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九十五,认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额,你。”毕方突然幻化出少女的模样,“咳咳咳。”强烈的咳嗽让毕方整个脸通红,脑海里开始清明起来,“蚩尤!”


        

“哈哈,终于想起来了。你我困在一起这么久,今天才面对面,真要说一声好久不见。”无头黑影嗤笑着。


        

“谁要同你见面,我还想谁装模作样呢,竟然是你,你个手下败将!”毕方站起身,语气冷漠。


        

“你!”蚩尤亡魂突然发难,将毕方拍向一侧。


        

“额。”毕方摔在一侧,骨头一寸寸的痛。“蚩尤,你都死了,还这么兴风作浪。黄帝都巳经升神了,你还想如何?不死心。”


        

“黄帝老儿!”蚩尤亡魂生出一丝怒气,“凭什么!”


        

“当然是天帝觉得他拥有丰功伟绩,他统一九族,功不可没,他的黎明百姓爱戴他,他自然配的上神籍。”


        

“天帝,毕方,你曾经可是天帝最喜欢的弟子,可这数千年,没人来寻你,我都替你感觉难过。”


        

“难过?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吧,我还不知道你的那些龌蹉心思。”毕方不屑的白了一眼。


        

“真是好心没好报。”蚩尤亡魂晃了晃。“你当初救了黄帝,被打的魂飞魄散,他却成了神,他早就忘了有你这个神兽吧?”


        

“我又不是你,我救人只是想要救人,我不需要他的回报。”毕方又一次站起身,缓缓运气。


        

“真是大义凛然!佩服佩服。”蚩尤亡魂狰狞的大笑,“你困在这,永无天日,不如牺牲你自己,献给我,好让我出去,或者我看在你无私的份上,帮你一把。”


        

“哈哈哈哈哈哈,蚩尤,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幽默!你自己都困在这,还敢说帮我一把,这么搞笑的吗?”毕方笑得一颤一颤。


        

“闭嘴,你还是那般嚣张跋扈,真是让人厌恶!”


        

“你厌不厌恶,与我何干?搞得你的喜好能影响我一样。”


        

“不自量力。”蚩尤亡魂突然靠近,毕方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制力,蚩尤亡魂的实力竟然恢复到这个程度了,毕方保持着冷静。


        

“不教训你。真是会让人不爽!”哗,一阵巨大的戾风刮过来。


        

“哼。”毕方身上一下窜出一团火焰,绚丽美好又有力量,将黑色的一片天地照亮。


        

“啊。你!”蚩尤亡魂被火焰烧到,连退几步。


        

“当年我能阻止你,现在也一样。”毕方唤出一对翅膀,又很快幻成人形,负在身后的手微微颤抖着,预示着神力的消耗。


        

“小小伎俩,还敢造次。”蚩尤亡魂又恢复了狂妄。


        

“应龙?”毕方突然睁大眼睛。


        

“那条臭虫,阴魂不散!”蚩尤亡魂低声怒吼,转身就消失了。


        

“应龙,是你吗?我感觉到你的气息了,你在哪?”毕方向四周寻去,可迷失在黑暗中,“应龙,你在哪?我一直在等你啊。”眼泪慢慢涌上毕方的眼睛,“这里真的好黑。好黑。”脑子渐渐混沌,身体慢慢倒在黑暗中。


        

“应龙。”郑婉轻声喃语。


        

“郑公子?郑小姐?你在说什么?”秦明玄心中满是疑惑,将耳朵凑单郑婉嘴边。


        

“应龙。”郑婉在沉睡中的声音恢复成了脆如银铃。


        

“真的是女子!”秦明玄紧紧盯着面前的人。应龙又是谁?


        

“守云!”宁颜冒雨而来,一身水珠,刚到门口,随意拍了拍衣裳,水珠落下,撒下一片水渍。


        

“成王殿下。”宁颜简单行了行礼。“我看看守云。”


        

“嗯。”出神的秦明玄愣了一下,忙起身让位。


        

宁颜找了空处坐下,轻轻搭脉,怎么没有脉搏?不会出事了吧,心下一阵慌乱,你可不能出事。宁颜重新仔细找了找脉搏,还好有,虽然细微了些,宁颜拿出随身带着的针,擦拭了下,寻了几个穴道,扎了几针,微微转动。


        

“额。”郑婉的睫毛颤了颤,却没有醒。


        

“守云?”宁颜轻声唤道。“你醒醒。”


        

郑婉的眼睛微微睁开,又闭上。宁颜又加深了几分力道。


        

“额。”郑婉缓缓睁开眼,迷茫的看着四周围着的人,“我,我怎么了?”


        

“你刚才晕倒了。不过还好,应该只是有些积郁,不碍事,许是这些天太过劳累了,多加休息就好,我再开些补气的方子。”宁颜轻轻将郑婉扶起,郑婉侧身靠在塌上。宁颜内心绷着的一根弦松了,还好没事。


        

“守云真是让大家担忧了。”郑婉的声音带着点虚弱,脸色还带着苍白。


        

“守云,刚才大家都吓坏了,你没事便好。”苏秦轻舒一口气。


        

“我没事的。”郑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刚才好像经历了什么?好难过,我似乎错过了什么,脑子里一片空白,怎么也想不起来。难道真的只是我太累了?


        

“本王觉得大家还是散了吧,让郑公子多加休息。”秦明玄的脸色看不出异样,只深深的看了一眼郑泠,你知道这件事吗?郑泠。


        

宁颜赞同的点了点头,“成王说得对,你们都去休息吧,我一个人守着就可以了。”


        

“要不我留下来守着。”苏秦插入一句,郑姑娘一女子独自留在守云房里似乎有所不妥。


        

“别和我争了,我刚才听他们说你们几个巳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怎么?想一个个病倒不成?我现在是疾医,照顾病人本就是我应该做的。”宁颜拿出了几分严肃,“你们可护着这一座城池,万不能出了差错,所以,你们现在去休息。其他的事缓缓再说,也不急于一时。”


        

“就按郑四小姐说的做吧。”秦明玄看了看郑泠,“不过,郑姑娘还是先去换身衣裳,都湿了,别着凉了。”


        

“嗯。”宁颜的外衣湿漉漉的,这雨下的可真够大的。打了伞都无济于事。“这倒是。苏公子身上也都湿透了。这雨实在太大了。”


        

一众人出了屋,各自回了房。


        

一下,屋里空荡荡,只剩下郑婉一人,手不由扶上心,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