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九十一,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四叔。四叔。”宁颜还未进书房,就开始喊道,呼啦,门一下被打开。


        

“哼哼。成何体统。”站在书房中间的四叔一脸嫌弃的看着冒失的郑泠,呵斥道。


        

宁颜一下禁了声,呆呆的看着书桌前的男子,突然又反应过来,忙行礼,“民女见过静王殿下。民女冒失了,惊扰殿下了。”头微微低着,不敢直视面前之人,她眼睛的事不知道这个皇子可知道,自己实在有些拿不准。还是小心行事为好。


        

秦阴玄不介意的笑了笑,“是郑姑娘啊,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去城西医馆了吗?我听你叔父说你去找庭轩了。要去那边医馆打下手。”


        

“是,陆公子让我去寻些药。我便去了趟附近的雪山。可是在那发生了一件诡异之事,所以赶着回来禀告。”宁颜紧张的说道。


        

“何事?”


        

“殿下,可否待苏公子来。他是国师的关门弟子,也许这事需要他。恐怕我遇到的非常人能涉及。”


        

秦阴玄想了想,点了点头,“也好,苏秦素有才能,看来这事不简单。要我派人去寻他吗?他应在都尉府。”


        

“殿下不用麻烦了,民女让冯子辕去寻苏公子了。想来他们一会就能到。”


        

“草民见过殿下。”还未等宁颜说完,苏秦和郑婉便一起出现了。郑婉的眼睛隐隐可看出一丝疲惫,可还是保持着精神气。郑婉淡淡看着自己的妹妹,她一来,似乎事情多了很多。


        

秦阴玄摆了摆手,“不必多礼了。郑姑娘,有什么话,你便说吧。”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宁颜向静王施礼,“今日我同冯子辕去了趟雪山。就西面那座。在山里走了一个多时辰,突然天地之间就暗了,升起一股股黑雾。那黑雾一起,我们都看不清东西。然后出现了诡异的笑声,那声音如同地狱来的,空洞而恐怖。我感觉似乎有蹄子一样的东西碰到了我。不过这东西惨叫了一声很快就不见了,黑雾也便散了。这事实在是奇怪的很。所以赶紧回来。”宁颜说完,郑婉和苏秦不由对视了一眼,看来昨晚的东西又出现了。


        

“额?那郑姑娘可看清是什么?”秦阴玄有些莫名。


        

“没看到。黑雾太浓了。”宁颜拉过在后面的冯子辕。“他也没看清。不过赶紧不像是寻常之物。”


        

“苏秦,你怎么看?”秦阴玄转向苏秦。


        

苏秦一脸凝重。双手作揖,“回殿下的话。郑四小姐今日所遇恐怕确实是非人之物。也许就是昨晚我同守云遇到的妖兽。”


        

“妖兽?”宁颜脸色又苍白了几分,“哦,对了,它还会说人话。不过口齿不是很清楚。”


        

“看来这东西最近出现的频繁了不少。”郑婉心中那句吾王闪过。


        

“昨晚。你同郑公子遇到了?”


        

“昨日我们巡城时,也出现了黑雾,黑雾中隐约出现了一个白头单眼又形似牛的怪物。它亦会说人话。那怪物甚是厉害。我们之间实力不分伯仲。他见一时也不能杀了我们,就消失了。我怀疑这是一种上古妖兽,今日查阅古籍,还未有线索。之前师父已经预感到了有大祸将至。也许这是其中一祸。”


        

“白头单眼,又形似牛?”宁颜觉得这般描述很是熟悉。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哦哦,我记起来了。是梦里,那个白衣男子说的。“我,也许我知道是什么了。”


        

一众人看向宁颜。


        

“太山上多金玉桢木。有兽焉,其状如牛而白首,一目而蛇尾,其名曰蜚。行水则竭,行草则死,见则天下大疫。也许这妖兽就是这个蜚。”宁颜小心翼翼的说道。


        

“山海经?”郑婉想起那本破破烂烂的书。


        

“那就对上了。看来师父说的劫难已经降临了。”苏秦拿出两道符。脚尖燃起一小簇火,将其中一道符慢慢烧着,燃出绿色的烟。“这符应该能寻到妖兽所在之地。”


        

一众人等着结果。良久,另外一张符也出现了异常,


        

“西面,它还在雪山!看来那边是它的老窝。”


        

“那我们去抓它吗?”宁颜问道。“不过这种上古妖兽,定然不好对付。大疫恐怕就是它带来的。真是出了怪事了,怎么会出现这等妖兽,这都是上古传说。”


        

“苏秦。你可有法子?”秦阴玄也忧心忡忡起来。这事情事关重大,若传出去,怕是会引起更大的恐慌。父皇一向介怀这类东西,先前郑泠眼睛的事就差点出大事。西宁城有上古妖兽这事万万不能再传出去了,不然父皇不会放过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不好对付。我一人之力是无法对抗的。若师父还在,我们两也许还勉强为之。但。”苏秦拿出龟背,开始占卜。一下出了八个卦象。“世间万物,相生相克,只要找到蜚的七寸,便可除之。”


        

“那便找到这七寸。”秦阴若站起,走到苏秦面前。“苏秦,这事就交由你了。今日之事除了这书房里的人,绝不能让其他人知晓了。还请各位记住。事态严重,不能再惹事端了。”


        

“诺。”众人应下。


        

“你们去做事吧。郑姑娘。我送你回城西医馆。”


        

“啊。”宁颜略微有些吃惊,抬起头,又忙低下头。毕竟是皇子,宁颜也不敢太过造次,送就送吧。坐在一辆马车上,宁颜低着头盯着自己的手。


        

两人一路无言。不多时便到了目的地。


        

“殿下。我先去了。”宁颜轻轻说道。


        

“我看到你眼睛了。”秦阴玄无奈的看着一路都呆如木鸡的郑泠。


        

“什么?”宁颜的头低得更低。


        

“我不知个中缘由,也没想过去寻其中的曲折。”


        

“殿下这话是何意?”


        

“保护好自己。”秦阴玄看着面前的女子。“去吧。做自己想做的事。”


        

宁颜怀着心事下了马车。这静王到底在干什么?实在有些莫名其妙。


        

“四小姐。”冯子辕抱着一把剑等在一旁。


        

“走吧。”宁颜转头深深看了一眼停在外面的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