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一百零三,射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几个人都涌了进来。一把看似普普通通的弓箭就这么随意摆放在里面。宁颜伸手去拿,刚触碰到的时候,一阵晕眩袭来,脑海里闪过几个模模糊糊的影像,宁颜踉跄了几下,秦明玄忙扶住郑泠,扶稳后又马上放了手。


        

“怎么了?”郑婉看着摇摇欲坠的郑泠。


        

“没事。”郑泠努力让自己恢复过来。手不由放开弓箭。


        

郑婉也尝试拿箭,很顺利的拿了出来,似乎没有什么异常。


        

“这箭就是羿之箭?”弓箭看起来很普通。“看着没什么特别的。”


        

“看外形倒是符合书中描述的。”苏秦从郑婉手中接过箭。


        

咚咚,撞击声又一次响起。


        

“殿下。”陈修攀爬了回来。


        

“虽然我们找到了箭,但我们该如何找到蜚?”


        

“走!既然它进不来,我们就出去。”秦明玄果断说道。


        

几人沿着走道小心翼翼的走。火把照亮了前方的路。走道不长,又进了另一个洞府。空荡荡的,空无一物,连壁画也没有。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苏秦掏出寻妖符,快速写下符咒。“跟上!”


        

寻妖符慢慢悠悠的晃荡着往前前,很快到了一个大水池边。


        

“哗。”水里突然溅起巨大的水花,将一众人淋了个透。


        

“这水好难闻。”宁颜胡乱的拍自己的衣裳。


        

苏秦又一次出符,出现一个闪着光的透明罩,将众人包裹起来。


        

“我们不要离得太远。这防护网能拦下不少邪祟。”苏秦边说话,边拿出自己的剑,将一张符贴在上面,嘴里默默念着符咒,瞬间剑飞出透明罩,直接到了水池上方,插入水中,剑气一圈圈晕出。


        

“蝼蚁之辈!”水中突然冒出一只巨大的怪物,剑被甩的远远的,妖兽的眼滴溜滴溜的转动,两个鼻孔噗呲噗嗤的喘着气。


        

“蜚?”宁颜嫌弃的说道,“这长的可真够丑的。”


        

“嗯?”蜚摇晃下脑袋,“又是你们。”直冲冲的朝几人奔去。


        

“回!”苏秦召唤自己的剑,飞速的刺向蜚,蜚如蛇一般的尾巴一下甩开。身体一下撞击到防护网,发出呲呲的响声。


        

光圈被震了一下。陈修的剑透过光圈刺到蜚的身上,蜚的皮坚硬无比,这样的刺如同绕痒痒,毫无感觉。


        

蜚撞击了好几次,光圈的颜色变淡了不少,慢慢出现了裂缝。


        

苏秦忙甩出几道符,加固防护网。


        

“箭!”郑婉将弓箭递给陈修。“射它的眼睛。”


        

“嗖。”陈修拿起箭,直接朝着蜚的独眼射了过去。


        

“啊!”蜚痛叫一声,黑血从眼眶里流出。这一箭惹怒了这只妖兽。开始发狠的撞来撞去。


        

陈修又射一箭,却只在蜚的身上刺了一下,完全没有伤及蜚。


        

“走!”秦明玄拽着宁颜的手臂,往另一处拉去。


        

黑雾四起,苏秦执着剑,啪,直接伸出,飞速的转动,很快在几个人面前形成一个大屏障。蜚疯狂的撞上来。苏秦两只手同时握着剑,不停输入内力。苏秦死死撑着,汗从额头冒出,慢慢留下来。


        

“寻它的软处。”郑婉仔细盯着暴怒的蜚。“肚子。它的肚子。”


        

“符。”宁颜慌慌忙忙从怀里拿出几张符纸。


        

“你们两个呆在这里。”秦明玄接过符纸,抽出剑,和陈修两人赶到另一侧,趁着蜚与苏秦对峙期间,两人分两侧袭击上去。打斗良久,依然没有刺到蜚的肚子。秦明玄和陈修反倒被蜚的尾巴甩到石壁上,两人都挂了彩,又努力站起来,继续袭击,再次被甩到一边,两人嘴角都溢出一丝血,浑身骨头像散了架似的,两人气喘吁吁的躺了一会,手里还紧握着剑,又颤颤巍巍的站起身。


        

郑婉拿出一把锋利的匕首,跑到了苏秦身边。


        

“守云,你做什么?”苏秦的嘴唇开始发白,这内力消耗的太快了。“回来。”


        

郑婉没有理苏秦,趁着一个空隙,在地上滚了过去,滚到蜚附近,紧握匕首,狠狠刺进蜚的肚子,一股黑血一下喷了出来,溅了郑婉一脸。郑婉顿时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力量在自己体内流转。


        

“啊。”蜚的四只脚疯狂的乱跳,好几次险些踩到郑婉。


        

“守云。”宁颜心中万分焦急。


        

郑婉东躲西藏,却又找准时机,再一次将匕首狠狠插入蜚的肚子。秦明玄和陈修趁着这时,一人一侧刺向蜚的颈部,蜚仰头而叫,郑婉借机从下面逃脱,身上巳经是污血一片,郑婉喘着气,摸了一把脸,手上也满是蜚的血,这味道真难闻。


        

宁颜拿起旁边散落在地的弓箭,努力适应不适的感觉,又一次拉开弓,直直的向蜚射去,也不知道是不是角度的问题,这次的箭竟然直没入蜚的身体。啪嗒,宁颜的手握不住,弓箭被摔在地上。


        

蜚的黑血源源不断的涌出,蜚不支的躺在地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味。几人纷纷出现头晕的症状,玉佩的暖意一阵阵传来,宁颜摸上玉佩,头越发的沉重,缓缓跌倒在地。


        

“郑泠!”秦明玄摇了摇有些迷糊的头,再一次使剑从蜚的独眼的侧面刺过去。


        

蜚巳经伤痕累累,虚弱的躺在地上。


        

几人纷纷晕倒在地。


        

宁颜的身体被一道柔光笼罩,柔光又分了好几缕,飘散到其他几人身上。


        

“应。应龙!”蜚喘着大气,它的力量在慢慢消失,突然它闻到了熟悉的气息。


        

空气中的腥味慢慢被淡化。


        

“白泽大人。”狐九儿同白泽突然出现。“他们都因蜚的黑烟中毒了,那烟可不是好物,咦?他们身上的光是什么?我感应到了非常醇厚的力量。这股力量很纯净,也许能和昊天上帝媲美。它在为他们洗净这蜚的浊气。”


        

白泽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渐渐死去的蜚。拿出一个小小的布袋,呼啦,甩在蜚的上空,一下收了蜚的尸体。布袋飞回到白泽的手上,白泽将布袋转入一个瓶子里。“走吧。”


        

“走了?他们?”狐九儿指指宁颜。


        

“他们过一会就会醒过来的。”白泽一下消失了。


        

“哦,宁颜,祝你早日回来。唉,白泽大人。等等我。”狐九儿一下闯了进来。