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九十,毒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翌日,清早郑婉便帮宁颜准备了马车。还有一大车药材,满满当当。郑婉看着账目,又仔细核对了一遍。


        

宁颜带着面巾,帽檐掩住了眼睛。“你昨日去巡城了?那你岂不是到现在都没休息。这样不行,太伤身体了。”


        

“与你无关。”郑婉冷冷的一张脸,没看郑泠,只将账本递给侍卫。“拿出去给账房先生。”


        

“什么无关。我是关心你。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拒绝别人的好心。”宁颜心中也不由冒出一丝怒气,这郑婉,真是食古不化。


        

“四小姐这般。让守云惶恐了。”郑婉淡淡瞥了一眼郑泠。这个妹妹Z总是让自己有些捉摸不透。虽然至今为止,没看出什么异常,但是每每遇到她,总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乎不同的感觉交织在一起。有喜悦有怒火。


        

“好歹你也是四叔的养子,我们也算兄妹了。妹妹关心一下,不必这般客气。”宁颜气势汹汹的上了马车。


        

“我今天不回都尉府了。”宁颜一把扯开马车门帘,甩下这句话。


        

“正有此意。这些天你是住城西医馆吧。我巳经差人去同陆公子说了。既然你决心要学医,义父也是应允的,那就好好学。做自己想做的事,很好。”郑婉语气中不知为何透着一丝羡慕。


        

“我会的。谢谢,我也希望你能做你想做的事。其实你也可以。”宁颜的心突然软了下来,轻轻柔柔笑了,她的笑容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郑婉将头偏向一旁,“药材在后面那辆车上。就由你交给陆公子吧。”


        

“好。”


        

一路直往城西医馆,陆庭轩这些日子长住城西医馆。宁颜掀起车帘,郑婉,我刚才说的那些话是真心的,你还是个小姑娘啊,何必背负这么多事。但我亦知道你那般固执,岂是几句话就能说动的。既然老天爷让我来了,我会努力的。宁颜的手摸上脖间的玉佩。


        

“陆公子。”不多久,城西医馆便到了。宁颜下了马车。


        

陆庭轩匆匆赶来,“宁,郑姑娘。请。”多日的辛苦显现在他布满血丝的双眼。


        

“这次又要麻烦你了。我带了些都尉府昨日还剩余的饮食。望陆公子查验。”


        

“这是?”陆庭轩略感疑惑。


        

”许疾医,我想同陆公子单独说几句话,还请给个方便。”一旁的许疾医倒是没在意,连声回应,径直出了书房,待门关上,宁颜本来平静的内心一下转变,“师父,我的毒又复发了。你看我眼睛便是了。”将帽子掀开,脸露了出来,红色光在眼睛淡淡一闪而过。


        

陆庭轩立马明白过来。脸色变得难看了几分,“按理说,不该啊,看来西宁城真是是非之地。我这便查明原因。”


        

“有劳。还请师父同意让我一起查吧。这几日我不出现在人前为好。既然不能露脸,不如有些事就交由我吧。”


        

“也好。你之前中的毒是由十八中毒物熬制而成,那我们一个个试验。我写下来,你去收集这些毒物。”


        

“好。这些小事就交给我。师父还是要专心瘟疫之事。瘟疫是否有进展了?”


        

“最近配置的几副汤药有些疗效,暂时能缓解这瘟疫发展的态势。将军他们隔离了城西这块,甚有效果。病例增长速度明显减少了。”


        

“师父定能找到法子的。那我去了。”说话间,陆庭轩巳经将毒物的名字都写了下来,递给宁颜。


        

“有些恐怕要去附近的山里寻。”


        

“无妨。只要有就不是难事。”


        

“你先看看这些可认得。不认得我就帮你画下来。”


        

宁颜仔细看每一个毒物的名字,”认得的。师父放心,我定能找到。那我先告退了。”


        

两人分工,宁颜特意披着一件大斗篷,脸被掩在帽沿里。这西宁风沙也大,倒是看不出什么异常来。冯子辕被郑婉派来跟着宁颜,倒是省事很多。两人匆匆往城外赶。


        

西宁虽然满是风沙,附近却有座雪山,常年冰封雪地。这地方的气候变化多端。宁颜裹上厚厚的皮草,瞬间暖和很多。“这山倒是别有天地。”


        

“四小姐。我一个人去吧。你留在外面。”冯子辕看着这座被银色包裹的山。


        

宁颜摇了摇头,“还是我亲自去好,这毒物难辨,你带回来不是我要的岂不是白费力气了。我没那么娇弱。京都从西宁,路途遥远,我都过来了。”宁颜拾起一根粗壮的树枝。比了比高度,“走吧。趁着日头还早,这地方不能呆的太晚,不然困在里面可不妙。”


        

宁颜执着树枝,一步步走在山中,常年封山的后果就是这山没有路。这时节巳经寒霜了。雪山的雪更是没有化的可能,厚厚实实,宁颜走一步踩出一个脚印。


        

“冯子辕。你觉得郑守云是个怎么样的人?”整座山万籁俱寂,宁颜忍不住聊天。


        

“他是主子,不能评论。”


        

“那我还也是主子,我让你评论。你不说便是违抗我的命令。早上的时候我可听郑守云说了,让你好好护着我的。”


        

“很好。”


        

“很好?怎么个好呢?”


