒除非被毒物诱发,轻易应当不会再发,而且此次我并未失明,那说明这毒只是微量。这事你要去查下,我还要见陆庭轩,我治不了这蛊毒。到时我带着少许今日的菜肴一同给他查验,也许会有眉目。”


        

郑婉陷入沉思。“这事我会同大人商议,见陆公子倒是不难,明日送药材过去你一同跟去便是。你这次前来可是得到父亲应允了?”


        

“呵呵呵呵。”宁颜面露难色。“他,没反对。”


        

“他是没机会反对吧。”


        

“这个以后再说。”


        

“还真是没想到四妹如此大胆。”郑婉轻笑一声。


        

宁颜眼睛转了转,“反正本就不受宠,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了。我可是来救姐姐你的呀,”宁颜无赖的一笑,顺势坐下,“前些日子我突然做了一个梦,梦中黑漆漆一片,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我走呀走,到了一个密室,姐姐可知我看到了什么?”


        

“我没兴趣听你胡诌。”


        

“姐姐莫急嘛。密室里,姐姐在哭,左手血淋淋,满是刀伤,姐姐见我来了,便唤我相救。然后我就被吓醒了。没过一天,就听闻叔父一行人竟然遇到了瘟疫,我便想许是姐姐给我托梦呢。姐姐让我来救,我怎么好不来呢?”宁颜一通胡编乱造。


        

郑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左手,刀伤,师父给的药明明让疤都没留下,她又是如何知晓,“那我还要感谢四妹了。”


        

“不敢当不敢当。你我姐妹不必言谢。”


        

“你还不去休息。一个姑娘家家夜访男子房内,可别被旁人看见。”郑婉饶是有万分疑惑,也依旧不动声色。


        

“恩,我也累了,那先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