        

“很好就是很好。”冯子辕一向少言语,同他的同胞弟弟实在是天壤之别。


        

宁颜有些无奈,“啊。这是什么回答。你平时说话都这样吗?难道她让你跟着我呢。”


        

冯子辕回应的只是沉默。“小心。”手一下扶住没踩稳,差点摔着的宁颜。“专心看路。”


        

宁颜忙站好,这地方可真难走。“无趣。诶,那。我看到了。草乌。那一大片就是其中一味药草。”宁颜兴奋起来,“这东西很寻常,不是什么奇珍异草,它其实是种药材,这东西为散寒止痛之药,既可祛经络之寒,又可散脏腑之寒。但是这药用之要慎重,稍有不慎就容易成毒物。”宁颜巳经开始念叨起来。


        

“走。”宁颜的脚步快了几分,呼呼,突然吹起一阵风。宁颜不由打了个寒颤。玉佩突然发热,苏秦?宁颜下意识的看向四周。苏秦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可玉佩怎么突然有异样。


        

“四小姐,需要多少?”冯子辕没有发现异样,依旧平静的询问。


        

“啊?”宁颜的心揪了起来,心中一丝不安。“随意采摘一些便是。”


        

“好了。”冯子辕将一大捆草乌整理了,放入背后的竹篓。


        

“那我们再去寻其他的。”宁颜心下虽然困惑,但除了那片刻的异常,似乎没什么异样了。许是这雪山天气无常吧。


        

两人往更深的山里走去。“冯子辕。这天为什么暗的这么快。”宁颜突然停住脚步,抬头看向上方。西宁这边的天一向很晚才会暗下,估摸下来,自己与冯子辕进山最多过去一个多时辰。不对劲。黑压压的一片,山雨欲来的错觉。


        

“也许是在山里。雪山这种地方天气无常,不足为怪。”冯子辕手中的剑握的紧了几分。


        

“我们今天还是先回去吧。”宁颜心中涌上不安。


        

呼啦,天一下黑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换了片刻,才勉强看清四周,还是原来的地方。


        

“哈哈哈哈哈哈哈......”四周开始响起诡异的笑声。


        

“啊。冯子辕。”宁颜惊慌失措,连忙拉住身边的冯子辕。“这是什么东西啊?怎么办怎么办?这什么啊。”


        

“我在。”冯子辕将剑从剑鞘里抽出。剑光闪过,划开一道黑幕。


        

四周开始漫起迷雾,一层层叠叠出现,越来越浓,宁颜看不清身边的人。“冯子辕。我们说说话,我都看不到你了。”手依旧紧紧抓着冯子辕的衣裳。


        

“四小姐。莫怕。我在。”


        

“啊。有东西碰到我了。”宁颜一下跳了起来,拽着冯子辕连转了几圈。“走开。”


        

“啊。”诡异的声音变了调的惨叫了声。“该死。”声音里满是沙哑,低沉的如同从地狱里爬出来的空洞。宁颜浑身如冰,这到底是什么?


        

迷雾渐渐散去。宁颜脖间的玉佩散出暖意。宁颜一只抓着冯子辕,一只手握着玉佩。心慢慢平和下来。


        

“这地方太诡异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看四周又恢复清明,宁颜的眉目满是警惕,生怕又出现什么诡异的东西。


        

“这事要回去禀告将军。”冯子辕虽然脸上还是平静的,但紧紧握着剑柄的手预示着他内心的担忧。


        

“恩恩。对对对,这事一定要同四叔说。还要去找苏秦。”宁颜点头赞同,“刚才那碰到我的东西感觉像只蹄子。是野兽吗?说人话的野兽?”想到这,宁颜不由打了个寒颤,实在太恶心了。


        

“四小姐,我们走吧。”冯子辕看了一眼拉着自己衣裳的手。


        

“走走走。”宁颜警惕的看着四周。


        

由冯子辕领路,沿着原来的脚印,终于走出了雪山。呼,宁颜的手终于放开冯子辕的衣裳。“这地方。我们快回去禀告吧。”


        

两人一路直奔都尉府。一下马车,宁颜直冲冲的就往书房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